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0

    我闪电般的起身,冲刺,挥出手臂向声音的来源攻去,指尖好象传来黏腻的触感,像是什么东西从皮肤上流过。我又继续张开手爪乱舞,挥动的过程中似乎碰到什么阻隔,而我唯一的反映是用手将它撕裂。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味,浓重的血腥味。

    有强烈的光芒在眼前闪过,我看不清楚,不过却猜得出是有人正在对我施魔法,但我却一点痛苦都没有感觉到,反而察觉体内的能量有所增加。是的,我体内的暗系元素是混合了四系自然元素和光元素的特殊的暗,它似乎在不自觉的把笼罩住我身体的魔法攻击的效果都转化成能量,然后吸收。

    “拉拉!停止,拉拉!”我的耳朵听不到声音,但却有一个话音不知从哪里传进我的脑海里。

    眼前的红色突然被抹去,我睁开眼看向一片狼籍的地面:草地已看不出什么本来的颜色,经过几番交战之后随处是焦黑色和血红色。东倒西歪的碎成小块的石柱以及不知是什么的物体散落四处。

    我低下头去,看见伊恩的双手吃力的抱住我的腰,箍住我的手臂让我无法动弹。对了,刚才的那个声音是伊恩,他体内与我互通的暗系元素,让我们可以直接通过头脑的波长交流。

    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场景,我有些乏力的摇晃着:“这……是我……做的吗……我……艾兹!艾兹呢!?”

    我猛的想起一切,连忙转身去寻找艾兹,他依然趴倒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我抬脚就要过去看看他的情况,伊恩却拉住了我:“等等,拉……”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莫拉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知从哪里爬出来,已是遍体鳞伤,一只手被折断,腹部也被掏出了一个洞。

    我瞪大了眼看向她——并不是以为自己一时暴走后就必然能够把她消灭——虽然以前在这种情况下通常都不会留有活口,只是我一心担惊着艾兹,差点把她忘了。

    “我不会让你如愿,即使是死,也让我们葛罗雷和罗丝的命运一齐到此完结吧,哈哈哈哈~~~”

    “糟了!”伊恩见她全身发出红光,立即向我靠过来:“她要与你同归于尽!”

    他一把扯下我腰间的次元袋,我正疑惑着,便听见莫拉和伊恩同时念起咒语来。

    伊恩把次元袋丢向空中,大声念着:“阿米沙尔,请为我开辟通往异界的道路,指引你的信徒,回到所归——”

    (*次元袋全名为阿米沙尔的袋子,希望大家还没忘记)

    轰然巨响,我看见莫拉的身体炸开了,强烈的气流冲击波以她为中心向四面旋转着传开,所遇到的一切物体均被化为灰烬。眼看那猛烈的气流就要将我吞没时,空中旋转着的次元袋自动打开,扩展成一片巨大的旋涡,遮盖天空,也同时向我压下来,眼前的黑暗取代了一切。魔界的空间可以分为三层,由下而上分别是蚁居、六华、非空。

    理论上是这么划分,可实际上这三个界层是同存在于一个混沌的空间内,没有什么太过明确的分界线的,尤其是下两层。

    蚁居层,是贴附在魔界空间最低层的火岩矿面上,居住着低级魔物的地方。这些魔物多为兽形,是魔界的低层居民。它们用坚硬的矿石岩覆盖出一片片交错杂布的、类似于藤蔓包裹着的空间。整个蚁居层就像一个道路错杂、纵横交接的迷宫似的防空洞,又像一个趴附着的巨大的蚁巢。巢顶的岩壁基本上就可看做是下层居民与六华层魔族的分界。但因为蚁居巢的范围分布不完整,所以也有些地面被中层魔族占据。

    蚁居层的居民虽然都是相对较弱小的魔物,但那里却是魔界中人口最稠密、形势最混乱的地方,据闻也有魔族通缉的重犯藏匿于此。好在这一层里,除了向上去往六华的几个通道外,可说是个绝对的密闭空间,不可能从这里逃往别的次元空间去。

    蚁居层也是整个魔界里历史最悠久的地方,在那幽深、错乱的甬道里,谁也不知道是否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更甚者,连这蚁居层形成的原因也众说纷纭。也许是低级居民为了防御来自上层的攻击而堆积出来的巢,也许是刨空了大地挖凿出来的——这层蚁巢也许原本就是大地呢。可是谁知道?至少从巴托鲁斯有记忆已来,它便存在在那里了,那也已是六千年前的事了吧……

    巴托鲁斯卡瓦罗得鲁克里斯直立在魔界最边缘的布萝米所山顶上,看看脚下密密麻麻的蚁巢,又看看林立在远处的座座高山,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都已经六千多岁了,自从一千两百二十二岁当上魔界皇族最年轻的执行长老以来,也已有五千来年,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呢?什么时候才能退休休息一下呢?

    都是因为那两个作为得鲁克里斯家继承人的小鬼,整天只知道闯祸,不会干一点正经事,还劳动他老跟在后面收拾善后的缘故!

    捶捶自己酸痛的肩膀,因为连日来长时间的跋涉而倍增的疲劳感,更让巴托鲁斯感叹自己的衰老。但看看身后一望无际的幻之海……总算是回到陆地上了啊!他举步,向前方最高的一座山峰飞去。

    魔界里地势复杂,主要是多高山。这里的山不但高,而且险峻。在山上以及没有被蚁巢覆盖的高原上便是魔族们居住的六华层,而魔族中的高阶皇族,则是分别居住在海拔最高的六座山上。其中五山连成环,另一居中的特兰缇山上,便是魔界之王的城堡。

    今天是个晴天,虽然六华层的上空是一片阴云密集,但云间的罅逢便像是镂空的吊顶上的镂花似的,从其间投射下一道道清晰可辨的金光——对魔界来说,这样的天便是晴天。

    从某方面来说,魔界并没有天空,当然也没有太阳或是星星、月亮之类的。六华层上空是一层终年不散的密云层,常年呈现灰黑色。白天则隐约能从云外透进光来,晴天的话,光线会更清楚明亮些,如此而已。没人能说得清,来自于云层外的光是什么,因为那里是魔界之神所居住的非空界。

    对于人类来说,被称为魔界之王的高阶皇族,那些拥有强大力量并与人类签定契约以达成愿望的魔族,便被称为“魔神”。但在魔界,他们并不是“神”,真正的神是居住在天外的非空层的“圣灵”,是被魔族们所信奉、崇拜的偶像。

    而魔界之王的罗丝一族,正是由神所指定的治理这六华层的王,是神的灵媒人。

    想到肖兰道罗丝,巴托鲁斯勉强松了口气。那个家伙虽然做得不够积极,但总算还是称职的坐在王位上管理事务了。但是……如果那小子再称职一点,就不需要他这把老骨头亲自跳进幻之海里去了!

    巴托鲁斯越想越觉得有必要快些决定一个继承人来给自己打打下手,让自己也能轻松些。可是,找谁呢?伊恩和恩里思两个家伙……好象一个比一个更不可靠,虽然他们是正统的得鲁克里斯传人。

    “恩里思就算了……诅咒的事刚过没多久,他就经常玩失踪,不知混到哪里去了。还是伊恩可靠些,虽然他是一直待在封地里睡觉或是给头发做护理,但总算有事时能找得到人……恩,我出去了这么久,不知道本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巴托鲁斯一边慢悠悠的飞行,一边担忧着自己外出这段时间皇宫和家里的事务,突然平静的六华上空爆出一声巨响,静滞的空间被强大的气流拧成一条巨大通天的旋涡,远远看去好象是龙卷风似的。而那龙卷风的中心就在特兰缇山的近旁,与东边的盖尤尔山之间的谷间。

    巴托鲁斯在强风中稳住自己的身形,锐利的两眼直盯这那一团原因不明的强烈能量流——他当然不会以为那真的是龙卷风,因为他在那气流中感觉到了强烈的气息。

    “是人类!有人类进来了!”巴托鲁斯一拧眉,加快速度向那方向冲去。

    巴托鲁斯越往前赶,越是感觉不对劲:“一个人类如何能打开通往这魔界的通道?难道又是……!”

    巴托鲁斯突然想起一千多年前曾经有人类借用“阿米沙尔”的力量进入魔界的例子。

    “不会吧……难道又是阿米沙尔的力量?也许是那个人的后代,所以得到了阿米沙尔的袋子也不一定,可是……”

    巴托鲁斯再次停下来,观望那一团渐渐平息下来的次元风暴。那中心里,似乎不只是有人类的气息而已,虽然距离太远以至能觉察到的气息微弱混杂且成分不纯……但仍可清楚的感觉到那那风暴的中心聚集着暗系元素的能量。

    “是有魔族把人类带了进来吗?”巴托鲁斯轻咬食指,不详的预感渐渐浮现。

    他一扬手,指尖的血像黑色的火焰一般腾起,幻化成一只黑凤。巴托鲁斯一振手臂,那只黑凤即如箭似的朝特兰缇山飞去。

    如果不是自己还身处远离六华之山的魔界边缘,或是自己体力尚佳,也不需要招来什么使神鸟前去探察,巴托鲁斯仅需一个小时便可穿越整个魔境,只可惜现在精疲力竭的自己……望望犹在远方的盖尤尔山上的得鲁克里斯本家,巴托鲁斯再次感叹:时光飞逝啊~~红颜易老……

    入夜,肖兰道刚刚上床歇息,今天为了处理一些突来的变故,整个皇宫里都忙得乱做一团。夜晚的特兰缇山一片寂静,偶尔会有穿着甲胄的巡逻士兵在山顶的皇宫城堡内来回走过,发出嚓嚓的盔甲相互摩擦的声响。

    城堡大门紧闭,门内守备虽严密,门外就只留了两个守卫的哨兵,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拄着长戕猛的点头。

    一道黄色的光从城门外黝黑的林道间飞窜过来,还未等哨兵看清楚来人是谁,巴托鲁斯直接抬脚踹开高20米、宽35米、厚30公分、重达千百公斤的城门,发出轰然巨响,然后毫不停留的继续朝王的寝宫飞奔。

    哨兵甲呆立了两分钟后,才揉了揉迷朦的睡眼,指着流星消失的方向,问向另一人,道:

    “刚刚……我好象看见有人……是人吧……是什……么?”

    哨兵乙平静的看一眼躺在地上的门板,淡淡道:“不用在意,你刚调来皇宫所以不认识,刚刚那人是魔族的最高长老——巴托鲁斯大人。他老人家一向行事匆忙。”

    “行事……匆忙……”甲失神的重复着:“他‘老人家’……”

    恍惚未定,哨兵甲再次揉揉眼睛,敲敲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下。怎么也不能把刚刚看到的那回眸一瞥与高龄六千多岁的第一长老巴托鲁斯卡瓦罗得鲁克里斯本人联系起来。

    风风火火的巴托鲁斯一阵风似的刮到肖兰道罗丝的睡房前,刚巧看到侍女阿妮斯狄端着盛水的银盆从房里退出来,并恭敬的将门轻轻阖上。

    “王睡下了吗?”巴托鲁斯在她身后突然出声。

    阿妮斯狄被吓了一跳,一转身便见一个样貌清俊的男子站在身边。

    巴托鲁斯一身暗金色便袍,稍短的袍摆下是为方便赶路而换上绑裤,勾县出他修长的腿。黑色的长靴上还沾满了泥点。再往上看,阿妮斯狄对上一双琥珀色的金瞳。白得几近透明的脸上的五官精致而儒雅,细长的眉、锐利的眼,较挺的鼻梁和温润的唇,不禁看得阿妮斯狄一阵心跳,羞红了脸。

    长老巴托鲁斯有一张斯文俊秀的脸,长长的乌亮的发辫束在脑后,几绺长发因匆忙赶路而稍有凌乱的垂在颊边,更突显出他瘦削的脸形和光洁的下巴。看来,长老大人是刚从外面归来,还未来得及回府梳理,就赶来这里了。但即使是长途跋涉后满面风尘的样子,也丝毫不掩其夺人的华彩。

    可是,阿妮斯狄知道,长老是个严厉而死板的人。巴托鲁斯虽然长相柔弱秀气,可全身散发出来的犀利的气息也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不同于外表的强悍。他是刚与柔的混合体,与强硬阳刚的肖兰道或阴柔诡秘的大先知玻灵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纵使巴托鲁斯曾一度享有“魔界第一美男子”的称号,但阿妮斯狄每每思及这么个拥有年轻俊颜的男子竟是长自己五千岁的爷爷辈,以及他不苟言笑的无聊个杏时,总要哀怨的猛捶自己的胸口,大呼可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