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9

    我有点看出他那风风火火的来去如风是遗传自谁了。他不知从哪里拖出个大口袋,并在宅内四处搜刮,装了满满一袋子的宝物、古玩、衣物、零食等等,连他的枕头和一只长得像瓢虫的宠物都带上了。“走吧,先去圣地看看!”

    我看见他背着印有螺旋图案的布包袱,轻巧的翻出了得鲁克里斯家的宅院……大白天的……闯空门?不太好吧……

    回头看看,附近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我也只得硬着头皮,跟着他爬墙……

    我们来到圣地,玻灵果然在那里——他怎么还在那里啊?是一夜未归的守在圣湖旁,还是一早便又来到了这里……这一点,实在无从得知。

    我们到时,他很悠闲的坐在一片草地上,沐浴在圣光下。碧绿的草地上铺着墨绿色方格子印花棉布,上面放着一套白瓷雕花茶具,器物的边沿出都度着金边。一个小巧的杯中盛着满满的浅褐色的茉莉花茶,还袅袅的飘着热气。左手边的一个扎花草篮上覆着蓝色布巾,布巾半开,露出里面放着的松仁酥饼。他坐在那里的样子看来……很安详。还有几只蝴蝶在他身边轻舞,一只黄色的停在他象牙白的面具上。

    他浅抿一口茶,徐徐呼出一口气,感叹道:“真是找不到比这里更适合野餐的地方了啊!”毫无一个侍奉神的人应该有的亵渎神之后的愧疚感。

    伊恩快速走过去,一把将他扯起来:

    “我们来了,你该知道是什么事了。”

    玻灵像是早已知晓了似的,毫不在意自己被揪住前襟而半跪起身在餐布上的不雅姿态,笑着对伊恩道:

    “喔——那么你也想清楚了吗?现在就要?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作为召唤魔神到了人间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吧!”

    “咦?什么情况?”我不解的插嘴问道。

    “别罗嗦了,你想好办法要怎么送我们走了吗?”伊恩毫不理会的打断我的疑问。

    “恩……现在倒是有个很方便的法子。”玻灵想了一下:“你们若真的决定了的话,就随我到虚幻之海去吧!”

    “什么?!”

    没有让我发问的时间,从草地下的泥土里拱出两扇巨大的红色翅膀来。紧接着,草屑、泥土漫天飞舞,一阵地动山摇,好似整个圣谷就要塌下来了似的,我们的脚下的地面慢慢向上鼓起。

    草泥退去,我看清我的身下是一大块赤红色的鳞片……不对,更正,应该说,我们几个人正站在一个巨大的红色怪兽的背上!

    它有两个看似像龙的头,嘴里有雪亮的尖牙,吐出团团炽热的气云。巨大的身体遍布着坚硬的鳞片,只有腹部是比较柔软的暗黄色。身体两侧长有巨大的类似蝙蝠双翼的翅膀,翅膀上长着尖爪。身后是一条长长的尾巴。

    它壮硕的身体盘缩在谷中,这一片的草皮算是全毁了。它向天长啸一声,振翅飞起,从圣谷的上空飞出盖尤尔山。“啊~~~这~~~这是什么呀~~~~!”我努力抱住龙背上生出的、大得像柱子似的长刺,在气流不稳的高风处左右飘摇,双腿够不着地。

    伊恩也惊讶不已:“这……这……这是我的奇美拉啊!为什么会在你这里?!”伊恩扶着龙背气愤的指着玻灵大叫。

    玻灵半漂浮着,毫不受剧烈气流的影响,掩嘴轻笑道:

    “这个啊,恩里思打八十分的时候,输给我的。”

    风太大,我渐渐听不清伊恩和玻灵争吵的内容,但另一阵巨响仍是传进我的耳朵里。

    我看见这双头恶龙的翅膀檫过山顶的岩壁,扫下几块巨石沿着山体向下滚去。一路发出巨大的声响,带起一道烟尘,直至滚落到山脚下一片看似房舍聚集的城镇,然后——轰隆一声,一大团一大团灰蒙蒙的烟雾掩盖了一切,充斥满绿色树木之间的每一处空隙……

    高处,风依旧强势的鼓吹着。我呆呆的趴在奇美拉背上,从它煽动的翅膀的间隙里望向下面的一片混乱……那样……没关系吗?可以吗?

    “喔~~哟!”玻灵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同我一齐望向奇美拉不停挥动的翅膀的下方……那烟雾迷蒙的场景:

    “拉拉小姐……你真的很霉呢!”玻灵如是说。

    “呃……哎?!”我呆望着他。

    什么意思?我?霉?

    ……也许我是有点霉,没错。但,和那下面……

    “那……那个也算是我的过错吗?”我不可置信又惊讶至极,以至于声带发不出声音,只能超小声的问道,连语气也微弱得有点彷徨和犹豫。

    其实……我一点也没有于怀疑自己……真的!!

    然而,连伊恩也一脸“你的‘巫’力无远弗及”的表情。

    “喔~~快看,幻之海就要到了!”众人沉默之余,玻灵的轻唤声终于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魔界的大陆被一圈海水带所包围。距离陆地平均约3~5海里以内的范围是真实的海,而再往其外去,则是虚幻的“无”的空间。

    但是从肉眼看来,这两层空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间隔,站在这海岸边的高耸的焦岩上眺望,眼前只是一片无尽的水面。

    我记得上次见到海,是从卡顿的罗门市乘船出航时所见到的西奥海。那海天一色的壮观景象仍印象深刻。而魔界的海,虽然同样无边无际,但相较于西奥海那波澜壮阔的生动立体感,魔界的幻之海是平静无波而深邃的。

    天空是层层叠叠的灰色云彩,越往陆地边缘,从云层里射下的光线越暗淡。下面是如镜子般平整得没有一丝划痕的海。海上无风,海也没有另一岸,没有波浪的推动。太过平静而显得压抑。

    海水是一味的蓝,如深邃的蓝宝石,透明却让人有深不见底的恐惧感,幽幽的散发着魅惑人的气质。

    “好壮观的景象啊。”纵使它让我心里毛毛的,但不可否认它的美。

    我下意识的转头去唤伊恩,却见他仍站在奇美拉的尾部,对于自己的宝贝让人夺去一事闷闷不乐而碎碎念叨。

    我只得又转过头去问玻灵:

    “呃……先知大人,那里真的不是海吗?”

    我指向远方的水面,玻灵说过那里就是虚幻的无的世界。

    “没错。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去那里,就能有办法回人间界吗?”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恩。记得我说过的吗,在虚幻之海中,形成了可以通往人间界的巨大旋涡,你们通过那个就可以出去了。”

    “但是,那个旋涡已经被老头子封住了,不是吗?”伊恩突然凑过来。

    “只是封住了而已。”玻灵朝他一笑:“并不是完全堵住,只要重新开启封印就可以使用了。

    但在那之前,我再问你们一遍,确实想清楚了吗?这次离开这里,想再进来可就不容易了。”

    我默不吭声。玻灵看看我,道:

    “其实,对于你在人间界发生的事,我也看到了一些。你的目的是要解除诅咒吧?但是,以你的特殊情况,加上你今生所经历的,虽然不幸但也不至于太过悲惨——和以往的‘罗丝’的女杏们相比而言。

    你所感觉到的痛苦,都是基于对自己前生的痛苦的追缅。因此,你今生所遭遇到的那些不幸,即使从一个较为不走运的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也很有可能碰上。即是说,那两枚贺蒽姆斯之石因为错误情况的发生,并没有对你采取针对杏的攻击,而是选择避开你。

    但是这一情况所产生的负面效力有可能波及到你周围关系密切的人。而这一推断也只是针对比较弱势的人。倘若是命比较硬的人,对那一点冲击是无碍的。就好象之前与你同行的某国三皇子,在我看来,他的命比你还要硬,轻易断不了气。因此,说不定非但你影响不了他,还要受他的命运的波及。”

    “哎?什么意思?”突然对我说起以撒的事……还说实际上是他在克我?难道妖星一号的位置要让给他?

    “这么说起来……”伊恩也挠着脑袋,说:“肖老大不是说过,用摄魂术也看不清他的记忆吗,也许就是因为……”

    “他的命运太黑暗了。”玻灵玩笑似的接着说下去:“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否要解除诅咒的意义也许并不如你以为的那么大,而且即使得到贺蒽姆斯之石,也未必就能够成功回到这里、并将它净化。知道这么多的不确定后,你还是要去做吗?”

    我沉下脸默默思考半晌,才又坚决的道:

    “即使这样,我也还是要回去,并且一定要解开诅咒!

    无论如何,因为它的缘故而伤害了我的朋友是事实,就好象艾兹……而且,虽然我自己……怎样也许无所谓,但我知道了母亲、祖母她们的痛苦;我也知道,等我死后那个诅咒会再选出后继人的话,仍有受害者会出现——我不要这样,我要永绝后患!”

    “是这样么……”玻灵清吐道:“既然是自己决定好的事,那么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能坚持下去了。”

    “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个方法……要打开长老大人好不容易封住的洞口,不太好吧!”我的注意力还停留在远方一片蓝的耀眼的海水上:

    “而且,我还比较担心伊恩。他现在若是离开魔界,也不算是受到召唤离开,而是偷逃……就像当年的蒂达一样。

    魔界的气氛本就紧张,加上我们这一次……还有巴托鲁斯长老……一定会出大乱子的!”

    玻灵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欲立之,则先破之。”

    他负手望向后方的五座高山:“魔界现在的确危机重重,然而更多的祸患却是隐藏在暗处。帝国的情势也好,各贵族势力间、贵族与平民间、三界层之间的冲突也好,问题实在太多。

    若是要用温和的改革、整治,是不彻底也不完全的。也许,给魔界一个强烈的刺激,让所有问题、矛盾都显现出来,反而会更好些。

    放心吧,魔界就会大乱了。而拉拉小姐您——成功的饰演了导火索这一角色!”

    “什、什么?!”我大惊失色。

    “这就是你主动愿意帮助我们的目的吧!”伊恩在一旁冷哼。

    玻灵依旧温和的笑着:“这是让王上重振皇室威严的好时机——若他真的是由神选出的王者,必当成功。否则……罗丝家族统治魔界六华已有数万年之久,帝国要灭亡也是意料之事。我所做的,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说着,玻灵的面孔沉静下来,眼露杀机,看得我一阵寒颤。

    “啊,对了!”玻灵的语调一转:“你们之前在人间界的一个平原上发生的事,我也看见了。而且,其中还有些很有趣的……我想你此次既然急着回去寻找贺蒽姆斯之石,一定会想要知道的。”

    “咦?是什么?”

    “我看见那其中有一个人——曾经被蒂达小姐将其灵魂抽出,封印进镜子里的。”

    “啊,我知道,是皮耶!”我顿悟:“他不是被艾兹杀死了吗?”

    “是啊。”玻灵呵呵轻笑:“有形之物易销,而无形的灵魂却是那火也燃烧不尽的。”

    “火也烧不尽……难道,你是说……”

    “那个男子的灵魂的本体是沙法雷恩格的弟子吧,他的**是不可能保留到现在的。”玻灵继续提示。

    什么!?我一惊——那便是说……我所看见的人并不是皮耶的本尊,是皮耶的灵魂所寄居的其他人类的**!那么,皮耶——那虚无飘渺的灵魂……难道还没消失掉吗?玻灵是这个意思吗?

    我正处在震惊中,忽而一股异样的气流滑过,好象撞上了什么结界。我才发现自己身周的一切景物都有细微的变化,气氛也凝结起来。

    我向下一看,奇美拉在海面上停下来,而它面前可以感觉到一道透明的壁障。那以外就是虚幻的一个空间吗?

    我仔细往那里面看,只见蓝色的一片空间里,隐约有些微色差。似乎是气流聚结旋转,扭成了一个旋涡状,那旋涡的中心的颜色更深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