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4

    “还不就是肯恩家的那个臭小子——我就知道,肯恩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说得没错吧,不管是以前的那个还是现在的,一个一个都……”

    “奶娘~~”我无力的打断她的长篇大论:“说重点啦!哪一个肯恩啊?”

    “就是那个……安布什么司?沃什么特?什么什么?肯恩呗!”

    什么“什么什么”啊!我无言——因为我也记不住安布莫司的那一大段中间名。

    “你说的是安布莫司么?他怎么了?”

    “对了,小姐!”奶娘突然坐直身体,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维尔?肯恩他,今年年初,病死了。”

    我一愣,有两秒中的时间没想起来“维尔?肯恩”是谁。

    “死……了……?”我低喃。

    “是啊!”奶娘又继续道:“所以现在亲卫团的当家就是那个安什么司!”

    “安布莫司!”难怪……我捧着下巴想:之前有人说要通报“亲卫团长”,结果赶来的就是安布莫斯。难怪,他有那个权力命令府里的下人。

    “而且啊,现在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侍卫们都是亲卫□□来的人!”

    “什么!”我的惊。还未及为维尔的死讯而悲伤,就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意思?趁以撒不在的期间,把他的亲王府里的士兵全都换成了自己的手下,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借机控制亲王府?还是——根本无视以撒的存在,一方面监视这里,一方面打击他的势力?

    不对。以撒现在正领兵在西岸作战,他这么做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啊!

    “莫名其妙的,突然把这里的人都换了,只留几个老侍女和老管家、杂役,说是亲卫团为了保卫前线将领的府邸……什么的。”奶娘仍在不满的嘀咕:“说这里是以撒殿下在后方的重要基地,若被敌人暗中侵入就不好了,于是就派来一大堆粗暴又讨人厌的亲卫兵来……”

    “这事,莲——不,皇上他怎么说?”我急切的问。

    “皇上啊,”奶娘的脸一摆:“皇上他不管这事。他正忙着处理其他贵族和大臣的纠纷呢,所以这是就交给太后打点了。”

    “太后?雅娜?休贝尔?!”我又是一惊:“你是说,亲卫团对亲王府的安危向皇上提议质疑,皇上把这事交给太后,而太后又让亲卫团……就是说肯恩家——安布莫司他和太后现在是……真的吗?!”

    想到这一层关系顿时让我心凉。还记得安布莫司曾经亲自来拜访我时所谈的事,那之后我便下意识的把他当做站在同一边的人——至少不会是敌对的。可现在的突发情况……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时信誓旦旦的表示会追随神官一派的人,现在……究竟是什么意思?

    “呃……恩……好象是吧……”奶娘抓耳挠腮,突然又回答得很不确定的样子。

    “不要答得这么摸棱两可嘛,奶娘!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听到这些事的?”我激动得差点把奶娘的一身老骨头给摇散掉。

    “我……我,从每天给我送饭的灶堂大婶那里知道的。”

    那个欧巴桑?!我有些难以置信。

    “那么她又是从哪里知道的?”我半眯着眼审视着奶娘的脸色。

    “大概是……菜市场……那里吧……”奶娘看来有些愧色。

    够了!我揉揉发痛的太阳穴,决定换好了衣服回大厅去,直接找安布莫斯当面谈。

    安布莫斯正坐在大厅闲闲的喝着茶,见我走来,优雅起身,行礼,道:

    “您来啦!”

    我也执起裙摆,微微矮下身子向他回礼:“听说,以撒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多亏您的偏劳了。”

    “不……拉拉小姐见外了。”他扯扯嘴角,很绅士的拖出一张椅子让我坐好。

    “不过,刚才院子里的那些侍卫竟然连我也不认识,实在是……”我假意抱怨的责难。

    安布莫司在我对面坐下,轻笑道:

    “那是因为拉拉小姐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机会太少了。

    本来前年的诞生日祭奠上有望在众国民面前一展‘罗丝大人’的风采,结果却让人落空了。所以到现在为止,熟知您的相貌的仍只有皇族中人和一些官员们而已。那些下级的士兵是无缘见到拉拉小姐的神貌的。”

    他笑着说出的那“罗丝大人”几个字,不禁让我觉得有些讽刺。

    “可是,原来在这府里的侍卫都认识我啊!”我皱眉道:“听说,这院子里的人都被您换掉了,为什么?”

    “完全是出于对拉拉小姐和亲王府的安全的考量。”安布莫斯抿口茶,道:“因为战事的拖延和局势的转变,我们有必要预先采取些行动,以预防会有任何不利于皇都的威胁——这也是亲卫团的职责,不是么?”

    “威胁?有什么威胁?”我恼怒:“以撒不是还好好的在西岸作战吗!”

    安布莫斯眼光一转:“怎么,拉拉小姐还不知道吗?亲王殿下已经不在西岸了。”

    “什么!!”我的心一紧,惊叫出声。两手一撑桌子跳了起来,桌上的杯子因震动而掉落在地,摔个粉碎。

    安布莫司瞥一眼杯子的尸体,不动声色的说:“亲王殿下和众将军商讨战势后决定,放弃西岸的攻势,转站南方去了。”

    “南……南方……”我抽动嘴角。

    虽然放下心来——由于连日来收到不好的消息,我还以为以撒也被怎么样了呢——不过……这安布莫司是在试探我什么吗?

    而以撒……什么时候又跑到南方去了?总觉得事情发展得过快——看来在魔界混了两天,让我错过了许多事!

    安布莫司又接着说道:“敢问拉拉小姐,您失踪的这些日子,如果不是去了亲王哪里,那么究竟是做什么去了?

    我刚才听下人说,您似乎是从这亲王府左边的xx小店里出来的。”

    我僵住了——他,安布莫司想必是早已在这周围布下了紧密的眼线……果然是为了监视吗?监视谁?以撒远在外地,那么就是为了监视我了?

    我轻捂住嘴,略微思索片刻才郑重的说道:“我确实没有去以撒那里——关于这一点,我从未想要刻意隐瞒什么,我是正大光明的从魔法公会的传送阵离开的。

    至于我去了哪,做了什么事,以及我如何回到这里来,都是事关公国的机密大事。我要先向皇帝陛下禀告之后,要不要公开由他做主。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所做的,是尽我——罗丝一族的义务!”

    我威风凛凛一番话,却没有吓到安布莫斯。相反的,他毫不迟疑的一语倒破重点:

    “这么说,拉拉小姐是为了‘罗丝的密宝’一事,与卡顿的人打交道去咯?”

    我心惊于安布莫斯的才思敏捷。我确实是为了密宝而去,但却没与卡顿的人打交道。但在这两过交战之刻,我不想过多解释自己有没有和卡顿人打交道。

    “你错了,密宝并不在卡顿的人手中。”

    “哦?是吗?”他怀疑:“密宝早在十多年前就被送去卡顿了,不在卡顿人手里的话,又会在哪里?”

    “总之是不在就是了,它被别人偷出来了!”我有些焦躁的答道。

    安布莫司的食指轻轻滑过下唇,沉默片刻又道:“这就怪了。

    前不久,路那那边的卡顿兵声言,他们的太子——杰?索姆达准备挟着罗丝的密宝亲征路那,在光明的圣之女神官的保佑下,一举夺得胜利。”

    “什么!”我惊讶。

    安布莫司的话不像是假的,毕竟这段时间以来的事,他比我清楚。但……路那如果真的传出了那样的消息,就只有两个可能——杰说谎,或者,密宝又被人送回去了!

    我沉思着,一抬眼却发现安布莫司也正若有所思的盯着我。我假咳一声,道:

    “总之,你先把这里的亲卫兵都撤回去吧,亲王府不需要——关于这事,稍后我会对皇上说的。”

    “恐怕不行。”他摇头:“这是太后陛下亲自下令的。”

    “太后!?”我低呼。

    瞄向安布莫司——看来他果然投靠到太后那一边去了。我本想质问他,但又一转念——如果他真的背叛,我当面再提此事,反而更糟。

    正想着要怎么打发他,外面突然有皇宫中的使者来到:

    “罗丝大人,陛下要您即刻进宫。”

    我闻言起身,向安布莫司点头示意,遂急忙随传令的使者离去。

    不知是不是我的神经过敏,这进宫去的一路上的人似乎都在朝我行注目礼。有的用奇怪的眼光匆匆一瞥,然后转到一边去窃窃私语;也有的远远向我躬身行礼;另有几个较熟悉的宫女也远远的对我和善的微笑打招呼。

    我又做了什么引起众人的注意了吗?

    一路走到书房,莲已在那里面等我了。

    他穿着月白色便袍,外面套着滚金边丝绣的外袍。黑色长发高高束起,戴起额冠。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正在忙碌着处理公文的模样。

    听到我到来的通报,他摘下眼睛,捏捏鼻梁,道:

    “你终于回来了,拉拉。”

    “呃……抱歉,没向你说一声就擅自出去了。”我有些愧意。

    对我来说只是离开了两三天的光景,但在人间界却已是大半年之久。这一转变让我着实有些无法适从。

    “算了。”莲起身向我走来,正要说什么,门外的使女上前来,担忧的道:

    “陛下,您的午膳还未用呢!”

    莲看看她,低呼一声:“好吧,现在端进来吧。”

    我看向莲的侧脸。可能是头发束起的缘故吧,感觉这样的他看起来更老成稳重许多,不似曾经的庸懒、高雅。而他渐增的凛冽的气势中夹佑着更多的是压抑和悲哀的无趣。原本俊秀的脸形更显瘦削,那双曾让人觉得风情万种的桃花眼此刻却是细长而犀利,连左眼下的那棵美人痣都只让整个人看起来更严肃冷淡。

    现在的莲,绝对不会让我误认为是“漂亮的大姐姐”。是因为近来公国的情况让身为王的他不得不冷酷起来而变成了现在这样,还是当上皇帝的人最终都会变了样呢?

    莲走到圆桌前,并邀我在他对面坐下。我看着他随便喝了口汤,问我道:

    “这些日子,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呃,我……很抱歉。”

    “你闯进魔法公会用了传送之阵后,公会的师就立即派人来禀报我了。我命他们追踪你的下落,只查到你是利用魔法阵去了波莱达群岛——我知道你与以撒之前曾去过那里,便推想也许是你在那里的什么旧识临时有事,所以让你赶去了。

    但,我很失望的是——你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到公国里当时的情况——作为公国的子民、罗丝的传人,没有比对外开战中的公国更重要的事了吧!”

    我沉默不语。

    “你当然也有处理自己事情的权利,但请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你是德里奇联合公国的‘罗丝’的传人!对公国来说,是有重大象征杏意义的信仰偶像。”莲继续道:

    “前年诞生日祭典前突然失踪,加上这次在派出军队出发前的祈福祭奠也缺席,你这一系列的失误,已经给自己在贵族和信徒们之间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他叹了口气,重重的靠在椅背上:“我并不是要责备你什么,只是,因为你失踪以来发生的事实在太多,后果也太严重,实在让人焦头烂额啊!”

    “呃……发生了很多事吗?”我小心的问。

    “你大概也听到了,以撒他们现在已经转移到南方去了。”

    “恩恩!”我努力点头。

    原来,以撒他们率领大军从皇都古勒达出发西行,主要以大陆西岸地势平坦的西洛妲平原为基地对路那作战。

    西洛妲平原的北上有菲佛大陆第一大港口卡奈尔,南边有港口城市坦妮斯姆。因此,正适于用来作战前准备用的大量船造及兵力囤积。而且,那一线的海域、岸口状况也非常适于战船的停靠、出航。更是公国大陆距离路那到比较近的地点。

    txt下载地址:

    手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