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2

    他的问话,听起来也只是直白的叙述自己的想法,毫无疑问的语气:“所以我就叫米歇尔去查了一下,根据传送阵的记录显示,你是从提提尼亚的夏克辛市被传过来的吧。”

    “唉,是、是。”他们果然已经知道巨石平原的事了吗,我紧张的连连应着。

    诺涯闻言,向米歇尔使了个眼色,米歇尔遂接着说道:

    “也许,对于我们要问的事,你心里已经有底了吧!

    将近一年前开始,我们工会就招回了大量实力较强的、经验丰富的巫术者来执行公务,同往追击工会的叛徒。我们本来也打算将你招回的,但因为你本身没有保持与当地爱姆之家的联系,我们也碍于多方面原因,所以最后却没有通知到。

    之后,在去年11月7日,波莱达西区的提提尼亚岛上突然出现原因不明的大爆炸。爆炸对周围地区影响广泛,工会受提提尼亚所属国的雇佣,也前去调查过原因。但只能确定,那次爆炸是由于术法效果所导致,具体的情况,是什么人、用什么手段、为了什么目的,以及具体实施了何种法术均无法得知。

    再之后,三天前,你独自一人由北而来——确切的说是从发生了爆炸巨石平原向南行,到达了夏克辛市。

    这一系列事情看来毫无关联,但自从发现你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被传送到岛上后,我们便立即又重新着手调查此事。其实,这之间是有关联的,是吧!”

    米歇尔停了停,像是在等我消化他所做的陈述。我的两眼盯着被子,不发一语。

    “本来还有一个联系点——被招回的巫师里还有一个人,就是艾兹左蓝达。他虽然也被工会任命,但却一直借故逗留在岛上的公寓里,而没有出勤。因为就住在我的隔壁,所以我很清楚。

    但那一天,就在发生爆炸的那天早上,他居然九点中就起来了——他一向是睡到下午才起床的,而且还很匆忙的说是要出门。根据后来我去查看的记录,他是去了提提尼亚。在那不久后,就发生了爆炸的事故。

    我正在担心艾兹他会不会有事,却突然接到工会人员的上报,说是围绕在岛上的结界出了状况。经过紧急处理后,我才与诺涯长老和珞克思玛长老研究出了原因——

    原本那道结界是合三位长老之力共同作用而形成的。但不知道是因为爆炸的影响还是其他的,结界中黑长老的力量突然被撤去了,因此而引至了异变。

    但进一步确定后,我们才知道,不仅是岛上的结界,有关黑长老留下的其他的持久杏术法效果都消失了,同时消失了的,还有艾兹公寓里的青魔法御灵术。

    于是,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艾兹、黑长老与那次爆炸有某种联系。

    但是艾兹为什么会突然跑去黑长老所在的地方呢?”

    米歇尔扶扶眼镜,看看我,又道:“当然,你也许已经知道了,工会正全力追捕的背叛者就是黑长老——莫拉葛罗雷!

    但是,艾兹是早就接到命令的,当然不会突然来了干劲要去完成工会下达的任务。那么,促动他一大早就爬起床,派急急忙忙赶去远在千里之外的提提尼亚的原因,就是——你,拉拉葛罗雷!”

    米歇尔的大手指向我,义正词严。我则激动的双手揪紧了被单。

    米歇尔叹口气,又说道:“其实,在之前我们便知道你、莉莉亚还有卡米尔几个人和艾兹他的关系不错。而且之前,也曾经发生过被得里奇的费迪南格鲁那夫雇佣的巫师、女巫集体叛逃的事件……虽然让我们损失了一个大客户……”米歇尔揉揉太阳穴,颇为伤脑筋的样子:“但至少,从那一件事,我们知道你和艾兹的关系更为密切。”

    “我记得……”诺涯长老也插话道:“左蓝达家的那小子好不容易通过考试后、我去弗乐迪度假时,碰到左蓝达夫人,说是那小子新交了个女朋友,是叫拉拉的吧!”

    “总之,艾兹赶去提提尼亚,是因为得知你也在那里。再从你的姓氏……我们之前所做的推断,就都可以证实了,是吧!”米歇尔接着道。

    “你们……从我刚一进岛、知道我的姓名后,就猜到我和莫拉的关系了吧!”我低头轻问。

    两人不答话,诺涯长老又说道:“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们,艾兹和黑长老,还有你,你们三人在平原上究竟做了什么了吧!”

    沉默了很久。我没有说话,米歇尔和诺涯长老也没有淤发话。

    “我们……杀死了莫拉。”许久,我才说道。

    “什么!!”米歇尔闻言不禁倒吸一口气,诺涯长老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你说你,你们杀死了黑长老?”

    我忽然抬起头,怪异的笑着问向诺涯长老:“哪,长老大人,你对莫拉,还有我的事,了解多少?”

    他看看我的眼,脸上有说不出的复杂的表情。想了一会儿,他又坐回座位,说道:

    “早年,我曾保持着与卡顿曼佗雅学院奥斯卡师的通信。”

    “什么!长老大人,您真的……”米歇尔大惊。

    诺涯朝他摆摆手,叫他安静下来:“纯粹是作为一个魔法研习者的交流而已。巫术虽然与魔法有很多差别,但却同出一源。我们在研究方面有所交集。

    而且……我们都认识莫拉恩格。”

    “莫拉……恩格……就是莫拉以前的姓氏?!”我问。

    “是的。黑长老……莫拉她以前是个享誉圣名的女魔法师,自然与奥斯卡互相认识。我认识她是在后来,那时我已作为工会的长老,而她则是突然找到我们隐蔽的岛屿,并一举通过了考核。而在那之前,女魔法师莫拉恩格已突然神秘消失。

    起先因为她用了葛罗雷这个姓,所以我并不知道她就是莫拉恩格。当她岛上来的时候,已是几乎实力最强的巫术者了。

    据奥斯卡说,她似乎是因为某件上古宝贝,才突然变了样,甚至放弃所学,转而研究起黑魔法巫术。”

    “你所说的那个上古宝贝就是罗丝的密宝吧!”我问。

    “没错。”诺涯答:“另外,而关于你的事。根据情报,我们确实早已知道你和同行的那个人便是从卡顿逃出来的、当时正被通缉的人——因为你曾在曼佗雅待过,所以我们也试着从那里着手调查过。最后只是从奥斯卡那里得知,你曾与黑长老一起生活过——或者说,你是由她一手带大的。但我们却没想到你竟是德里奇‘罗丝’一族的继承人。我们是一直等到你与德里奇三皇子……不,现在应该说是亲王,回到古勒达公开身份后,才得知的。

    因为我们一直知道你与莫拉的关系、与这巫术工会黑长老的关系,以及你本身的黑暗属杏,所以实在是无法把你和圣女神官蒂达罗丝的后代联系起来。

    不过,如果你是罗丝一族的后人,那么莫拉与你有密切关联也可以解释了——她会养大一个毫不相干的小女娃,也是处于密宝的关系。”

    我沉默片刻,理理思路:看来他们对我的认知并不象我想得那么多,那么……

    “那,你们现在这样考问我的目的呢?”我偏着脑袋看向另一边的米歇尔:“认为被莫拉拿走的禁忌之书,落在我手上了吗?”

    诺涯沉下脸:“如果你与她没有密谋什么,如果她真的如你所说的,已经死了的话。”

    “她确实是死了。”我看他一眼,又轻皱眉头,看向被自己拧成一团的床单:“和艾兹一起……”

    室内很静,长老和米歇尔都没有讲话,更没有追问我真假,似乎都被吓住了。

    “都是因为我……因为他及时跑来帮助,我才能拣回这条命,莫拉最后才会死掉。我完成了自己的目的,但是……却让他付出了承重的代价……其实,莫拉什么的,会变成怎样,我一点也不在乎……真的,现在是这么认为的。她……根本不值得艾兹用生命去换!”

    我难奈的抹着眼泪:“居然跟那种人一起死去……真是……而我却连他的尸体都找不到了……”

    米歇尔走近来轻轻拍拍我的背:“究竟怎么回事,说给我们听吧。也许,还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也许艾兹他现在只是被困在什么地方……”

    “不是的!”我哽咽道:“连玻灵都说,他在这人界的命运之线已经完结了……玻灵也这么说了……”

    “玻灵?那是什么人?”诺涯察觉到其中另有隐情,遂问道。

    “呃……恩……”我呆愣了一下,然后又开始不知所谓的抹眼睛:“555555~~~”

    诺涯无奈的叹口气:“至少,先说说看,平原的那场爆炸是怎么回事吧,你怎么就确定黑长老她已经死了呢?”

    我吸吸鼻子,道:“她自爆。”

    “自爆!?”米歇尔和诺涯又是一阵震惊。

    “确实,如果她引起自爆的话,威力确实足以发生那样的一场爆炸,但是……”他怀疑的看看我:“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呃……因为,她杀不了我。”我有些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再这么被追问下去,势必会牵扯到我与魔界的事。

    “她杀不了你?”果然,诺涯更显得不相信了。

    “这么说起来……”米歇尔捧着下巴,想道:“我记得你身边跟着一个纯暗系的人——他,应该是来自于魔界的召唤魔神吧!”

    “呃……”是在说伊恩!

    我下意识的摸向衣袋,然而衣服被换过了,那个原本被我放在口袋里的白老鼠也不知到那里去了。

    “如果是魔神的话,倒还有点可能。”诺涯眯起眼,直盯着我:“但是,以你的能力,能够操控那么强大的魔神吗?”

    “这你不需要知道,我能与魔神签下契约,自有我的方法。”

    “那么,如果黑长老真的引起了自爆,你又是怎么逃脱的?魔神自身也许能够不受重创,但却不一定能保护得了宿主,不是吗?”诺涯继续问得尖刻。

    “呃……因为……及时用了……空间转移……”

    “是么……原来如此。”米歇尔垂眼念道:“但是,那个空间转移似乎不仅是对空间的转换,连时间上都有影响呢,是吗?”

    他想到我之前问他时间的事,问得另有深意,我忙转移话题:“虽然莫拉确实是死了,但被她拿走的禁忌之书也确实不在我这里。”

    “怎么会?”诺涯问:“若不在你这里,你又是如何知道被她偷走的东西就是岛上的‘禁忌之书’?这件事可是工会的机密!”

    “我不仅知道你们要找的是禁忌之书,而且还知道那禁忌之书其实就是莫拉的祖先——沙法雷恩格身前所遗留的研究……这么说起来,那本来就是莫拉的东西。”我瞥他一眼:

    “不过,我现在不是要跟你们追究这些——莫拉有个手下,叫皮耶。对,就是那个沙法雷的弟子先知皮耶,他虽然是几百年前的人,但我说的并不是他的实体。

    他的灵魂被我的祖先——蒂达罗丝封印在一面镜子里,可是,他好象依靠莫拉的力量,从镜子里脱离了出来,并附身在人类身上。

    我在巨石平原时看到过他。那时候曾以为他被艾兹杀死了,但其实不是那样。

    他可能再度灵魂脱体,寻找新的寄主去了。本来没有了莫拉的力量,他那飘渺的灵魂不可能长久存在在人间的,但我想他可能是利用了密宝的力量。

    现在,知道密宝和禁忌之书去处的人就只有他了。我觉得他一定会再次出现并有所行动,我希望工会能利用你们的情报网去搜索,一旦发现皮耶或是与他有关的踪迹,我们就立即联手以对。

    这样,工会可以取回禁忌之书,而我可以夺回我族的密宝——各取所需,如何?”

    米歇尔看向诺涯,诺涯闭上眼沉思了半晌,道:

    “可以。你的话暂且可信。反正这么做对工会并没有损失,而你若是蒙骗我们,也讨不到便宜。”

    我松懈的呼出一口气:“那就好。”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要怎么做?”诺涯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