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8

    我眨眨眼:“这么说起来,先知大人,您似乎总是预言到不好的事情呢。连双子之星{伊恩和恩里思}的事也是这样。”

    从某方面来说,他和我一样,很有霉星的气质。伊恩就很不屑一顾的称呼他叫乌鸦嘴。

    “呵呵,那是因为……好的事情不需要预言。当人们收到那份美好的礼物时自然就会开怀、惊喜。而坏的事情……在我力所能及之处,便要尽力告知他人,以便提防。”

    原来如此……玻灵也真是用心良苦。

    “但是……也有不能说的预言啊。即使觉察到了凶兆,但若是说出来,只会更让人慌乱……”他又转身仰望天际,严肃的吩咐道:“拉拉小姐,今晚我们在这里所谈的事……尤其是圣光的事,希望你不要说出去。”“啊?……哦……”是关于非空之神的事吗?也对,若是让人知道神的代言人竟在怀疑神的存在,那才叫鱼糕呢。

    “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回去吧。”他说着:“最后,就当是我给你的一个帮助,让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解开贺蒽姆司之石咒法的方法。”

    贺蒽姆司之石?!是解开密宝的诅咒吗?

    我惊讶不已,本以为唯有施加诅咒的巴托鲁斯长老才有办法解开,难道……

    “什么方法?快告诉我!”我急切的问道。

    “除了按照诅咒的固定模式解除外,还可以通过破坏诅咒所依附的载体来解除……当然,不是要你用暴力破坏贺蒽姆司之石,它比金刚石还坚硬百倍。”

    “那要怎样?”

    “洗净它。从何处而来,归于何处而去。”他转身指想圣湖之中的雕像:“有坚强意志的人,能够进入圣湖之泉,将贺蒽姆司之石投如圣光之中,将它净化。附着在其上的咒语的效果自然也就会消失了。”

    圣湖之泉……我的视线望向那一池湖水。白天时被湖水冻得刺痛难忍的感觉刹时向我袭来。

    “接下来,要怎么决定,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不过,我劝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因为你在这里逗留只有几天,而人间可能已不知过了几年了呢!”

    玻灵这么说着,施出法术,用一道白亮的光将我引导出洞。我还处在得知解咒方法的惊喜和因为知晓许多关于魔界情形的混沌之中,迷茫间已回到得鲁克里斯家大宅的客房里。

    脑海里过多的信息有些混杂,我缓缓的闭上眼,又茫茫然的睁开。窗外的天已大亮,恍惚间,我似乎只是做了一个梦。

    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我几乎已分不清楚,只能清晰的抓住了一点:解开密宝的诅咒的方法!

    我不明白,如果玻灵对我说的那些关于魔界现状的话,是出于与巴托鲁斯相同的目的,希望我留下来,那么,他为何又要告诉我解开诅咒的方法呢?

    他应该想象得到,当我知道这一消息后会有的反应。再回想他那时所说的话:只要考虑自己,考虑现在最迫切的事……如此看来,他似乎又是鼓励我离开这里,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不错,我这些年来不停努力追寻的确实就是这解除诅咒的方法,而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眉目,我又怎可放弃?

    是的,我现在、目前最紧迫的,唯一要去做的事,就是返回人间界,取得密宝,并把它带回魔界!

    可是……密宝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呢?

    算了,先想办法回人间界才是。

    一旦下定了决心,我立即准备要动身。但在那之前,我得先去探望伊恩的情况。经过一夜的休整,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吃过早饭,我便找到伊恩的卧房前推门而入。出乎我的意料,伊恩已经能下床来行动了魔族的恢复力果然惊人。{普通人做完大手术都要修养一个多月的说}

    我进去时,侍女正在服侍他穿上外套。他穿着较为正式的礼服。里面是纯白色的内袍,然后是淡金色中衣,紫黑色外袍。侍女正为他整理腰带下的坠饰时,他看见我进来,便挥退旁人。

    “你已经可以起来了吗?”我打量他,倒还打扮得人模人样。长发梳得齐整,看起来精神多了。

    “恩,已经没什么事了。”他带我走到一边的桌前坐下。

    “你这样……是要出门吗?”我指指他正式的衣装。

    “老头子要我去一趟皇宫。”他略显厌烦的垂下眼,无聊的拨拨耳际的垂发。

    “哦……”老头子是指巴托鲁斯长老吧。

    伊恩抬起眼瞟向我,察觉我的欲言又止,有些不悦的眯起眼来,问道:

    “恩里思来过,他说……那老头是不是对你说了些什么?”

    “不,没什么。其实……”

    我有些犹豫。我现在正盘算着要如何离开这里,而离开的办法是要与伊恩商量、要他帮助的。但是,届时是否要他与我一块走呢?或是就此解开我与他之间的契约,让他留在这魔界里?

    伊恩刚刚重伤初愈,现在正是需要好好修养的时候,这时候要求他随我离开去人间界,实在不太妥当尤其是还有长老那一关。

    并且,作为我的召唤魔神为我所用,他尽了一切力量保护我,自己无一所获的同时还受此重创。魔神与人签定契约为的是互惠互利,那么他……是否愿意再追随这样没用的我呢?

    而且,他也有他自己难处的身份和背景吧。巴托鲁斯长老正准备让他继承得鲁克里斯家的职务,这样,他更离不开这里了。相反的,我是非走不可……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有点悲伤,也有点孤单的感觉……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啊!

    “到底是什么事?”他双手抱臂,严肃的瞪着我满脸阴云密布。

    “其实……我是来辞行的。”咬咬牙,我慢慢说出口:“我已经知道了解除诅咒的方法,现在就要回人间界去了。你不必跟着我,我们的契约就此解除吧。”

    “什么?”他又眯起眼,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太大波动。

    “不过,这件事你得先帮我瞒住长老。另外,回去的办法……我再……”我尽量不去在意他的反应,一个劲的说出自己的打算。

    “别开玩笑了!”他大声而干脆的打断我的话:“要我呆在这种地方整天面对那死老头的恶心嘴脸……你打算憋死我吗?!”

    “哎?呃……不是……”

    “而且,你也不看看我这伤是为谁受的。我为你拼死卖命,你却什么都没做就拍拍屁股溜走,想光上车不买票吗?”

    “呃……不……不是这样的啦……”我紧张得连连摆手:“你……不要用那么难听的比喻啦!”

    “难道我说错了吗?”他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还未来得及再与他细谈,就被人打断。巴托鲁斯听见伊恩大嗓门的叫喊声,便推门进来:“伊恩,你起来啦!”

    “既然你已准备好了,我们这就过去吧!”巴托鲁斯略带狐疑的瞟我一眼,就要伊恩与他去皇宫。

    伊恩点头回应,又转头对我道:“等我回来再好好讨论讨论!”

    他加重了语气,又摆了巴托鲁斯一眼,很有威胁的意味……什么嘛!他哪有一个召唤魔神应有的样子啊……不过,谁叫这里是他的地盘呢。

    也罢,我正需要时间好好想想看回去人间界的办法。

    我的处境不太乐观我不能随意踏出巴托鲁斯家的本宅,以防外面可能会有暴民或是对蒂达一事存有敌意的其他贵族的过激举动。我得秘密行事,因为巴托鲁斯长老的强大压力下,我要回到人间界只能是偷偷进行。而我的力量有限、在这里情况不熟悉、次元袋也不在身边我来到这魔界后,次元袋就不知上哪里去了。

    综上,我只能向他人求助,但人选有限。伊恩,现在身体尚虚弱;恩里思,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疯去了;肖兰道,他的立场还有待考量……也许,玻灵!

    对了,我可以找他。

    想到这里,我便找到了这里的管事,向他询问一些情况。因为我是他们‘伊恩大少爷’的客人,所以他倒也回答得恭敬。

    “玻灵大人是唯一一个被特许自由进出盖尤尔山圣地的外族人。他所居住的挞可拉拉山是在远离五华山的东边,他平日多半是在府中或是圣地中逗留,鲜少入宫,除非盛大祭奠或是王上亲招。

    关于他本人的事,我也了解得不多他是位传奇式的人物。无论是早年由外地四处游历至此,还是定居在帝国为官,他总是给人一种不沾世间尘俗的洒脱感。

    他是一位智者、仁士。能请得他来作为伊恩少爷和恩里思少爷的启蒙导师,实在是我族之幸,因为他不仅学识广博,还拥有强大的法力。他是可以与长老大人并驾齐驱的、仅次与王上的高人……”

    一说起玻灵,那位管事便滔滔不绝、热情澎湃。

    午时过后,伊恩才独自从宫里回来,巴托鲁斯仍留在宫中,有事要与肖兰道密谈。我正打饭厅里出来,就见伊恩迎面而来,看似很疲惫的样子。

    “你还好吗?”我问。

    “那老头……只顾自己和肖老大聊天,把我晾在一边,又没个凳子给我坐,累死我了!”

    “呃,是嘛。那你还是快去休息吧。”

    果然,现在的伊恩实在不适合于出行。我让他回屋去歇息,转身便打算去另寻办法。他却一把拉住我:

    “累是有点,但还没到不能思考的地步早上的事,我们继续谈谈吧!”

    我愣了一下,他早已察觉我想要独自偷偷溜走的打算了。

    “你现在有那个能力跟我去人间界吗?别勉强了,你还是留下来好好休息吧”

    “那么,你自己又有那个能力打开去人界的通道吗?”他反唇相讥。

    “我可以找人帮忙啊!”

    “找谁?除了我,你还能找谁?!”抓住我的手加大了力道。

    “呃……恩里思啊。再不然,找肖也可以……”

    “恩里思?他只会凑热闹、帮倒忙。至于肖老大,不用想了,他是和老头子一个鼻孔出气的,你要找他吗?”

    “那……那……还有……”还有玻灵嘛!

    我不知道他突然间生什么气。但是,他确实是比我了解这里的情况。比如肖兰道的事我便一无所知。若我真的去找他,那就麻烦了!

    “你还有个啥?!”他怪叫:“你就安安生生的呆在这里等我来想办法吧别忘了,你一有个什么举动就会带来霉运!”

    “呜!”居然用这一点来反驳我……我真是个带来灾祸的妖星吗?

    “可是……”我吞吞吐吐的说:“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了……在这里多逗留一分钟,人间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了……”

    “这我知道!”

    “可是你的身体,还需要修养几天吧!”

    “放心,我即使现在这样,也强过你的二半吊子的水平。”

    真毒……

    “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去人间呢?我的次元袋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那东西现在应该在人间界。而且,即使你带着它也没用。阿米沙尔是人界的神,那个袋子也只能从人间界打开,就如一扇门无法同时向里推开又向外拉开一样。”

    “这样啊……”我有点失望。

    “等等,你先告诉我你说你知道了解开诅咒的方法……除了老头子以外,还有其他可以解决的方法吗?是谁告诉你的?”

    “恩,是先知大人告诉我的。说是只要把那个密宝带回来这里,放进圣湖的泉眼,将它净化就可以了!”

    “玻灵的话,还算可信。不过那个圣湖……”他皱了皱眉:“先不管那些……想办法回人界把密宝弄到手再说。”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要怎么回人间界呢?”

    “当然还是找玻灵!他告诉你那解咒的方法,应该早预料到这样的事了……走,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现在就去?等等……你不要先……”

    “对了!”他冲到门口又跑回来:“先回房一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