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7

    那人进入卡尔卡斯的帐篷后不久,便听里面传来一声惨叫。士兵们闯入,却只见卡尔卡斯一人,地上摊落着黑色的衣袍,那个自称为皮耶爱华德的人已不见踪迹。

    卡尔卡斯称自己没事,让众人回到岗位上去,营地里又恢复了平静。

    一盏昏黄的灯在镜子旁照亮一小片空间,卡尔卡斯立在镜子前,看着玻璃里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孔。淡金色的长发和琥珀色的金眸,是一个很俊秀的男人,却给人太过阴柔的感觉。

    “没想到杰索姆达会给你这么大的权利,竟让你统领骑士团的大军啊!”镜子里的那张脸开口说话了。

    卡尔卡斯讶异于自己所见到的一切,一时还未反应过来,镜子里的自己又继续说道:

    “不过,杰索姆达那种行事谨慎的人还是想到这一点你本是个文官,虽然曾多次随军打仗,但都只是参军而已。因此,即使把这重大的兵权暂交给你,你也不会又多大的能耐去背叛他。

    而他真正派军去路那,并让你这个若不惊风的参军率领,是另有目的的吧!”

    卡尔卡斯一惊,连忙两手撑住镜子,低叫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问出这句话之后,他才又想到:也许,这家伙根本不是人!哪有人是顶着一件空的斗篷而没有实体,更没有人是可以钻进他人的身体里去的!

    “嘿嘿嘿嘿~~”镜子里的卡尔卡斯发出贼笑:“你该不会,把派你到提滋监视小丫头的那位大人是谁……都忘记了吧!”

    卡尔卡斯瞪大了眼,结结巴巴的道:“你……难、难道是、是莫拉大人的……”

    “没错!就是我。”

    “这、这么说……你果然就是皮耶爱华德?早已死去的那个先知?!”卡尔卡斯依旧震惊。

    “我要是死了,现在就不会在这里跟你说话了,蠢材!”皮耶责斥。

    “那……你现在……”

    “哼,我只是失去了身体,借住在你的身体里面。以我现在的能量,不能以灵体的形式行动超过一个小时,必须依附在有形有生命的物体里,所以你的身体就先借我一半吧!只要我拿到罗丝的密宝,就可以动用里面的能量重新找个身体了。”

    “可是,罗丝的密宝不是被莫拉大人拿去了吗?”

    “是的。为了安全起见,没有戴在身上,藏在路那了,我现在就是要去取回来。”皮耶有些不耐烦的答。

    “那么,为什么莫拉大人不去拿,而让你去呢?而且,以大人的能力,不需要密宝就可以让你转身了吧!”

    “那也要活着的人才能办得到。死掉的,再怎么有用,也是白搭!”

    “呃……什……么意思?!”卡尔卡斯愣住:“莫拉大人她……”

    “死了。”皮耶很直接的回答。

    “……不可能!”静默了一分钟之后,卡尔卡斯才坚决的道。

    “哼,怎么不可能?你没见我现在这么狼狈吗?!”皮耶很是不爽的样子:“就是那个小丫头和她的同伙干的好事!不仅如此,还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新身体给弄坏了,那之后我一直找不到适合的……只好一个身体换过一个身体,无法长时间依附。

    还好,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已经能够完成一些事把德里奇那边的小麻烦处理掉了这下子,古勒达会更混乱了吧!

    接下来,就让我先一步取得密宝,再等那个小丫头如何想办法离开古勒达,到路那和我碰面了!”

    镜子里的人得意的笑着,卡尔卡斯蹙眉道:

    “没想到莫拉大人居然死了。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再听从你的吩咐了,不是吗?反正早在那个人逃离卡顿之后,我的监视任务就已经完结了。”

    “哦?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还是跟莫拉谈条件?你认为莫拉让你监视完那小丫头,就放你留在提滋享清福了吗?我的命令就是莫拉的命令,你好好想想自己所处的形势吧!”

    卡尔卡斯心里一惊:皮耶的能力他是听说过的,他现在虽然必须要依靠附着在自己身上才能自由活动,但他若要对自己不利,现在也是最好的时机。

    “可……可是。”卡尔卡斯一边思量一边道:“莫拉大人的最终目的就是得到密宝吧!那么现在密宝已经到手了,还要怎样呢?难道是‘您’还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吗?”

    “我的意图?”皮耶大笑:“我要的,就是卡顿和德里奇这两国永不安宁!

    我的师傅沙法雷恩格,还有那个虚伪的大贤者费茨罗伊奥古兰达,他们一个是出生在菲佛,一个是在西奥。同是被人尊敬的创世五贤,又是为了一个女人而用尽手段的劲敌。然而他们两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很忠心,又很热爱自己的故乡很无聊吧!

    由于费茨罗伊的缘故,我被那个蒂达罗丝禁锢在一面镜子里,失去了身体,而那沙法雷却因为自己爱慕着那个女人,所以对我的事毫不理会。

    我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然而却没有人理会我!我要抱负,可是没有身体的我,空有婴知能力,什么也办不到。

    就在我苦思寻找离开镜子、重获身体的方法的时候,他们那些被我痛恨的人,都一个个死去了。我该感谢蒂达罗丝给予我的永生吗?

    因为有形的物体终会消灭,而失去身体空有灵魂的我却可以越过轮回,飘荡千年。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既然无法抱负到那死去的人身上,就让我抱负在他们的后人和他们所挚爱的国家上!

    然而经过千年的变化,两个大陆上的国家政权都有所变动,但是无妨,只要那上面最强大的国家常年交战,那么生活在其近旁的其他政权也无法安生!

    呵呵,没错,只要我皮耶爱德华的灵魂还飘荡在这空间中,只要那两支五贤之后还延续着血脉,只要这两片大陆还存在战争就永远不会停止!

    隔着一片茫茫大海又怎么样?即使是隔着整个世界,我也要搅得他们永难平息!!”

    卡尔卡斯腿后一步,而映在镜子里的人相却没有缩小,反而更加清晰、放大,似乎随时都会从镜子里爬出来似的。

    “而现在,我又成功了!”皮耶缓了口气:“平息二十多年的战火又开始燃烧了,真是让人兴奋啊!

    你也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杰索姆达以为你没有威胁,让你率兵,其实是想让皇都空虚,借机逼皇帝下台;另一方面还可以试探路那的修斯安萨尔。

    那个神官3月就随军出发,虽然一个多月前从他传出了捷报,但杰还是不很信任他,毕竟他很有可能与以撒安法洛相勾结,他要安萨尔替自己彻底击垮德里奇军。

    战争的结局会怎样我是不在意的,只要有趣就好。不过,目前的情况显然还未达到我的期望啊~”

    “你、你想要我怎样?”

    “来,你只要写封信给你的太子大人就好了就写,此战胜利在望,不如借这机会多锻炼一下帝国的后备力量把拥有众多杰出魔法人才、享裕盛名的曼佗雅应届毕业生招来路那支持作战吧!

    这样不仅可以锻炼人才,而且可以试探魔法公会及奥斯卡帝里尼等人,究竟会如何反应。

    接下来,是其中务必要派来路那的学院的优秀学生密儿叶帝里尼、安尼波西亚、雷达克尔、尼采、梅兰、梅罗。

    这样,人物集齐了,舞会就可以开始了,哈哈哈哈~”

    皮耶满意的大笑:“拉拉小妹,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呢,快点来路那吧!”

    ****

    1511年3月,卡顿帝国正式出兵路那进行“援助”。由新上任的主神官修斯安萨尔协同第三骑士团长耶夫鲁斯波托斯率兵出发。

    4月底,神官团先至路那,与当地官员交接。

    5月中,首批卡顿军第一兵团共8万人,经由海路抵达路那岛。同时,第二兵团从提滋出发,南下经卡顿附属国渡海向路那进军。

    6月初,德里奇南征军抵达最南省克拉姆德。

    6月底,两军多次交火,卡顿初战胜。

    7月底,由卡尔卡斯率领第二兵团5万人至路那汇合。

    1511年7月底,夏季中的古勒达雷雨不绝。皇都中的气氛也如这天气一般剧烈动荡不止。对于突来的魁恩的死讯,莲还没能瞒多久,便不知从何处走漏了消息。

    起初还只是街头巷尾的私下猜测,最终终于引发整个朝中大臣人人惶恐不安,遂联合起来向莲要求公开真相。

    这些日子,莲正与神殿的大神官们苦思对策,想着如何能暂且安抚国内民众对持久外战一事的不满。然而又在这节骨眼被人捅出太上皇已死的事实,更让人心难安。

    莲无奈,只得坦言魁恩确实已于月前被害,一时间众臣哗然。

    就在这时候,我从爱姆之家的老婆婆那里得到了期盼已久的消息发现皮耶的踪迹了!

    是米歇尔通过联络点所设的影音信息传输装置与我对话的。他告诉我,一个月前,有自称为皮耶爱德华的人出现在赫卢姆斯国卡顿第二兵团的驻地,之后便不知所踪了。

    巫术工会是通过当地为军队提供膳食的居民口中得知此事的。那人说,曾有两个卡顿士兵在聊天时提到,一个打扮怪异、让人看不到脸孔的人,在阴雨天里出现,要求见统兵卡尔卡斯大人。进了帐篷后就没了踪影。

    由他对那人外形的大略描述,我猜那应该是真的皮耶爱德华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有那个兴趣去冒充一个早已死掉的人物吧!

    皮耶出现在卡顿驻扎的兵营里了,为什么呢?他还要求见率兵的卡尔卡斯……卡尔卡斯……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对了!

    我恍然想起,曾经,我与奥斯卡同行去布达克索森林对抗魔物大军时,那时领慕堋に髂反锷肀叩牟尉褪强uㄋ梗?

    这么说来,卡尔卡斯不是一等武官吧!让他率领军队出征路那?杰不会这么糊涂吧!或者,杰命他去,住是为了自己随后亲自出征做铺垫而已,而不是真的期待那个文弱的官员能有什么作为。

    但是……比较让我在意的是皮耶对了,刚才说到他是以人的形态去拜见卡尔卡斯的,以他的能力,已经能够成功获得一个实体的肉身了吗?或者……密宝果然已经落在他手了吧!

    在那之后,工会再没收到皮耶的有关情报。我一来搞不清皮耶与卡顿军接触的真正目的,二来着急于知道密宝的下落,便要求米歇尔继续寻找皮耶下落的同时,分派出一部分力量追踪、监视卡顿兵和卡尔卡斯,最好能派几个人守侯在路那岛上。因为我也开始准备要想法子离开古勒达,南下去路那去,若是有工会的人接应我就好多了。

    与米歇尔联络之后,就被莲找去讨论对策。

    “其实,这样也不是坏事。”我思索片刻又对莲说:“先帝已死这么大的事,想瞒也瞒不了多久,况且,若是一味的隐瞒此事而引至非议、招来对您的不利言论,岂不更糟?”

    莲蹙眉不语,我又继续说道:

    “对于先帝遇害的事,现在大家都知道那是遭人暗中谋杀。且不问我们所猜测的那人是否真是凶手,也不管下此毒手的人究竟是公国内部的还是国外的……他总不可能在事发后站出来承认,不是吗?

    那么,我们不如顺水推舟,借此把形势转向于我们有利的一面吧!”

    “你的意思……是说”莲略显一惊:“借此机会把祸端推向卡顿,让民众对卡顿产生敌意,以推动南征的继续进行?”我暗下叫鱼。莲虽然努力冷静对待此事,但毕竟还是不愿如此过分的对待丧父这一沉重而严肃的事情。

    “但是……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凶手是谁,不是吗?也许真的就是卡顿呢!”我一边思索一边努力劝服着:

    “虽然现在这么利用先帝的死来造势是很不敬,但最终是对公国有利的。您不如想想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情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