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5

    从西洛妲平原基地到达皇都的道路便利,那里古来就是商贾往来的要道。一方面可以及时得到来自皇都的支援及补给,便于情报传递;另一方面,也可以预防皇都因兵力空虚而受威胁的情况,有利与随时回防。

    但是,唯一的缺点是基地海岸对面的路那岛岸是无法登陆的暗礁区。双方僵持不下,虽然公**力占优,但路那人依靠其熟悉地域及善于海战的优点,让公国吃了不少苦头。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决定放弃从西洛妲平原发起的攻击,大举转移南下,计划从公国最南边的克拉姆德省,反攻路那最南端的谢佛洛角。

    与次同时,卡顿突然公开宣言,声称德里奇以荒谬的理由为借口对中立岛路那发动攻击,实为侵略。并以正义者的身份公开派兵前往路那进行“援助”。

    在此之前,路那上与公**对抗的当地民兵中也有卡顿兵假扮的,但却一直未公开。此刻,卡顿有意挑起了站端,却又把责任推到公国身上,然后再扯去面纱,光明正大的登上了路那岛。

    公国对此虽然气愤,却也苦无证据指责卡顿事先与路那勾结一切都只是科里私下透露给以撒的小道消息。而公国已骑虎难下。

    在这样战局渐转向劣势,又面对军队大局南迁的劳民又伤财的节骨眼,各地的势力自然不会默不吭声。眼看要大持久仗了,以皇都为首的一大批贵族、大臣们又开始驳斥当初开战的决定。太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势兴风作浪,反战势力重新抬头。

    虽然也有一些人认为,既然卡顿这么来阴的,更要全力拼赢但这部分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民还是希望和平的。

    最后,反战势力把矛头指向了支持以撒的皇都神殿一派。一来是因为神殿曾在上一次的争论中极力主张开战;二来,我成了导火索怎么又是我好象魔界的事也是如此

    当初,紧随以撒之后的第二批军队出发前本来是要举行祈福祭的,但因为我突然不知所踪,于是临时取消。借此,又引申出了许多猜测。

    有人说因为神明也不支持战争,所以即使举行祈福也得不到神明的祝福。在这样必将失败的情况下,为避免祈福祭上可能会出现的不好的预兆,唯有将之取消。也有人说神殿和我以危害公国为目的,有意挑起无谓的战争,等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就脚底抹油了。还有人说我在祭奠前被人暗杀了,并以此来预示战胜无望。

    总之,这些多半都是太后那边的人散布出来的谣言,借以煽动民众的反战情绪,最终达到削弱甚至扼杀以撒的目的。

    我不明白的是,莲都已经当上皇帝了,她为何还要一直紧追着以撒不放,好象非要将以撒赶尽杀绝似的。以撒对她还有什么威胁吗

    与我同一阵线的神殿派们大受打击,为挽回声望,还曾派出过百人的神官团随以撒军一同南下支援作战,以此表示神殿对公国的忠心以及支持。目前形势才略微有所缓和而已。

    这前后时间里,又发生前亲卫团长维尔肯恩病故一事,由其养子安布莫司继任。亲卫团虽已没落,但由于其与太上皇及皇族的密切联系,还是轰动了一时。

    安布莫司一上台,刚好是以撒大军南移之时。大量皇族军力远行,使得皇都兵力空虚,极其脆弱。卡顿正式介入路那之战,公国又恐其从撤走了驻军的西岸平原登陆进攻古勒达,因此由太后及亲王催斯推荐,亲卫团迅速重振其势,不仅掌握了皇都古勒达的军备大权,而且也接手了以撒留在西岸基地、准备分批南迁的残余兵队。

    “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呢”我抓抓脑袋“这么说,安布莫司是由太后推荐肯恩家果然是和太后”

    我考虑着,“勾结”这个词要不要直白的在莲面前说出来。莲却早已猜透了我的想法,点头道

    “恩,没错。”

    “那么”我呆呆的看着他“安布莫司他把以撒府上的士兵全部撤换掉的事,果然也是与太后的直接授命有关”

    “是的。母后她并未事先与我提及此事,而是让肯恩直接在早朝上当众提出,并大肆渲染、游说他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获得了大多数大臣们的同意。在那种情况下,即使我身为王,也不能任意凭私心的理由,驳回大臣们的联合建议。”

    这一点我明白,莲作为皇帝要考虑到诸多方面的影响,若他专横执政,在这敏感的时期很可能引起更多的不满。

    但是把皇都的军事大权交给别人、交给与自己意见不合的太后一派,实在是很不明智的啊这几十年来,安法洛皇族逐渐削弱亲卫团及各地领主的军事力量,同时壮大皇族军队的势力,其意图就是要更实际的掌握权利。大概是想要逐渐转变公国松散的政体,也巩固安法洛皇族的绝对统治。

    话是这么说,但莲除了把权利交给亲卫团之外,却也别无选择。正如魁恩曾经对我说过的莲,比起征服,他更适于安抚。他也许不能将处与危境中的国家拯救,但能在太平中给国家以盛世。

    原来魁恩当初所担忧的局势,并不仅仅是公国对外的外交状况,更是公国内部、具体说来就是皇都之中有关皇族军队与亲卫团的争斗。

    这样的莲,需要有可靠的人来辅助,那便是以撒魁恩是这样设想的。有莲的能力,可以把公国变得富庶强大;有以撒的能力,可以在危机的战时,保持公国的安全与独立。

    但是,魁恩的计策里唯一的不安定因素,就是以撒的真正意向。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毕竟他的出生和成长环境都是不同寻常的。魁恩自己也有些担忧着这一点。而太后会跳出来和莲及以撒作对的事,也是在魁恩的预料之外吧。

    “所以呢”我问“太后她现在在皇都的情况中虽然是占有一些优势,但神殿也挽回了不少人心了吧”

    “恩”莲皱眉道“这还在其次,目前更重要的是以撒那边的支援问题。他们南移为不惊动路那,所以是分批进行的,可是现在有一部分残留在西洛妲平原基地的军队被亲卫团以保卫皇都的名义拦下了。以撒他们到达克拉姆德省后一旦与路那开战,而对面又有了卡顿的支援恐怕不妙。”

    “什么”我惊叫“以撒那边现在有多少人”

    “五万左右。”

    “难道不能强令军队派去增援吗”

    “可以到是可以。”莲思索着,一边说“但解决了这一时,还是没用。如果母后她私下下令断绝粮草等支援我需要更有力些的、可以彻底排除母后的妨碍的方法”

    “有办法么”

    “我已经派人去父亲那里了。”莲道。

    对哦找魁恩来,虽然他已退位,但仍是很有影响力的,而且此刻能够制得住太后势力的也就只有他了。可是

    “可是,他会赞同我们吗难道他不会站去太后那一边”我问出心里的疑问。

    “父亲他也许确实不会主战,但却也绝对不会放以撒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不顾。”

    “真的吗”我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

    “恩他会的,倘若届时他有犹豫我也会也许我还有最后一张王牌,也许能让他与母后反目,而极力援助以撒”

    “什什么”我瞪大了眼,伸长耳朵向他贴过去。

    他转头看向我,淡然一笑,笑容中有些凄然“是啊也许。”

    什么嘛,答非所问的。

    “那,太后为什么总是针对以撒啊”我看问不出结果,便转移话题问道。

    “母后她大概也是为了公国吧。”

    莲回答得漫不经心,似乎在思考些别的什么东西。

    “你和太后究竟有什么不和啊”我又大声问,拉回他的注意力“虽然你好象总是在帮我和以撒,而且有时好象热心的过火,但我实在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匆匆瞥我一眼“我与以撒是兄弟,互相辅助难道不对吗至于母后我只是在某些事上与她做法不同罢了,没有什么不和。

    与其说这些你这大半年,一声不吭的究竟做什么去了”

    “哎呃”矛头突然转到我身上了。

    “我本想派人去波莱达把你找回来。但紧接着,波莱达那里好象就出了什么大事。几个国家的联盟管理部开始介入调查,因此我便也不方便再派人前去另一层面上,我怀疑波莱达的事件就是你的杰作呢”

    真是好敏锐啊我有些尴尬的笑笑。

    “呃是、是有些关联啦。因为那里所发生的事,我被迫进入了一个信息封闭又无法回来的地方”

    “是吗”莲继续逼视。

    “呃恩”我咳嗽一声,扮作正经的道“实际上,我突然跑去波莱达,是为了取回我的密宝。”

    “罗丝一族的密宝吗”他略显惊讶。

    “是的。那在多年前已经被公国送给卡顿了。也许对你们来说,并不在意是否要取回它。但对我们罗丝一族来说,那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东西先皇不也是在未经过罗丝的认可的情况下把它送人的吗

    因此,或许你觉得我抛下正处于重要时刻的公国跑去找密宝,是件轻重不分的诨事,但对我而言,那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莲闻言,沉默片刻才又道“不当初密宝被当作姑姑的嫁妆而送给卡顿,若非我当年幼小,一定是会极力反对的。

    密宝对你们族人而言的重要杏,虽然与其对于公国的意义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同等的。那是公国的罗丝所拥有、守护着的,也是象征着圣女神官保佑的国宝我是这样认为的。

    爷爷做得太草率。即使为求和平,也没有必要把国宝那么随意的送出去。

    而现在,用密宝换来的短暂和平已被打破了,又是卡顿违约在先,我们要拿回密宝理所当然。更何况”

    他起身走至窗边“卡顿的太子宣称要手持罗丝的密宝亲征路那,让圣女神官保佑他获得胜利这对我们公国来说,不是很讽刺吗”

    我跟在他身后,不语。

    停顿半晌,他又再度开口“但我不明白的是,你若要寻找密宝,为何去波莱达如果是因为在此时刻前去敌国会引人非议,你大可与我商量后,让我来安排。”

    “不。”我答道“据我那时所知,有偷得密宝的人去了波莱达,因此我才追去的。”

    “密宝被人偷走了”莲皱眉“那么,你去波莱达的收获呢”

    “呃原来只有些线索”我吞吞吐吐的道“看来密宝并没带在那人身上。但密宝被偷应该是真的。

    可是我回来后又听说了杰索姆达的传言,很是惊讶。我也很困惑,但我想杰可能是故意散布谣言,借以扰乱军心。”

    莲看着我,半晌才有道“宁可信其有。我倒觉得密宝还在卡顿手里的可能杏大些。

    此外呢没有什么线索了吗”

    “呃,线索么我已经拜托比较灵通的人去打听了。”

    “这样嘛”莲呼出一口气“行了,我想这几天再安排和几位大神官们讨论一下对策,然后就等父亲那里的消息了。

    你先回亲王府去等着吧。本来可以留你在宫里,但让你回去那里也可以监视亲卫团的举动。看来亲卫团要控制亲王府的目的也不是那么简单总之你别再突然失踪就好”

    我连连应是,遂转身离去。

    本来以为事情终究会好转,然而三天后,莲派出去的使者带来了一个令全国震惊的消息

    魁恩安法洛已于一周前被人毒杀于别庄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