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9

    其实,杰也曾为了安抚贵族们不坚定的心理,而尝试过要求皇帝斯里兰对几位贵族进行提升,而一向对他言听计从、受尽摆布的斯里兰,在这件事情上却始终不肯退让。

    就其原因,可能是当年斯里兰在争夺皇位而与亲王霍曼?西太姆?索姆达斗争时,支持亲王霍曼的就是各地的贵族势力。虽然最终是斯里兰获胜,但在他的心里仍留有对贵族的恐惧和记恨,因此如何也不愿给他们出头的机会。

    对于自己现在所处的到处受权利地位限制的情况,杰更加急切的想要取得帝国至高无上的大权,遂与其母——巴斯克国阿切尔皇族的小公主,艾琳那?阿切尔商量着,如何能尽快威逼斯里兰退位。

    此时,传来了德里奇前皇帝魁恩?安放洛遇刺、凶手就是卡顿的消息。消失了许久的前太子科里?索姆达在某一日清晨的早朝中,突然当着皇帝、太子和众臣的面,出现在大殿里,义愤填膺的指责杰?索姆达为打击德里奇公国而采取了阴谋毒害对方太上皇的卑劣行为。

    此前,关于德里奇传出的消息在提滋民间也已开始流传,然而当科里于朝殿上大声呼出,这一事件才算完全爆发出来。

    面对科里的指控,杰当然否认。然而科里却辩斥道:

    “此消息传来,我也极为震惊与不解,但经由我亲自调查、并几番思考后却不得不相信——除了现下与德里奇交恶的我们卡顿外,还有谁更可能抱有此心?!

    而我将此事指向太子殿下,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最积极的主张此次行动的人是谁,从这之中获得最多利益最大权利的人又是谁!

    同样的,德里奇的人也是有理由认为,是我们卡顿为了取得路那之战的胜利而下此阴手,不是吗?因为两国关系现在正处于很糟糕的状态。而这糟糕的原由,是因为——”

    他大手指向杰:“因为你,主张对德里奇开战,彻底打破了我们两国长久以来得之不易的平静。而你宣战的理由……我认为那亦是很可笑的!”

    科里这番一闹,在场的众臣都开始议论纷纷,骚动不已。科里顿了顿,满意的举目环视一圈,又继续朗声道:

    “自我出生以来,卡顿与德里奇两国一直处于和平交好的状态。我与德里奇三皇子更是一起长大的玩伴。纵使因为我母后的行为而给两国的交往带来阴影,却不能影响我对以撒?安法洛这个人、对德里奇这个国家的认识。

    德里奇出兵路那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他们国内一个背叛者,一个叫做费迪南?格鲁那夫的前公国子爵潜逃去了路那岛国,公国一再向路那要求押送那叛徒回国,却遭到无理的拒绝,不得已,才有以撒?安法洛领军向其出兵。

    由此看来,我们卡顿以‘援助路那’的正义之名向德里奇宣战,只能表现出我们的不明事理——我们哪里还有正义之名?!”

    科里成功的将众人的注意力由还不能确定的谋杀魁恩?安法洛事件,引向争议颇大的一切战事的起源。杰阴着脸瞪着他,面对动摇不定、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的群臣,杰依旧保持冷静的道:

    “你说的这些,也只不过是你个人的一面之词——我们都清楚你的一贯行经。你岂回真的全心全意为卡顿去思考什么?又怎么会负责任的去说这些话?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有什么证据吗?难道你不是因为自己的落魄失势、对我产生怨恨,因此才进行污蔑吗?!”

    一番话后,殿上的窃窃私语声又渐渐停止,几百只眼睛都盯到了科里身上。

    科里似乎很享受这样被众人注目的情况,自信的笑道:

    “那么你呢?正直、磊落的太子殿下,你所做的那么多另人不满的事,又有什么依据呢?

    你声称是收到了路那送来的求援书,所以才公开对德里奇宣战,可是你似乎也不曾将那求援的文书公开让我们看过吧!

    并且,你不过是卡顿的太子而已,纵使将来能登上帝位,你现在也只不过是太子——为什么一个交战中的外国、尤其是那么敏感的路那所送来的求援文书,会直接送到你手上,而不是经由外事官员转呈到父皇面前?

    还有,向一国出兵宣战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先报请父皇、由群臣商议后再作决策,而是先擅自发兵后在做公布?”

    当初,杰确实是先下达了指令,命提滋中结集的军队做好备战准备,并拟好讨伐宣言,在军队出发当日才上报皇帝。

    斯里兰原本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但杰以形势急迫、一切都已准备妥当,5万士兵就等他开口宣布“出发”……等言辞,使得斯里兰糊里糊涂的就公开了作战的宣言。结果,宣言宣读完毕,军队就大举向南进发。

    对此情况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的几个反对派的大臣们,早就颇有微词;那之后杰又接二连三的发兵,一部分官员们也渐渐开始不满起来。

    此刻的杰略显局促,咬牙切齿的看着科里——自己好不容易让人们渐渐淡忘、转移了注意力的事,现在又被这家伙挑起来了——没想到竟会让科里这个手下败将捉住自己的痛脚!

    “对于求援书一事,我当然确有证据。若是各位一定要我拿出来,自然也可以。”杰一面说一面盘算着,让卡尔卡斯立刻命路那的执行官员拟一份文书送过来:“而我当时也是考虑到情况危机,才会擅自做主。但是,我最后仍是取得了父皇的同意了,不是吗?”

    杰说着转身,问向坐在皇座上的斯里兰。斯里兰被问得一愣,遂点头——即使自己当时是为杰所迫,但碍于一国之君的颜面,总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出来啊!

    杰得意的扯动嘴角,朝着科里一笑:

    “无论如何,我这个帝国皇太子所说的话,是比你这个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要来得可信得多!

    如何,接下来你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来吗?若是没有,即使你是皇子,也难逃污蔑太子所应当承受的责罚!”

    科里执起一手轻触唇角,依旧笑得毫无惧意:

    “要说已到手的证据嘛……确实一个也没有。但线索的话,却有一大堆哦!

    不妨动用太子殿下您原准备派去路那的力量,来调查一下我这线索的可靠□□——我乐意提供一切,相信各位大人们也很乐意于接受吧!”

    “荒谬!”杰大声斥道。

    然而在朝的众多大臣们却点头赞同。

    “什么?你们竟然相信他的话,要调查我这个太子!!”杰怪叫着:“这真是笑话——你们是打算把我身为皇族、贵为太子的尊严踩在脚底下了吗?卡顿的大臣们居然不信任自己所侍奉的皇族,只为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这传到别国的耳朵里,只会让卡顿成为笑柄!”

    “可是……”奥斯卡突然走上前道:“我赞同科里殿下的意见。”

    他向斯里兰俯身行礼后,道:“陛下,我虽不在朝为官,但我今天冒昧前来是因为——我本就不赞同太子殿下最近这一次的出兵计划。我仅作为一个术师,请求陛下您撤回太子殿下对于‘征召曼佗雅学院生参加路那之战以锻炼后备兵力’的命令!

    陛下,我们学院只是一个培养魔法人才的私立学校而已,一来没有响应国家征兵的义务;二来,那些学生们,即使是应届即将毕业的四年级生,也都只是十几岁的孩子啊!

    他们虽然完成了曼佗雅的学业,但还未通过正式的魔法师等级考核,他们的能力最多也就只是见习魔法使或元素魔法使而已,空有理论而毫无实战的经验,立即就要把他们派去战场,未免太过早了些——这根本是弃他们的杏命与不顾啊!

    可以训练他们的方式有很多,但现在让他们去战场还太早。我们学院的学生当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在他们能力尚且不足时,不要做这种浪费人才之举才好!”

    杰扬眉讽刺道:“帝里尼大人,您会这么说,是因为您的孙女蜜儿小姐也在受征召之列的缘故吧!

    曼佗雅学院是享誉世界盛名的第一学府,培养的是世界最高水平的一流人才,岂有能力不足之说?帝国每季拨给你们大笔资助费用,难道在国家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就打算用这么卑劣的借口推脱吗?!”

    杰刚收到卡尔卡斯命人送来的密信,对于其中提出的召集曼佗雅学院生去参战的计策很是赞同。杰也正想试探看看奥斯卡等势力的意向,谁知奥斯卡却在这种时候出现,并提出反对——该死的科里,把一切的搅乱了。该死的奥斯卡——他还真会挑时候!这两个人难道是商量好的吗?

    “当然不是推脱。只是,我认为帝国还没到了不得不动用最后战斗力的时候。还不至于要拔起下一代的嫩芽,把他们送去满是硝烟的战场!”奥斯卡继续道:

    “陛下啊,他们是我国未来重要的人才啊,值得让他们枉死在这毫无道义的战争之中吗?

    况且,在曼佗雅的征召名单当中,不但是有我的孙女而已,还有成百上千的贵族、官宦子弟——难道在场的各位大人们不为此而担忧吗?”

    奥斯卡此言一出,立即如同在群臣中投下炸药般,众人议论纷纷,一致反对从学生里征召。大概是他们里多数人的子女都被送去曼佗雅了吧!

    科里看看情况,抓准了时机又道:

    “当然,训练新人是必要的啦——不过太子殿下的旨意确实不很适用的愚蠢!

    这小子,真的就是两年前那玩世不恭又一事无成的混小子吗?他那自信的笑容和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狂妄神情、即使是受贬之身却仍不卑不亢的立于众目睽睽之下的气魄和震慑人心的气势,还有他说服自己及群臣的口才和机智……

    但从某些方面来说,科里似乎还是以前那样没变——他日前去密访自己时,说是为了正事,但他偷藏在自己书房里基本上与小偷的行经无异。当自己一进入书房就觉察到有人潜入,而且偷吃完了放在桌上的糕点、并打碎了两个古董花瓶,还有几份文书被折成了纸飞机丢在地上……

    他……科里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科里的注意力都放在激愤不已的杰的脸上,而完全没有察觉到一旁的对自己研究的目光。同时对科里投以激赏和另眼相待的注目的,还有大祭司雷奥及宫廷第一法师塞龙?梅伦。

    “至于要劳动各位未来魔法师们去追查的线索嘛……”科里等众人平静之后,才故意吊人胃口般的慢吞吞说道:“就从巴斯克开始吧!”

    “巴斯克!?”众人愣住。

    杰的脸瞬间变得刹白:他怎么会知道巴斯克的事?!他到底知道了多少?!他难道……不可能!

    杰紧张不安的想着:科里早已被自己囚禁在维伦堡里了,这两年来不时查问情况也没出什么特别的事……他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了呢?他又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了自己的秘密的呢?

    杰头一次对科里戒备起来,也是头一次对自己没有了确信的把握。

    下朝后,科里立即不见踪影,杰也下令去调查维伦的情况,要对守在那里的人彻底盘问一番。然而这一切已为时过晚,而且不用他调查,次日,他就得知了因由。

    科里趁胜追击,再次进宫当着众人的面指责杰,说杰以修养为借口,强行把自己囚禁在了郊外的维伦堡里,并给予非人的待遇。

    纵使皇后奎安娜有过失,但科里也只是无辜的皇子而已——皇族的身份尤在,杰竟私下对其用刑囚禁,着实过分。对于这一番指控,杰斯卡尔出面为其佐证。

    当杰看见杰斯卡尔恭敬的站在科里身后时,不禁又想起当初杰斯卡尔突然来投靠自己时的情景,他终于明白——这一切,包括自己能当上太子,一直到事态发展到如今,全部都是科里让自己所做的一场梦而已!

    但是他仍不服,不相信那个浪荡公子竟然有这么深的城府,能够胜过自己。他一方面气急败坏,另一方面对学院已介入调查后巴斯克与路那的联系一事惶恐不已,终于狠下心来,准备做最后的拼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