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4

    “别的办法?”巴托鲁斯失望的瞥我一眼,又想了半天才嘀咕着:“也许还有一个可以补救的办法……那样的话,也许可以去祈求神给予重新裁决……大概有几成的可行□□……”

    “什么方法?什么方法?”我兴奋的连声问道:“要怎么补救?”

    “嫁给伊恩,履行婚约就可以了。”巴托鲁斯笑得天真,答得干脆。

    ……

    又一个逼婚的。

    “喂,你们两个,一个糟老头一个小丫头怎么走得这么慢啊!”恩里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前面去,把我们甩下了一大截。

    “呃……对,快去看伊恩!”

    我扯起长裙丢下巴托鲁斯跑去恩里思身后,巴托鲁斯则一脸古怪的神情,紧紧的盯着我的后背,寸不不离的跟在我身后。

    我们来到一条幽暗的林间小道。随着山路的深入,小道旁的树阴越密集,光线也越暗淡,好象走在热带雨林的深处似的。林间静得出奇,连声鸟叫都没有。

    “哟~这不是我们身负要务日理万机肩负重任舍身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辅佐肖王为大志以国家兴衰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忠心耿耿心无旁骛的全魔界最伟大最德高望重最闻名遐迩的保姆兼最高长老大人吗!”

    小路旁的高树中突然响起一长串人声,没有停顿又毫无起伏的平缓温软的声调,听起来柔和得似乎融进山林中的某处远方,又好象是在耳边嗡嗡的溅起涟漪,却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在瞎搞些什么,玻灵!”巴托鲁斯丝毫没有被吓到,反而习以为常的朝某个方向大吼过去。

    我也跟着望过去,交错的树叉间站着一个人,掩藏在班驳的阴影里,身上由一见灰白色的斗篷罩住大半,蓬摆下是黑色的宽脚长裤,裤角从树杆另一侧垂下来,好象没有脚似的。他的脸也阴在斗篷帽兜的阴影里,只隐约看见两耳际晃着一对很大的金色耳环。他一手撩起斗篷的一角掩嘴轻笑着:

    “我没说错啊,您不就是王上的奶爸,说是保姆也不为过啊。”

    “够了,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巴托鲁斯有些恼羞成怒。“我这是在给您老前辈问候啊,早算出了你们要来这里,不先出来恭迎可怎么行!”树上的人轻声应答着,仍是平缓得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让人觉得他的神秘之余又觉得他应该是个清心随意得庸庸懒懒人,很温和的感觉。

    “早算出来……?”我奇怪的看着他,嘴里低喃着他的话。

    “他是皇族的先知玻灵。”恩里思小声对我解释。

    我也记起伊恩曾经说过的,先知玻灵,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或是年龄、身份、来历。因为在先王在世时预知了皇族将受重创即先王先后相继去世,下层蚁居乱起,而宫中仅有不满百岁的肖兰道,朝臣中亦有人包藏祸心这一系列的灾祸虽然终未避免,但当时位列太辅的大长老巴托鲁斯和肖兰道却在玻灵的帮助下终将一切纷乱平定,肖兰道重掌大权后便任命其为皇族的先知。

    “现在的你应该是守在伊恩身旁,为何还跑到这里来!”巴托鲁斯现在又是担心又是着急,朝着玻灵大吼。

    “请安心。”玻灵略略欠身:“今晨的鹭鸟早啼,似乎有好的预示呢。”

    “呼……是吗……”巴托鲁斯松了口气。

    “那么……”玻灵一个翻身,从天而落,脚尖一点地,飘飘然站在我们的面前:“接下来的路,由我来引导三位吧!”

    真奇怪,他刚才在距离我们较远的树上,和现在就在我们身侧时说话的音量竟然都一样,让人同样没有距离感,也同样感觉遥远得不真实。

    我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后脑勺,他却突然回头看向我。隐在帽沿下的眼睛仍看不清楚,却可以看见他勾起的唇角和尖圆的下巴:

    “您就是拉拉小姐吧,一直盼望着今天能与您见面呢!”

    “呃、啊?……哈,是吗……”我有些不知所措:“那个……伊恩他到底怎么样了?”

    “请宽心,伊恩没事的,在掌控了未来的人的手里,没有达不成的事情。”

    掌控了未来的人?是指他这个知晓未来的先知吗?虽然口气狂妄了些,不过……好神秘的感觉哦~转过几条叉路,林子也越走越深,不一会儿在路尽头的、被藤蔓覆盖的山壁上出现一个山洞。洞口处隐约能见到里面长满了深绿色的苔藓,洞里深处漆黑一片,幽深而冗长。

    洞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好似一个完全虚无的空间。视觉感觉不到一丁点光的反应,听觉倒格外敏锐起来。在静谧的空间里,我能清楚得听到脚步踩踏在岩石与藓草之间的声音,衣袍褶皱互相摩擦的声音,还有石洞顶的水滴落到地上的声音。

    魔界的这些家伙好象都有夜视眼似的,或是走惯了这条路,根本无视于黑暗大步前进,我只得紧张的扯住玻灵的衣袖,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玻灵告诉我,得鲁克里思家所在的这座山“盖尤尔”是“五华”中离中心皇城所在的“特兰缇山”最近的一座,也是魔族重要的圣山。不仅得鲁克里斯的当家巴托鲁斯是皇组的最高长老,而且其众多分支中更有皇族的守护祭司,负责守护这山中的圣地魔神的庭院。得鲁克里斯一族的地位极高,就因为它即有负责辅佐君王的,又有能够与神交流、监督皇帝的双重职责。

    圣山常年被封锁,仅由得鲁克里斯的本家及其各支分家居住,就连肖兰道,没有特别的理由,也不能随意进出。

    得鲁克里斯的本家大宅位于盖尤尔山中段偏上处,依山而建,同时也是嵌在上山的唯一一条要道旁。其余分家均在其下。沿着盘山林道一直往上,是到不了山顶的,其上被坚固的岩石和峭壁阻住了去路。而且,山也没有顶,而是一处类似于火山洞口的凹谷,谷中便是圣地。即是说,这圣地是藏匿于盖尤尔山的肚子里面的。

    沿着山道走进树林深处,便会看到高耸的垂直与路面的山壁,沿着山避一周另有几处洞口,连接着交错复杂的通道,其间多机关陷阱,而通往圣地的出口仅有一个,因此,非一般人能够到达。

    说着,我看到前方的一片黑幕上出现一个白亮的圆形,越走近越变大,终于到达洞口。不知是不是因为长时间在光线较幽暗的树林里和漆黑的山洞里行走的关系,洞外的光线显得格外刺眼,我的眼前只有一片白色的光芒,眼睛和太阳穴都隐隐发痛。

    疼痛渐渐褪去,眼前的景物也清晰起来。我看到了一处被山峦围起来的庭院,有两个足球场大的空间里,紧靠山壁的是一圈略窄的草地,中间围着的是一片湖水。在湖里和湖边连接草地的地方,零落的散布着白色石料雕刻的建筑的残迹。

    有从水中露出半截的矮墙垣和圆柱形花坛,也有从湖边绿地上一直延伸到湖水中的一段没有顶的廊柱。虽然残破,但都是干净洁白的天然岩石雕凿而成,断裂处的纹路仍然清晰尖锐,石柱及断墙上雕刻的精美图形也依然清楚可辨,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它们完好时的模样:多力克柱式上装饰着类似爱奥尼式窝卷的三角檐饰,平滑的石地板和石制花坛外壳上浅浅的刻着很有洛可可式的风味的装饰图纹。这一切,好象是昨天才被打破的一般,但附着在其上的绿色藤蔓和长在与水交接一线的浓密的苔藓,却说明这一切的古老和久远。

    庭院的上空投下缕缕光线,照射着白绿相间的景物,以及粼粼泛光的湖水,这里的一切也都变得神圣而光辉起来。

    玻灵告诉我,这里相传是非空之神所丢弃的花园。

    “神曾在这里漫步,但最终抛弃了它,回到非空之层去了。但,这里依然是离神最近的地方,因为神是从这里飞天的,也是神俯视大地,检视六华的地方。”

    我顺着他的手的指向看去,湖中心有一个唯一完好的石雕像,雕的是四个长发尖耳的女人**的上半身像。她们相互拥住肩膀围成一圈,并向后仰身,面部朝天,大张着嘴,从口里露出尖牙,并分别朝天空的密云里吐出一股金亮的光线。那四道光线投射在天幕上的四点所围成的四方形里,也射出一股亮度更强、体积更大的巨型光柱,垂直的射进四雕像中间的圈里。

    我远看着那景象,却已搞不清楚那光线究竟是从天上射下来的,还是从雕像中射上去的。但整个魔界的光亮都是来自于那些透过云层的、来自非空的光线的照射,不是吗?

    “那是通往神界的绳梯,是长明于魔界的神喻,是魔族向非空之神启示并接受指示的通道。”玻灵对我解说着。

    我一边往湖边走去,一边左右观望。这整个魔界的光亮,除了湖中心的那五束是天地相连的之外,其他的光线即使再清晰明显,但都是由深色的云中射下后便扩散开了……那么这湖中的,确实是不同与一般的啊!

    走至湖边,我低头望去,这一片碧波荡漾的,便是隐藏在山中的、魔族的圣湖吗?

    说是湖,其实只不过是几处泉眼在凹地里积成的一片水潭。在湖中心偏右下一点的地方,即在雕像底座的旁边,便是汩汩冒出的几个泉眼。泉眼的出水量很少,因此,潭中的水也不多。目测过去,湖中最深处的水深也仅是没过膝盖而已,而边缘处更是浅得不过两指深。

    水极清,是无色的透明,可以清楚的看到水底是零星的覆盖着苔藓的塌陷的白石板,间或有突出的石块,上面躺着许多碎裂成小块的结晶物,被水波打磨得圆润。水很不平静,随着泉水涌出的一连串气泡的推动,湖水有规律的一波一波的向四面荡动。透过光线的作用,水底的结晶也便得闪耀七彩。

    “这些就是‘贺蒽姆司之石’,是圣湖之泉的水中矿物质经过千百年的沉淀结晶。”玻灵若有似无的看我一眼,走到我身侧,顺着我的眼光看向湖低闪亮的结晶石:“对于它们,你应该很熟悉了,是吧。”

    他的语音依旧温和,平静无波,还夹佑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我的心却一拎这些沉睡在圣湖之泉底的,就是贺蒽姆司之石啊……与人界罗丝一族的密宝同出一源不,也许应该说,那纠缠我们一族的密宝,曾经也躺在这水里……

    我蹲下身,伸手轻掬一把湖水。水澈凉,冻得我的手一颤,手中水又落回湖里去了。那冰冷的刺痛的感觉,完全没有这片庭院所看上去的那般温暖阳光,而是与闪亮的光线截然相反的冰冷,正如同密宝之于我的存在一般。

    看着我捂住冻伤的右手,玻灵淡笑道:“我看你还是不要轻易去触碰它比较好。”

    我抬头看他,他已转过身去,尾随巴托鲁斯和恩里思向湖的另一面走去。我迅速起身追过去,看着他宽大的斗篷罩住的摇摆前进的身影,又看一眼粼粼的湖水,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

    他是魔族的先知,如果他真的具有与其身份相称的能力的话,他是否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就已预见到了呢?

    伊恩说过,玻灵在他出生前预言了双子之星一事,于是原本迟一个多月出生的恩里思早产,而伊恩与恩里思也确实如预言般惹了不少祸蒂达偷跑去人间界的事也是他两间接造成……这么说来,他可能也预见了我的事?

    我满怀心事的跟着他们,绕过圣湖,走到来时洞口对面的另一个很大的洞窟前。这个洞窟在圣湖的后面,洞口很大,里面不深,仅是挖开山壁的凹进去的一块,所以里面的光线也很充足。

    洞窟里没有什么东西,只在地面的岩石断裂凹陷处有几个巨大的洼地,里面注满了从圣湖之泉里渗进来的水。深黝的石窟壁上倒映着水面波动的鳞光。有五个穿着黑色祭司袍的人围在最大的一处洼地旁,组成一个倒五芒星阵形,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洞窟中温度较高,在水面上升起一层薄薄的奇异的雾气。

    “怎么样了?”巴托鲁斯走近看了看洼地里的情况,又转向玻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