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3

    听他那样郑重的口气,我才突然觉得——他已不再以一个长老、长辈的上位者的身份与我交谈,而是像一个合伙人一般在同我商量。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己突发奇想的办法竟真的帮自己找到了联手的对象。

    “我要先回古勒达去——放心,这次我会随时与爱姆之家保持联络的。”

    可能是说了太多话,突然觉得很累。喝了仆人端来的药汤后,我又沉沉睡去,脑子里思考着明天要回古勒达的事。我狼吞虎咽一番后,脑袋似乎也终于能正常运转了。

    对了,我想起自己是被那个招摇撞骗的爱姆之家的守站人踢到了传送阵里——她所说的唯一不要收钱的,就是传送回本岛吧!

    我又看向米歇尔:“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几月几号?”

    六月三十。”他答:“你已经睡了三天了。”

    “睡了三天?”我微怔。随即明白,他是以为我提此问题是由于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几天的缘故。但,其实我是想问……

    “呃……”我放下刀叉,郑重又谨慎的问:“哪一年?”

    他愣了一下,精明的眼光一闪,遂又开怀笑道:“当然是西奥历1511年啊!我看你是饿昏了,连记忆也混乱了吧!”

    1511年6月30日?我记得我离开时,以撒刚得到莲的同意而率兵西去一个多月,那大概就是1510年11月。如此算来,我去魔界呆了这两天,人间已过了8个月了!而且,连我的生日都过掉了……不知道以撒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我正盘算着自己花在魔界里的时间,转眼一看米歇尔,他的脸上正挂着温暖的笑容,而那暖意却未传达到眼里。他的玩笑话语中似乎更夹佑着深一层的试探的意味。

    “呃……没……怎么会……”我摸摸脑袋,把食物的托盘放回一边,便拉起被子要往里拱,打算用累了、想要睡觉来蒙混过去。

    米歇尔也随即道:“你先躺一会儿吧。不过别睡着了,诺涯长老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什么!诺涯长老要过来?!”我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开什么玩笑,这我哪还能睡得下去?

    诺涯长老亲自来此,显然不是为了来和米歇尔切磋棋艺的——他是冲着我来的。但,我的到来算是什么大事,需要劳烦白长老大人亲自造访吗?还是……关于我的“那些”事,他都已经知道了?

    我正惶惶不安间,就听楼下传来通报——诺涯长老已经到了。米歇尔出去迎接,并嘱咐我乖乖躺在床上,别乱跑。

    楼下一阵轻声交谈后,我听见有人上楼来的脚步声,其中还有诺涯长老的拐杖轻敲台阶的声音。

    “哟,丫头,听米歇尔说你已经醒来啦!”诺涯眯缝着笑眼问道。随着他的话声,能看到他的白胡子一动一动的。

    “呃……长、长老您好……”我坐在床上,有点不知所措。

    诺涯挥挥手:“你躺下来就好,身体还很虚弱吧!”

    说话间,米歇尔已搬来一张椅子让诺涯在我床边坐下。他自己站到床的另一边的窗户旁。

    “话说回来……”诺涯坐下,双手拄着细长的拐杖立于两腿间,笑呵呵的对我道:“你怎么搞得那么狼狈?以你的实力……不至于吧!”次日清晨,我一早起来梳洗整理,换上一套新的紫巫服,也从仆人那里要回了我的次元袋——“伊恩们”都还好好的待在里面。

    早饭时,我试着向米歇尔打听些有关德里奇现在的情况,他却只是摇头说局势大有变转,其余的具体情况,要我回去自己看。

    我也没再多问。饭后出去镇上补给了一些物品。买了新的飞行扫帚及一些药品、食物什么的——当然是米歇尔付钱。回程中路过艾兹的公寓,我走进去看了看,不禁又有些悲从中来。

    艾兹的房里有些凌乱。他通过考核后左蓝达家就撤去了服侍他起居的仆人,除了早先进来探察的工会人员外,没有人迹的室内还保留着艾兹离开时的模样。只是地板和器具上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告诉我时间的流逝。

    四下里散落着木质器具,从它们凌乱的排放,我甚至能想象在艾兹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和这些附有他的力量的灵木的痛苦的挣扎。

    米歇尔跟在我后面,却只是站在门口远远看着。他环视四周,道:

    “艾兹的事,工会已经通知左蓝达夫妇了,他们大约一小时后就到。你要见见他们吗?”

    “……不……”我好半晌才吐出一个字。

    要我以什么脸面再去见他们呢?

    我转身,突然脚下一滑。低头才发现,那里躺着一根纯黑色的细棍——那应该是艾兹用过的魔杖吧!

    “这个,可以给我吗?”我拾起它,转身问向米歇尔。

    他无言的点头。我把魔杖收进袖袋里,便离开了。

    借用工会的高层传送阵,我可以很随意的来往于世界各处,并免费使用各联络点的服务项目——诺涯长老给了我一张vp卡,这样我就可以得到爱姆之家的无偿协助了——工会真是大方啊!

    拿到这张卡,我所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提提尼亚的那个势利鬼的爱姆之家去……但,算了,我可没那美国时间。于是作罢。

    当原财政官员、现传送层督导官鲁汪达看见我由米歇尔引领着,大摇大摆的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脸突然绿了,这不由得让我想到以前自己在这里参加考核时,对手们种了毒雾的样子。

    “拉拉要传送去德里奇古勒达的爱姆之家,麻烦你去准备一下。”米歇尔含笑道。

    鲁汪达原地立正,点头应道“是”,便立即远远跑开传达命令去了。

    我看鲁汪达离去时那么干脆利落的动作,不禁问道:

    “鲁汪达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温和啦?对你的话言听计从的……”

    “他现在算是我的下属。”米歇尔依旧笑得谦和。

    “咦?”我疑惑的看看米歇尔,再望望鲁汪达在不远处忙碌的身影:“你又升官啦?还是他被降级了?”

    “都是。”米歇尔边说边把我领到一边坐下:“说起来,还真是托了你的福。

    由于整修被你打飞了一半的巫工之塔,让我们发现了工会财务上亏空的问题,并一路追查出鲁汪达的管理不善等事实。

    因此,他被免职。但念在他是工会资深的难得人才,才特别给他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仍把他留在塔里,负责传送层的督导工作。

    这里工作人员的级别虽不是很高,也不能参与高层的计划、决策,但却是与信息部密切联系、重要的、也是最繁忙的部门之一。

    他在这里改过自新,倒也很努力呢。”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一看到我就变了脸色!再细想起来,当初他曾极力要求我赔偿被打飞的塔的修理费用……也许是想要借故隐瞒自己亏空公款一事吧!

    他遭遇此劫,多半已把所有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把我当作不祥之物了!也不想想,当初打飞了巫工之塔的功劳,也有卡米尔一份!

    1511年7月1日中午,我终于又回到了古勒达。

    出乎我的意料,设在德里奇首都的爱姆之家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我所降落的地方,是夹于国立魔法公会和以撒亲王府中间的一个大超市旁的、卖针织用品的老太婆的小铺子里。

    守站人沙婆婆是个独居的古稀老人,当时正在光线不足的屋子里,就着微弱的小油灯穿针引线。

    房里昏暗狭小,堆满杂物。怎么看都只是个孤寡老人的落魄居所,实在难以想象这竟是巫术工会设在一个大国都城里的重要站点之一,更是号称全工会传输能量最强、目的站点最全面的、最“大”的;由守站龄90年以上的资深人员所办理的爱姆之家!

    当我提出疑问时,她老人家神秘一笑,施法凭空打开一扇门。我伸头探进门内一瞧,那里面是一个整洁宽敞得透亮的大房间。其地面上画着巨大而清晰的魔法传送阵。只是……

    那个传送用的魔法星阵不是一般巫术者所使用的阵形,而是——魔法师所用的正?五芒星阵!很熟悉的图形,就是我离开古勒达去提提尼亚所乘坐的魔法公会里的魔法阵!

    这老太,果然是资深人员!竟把爱姆之家开在这魔法公会近旁,并依自己的力量错开空间的差异连接出一个重叠的临时空间,把人家魔法公会的传送阵盗连过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反正这里靠近以撒的亲王府,我打算先回去看看情况,顺便让人去通报莲,说我回来了,随后就到。

    然而,我一进亲王府,便被手持武器的十几个士兵给团团围住。

    “怎……怎么回事?!”我慌忙左右转着圈的看着围住我的人:“你们在干嘛?”

    “有可疑人物擅闯亲王府,快去通报亲卫团长!”一个士兵毫不理会我的挣辩,向外面的同伴呼唤道。

    “什么?可疑人士?我?”我惊诧不已的指着自己:“你说我可疑?我以前住在这里哎!我回自己的家,哪里可疑了?”

    我可没有撒谎!莲刚登基一直到以撒率兵出行的那段期间,我都是住在这里。后来因为要为皇族祈福,才又暂搬到了宫里去。

    那个人白我一眼,完全无视我的辩解。

    这时,由于大门前庭的嘈佑声引来了府上的总管贝塔。他一见是我,急忙跑上前来对左右的士兵大叫道:

    “快、快放开罗丝大人!这可是得罪不得的啊!这位小姐真的不是可疑的人——她是失踪了半年的罗丝大人啊!!”

    众士兵尤有疑惑,将信将疑的互看半晌,又听门外响起一道清朗的男声:

    “那位确实是罗丝大人,你们几个还不快退下!”

    我顺势望去,门外走来的正是安布莫司。

    他朝我略略欠身行礼,又拧眉沉脸对围住我的士兵大声责斥,并命属下将他们拖出去了。我正有些担忧着那些哭喊着被拖下去的士兵会遭到什么后果,管家贝塔突然夸张的跪倒在我面前,老泪纵横的大声道:

    “罗丝大人啊,您……您终于回来了!这大半年,您不在……真是……真是……”

    “贝塔大叔,你也别太激动了!”安布莫司不以为意的打断管家结结巴巴的话语,一把将其从地上强硬的架起来,并吩咐下人把他扶好:“罗丝大人终于回来了,是值得庆贺的事。今晚府上要好好庆祝一下才对,你先去好好准备吧!”

    安布莫司笑着下令将他打发走。我不明其中含义,只是对准备离去的管家嘱咐道:

    “另外,再找人进宫里去向皇帝陛下通报一声。”

    对于我的吩咐,安布莫司没吱声,只是等贝塔跌跌撞撞的离开后,才又转身对我笑道: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拉拉小姐!”

    “恩。”我对他笑笑。

    不知为何,他平常的举动、态度,以及“罗丝大人”一下子变成“拉拉小姐”的称呼让我觉得有些发寒。虽然,他上次来拜访的时候也是这样称呼我的……

    另外,让我在意的是:为何以撒府上的侍卫全部都被换成了不认识我的人,而且还对安布莫司惟命是从?

    “先进大厅里坐下再聊吧!”安布莫司反客为主,很恭敬的邀我走进大厅。

    “等一下。”我打断:“我赶了不少路才回来,一身风尘难免对您失礼。我想先回房换身衣服,梳洗一番……顺便探望一下我的奶娘。”

    “呃……这样也好。”他有些犹豫,却又不好阻拦。

    我找到自己之前所住的院落——幸好这里的房舍还没有像侍卫一样被换掉。奶娘正坐在院子里喝茶。见我回来,免不得又是一阵哭天抢地。

    “这里究竟是怎么了?”坐定下来后,我向奶娘问道。

    “哎哟,小姐啊,你和以撒殿下不在这会儿工夫,这皇都里都要闹翻天啦!”奶娘夸张得大呼小叫。

    “究竟怎么搞的?竟连以撒的府里的侍卫都给换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