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60

    杰先让自己的母亲暗中去巴斯克以求援助,同时开始物色人手,暗杀斯里兰!

    他想着,在这国家危急时刻,一旦国君身亡,必定会要求立即另立新主,而身为皇太子的自己,正是最佳人选!9月17日晚,在皇宫为讨论国事的例会上,斯里兰出面主持开局后便称身体不适去偏厅里休息去了。杰见众大臣都在,自己有很好的不在场证明,便暗中下令让刺客动手。

    然而就在会议焦灼时,突然有士兵慌张的冲进来大叫道:

    “不好了,宫外市民发起暴动,□□的队伍要冲进皇宫里来了!”

    杰大惊,遂领众人奔去皇宫城门上,只见城下是黑压压的一片愤怒的人群。但眼尖的杰还是察觉那人群里叫得最凶的几个,一点都不像普通市民,却很似训练有素的军人,而且很眼熟的……像是自己派去维伦监视科里的那几个人……

    杰捏紧拳头,正欲发作,身后却传来那让自己噩梦般的声音:

    “民众似乎是得知路那之战的真相,有不少人的亲属死于战争中,他们都很不满呢!”科里笑着,表情及慢悠悠的态度与城下的喧闹形成对比。

    “科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杰气恼的问。

    “哦,我啊……”科里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样:“我接到一个消息——有人要对父皇不利,本来还将信将疑的要去看望他老人家呢,结果却得到了这个!”

    他说着,眼神变得阴冷,语气也冷酷不已。一挥手,丢下一把沾血的短刀。

    “这是……”杰呆看着那银亮刀刃上粘稠的红色液体,有几秒钟的时间没反映过来,遂又暗下一阵狂喜:得……得手了吗!

    杰的心狂跳,有激动、兴奋,又有紧张恐惧。但他不能把这些表露在脸上,他暗中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努力平定心跳,冷冷的看向科里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抓到凶手了吗?”

    科里依旧高深莫测的似笑非笑,心里揣测着杰的表情:不嫌太冷淡了一些吗?这是一个听到父亲遇害的人的眼神吗?是一个乍闻此事的儿子首先应当关心的问话吗?

    不过算了,反正自己早就知道这一切的□□,不是吗?科里低笑着,又抬起头直视杰:

    “怎么回事……你说呢?”

    对于科里吊儿郎当的态度,杰是又气愤又紧张:看科里那样子,难道说父皇还没死?不过无妨,还有机会,重要的是现在我可不能被人识破。

    冷眼相瞪的两人相持不动,而一旁的大臣们已经被“皇帝遇刺”之事给振住了,拾起那柄刀大呼:

    “天呐,这血——这血——”

    “陛下受伤了吗?究竟怎样了啊!”

    “这可不得了啊~~”

    科里闻言轻松的转脸对他们道:“哦,那个不用在意思——上面的血是我的。父皇现在安然无事呢,虽然那也受了轻伤,不过杰斯卡尔在照顾着,御医他们也过去了!”

    众人立刻又赶回议事厅,却见几个医官哭丧着脸、沉痛不已的在默默收拾着医疗器具,几个赶过来服侍的宫女在抹眼泪,守在一旁的侍卫都脱下帽子夹于腰侧,低头默哀。

    斯里兰青紫着脸躺在血泊里没了气,杰斯卡尔单膝跪在一边,低头检视着什么。

    随科里从外面归来的一群大臣们呆住了,对于突来的噩耗,一个个都瞪眼杵在门口。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杰突然发疯似的揪住科里的前襟大吼:“你不是说父皇安然无事吗!那现在……躺在那里的是怎么回事?你说啊,你给我说清楚!”

    如此近距离的,科里看见杰眼中跳动的火苗,那是兴奋吗?那是解脱吗?没想到你对自己的父亲竟如此狠毒啊!科里轻哼:不过,我比你更狠!

    “杰斯卡尔!!”实在是被杰摇霉峭范家⒘耍评镏沼诜⒊鲋饰拾愕挠锲蠼薪芩箍ǘ拿帧

    杰斯卡尔就地转身,跪在地上向科里行礼,后又用恭敬却平板的声调道:

    “属下失职,只看见皇上左臂上的伤口,却忽略在背后心脏附近的致命伤。因为凶器上喂了毒,致使伤口血液急速凝结、没有流出来,所以属下才未及时发现。

    后各位医官来时见皇上已经不行了,遂给他注射药物,却导致凝结的毒血瞬间喷出,因此……是属下的失职,请殿下责罚。”

    “你……你身为圣骑士团长,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却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失误……”杰没等科里发话,便上前愤怒的指着杰斯卡尔大骂:“由于你的错误导致父皇的死,你说……你还有什么颜面留在此处!你当一死以尉我皇在天亡灵!”

    说着,杰抽出长剑就要砍,却被大祭司雷奥拦住:

    “慢着,殿下!这不能全怪杰斯卡尔,他也算一心尽忠,怎能如此对待?”

    “呃,其实……”在一旁的医官皱眉走过来:“陛下身中的是一种奇毒,别说是杰斯卡尔大人,就连行医多年的卑职也没见过。

    事实上,我们几人一直瞧不出陛下心力衰竭的原因,不得已才按通常的急救方法注射药品,不想却因此致使陛下猝死——若不是见陛下体内流出的血呈异色,我们还不知陛下是中了毒……实在惭愧!”

    “什么!”杰瞪大眼睛,愤怒之余却有更多惊讶:“庸医!你们这帮庸医!帝国给你们那么多资金做研究,你们竟还只是一帮废物!若不是你们滥用医术,父皇也许还有得救!”

    “不。即使他们没那么做,皇上也救不回了!”

    说话的是雷奥,他此刻正跪在血泊旁,研究血的情况。又将斯里兰的身体反转过去,探察伤口。

    “这……这是怎么回事?”杰不解的问。

    “皇上中的是一种奇毒,而且经由这凶器将毒送进心脏,心脏附近的血液凝固,这样即使医官不施救,皇上也会因此死去,死得更痛苦!”

    “怎么……会这样……”杰似乎被什么吓住了。

    “哎,真是我国之不幸……陛下竟死于这样不知名的奇毒啊!”那老医官摇头轻叹,流下一行泪来。

    “这毒……”雷奥沉下老脸,道:“我听说过……是来自北奥格塔大陆的威地路那王国……用于暗杀的巨毒!”

    “什么!”众人倒抽一口气:“难道……是威地路那王国的人作的宗?”

    “不。”科里缓缓道:“既是暗杀便不希望让人知道是出自何处的人之手,又怎会用自家的招牌□□?况且,威地路那、甚至北奥的各国虽然与我国交情不是特别好,但历来并无纷争,没理由做此事。

    我看,倒有可能是自己人雇了刺客,用此毒来杀人!”

    闻言,众人大惊。杰沉脸思索片刻,冷声道:

    “不管此人是谁,陷卡顿于此混乱之中,若能将其抓获,定要让他受尽□□而死!

    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父皇安葬——但对外还不可公布真相,那只会招来更糟的情况。这个时候,只能说是皇帝因病猝死……但即使这样,终究还是难安众心啊,这么危急的时刻,一国却无君上,真是……”

    杰皱眉,很伤脑筋的样子,心里打算着如何劝服众人提出让自己立刻登上王位。而这时,科里却插了进来道:

    “太子殿下,在考虑后世之前,还是先抓出真凶吧!事实上,我们已经有线索了!”

    线索?怎么又有线索了?杰傻了眼。

    科里淡淡一笑,向外喝道:“把他带进来!”

    下一刻,几个侍从从门外丢进一个被捆得像粽子事的黑衣人。

    “这就是杰斯卡尔抓到的,刺杀父皇的刺客,现行犯哦!”

    众人都盯向地上的黑粽子,杰的眼睛也瞪得突了出来:刺客被抓住了?杰还以为他成功刺杀后逃脱了呢!因为刚进来这偏厅时,他并没有看见被缚的刺客,而周围侍卫和宫女的态度也平静得不像有抓到可疑人物的迹象。

    而且,若是抓到了现行的刺客,为何不一早就提出来,偏要等到最后呢——难道……科里这小子是有意让自己放松警惕,以从中找出破绽?

    看着杰一脸复杂的表情,科里静静的站到一边,杰斯卡尔也从地上起身,恭敬的垂手立在他身后,低声道:

    “一切都办妥了,殿下。”

    “恩,办得好。”科里面无表情,声音也无起无伏。他淡淡的瞥一眼趴在血泊中的斯里兰,算是对父亲的最后哀悼。

    “就是这狗贼刺死了皇上!?”大臣们气红了眼的瞪着那刺客。

    “没错,就是他。”科里走到刺客身边,蹲下身子,两眼直盯着他的眼,阴冷的一字一句念道:“就是他,用那来自北奥格塔的奇毒,刺进了父皇的心脏!”

    刺客一见科里的脸、阴狠的眼,立即吓得掉了魂似的,煞白了脸。听了科里的话后,又奋力的摇起头来。

    科里起身,用脚尖踹踹刺客:“说吧,是谁指使你用那么残酷的手法刺杀了卡顿帝国的皇帝?”

    那人拨浪鼓似的摇着头,因为嘴巴被胶布封了起来,他只能摇头,好象要否认什么,又好象要甩掉什么。然而发不出声音的他没人理解也没人相信,他只能咿咿唔唔的一拱一拱的向杰爬去,瞪着盈满泪水的眼睛似乎在企求什么,同时努力朝他摇头。

    然而杰根本没心情去在意刺客摇头的含义,只是慌张的退后几步,惊恐的盯着向自己爬近的人蠼校

    “你……你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你、你别过来!”

    但刺客仍旧一如既往的边摇头边流泪边往杰那里爬。

    科里见此有趣的情景,想笑又不能笑,假咳几声道:“看样子,大家都知道谁是这此刻的主子了吧!”

    众人惊讶不解又难以置信的瞪向杰,杰一见自己再度成为众人的焦点,惶恐不已的乱了阵脚:

    “你、你们看我做什么?……不、又不是我做的,我不认识他!不认识!”

    众人看看拼命摇头否认的杰,又看看同样摇头摇得披头散发的刺客——动作如出一彻,好象对暗号似的。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现在的杰只有否认这一条路,他突然指着科里叫:“不是我,是……是他!对,一定是他!”

    对于杰慌不择路的随意指向自己的行为,科里不怒反笑:

    “我?呵呵~~真是很有趣的猜测呢!不过,就算我承认也没人相信吧!”

    科里的笑意没有传入冰冷的眼里,他淡淡的话语引来所有人的注目,遂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杰,道:“你,有证据么?”

    真讽刺,一个月前是杰在问科里这句话,现在却反过来了。

    “你……你……”杰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科里不可一世的脸,道:“为何你会得知父皇将要遇刺的事而出现在这里?你说你得到消息——我看,这一切其实都是你谋划的吧!”

    “怎么会呢?”科里回答得随意:“我自有我的消息管道,这并不奇怪。而且,这刺客可不是我请的,他一直盯着你呢!”

    “那、那是你安排的!你命令他这么做的……我从来没见过他!”

    “哦,这样啊~那我们不如撕下他嘴上的胶布,严刑拷打一番,让他自己说出实情,怎样?”

    “不、不要!”杰惊恐的大叫。察觉自己的失态,又忙道:“他……即是你安排的,自然怎样都会照你的吩咐做,不是吗?”

    “这倒也是……他还真是个忠心的刺客呢!”科里讽刺的笑道,又转身从地上拾起一把银制小刀:“可是,他身上的这把刀,刻着太子殿下您的纹章呢!”

    科里说着,一甩手腕,刀只射向刺客后背,那刺客立即倒地不动。众人惊呼,科里又道: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已帮我们找出真凶,所以也没必要活下去了!”

    杰呆望着死在自己脚边的刺客。刺客已死,他本可松口气,毕竟再也没人可以开口指正什么了。但……科里为何要杀死一个对自己如此有力的证人呢?杰略感不解,又想起刺客方才拼命摇头和奇怪的神情,似乎另有什么隐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