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38

    “就由我这个老头子,来应付你吧。”

    艾兹担心的看向我这边,却见我神情严肃而认真的盯在莫拉身上,边嘱咐了一声“小心”,缓缓举步向皮耶走去。

    皮耶是沙法雷?恩格的弟子,精通一些术法,也是有名的先知,但我可不认为他也会武技。事实上,他也确实不会,但火神的审判之剑在他手上却有了其他用处。

    那柄上古神器,与以撒的水神承诺之剑同样有着可以布下或是打破结界的效力,再加上皮耶本身的魔法力量,在艾兹的攻击下倒是自保无渝。不过,艾兹无法轻易伤到他的同时,他却也不发动任何攻击,他的目的,似乎只是拖住艾兹而已。

    这一边,我与莫拉对峙着。老实说,面对她,我很紧张,也害怕。我清楚莫拉的能力,如果说当初我不知天高地厚的趁莫拉进行实验时进行攻击,已是大约了解她的厉害;那么现在,知道更多真相后的我,更清楚莫拉的可怕。

    风势一面吹着,撩起我的衣袍和长发也向一处飘去。她看着我,凝起目光注视着我。我与她算是早已相识,她对我也再熟悉不过,而她却是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我。没有诡异莫辨的笑容,也没有咬牙切齿的仇恨,更没有不屑一顾的鄙视。她只是那么看着我而已,好象第一次或是最后一次见面似的看着我。

    她又笑了,略带苍凉:“很讽刺吧,我们两也有血缘关系呢,也算是远房姐妹呢……”她的目光又瞬间凌厉:“不过,也就是因为此,我才必须要亲手,解决你这个不属于这世间的浊物!”

    我站立不动,不答不怒,也定定的瞧着她,认真的听着她的话。

    她呼了一口气,看看天又看看我:“拉拉?罗丝?迪法斯是个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的笨蛋,不知道‘罗丝的密宝’上所附着着的诅咒,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所背负的罪。为了逃避,甚至选择遗忘,彻底将老罗丝临死时的话在脑中封印,当作完全没发生过。

    不过,现在的你应该已经记起一切了吧!你现在觉得难过吗?觉得自己、自己一族人的命运太可悲了吗?

    不!你们一点也不可怜,不值得同情——你们所遭受的是罪有应得,是对蒂达?罗丝、对你们自身罪孽的惩罚!比起这个,那些没有犯下任何过错,却因为你们的罪恶而被牵连的无辜的人——我们葛罗雷的一族人,才更可悲!”

    她突然大吼起来,我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当年举世闻名的女魔法师莫拉?恩格一夜之间消失,继而出现了一个巫婆莫拉?葛罗雷?为什么我会选择姓葛罗雷?”

    她哼笑着,看着我的一脸呆样,显然非常满意:“因为我的祖母——沙法雷?恩格的正妻,便是姓葛罗雷!所以当我得知一切的真相后,我便毅然抛弃恩格这个姓氏,改姓葛罗雷。

    那个沙法雷?恩格,是个对妻不忠、对友不义的卑鄙小人!仅为了一个从魔界而来的蒂达?罗丝,就抛妻弃子、逼死同伴。他不但咒死了赫德森?戈斯顿,而且那个逼费茨罗伊在西奥神殿举剑自杀的人,也是他!

    而当哪个该死的蒂达死后,他仍不悔改,执意丢弃一切也要独自前往魔界,企图找寻解除蒂达?罗丝所受诅咒的方法,使她复生——真是天真得荒谬,蒂达?罗丝早已在主神岛崩裂时,就已形神俱灭了!”

    她仰天长笑,似乎对这一事件很是高兴。而我则是石化一般的僵在那里,默默的听着这一段与美好的神话传说迥然不同的五贤创世史。

    “那个人后来隐居到了奇卡山脉以北的沉默之森里,就是为了寻找出一条进入魔界的通道……那个意欲与恶魔打交道的人啊,居然还因此而获得名利双收的结果。

    至于他后来成功了没有……哼,我可不知道。不过,传闻只说他进了沉默之森后,再没出来过。但是,当我成为一流魔法师后,更渴望进一步深入研习魔法时,我便发现了沙法雷?恩格留下的手记。”

    上法雷待在沉默之森的期间里,将自己的身平写成手札,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在莫拉手中的,有关他与另外四人创世的经历,以及与蒂达?罗丝、费茨罗伊三人之间的过往。这本手记之前一直藏在森林小屋里,其纸页里还夹着沙法雷的妻子死前用自己的血而写成的凄惨的遗言。

    另一部分是他身平所学的魔法奥义,以及对各种魔法所做的汇集、整理。其内容除了少数一些四系自然元素魔法外,大多是他为寻找魔界入口而进行研究的恶毒的黑魔法。这部魔法典籍在他失踪后不久,被他早先所收的另一个弟子阿穆?布鲁司偷了去。他后来藏身于波莱达群岛,潜心研究手记,成为了号称巫术公会的第一个紫巫,在公会里享有很高的地位。

    阿穆?布鲁司死后,人们将那部魔法典籍重新整理,将其中较为浅显的法术汇集成册,出了一本名为《如何成为大Boss》的书;而其中比较高深又阴狠毒辣的黑魔法,便收藏在工会高层人员那里,成了工会的“禁忌之书”。

    “当我看过了这本手记,看了葛罗雷祖上的遗言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母亲、祖母……她们都是一个人生活着,为什么我们不能与兄弟同住,为什么……母亲会对我说出那样的话……”

    莫拉的眼光流转,仿佛看见遥远的记忆。

    我可怜的孩子啊,我多希望没有生下你……

    女人轻抚着女孩的头,紧闭的眼角滑出一道湿湿的轨迹,泣不成声。女孩有一对晶亮的大眼,圆圆的粉嫩的苹果连上尽是不解人世的天真。她抬起胖乎乎的小肉手,给母亲拭去脸颊的水光。

    孩子啊……你要知道——女人轻叹着:只要那个圣女神官还存在在人们的心里一天,父亲就不会回来。只要她留下的后裔——那个“罗丝一族”的人们还存续着一天,我们就要更多受痛苦,这宿命的轮回就不会结束。

    恩格一族的男人们,永远只会让女人们伤心;恩格一族的女人们总会被男人抛弃!就像先祖曾经经历的,一遍遍回放。

    “我们的葛罗雷祖先,在悔恨中用血写下了这样的祖训。恩格一族的女子们又都是情感充沛的人,便要一代代重复着被抛弃的历史。”她看着我:“我们并不知道那样的过去,却一直受着本应由蒂达?罗丝承受的苦,所以我们恨!恨蒂达?罗丝那个恶魔,也恨沙法雷?恩格那个恶人!所以我要抛弃恩格这个看似风光的姓氏,选择葛罗雷。可笑的是,你这个让我族人受尽痛苦的罗丝的后人,如今竟也同我以葛罗雷为姓,真是可笑啊,哈哈哈!”

    我捉紧衣角,沉默以对。即使她们长久以来一直承受着不亚于我们的痛苦,但那却不是我们的错。因为,那个沙法雷的妻子,竟把自己的嫉妒心报复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她那么强烈的恨给自己的后代戴上了枷锁,为了强调自己的痛苦而让别人也去经受那样的痛苦,因此才会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但我什么都没说,现在的莫拉已经完全陷如她自己编导的情景中去了,她不曾对我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也不会在此刻听进任何人的劝说。

    “今天,多年以来的积怨终于可以清除,终于可以由我来亲手结束这一段错误的命运……”莫拉将权杖横起,指向前方,空中聚集出一个由雷电包裹着的闪烁着强烈光芒的球体:“让我来使‘罗丝的一族’彻底消灭,也结束纠缠我族的厄运吧!”

    她的话音一落,空中的店球随即亮起霹雳般的巨响,同时向四面八方放出蜘蛛丝般蓝紫色的电网。

    “拉拉,小心左边!”看我差一点被电劈到,在另一边战场上的艾兹也禁不住分神向我大叫过来。

    也就是因此,让他放松了警惕,皮耶不知何时已一步窜到他身后,隔着石柱,举起火神之剑向他砍去。

    艾兹倒还算机敏的快速向前一个翻滚,接着一个跳跃,随着石柱的四碎迸裂,他已安然落到安全地带。单膝跪在地上的他,背对着我,我看见他背后的一大片衣襟和长发已被剑刃的火焰烧焦了。

    然而我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精力在去关注他,莫拉放出的密集的电网已经向我罩来。一张闪着蓝紫色电光的网向我笼罩过来,我慌张的向后倒退,勉强逃开,却仍是被它烧焦了衣角。

    巨大的电网所织成的一个球体罩住莫拉周身半径十多米的地方,我只得狼狈的沿着外延四处奔跑,以躲避向我劈过来的巨大电刃。交织的细小的电脉发出兹兹的响声,让身周散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

    “拉拉,小心!”艾兹无法抽身,只能一边抵抗着皮耶,一边对我叫着。

    “我……我也想啊!”555~~我都要哭了,这么危险的时刻,我也想小心啊,可是,漫天遍地袭来的电网,让我怎么小心也没用。我只能一边跑,一边往身后丢几个火球,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目标、有没有攻击效果,就这么一边跑一边丢。

    皮耶像是突然发疯了似的,完全撤消了防御屏障,挥舞着火神之剑向艾兹猛攻,一反之前的攻守局势。他虽然没有什么高超的武技,但依靠着上古神器自身的力量,他每挥出的一击都会渲染出一大片炽热的火焰。艾兹左右闪躲的同时还要兼顾我这一边的情况,一见我被电光燃着了衣摆、四处乱跳乱叫的样子,连忙大声疾呼:

    “拉拉,快用我给你的扫帚!快!”

    “对哦。”听他一喊,我才想扫帚起来,立即骑上它飞往高空,总算可以脱离莫拉的攻击领域。

    我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只见一道电光猛烈的闪来,我吓得身子一偏,在空中转了个圈……太可怕了,莫拉可以随意的控制电流发射的方向,此刻她已把原本置身在她周围的力量都集中的向我发射而来,害得我如同急风中的落叶一般四处飘荡……我可不要变成电烤拉拉啊!就在我无力得以为要被电刃击中时,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发生,我睁开眼一看,原来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圈淡蓝色的结界,帮我抵挡住了攻击。

    “这个结界……?”我惊奇的看着身下的扫帚,原来着是艾兹施加的附着在这木棍上的魔法所撑开的防御结界,难怪他刚才要我用这扫帚。

    我这才想起来,艾兹其实是个转移能量并使其储藏、附着于其他物体内的能手。就如同他本身体内毫无魔法波动,实际上是因为他把体内能量都转移存储到了耳饰上的水晶体里一样。所以,他当初把这扫帚送给我,也是处于为我的安全考虑吧……真是感激他的一片用心!

    不过能够储存在着魔法扫帚里的能量毕竟不多,所以支撑起的结界已无法再次承受强力的攻击,所以我只有控制扫帚躲开能量巨大的电刃,而就是那些细微得像蜘蛛丝似的电脉却已经给结界造成了创伤,微波的结界壁上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纹。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一边飞行一边想办法。

    而地面上的艾兹也开始因为长时间的激烈动作而感到疲惫,显然火神之剑造成的攻击面很大,给他带来的压力也更大,艾兹的体力也渐渐无法支持。像他这样常年缺少室外活动、加上身体内的能量长期处于虚空状态的人,体质本就不好,也因此才会看起来更虚弱苍白。比起体力,他的魔法力量要更强些。然而,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施展过什么强力法术,一来是因为施展黑魔法、尤其是比较高深的法术需要准备时间,而此刻在火神之剑的逼迫下,他根本没有这样的空隙;二来,他也是意识到还有莫拉这个可怕的强敌于,所以不敢在正面对抗她之前就妄用太多魔法,他必须储存能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