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5

    ,

    “五大祭司已尽力助他度过危险时期,现在已是最后的关键阶段,得靠他自己了。”

    我闻言,也靠近过去一看,在较深的一处、好似一个小型游泳池的、蓄满了水的洼地里,躺着的正是伊恩。

    我看见伊恩裸着身平躺在水下,全身的肌肤是没有一丝色差的纯白,身体、手脚、脸部分明的线条,就好象洞外湖里的白色石雕似的。这……真的是伊恩吗,是血肉之躯的伊恩?还是……真的只是石雕?!“啊~~呀————!”

    我看见洞窟内闪出白色亮光,伴随着巴托鲁斯撕心裂肺的高八度鬼叫声,心里正是一惊,又听见玻灵暧昧的呵呵轻笑。

    “怎么回事?”我爬坐起来——幸好有恩里思做垫背的,所以摔得也不痛,顾不上别的就一个劲往洞窟里望。

    被我撞到了腰后又被我坐倒在地上的恩里思倒无暇顾及其他,只能一个劲的趴在地上挣扎。

    伊恩……伊恩不会真的……

    我想起巴托鲁斯方才说的话,心里又凉了半截,连忙爬起身就往洞里冲。

    刺眼的一阵白光照得我眩目,然后:

    “哇~~~~~~!!”

    我蒙住眼,转过身,刚好撞上才赶过来看情况的恩里思。

    “哦……恩……小伊,我不知道你有这癖好。”他看看我身后的白光源头,又看看我,然后很不以为然的道:“快把衣服穿起来吧。”

    我很高兴看到伊恩已经从水里苏醒过来,但是……

    唔……**……**……**……

    我看见一个光溜溜的男人……还是芙蓉出水图……天啊……我纯洁无暇的17岁……

    我还蹲在洞口边托着脑袋自怨自艾,一边的巴托鲁斯已经气急败坏的冲着玻灵大叫起来了:

    “这……这是……”他拍着胸口,好象被吓得不轻:“你不是说失败了吗,我才靠近过去,他就突然跳起来……”

    玻灵吩咐五祭司给伊恩擦拭身体,一边假装抹着眼泪道:“伊恩终于脱离危险了,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啊!”

    “是啊是啊……”巴托鲁斯欢天喜地的跳到伊恩身边用衣袖给他擦掉脸上的水珠,忽而又跳回到玻灵面前:“不对,你不要打断我……我刚刚明明看到一股气从伊恩身体里涌出来,你还在我耳边一个劲的喊‘糟了糟了’,难道不是?”

    “我是说‘到了到了’。”玻灵轻笑着拨开巴托鲁斯紧紧抓住自己右臂的手:“因为要抽离体内一定量的元素,我怕剩余的无法支撑身体的空壳,所以给他输入一些气……我没跟您提过吗?”

    “……你的意思……是故意耍我吗,玻灵?!”巴托鲁斯有些恼羞成怒。

    “呵呵,怎么会呢。”玻灵摇摇手:“我之前不是说了卜过吉兆,我又怎敢巴托鲁斯您老?而且……您看,伊恩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不是吗,还是快些把他送会宅里休息吧!”

    巴托鲁斯终于把注意力放回他“宝贝的继承人”身上。伊恩是苏醒过来了,但只是从方才的雕像状态变到人的样子而已,有呼吸的起伏,但气息仍很微弱,刹白的脸色,虚弱得好象随时会死掉似的。

    从水里站起来大概已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此刻他已被人扶着穿好衣服躺在一边的担架上,努力的睁开眼,看了看一脸担忧的巴托鲁斯和我,只轻喃了一声“一切无事”,随即又昏睡了过去。

    松了口气,几个祭司连忙抬起担架,将伊恩送回本家去。

    虽然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但想想一刻之前的伊恩还一动不动的躺在寒冰一般的水里,我心里仍有些不塌实的感觉。我流连在队伍的最后,时不时在伊恩的担架左右乱晃,看他现在又沉沉睡去的样子,有些患得患失。

    玻灵笑着拍拍我的肩膀:“放心,只要那个方法成功了就无大碍,魔族的生命力是很强的。而且,这里——是魔界,连空气里也都充斥着我们的活力的源泉。”

    玻灵说的话不错,在回去的路上,伊恩几番转醒又浅浅睡去,流了一些汗,看上去也好多了。只是当我们回到得鲁克里斯本家的院子里时,伊恩是再也无法睡下去了。

    本家大宅的西边一侧的院落的一片废墟……或者叫“工地”比较好听点——正在进行紧急的修复工作。不过介于长老大人破坏威力的彻底杏,那一片园子实际上是全毁了,修复不了,唯有拆了根基,全部重建。

    我放眼看去,有几十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壮的工人正喊着号子,在地里劳作着。有的乒乒乓乓的敲着木桩,叮叮当当的抬送钢材,还有嘿咻嘿咻的搭建房梁、运送沙石。时间已是晌午,几个妇女抬着大锅子,吆喝着自己在工地上的丈夫来吃饭,为首的一个黑瘦的女人更是很豪爽的用铲子有节奏的敲着锅底,惊起一阵鸟飞。

    男人们兴奋的叫起来,丢下手里的活,无视飘荡整个宅院的灰尘,黑着手就捞着食物吃起来。

    伊恩被嘈佑声和灰尘弥漫的难耐弄醒,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举目四望: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乱葬岗吗……?”

    巴托鲁斯怜爱的给他擦去脸上沾到的灰尘:“别说那么多话,你现在需要休息。我们已经到家了,马上就能让你睡得更舒服点。”

    “……家?”

    众人不理会伊恩的迷茫,抬起他就往院东边走。

    “等等!”伊恩突然想到什么,虚弱的叫到:“那里……那里是我的西院吗?怎么会……我收藏的宝贝,你们都帮我拿出来了吗?”

    “先别想那些东西,重要的是养身体……”巴托鲁斯依旧苦口婆心。

    “完了,小伊~你的房子都被当做垃圾,丢去填海了~”恩里思又恢复本杏,抓住伊恩的痛处就开始口没遮拦。

    “够了,恩里思!”巴托鲁斯责斥。

    “什么!!为什么……会……”也不知是伊恩太过虚弱,还是气昏了,说着说着又慢慢昏睡过去。

    巴托鲁斯见他睡去,舒了口气,又回头来狠狠瞪了我一眼。

    哎?他那是什么意思啊?真把房舍被毁坏的过错全都归结到我身上啦?我想起恩里思之前说的,历来得鲁克里斯本家遭破坏的真实原因……那死老头果然是年纪大了,记忆力衰竭!

    我尴尬的假咳几声:“呃……这烟……烟真大啊……呃。”

    “呵呵,是啊。”玻灵掩口轻笑:“每次来得鲁克里斯家,都觉得这里很有活力呢——总有新的房舍在被修建——感觉很欣欣向荣呢!”

    他背着手,带笑的望向空气污染质量严重超标的天空,满足得好象站在蒙古大草原……这么说来,唯一一个不受满院灰尘侵害的人就是他了,他那一身包裹得严实的斗篷和遮住大半个面部的头巾……好象就是为了防止灰尘侵入而预先准备的。

    “那是因为,”恩里思凑过来说道:“每次你来这里的时候,总是赶上得鲁克里斯家灾难后的重修!”

    “哈哈,是这样吗。”

    玻灵打着哈哈,我们一行人来到距离西院较远的东头的一间卧房里,将伊恩安置好后,五祭司也都离去。伊恩仍在浅眠,巴托鲁斯让玻灵再一次诊治伊恩后,只留一个侍女照应着,便带我们离开。

    “恩里思,你去皇宫,把事情向王上通报一下。”走至前殿的会客厅后,巴托鲁斯来回度着步,最后对恩里思这样吩咐着。

    “我也去~”我下意识的说。

    巴托鲁斯却一把拉住我的衣领,并催促恩里思赶快去后,玻灵轻轻合上房门。气氛刹时变得有些凝重,我也隐约意识到巴托鲁斯和玻灵欲打算与我讨论的问题。

    “伊恩!伊恩!”我大声叫着,想要把他唤醒,让他睁开眼。

    玻灵一把从身后抓住我:“冷静点,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要打扰他们。”

    我停止挣扎,看向周围众人都静默着,一声不吭。五大祭司依然闭眼默念着什么,巴托鲁斯皱眉紧张的立在一旁,连恩里思都安静的在玻灵身侧的水边蹲下来,双手托着脑袋,呆呆的望着水里的伊恩。

    我也安静下来,再次打量伊恩,他紧闭着双眼,细长的睫毛没有一点动静,胸腔和腹部也没有呼吸的起伏。他平静得像是睡着了,却又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生的气息。水中的一切都静置着,唯有他白色的长发随着水波轻轻的飘荡。

    “伊恩他……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究竟要怎么做?”我轻声问玻灵。

    “这个嘛……简单说来,就是帮助他‘重造’。”

    “重造?”

    “是的。凡是有生命之物,都是灵魂附着在物质之上,不同的只是其物质的不同。与你们人类相对的,魔族的身体物质是抽象的气。虽然你们人类的身体也是由元素构成,但身体中占主要比重的是自然元素,也即是碳和水,每个人不同的元素属杏也是由之而来。魔族的身体完全由最纯粹的暗元素构成,而诸如光、暗这两类元素,实际上就是气。整个魔界空间里就充斥着‘暗’这种气。

    我们魔族如果能高度聚化、浓缩暗元素,使之实体化,就可以变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身体’,并且具有一切与人类身体相似的结构与身理功能。当然,这种聚化是生来具有的,不是后天能够变化出来的。可是……”他看看伊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进行后天聚化,重新生成伊恩的身体。但这是在伊恩原有身体的基础上进行,所以应该称之为修补,而不算是重新创造出一个吧!”

    “这……”好复杂:“究竟要怎么做呢?”

    “恩,空间里存在的暗元素当然是不能用的,因为那不够纯,与我们身体构造的暗元素有些不同。因此,就要由伊恩自己产出暗元素来进行修补。”

    “自己产出?”

    “大概就像人体能够自己产出血液一样吧,魔族的身体也能自己产出少量的元素。暗元素在魔族身体里是可以流动循环的,又好象细胞一样,能够自我修复。不过,那是在遇到较小的创伤的时候。比如那里被割伤了,或是被重物撞击之类的。也正如人类身体内的血液消耗过多就会死亡一样,如果魔族身体里的暗元素消耗得不足以支持身体,身体就会毁灭,仅留下一个相蝉蜕一样的壳。

    伊恩在人间稀薄的元素空间里无法将魔界的身体在人界显现,因此借助了你的多余的暗元素。那种不纯的元素……因为你是半魔,所以无妨,但实际上那些暗元素却像是细菌一样,慢慢侵蚀、破坏他身体的内部组织。所以,我们必须在坏的暗元素感染至全身前,将它们除掉。但是,这样一来,伊恩体内的暗元素就不够了,因为那些来自与你的暗元素早已渗透并成为构筑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就像是换血的手术,把他的元素抽空再重造。但可惜的是,这里没有输血这道途径,无法靠外力给他填补上心的暗元素,完全得靠他自己制造给自己使用的元素。一旦制造的速度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他就会死。”

    我的拳头一紧,忙问向玻灵:“那……伊恩他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玻灵看看我,又看看另一边的恩里思——恩里思似乎也很在意这个问题,虽然仍蹲在地上,但一双晶亮的红色大眼正盯着玻灵。

    玻灵笑着,一手措措下巴:“怎么说呢,恩……就好象小学做过的数学体一样:有一个长、宽、高分别为20、10、3米的游泳池,不计损耗共储水600立方米,一个出水口排水20立方米/小时,另一个入水口注水15立方米/小时,当水池注满水后,先排水6个小时后再同时开始注水,问:什么时候可以注满……或是永远都注不满?”

    呃……什么20、30……x……不对……有一堆公式和数字、符号在我脑袋里面乱飞。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