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51

    阳光下,我神经质的边走边唠叨边怪跳的身影越来越小……

    三天后,我终于看见了城市的影子!“城市……城市……人类……人类……”我留着口水,已进入神智不清的状态。

    当我踏入城门的那一刹那,四周的人立即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我,然后用诡异的速度飞快躲开。

    好吧,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狼狈。身上的黑袍破破烂烂,头发蓬乱,脸上也都是灰……好象是从非洲逃难过来的拾破烂的,但也用不着这样避如蛇蝎吧,严重伤害我脆弱的心灵!

    可怜的我,在荒野中步行了三天三夜。因为飞行用的扫把已毁,我又身无长物,只有一袋子的老鼠——想把它们扒了皮来烤着吃,它们也只会化作一团黑色的气而已。而且……我怎么能吃伊恩呢?!

    于是,我又累又饿又脏又臭的,终于爬到了提提尼亚岛南部山下的一个城镇。

    除了之前在卡顿提滋被人追杀的那一次以外,我再也没有这么狼狈过了!但我现在心里没有太多在意这些,回到这里以后,一方面对于逝去的人的悲伤,一方面因为有了更明确的新目标反而更显胆怯和恐惧。加上伊恩的事——虽然陪在身边却无法交流,无形中给我增加了压力和无助感。

    此外,在魔界里呆了两天,我现在更迫切知道自己所处的是何年何月……以撒他们,不会已经老死了吧?还有,就是……咕噜噜~~

    身无分文的我要怎么找些吃的东西来啊!!

    啊!有了!

    我有气无力的一转身,看见了一个大大的闪着神圣的救命之光的灯箱招牌,上面赫然写着——“。

    “爱……爱姆之家!?”

    我揉揉眼睛——这里有爱姆之家!真的有爱姆之家!!太好了,是巫术工会的组织联络点,这样的话,也许会无偿帮助我吧!

    可是……我回忆起在弗乐迪首都看到的那个爱姆之家:狭小的店面,又脏又昏暗,毫不起眼……

    而这里,如此的整洁闪亮、豪华高贵、吸引人眼球的店面,会是爱姆之家吗?不……不会是麦当劳吧!

    不管怎样,我还是得进去问问看!

    “啊……看!那个外面来的叫花子走到那家店里去了!”身后的路人掩面切切私语。

    “是啊是啊,一定会被赶出来吧!”

    我抬起的脚悬在空中,尴尬得不知道该继续前进还是转身跑开。可是……神啊,我已经连转身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欢迎光临!”很意外的,一个侍者满面笑容的从里面为我将门打开。

    这个男侍看来似乎不像路人那样以貌取人,对待上门来的客人一律都很和善、恭敬的样子。

    “呃……谢……谢谢……”我跨进门去,怯生生的回头问他:“你们这里,是……呃……”

    怎么问?难道问他是不是爱姆之家?如果不是,那贸然开口不大好。难道,问他这里是不是麦当劳?

    真是的,我竟忘了上次莉莉亚带我们去爱姆之家时使用的暗语了!

    “怎么了,小妹妹?”那人微笑着弯腰问。

    “呃……你们这里……卖……汉堡吗?”

    “汉堡?”他先是一头雾水的微愣了一下,随即又笑道:“不,我们这里没有汉堡——”

    他一手指着店前的牌,一脚向前大跨一步,做出一个夸张的姿势,然后叫道:

    “cctV6套,只买电影!”

    ……有点……汗那……

    “哈哈哈哈,怎样,我没接错吧!”那人又站好,朗声笑问。

    “呃……哎!不是的,我……”

    我正要解释什么,从柜台后飞出一只大脚。脚的主人一边叫着:“滚开,白痴”,同时把那男侍踹到墙角。乒铃乓啷的一阵混乱之后,我被吓得跌坐在地,男侍滚到店堂的另一边,靠在墙上垂头昏死过去,而我面前出现了脚的主人——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少女。

    她看来二十几岁的样子,有着一头火焰般的桔色长发。鹅蛋脸,高挑眉,单凤眼。一身华丽的行头,就像他所表现出的火暴个杏一般,满身火焰般的颜色。

    “去,又一个失败品,连辨认客人和上门要饭的人的眼力都没有!”她朝男侍昏死过去的方向低咒一声,然后用鄙夷不已的目光瞟我一眼,遂举起右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同时大声命令道:

    “起来吧,把那些垃圾清理掉!”

    一时间,店堂里摆放着的装饰盆栽都动了起来。藤蔓疯长,沿着地面爬行,把猩红色地毯上掉落的杂物全部卷进花盆里去,清理得干干净净。

    另有盘在吊顶和柱子上的较粗大的阔叶植物,也把触手伸向靠在墙角的男侍。

    “等等,危险!!”我大叫着。

    下一秒,我看见的景象让我吓了一跳。原本还好好的侍者的身体,头部和四肢,像松懈的机体零件似的,一个个都掉了下来,落在地面上变成一截一截的木头。

    接着,他的身体也是,像拼图一般一片片剥落……

    那……那是……巫术中的青魔法拟人术!!

    少女瞄我一眼,对于我脸上惊讶不已的表情嘲笑着,再次举起右手打个响指,道:

    “处理完了的话,把这个讨饭的也给我搞定——真是的,脏死了,我这干净的店子还要做生意呢……”

    她说完,转身就准备要走,我一惊,大叫道:

    “哎?啊——等等!这里是爱姆之家吧!我、我是紫巫,拉拉葛罗雷!!”

    “哼恩~?”

    四周的动静终于止住了,少女略感兴趣的搓着下巴,半搭拉着眼看向我:

    “紫巫啊~~”她露出一个媚笑:“小鬼,你说你是紫巫,证件呢?”

    哎?证……证件啊……我努力的回想,那个小本子究竟给我丢到哪里去了……好象……呃,不对……恩……

    见我一脸为难的又挠头又抓脸的模样,她几乎认定我是骗人似的挑挑眉,斜眼长哼一声。

    我下意识的打开次元袋,装模做样的伸手进去左右翻找。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少女很有耐心的等着……笑着等着……

    以常理来判断,外表看来那么点大的袋子,一分钟之内就可从里到外翻个透彻。但考虑到它里面其实装着几个次元空间,我就是找一辈子也未必找得完。而若是证件早已丢失,我更是花几辈子也找不到……哎?!好象碰到什么硬硬的东西……

    在少女逼视的眼光下,我讶异的看向次元袋口——几只老鼠咬着一个黑糊糊的方形的东西,并合力将它送到我手上……

    找、找到了!我的紫巫的证明!!

    我激动的一手抹泪,一手轻抚证件。只是……呃,脏兮兮、破破烂——伊恩,你们怎么拿我的证件去磨牙啊!

    我无言。反正找到就好。我小心的把它呈给少女,却见原本傲视群雄般立在我面前的高大的女王样,早已抽搐着嘴角连连退后:

    “好……好,我知道了,快把那脏东西拿开!要是再弄脏了我的店,叫我怎么做生意啊!”

    “哦。”我耸耸肩,无所谓的把东西收起来,反正她相信就好了。

    “好吧,紫巫拉拉葛罗雷,你到爱姆之家来,想要什么?”她整整衣装站好。

    “哦,我……”正要说,突然一转念,我又困惑的问道:“这里真的是爱姆之家吗?为什么……和我在弗乐迪见到的不一样?”

    实在是对比太鲜明了,让我不敢相信。

    “哈哈哈,那当然——”她指指自己的脑袋:“我和那里的守站人的智商不是一个档次的嘛!

    我,是拥有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天才企业家妮落亚潘塔亚大小姐。无论是什么样的生意、什么样的店面,在我的企化、打理下,都会发扬光大。

    我们的营业利润是全工会排名第三,是整个巫术界的经济支柱啊~~哦hohohoho~~”

    她翘起小指掩嘴尖笑,看得我一阵寒毛直竖。

    “那……你这爱姆之家这么招摇,不是曝露了吗?”

    “什么啊~~人家只是知道这里是个才华洋溢、美丽聪明的女巫所开的高级美容店而已——我和弗乐迪的笨蛋可不同。

    只要这家由女巫经营的店出了名,那么那些找不到爱姆之家的客人就会慕名来这里打听。在试探他们是否真心交易、是否有足够的本钱后,就可以告诉他们——这表面上是正当营业的店子背后的真实身份了!

    谁也没有规定爱姆之家的隐藏手段只能是缩小店面、躲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也没有谁规定,女巫一定要去执行任务而不能开店营业啊!

    而像我这么高档次、高消费的上层人士光临的高级美容店,更是最好的掩饰方式啊,哦hohohoho~~~”

    她笑着,突然脸色一变:“而这高贵华丽的一切,却被你的到来而玷污了——一个合格的女巫会弄成你这模样,也真是丢脸!!

    好了,快说吧,小鬼,你究竟来这里干什么?”

    “啊?呃……呃……我……”被她机关枪似的乱砍了一通,我差点忘记自己的意图了:“请先给我些食物和换洗的衣物吧。”

    我站起身,拍拍衣裙,如是说。

    “什么?”她斜着眼:“那,你有钱吗?”

    “哎?”

    看我的傻样也知道我没有:“我这里是正当营业的,你要什么东西都有,不过——明码标价——我可不是慈善家!”

    看得出来你不是……

    “那……你这里的传送阵呢?”我问。

    “呵~那个更贵了。想要免费的东西,我只有一件可以为你效劳的,那就是——”她大脚一伸,我便滚到了角落里的一个圆阵上:“送你滚回老家去!”

    可恶的势利鬼!!看我君子报酬,三年不晚!

    在我意识昏迷之前,我唯有趴在传送阵上,看周周围亮起的魔法光芒,咬牙切齿的想着。恍惚间,耳边又传来类似“快点起来,今天歇业,店里要彻底消毒打扫”之类的声音。

    ****

    巫工之塔,119传送层。

    众工作人员捧着文件资料四处奔走着,一派混乱的繁忙景象。电子仪器哔哔的响着,物品器具磕碰也发出叮当声,其间还夹佑着指挥者的呼喝。

    忽然,哗的一声,大厅中央的传送阵上有了反应,砰的掉下一坨黑色物体。

    一个工作人员靠近一看,不禁皱眉:“又是谁在恶作剧?竟然把一堆垃圾传了过来——他不知道我们这里有多忙吗?!”

    “等等……这好象不是垃圾……”另一人叫道:“是个人!!”

    他大喊着,众人都靠过来。有人上前,把趴在阵中的人扶起,露出她的脸来。

    “她……是她……我知道!!”方才指挥众人工作的鲁汪达一见那张脸,立即大惊失色:“她就是赏赐把我们巫工之塔打飞了一半的那个扫把星!”

    他大叫着,刹那间大厅里静了下来。连机器们似乎都察觉到气氛的紧绷,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静得可以听到绣花针落地的声音的大厅中,所有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鲁汪达又首先反应过来,压低嗓音下令道:

    “快,趁别人还不知道,赶快把她送走,用传送阵随便把她送到哪个无人岛上去!”

    “这样不太好吧!”一个一脸温和的青年男人笑着走来。

    “米……米歇尔……”鲁汪达呆住。

    “还是先统治诺涯长老好了,如何?”米歇尔温和的询问。

    “呃……哦哦……”鲁汪达只能呆呆的含糊应答,任随米歇尔将那个扫把星从他手中抱走。

    柔软的床铺,温暖的气息,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清香。这样的感觉,似乎熟悉而又遥远。

    我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装饰舒适的房间里。身上已被清洗过,在野地里擦伤的伤口也都被处理了,衣服也都被换掉。我打量这间房间,室内是一系列鹅黄色的墙纸和色调柔和的器具,摆设及精细的装饰都极为协调。

    “这里是……”我吃力的撑起身体:“是我住过的房间……”

    “你醒来了啊。”米歇尔轻轻推门近来,温和的笑道。

    “米……米歇尔!”我略感吃惊的看看他,再环视四周。是了,这里是我之前住在巫术之岛时,寄居在米歇尔家的房间。

    “我……回到岛上来了?”

    “是的。”他笑着点头,帮我摆好一个枕头,让我靠在床上,然后招呼门外的仆人把食物端进来。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