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2

    “……我看他是完全没有私生活!烟酒女人什么都不沾,唯一的嗜好就是在书房里批阅文件,或是跟在我和小伊屁股后边、站在肖老大旁边不停的说‘不行这样……不能那样’……”

    禁欲主义者,全身上下包着一层密不透风的黑色,脸色发青或是发蓝。

    “……啊,这样说起来,他虽然不近女色,和肖老大倒还挺亲密的,该不会……嘿嘿!”恩里思说着说着,兀自鬼笑起来。

    呃……喂!太过了一点吧,这要我怎么想象啊!?爷爷和孙子站在一起暧昧来暧昧去的画面,实在超出可以幻想的范围耶!

    “……还有啊~老家伙老虽老,但破坏力惊人虽然每次德鲁克里斯本家被破坏的修缮费用报告上都写是因为我和小伊打架,但其实罪魁祸首是那老头才对,每次他发火,我们连带所有的房子都会被台风尾扫到……”

    不好了,长角了,还有爪子和尾巴!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哥斯拉摧毁城市的形象。也许应该是暗绿色皮肤、白眉毛白胡子、戴眼镜、穿保守的黑色长袍的哥斯拉才对!

    “……而且他还很虚伪的,一边大肆破坏的同时一边感叹自己年老不济,力量不足,嚷着要退休……要知道,他发起飚来,连肖老大都比不过啊!”

    我,越来越胆战心惊了。

    “……呵呵,害怕了吗?放心再一个好消息~~老家伙虽然昨晚回来了,可是却是在皇宫里过的夜看来肖老大是出卖了色相和身体才保了你一命啊,感动……”假惺惺的拿出花格子手帕擦拭眼角。

    汗!

    恩里思仍在感动中,远出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我一惊,正要问怎么了,恩里思又鬼笑着说:

    “再一个坏消息老家伙好象从皇宫回来了!”因为没有其他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得鲁克里斯家搞破坏。

    我还没考虑好是要爬进床底下还是要跳窗逃走,一阵风刮来一个人,房间里闪耀着的从帅哥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冲着我就是一阵猛砸:

    “妖星,竟然还敢来到这里,今天就让你魂飞魄散!”

    我看到一个玉一样的人,透明的琥珀色的眼和一头飘扬的长发,全身散发出的瑰丽的光芒仿如梦境中的仙人一般。连清亮又略带低沉的声音都很……

    “恩里思!”紧随其后而来的肖兰道叫了一声,恩里思迅速将花痴中的我连同我手里拽着的棉被一同抱起跳到窗外的院子里。

    一阵轰鸣后,我回头望去,身后是一片烟尘和碎裂的瓦砾。我不禁感叹堂堂魔界皇族第一大长老的府邸竟只是一片荒芜的废墟,真是寒酸啊!

    “别激动啊,巴托鲁斯!”肖兰道从身后架住一个比他稍矮且年轻些的男子。

    “我一点都不激动,我这是愤怒!”男子试图挣开肖的钳制:“难道我不该愤怒吗?或者是王上您食言,又想偏袒她了?”

    “我是没什么所谓啦,不过,这里是你家哎,又弄成这样的话,修缮的费用还是要从我的国库里提,皇家每年负担你们得鲁克里斯家的修缮费用报销也挺辛苦的虽然你们修建房屋的事为那些失业的下层人士提供了就业机会。”

    男子一愣,放弃了挣扎,脸色也平静下来:“是的,是臣失误了。实在不该只因自己的情绪不受控制而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不便,让整个皇族蒙羞……老臣实在是……”男子低头认错的铿锵声调让人几乎以为他要掉下泪来了。

    “哼,又来了。”恩里思把我放到地上,不满的轻哼着。

    “哎?什……什么?”我困惑的转头问他。

    “这老家伙,每次大提小做之后还是老样子,接下来,话题大概又要绕回退休的事上了。”

    “呢?”我还是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询问着恩里思他刚才说的“这老家火”……是什么意思啊?

    “好了,巴托鲁斯,下次别这样就可以了。”肖轻揉眉心的念道。

    他叫他“巴托鲁斯”……巴托鲁斯……巴托鲁斯啊……就是那个巴托鲁斯的巴托鲁斯啊……

    “他就是恩里思刚才对我所描述的魔界最高长老”这一意识让我眼前的世界缓慢崩溃:只剩一个暗绿色皮肤、白眉毛白胡子、戴眼镜、穿保守的黑色长袍的哥斯拉在眼前转啊转~转啊转~

    “我知道你心情激动,但也不能因此而忘记了自己身为皇族最高长老的身份与职责,你身负着重大的任务啊,请不要再这样了。”肖兰道一本正经的继续说着。

    巴托鲁斯低头看着地面,对自己的所为懊恼不已。然而也就是因为他低着头,所以错过了肖眼里的奸笑。

    我仍在打击中,听了这样的对话,感叹不已能让人瞬间冷静下来的这样的借口,对象也只有巴托鲁斯长老那样的人,才能行得通啊!难道“这个巴托鲁斯”果真就是“那个巴托鲁斯”?

    “说来实在惭愧啊,老臣近些年来也时常犯错,许是年事已高,头也昏眼也花,实在无法胜任如此重大的职务,看来也该是老臣退休的时候了,还请王上允许……”

    肖还未答话,恩里思已受不了的讥笑起来:

    “哼,你那样子还谈退休,太没说服力了啊~~~”

    巴托鲁斯一个利落的勾拳把恩里思送上了天,成为魔界由始以来第一颗闪耀在天空的星星。

    ……汗!我看着长老帅气干净的动作,心里不禁也这么想着:巴托鲁斯长老的话……真的很没有说服力啊……

    巴托鲁斯看一眼在阴云中闪成明星的恩里思,又转向我,轻哼一声。我才发觉,刚刚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把心里想的话给说出来了。

    “至于你……”巴托鲁斯阴霾的眼锐利而狠恶的盯着我:“为什么又回来这魔界了呢?你已不记得自己所犯下的背叛了吗?!”

    “我……我……”我跪趴在地上,手里仍揪着那有团棉被,仰面看着这个空有和善外表……不对,应该是即使拥有和善的表相,也能把这温文的脸扭曲得凶神恶刹的人。

    即使很难想象,即使他俊秀的外表比他凛冽的气势更有杀伤力,但我还是不得不以“他是这魔族最高的长老啊~~”的眼光来看待面前的大敌:

    “我又没来过这里……你说的那个人是蒂达罗丝啦!我、我是拉拉……拉拉葛罗雷……跟罗丝一点边都沾不上啊……呵、呵呵……”

    很狗腿的,我把一切都推得干净在这样一个使我想要感叹“好漂亮的一个人啊~~”的人面前,我一点都没有面对莫拉时的那种奋战到底的斗志长老是个很让人激不起斗志的人呢。

    “哼!我才不管你叫什么,你身上那浑浊的血液逃不过我的鼻子。你是她的后人,也继承了那不洁的背叛的灵魂你难道不知道,这里不欢迎你的出现吗?”

    不……不被欢迎……难道真的要血祭?我惊恐的看一眼刚从天上掉下来的恩里思。他一身伤的狼狈样使我心里一惊这个长老真的是能做出那种事来啊!

    “不……又不是我想要来这里的!”我急忙否认:“是伊恩施的法术,我什么也不知道!”

    “呵,真是卑劣又狡诈的半魔,马上就把责任推光了。”巴托鲁斯讽刺的低嘲,又突然高声大嚷道:“都是因为你这个不祥的妖星王上已把这些年发生在人间的事都告诉了我,伊恩竟然为了救你这样的人而身处危境,现在仍生命垂危,而你,却在这里推卸责任!”

    他大声的指责让我心里咯噔一响。犹记得伊恩是因为为我转移了莫拉的诅咒发作,所以变得虚弱……但,伊恩毕竟是魔神之体,怎会如此不堪一击?当初,我以拉拉罗丝迪法斯的身体承受那猛烈的诅咒,还挺过了四年,而伊恩……

    “伊恩……伊恩他怎么了?什么是生命垂危?!”得不到长老的回应,我又慌乱的看向恩里思和肖兰道:“究竟怎么了?不是对我说,他已经没事了吗?啊?!”

    那两个人没有回答,巴托鲁斯却开口:“没事?你以为与你这个妖祸沾上边的人会没事吗?你想想自己在人间时连累了多少人吧他们现在怎么会没事?!”

    我呆了一下,可现在却不是回忆和忏悔的时候,我从地上跳起来,冲巴托鲁斯大叫道:“伊恩在哪?快让我去看他!”

    “让你看他?”巴托鲁斯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声音:“难道你还想让灾难更扩大吗?你所到的地方都会被不祥之气所浸染就连这得鲁克里斯本家的府宅也因你的唳气而无辜受累,化为一片残颓!”

    “吓?”我瞪大了眼,茫然的念道:“这里的东西……是你打坏的哎……”

    “哼,也不知道是谁总爱推卸责任……”恩里思坐在一快残荧上低喃。

    巴托鲁斯毫不理会他,继续对我说道:“总之,我是不会再让你靠近伊恩一步的,否则,他迟早会被你害死!”

    竟……竟然这么说我……我的嘴角不阅的抽搐,嘶厮的磨牙,大有随时扑上去咬他一口的冲动:

    “你是这里的最高长老哎,怎么这么迷信!”迷信?总之我义愤填膺:“倘若我这一生带有不幸,那是因为你所下的诅咒之故,而倘若我身边的人也无辜受损,也与我无关。如果一定要说是我的不祥影响了他们,那也是因为你的诅咒太过恶毒,所以向四周扩散的原因你才是罪魁祸首!!”

    “什么?我、我……?”巴托鲁斯被突来的反击惊住。

    “难道不是吗?”我趁胜追击:“而且,伊恩才不会那么脆弱,我相信他的力量,不会这么轻易就倒下!”

    是的,在巨石平原上,伊恩的坚毅让我动容不已原来他一直代替着我在忍受折磨,在那么虚弱的情况下还召唤了阿米沙尔的力量,打开了通往魔界的次元之门。我们是并肩作战,互相信赖的同伴,而这珍贵的情感却被巴托鲁斯说得一文不值。他在侮辱我的同时,也轻视了伊恩的能力。

    “你懂什么!”巴托鲁斯愤怒的呵斥:“若是普通的召唤魔神倒也不至于会这样是因为你的召唤方法不得当,才会导致伊恩的过度虚弱!”

    “恩?什么意思?”

    “我们毕竟是魔族,魔界是最适合我们长期居住的地方。一般人类召唤魔神是只在需要的时候召唤出来,偶尔也是要放魔神回魔界去的,你却一直把它困在亚次元空间里。长时间呆在人间界,对魔神来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毕竟会受到影响。人间的复杂的元素构成空间会限制住魔神的力量,尤其是那里稀缺的暗系元素在六系元素中所占的比例,更使魔族甚至连具显形态的不能。而你,在那种情况下,为了利用他的力量而强行给他灌入你那不纯的暗元素,更是伤害他的一大罪状!

    我不知道你体内的元素构造是怎么回事,也许是魔族的血液在人类中混杂过久了,所以造成你体内的元素构造方式不同于人类也不同于魔族,是夹佑了水、火、风、土和光的,不纯粹的暗。因为你有人类的血统,所以没事,但我们魔族是高贵的由纯暗的元素构成的族种,被你那肮脏的暗元素污染后,对伊恩的身体缓慢的产生腐蚀效果,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是无法承受的。

    这种后果也许不会立即体现出来,但一旦被触发,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另有人在你身上施加黑魔法的诅咒,而那诅咒的能量又是来自于人间的不同于魔界的另一类纯暗系元素,这更对伊恩的身体进行冲击,最终才爆发了这样的结果!”我……好象没怎么听懂。不过大体概括来说,伊恩虽然转移了在我身上的诅咒,但在他身上所发生的结果是与我不同的在我身上的诅咒效果是物理反应,在他身上是化学反应……是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