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37

    “哼哼~~”她邪笑一声:“你对那种事也快要麻木了吧。不过,偶尔转换一下角度,让你看看别人受着同样的苦,也是一种不错的刺激呢!”

    我捏紧了拳头。略嫌长的指甲刺入掌心,让我的怨愤与痛苦也开始升级:“为什么?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呢?”我愤怒,却又无奈的面对着她:“你想要得到‘罗丝的密宝’,现在已经到手了吧?你想要向世人揭穿蒂达?罗丝的真实身份,我甚至可以主动帮你向世人昭示——我的祖先,受人崇敬的圣神官蒂达?罗丝是个来自魔界的污秽之物;而我,拉拉?罗丝?迪法斯,是个受人唾弃的邪恶的女巫、招来不幸的妖星……

    可是,那又如何呢?我看的出,你要的不止这些,你对我们——不止是蒂达,还针对我,有更深的恨……为什么?”

    “恨?”莫拉鄙夷的斜我一眼:“对于你们这种肮脏的浊物还用不上那么高尚的字眼。我对你,你们这所谓的高贵的‘神之遗族’只有唾弃而已!”

    她拂袖,侧开身体高傲的瞥着我:“呵呵~‘神之遗族’……你们‘罗丝的一族’,在世人看来是‘女神遗留’人间的一族,可事实上,你们是被‘神’所‘遗弃’了的一族!”她有转了个身,把重心换到另一只脚上:“不是吗?蒂达?罗丝恨着那个男人,因此她所生下的女儿是不被期盼、祝福的。你的母亲不爱她的丈夫,对于她自己的女儿——就是你——也不是被期待、被祝福的。

    世世代代,由污秽的魔族和满怀着憎恨的堕落的人类所遗弃的‘罗丝的一族’,血液里沉积了恶魔和人类内心最丑恶最肮脏的东西,为什么我还要忍耐与你这样的人同处在一个世界上?!”

    她止住声,我也呆立在原地,没有答话。

    久久,她又开始说起来,语调里带有奇特的情感:“罗丝的女人们,不能选择自己所爱的人,就永远只能恨着自己所嫁的男人,然后在痛苦中生下被自己所诅咒的孩子——你的祖母时刻诅咒着你的母亲,你的母亲也诅咒着你——你大概没有听到吧,因为在你能记事之前,她就死了。不过,你的祖母代她完成了这一仪式——在她自己临死之前,把‘罗丝的密宝’所包含的意义告诉你,诅咒你的一生也无法幸福。呵呵~~真是有趣的一族人呵!”

    她在笑,笑中却略有苍凉,似乎也夹佑着少许的同情吧,毕竟她也是个女人。

    “这样的人,得不到别人承认和祝福的人、连神都抛弃的人,为什么还要存在呢?就是因为你们‘蒂达?罗丝’的后代生存在这个人间,才让我族永远无法解脱……我希望你们不存在,因为那样也会令我觉得自己不光彩。”

    她越说越远,越发让我不能理解?

    我的存在让你觉得不光彩?这是什么逻辑?但我更在意于她对罗丝一族人命运所抱的态度——那不仅仅是敌视,似乎更有莹远流长的根源…

    “你……知道我们的诅咒?”我狐疑的看着她:“你与我们……到底……”

    “很奇怪吗?”她佞笑:“关于你们‘罗丝’一族的一切,我都在祖先的手记里看到啦!很奇妙吧,那里面记载了许多许多,包括你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比如说,你们‘罗丝’的始祖之父!”

    我严肃的看着她,半晌才又冷冷问道:“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那个算是罗丝一族祖先的男人。”

    莫拉没有回答我的话,她身上传来的嗡嗡响声夺去了她的注意力。我看见她突然从衣袍里掏出一面镜子,镜面在日光下一闪,一个高瘦的人影如一阵风似的落在她身侧的草地上。那人怀里抱着一柄长剑,剑柄是一个奇怪的弧形,剑身很长,呈半透明的桔红色,像是水晶封着的一团火。那人起身,朝我裂嘴一笑,我认出他是我在弗乐迪见过的那个、自称是“镜子”的皮耶。

    他只瞟了我一眼,立即转身,双手将怀里的剑呈给莫拉:“已经取来了,虽然费了一点事——火神‘梵摩椰的审判’之刃。”

    火神之剑!?与以撒所持的那柄水神的承诺之剑相对应的,火神的审判?!

    莫拉看也不看他一眼,顺手抽起长剑,隔空一挥,我看见漫空飞舞着火焰,好似空气都被燃着了。

    “我改变注意了。”莫拉对我说着,慢慢走过来:“本来想留着你的,可是夜长梦多,你也许反而会变成我的妨碍,而且……只要那个密宝还在手上就行了,所以……”

    她说着,利落的挥舞着大剑,剑尖遥指我的眉心。

    “密宝……密宝果然在你那里了吗?!”我大叫着问她:“你到底还要用它做什么?”

    “那个密宝不也是让你们‘罗丝’一族所痛恨的吗?这是‘罗丝’一族所让我痛恨的,也是让我替你感到悲哀的……为此,我决定提前——给你解放,我也会好好利用你遗留下的‘密宝’的!”她狰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

    “什、什么?什么意思?”我茫然。

    “呵呵,让我来告诉你吧!”皮耶依旧不改往日戏谑的表情,贼笑着说:“虽然你的那为祖先蒂达?罗丝毁掉我的身体,把我的魂魄关进了一面镜子里,害得我好惨呐~不过看在她有了你这么个可爱的、常来帮我洗澡还按摩手法一流、又听话乖巧、惹我开心的后代,而且还与莫拉大小姐是同源的分上,我可以稍微原谅她一点点。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深入浅出的具体阐述一下你们两为祖先之间那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缠绵悱恻、盘根错节、杂乱无章、撼人心魄的……”

    “闭嘴!”莫拉再也无法忍耐的呵斥出声:“你连现在这个身体也不想要了吗?”

    皮耶谄笑着收声。

    “同源?”

    莫拉转向我,冷酷的眼里看不出什么更深的情绪:

    “你不是想知道与蒂达?罗丝结合、留下你们这些后代的男人是谁吗?”她轻哼一声:“很不幸的,我竟与你这样肮脏的浊物有着同样的祖先——那个男人就是沙法雷?恩格!!”

    沙法雷??那个沙法雷,就是费茨罗伊临终前所说的,蒂达所选择的那个人吗?我们“罗丝”的后代,就是沙法雷和蒂达的后代?!

    “世人皆知,费茨罗伊?奥古兰达与蒂达?罗丝是一对情侣,可是谁也不曾听说过‘罗丝的一族’同时也是大贤者费茨罗伊的后代。哼,很愚蠢的,也没有人去想过这样的事、连你们自己也都没去质疑过——‘罗丝一族’的父系祖先究竟是谁?没人想过,这一族是‘伟大的圣女神官’抱着无限痛苦与痛恨而生下来的吧!”

    听到这里,我已经瞢住了。然而等不及我去整理思路,莫拉已举剑向我冲来。她的话音和她的剑光一同一道向我砸来,我下意识的侧身险险避过。她恨我,我能清楚的感觉得到。因为我们都有同一个祖先吗?而她却无法忍受与她同宗却是由人类与魔族混杂的血统不纯的我?

    脑袋还未及消化掉她刚刚所说的,又听她愤恨的声音响起:

    “火神之剑,审判世间罪恶,是一切的终结。让你死在火神剑下,纵使再有一个费茨罗伊?奥古兰达也不能让你重生了吧!而你们这肮脏的‘罗丝一族’,也就此完结!”

    就此完结!

    我的脑子里又被映入了这句话。一切的完结啊……那是我所期盼的吗?心念一动,我恍惚着没有了动作,仿佛就要等那火红的剑刃劈在我身上,来结束一切痛苦。

    就在这时,一阵风,带动我身周的一片绿草猛的蹿张,在我的头顶结成一个椭圆形的巢,将我整个人包裹起来。

    我听见剑敲打在草筑的结界上,哗嚓的一声怪响,四周包围着我的草屑燃成一片灰烬,而莫拉也应阻挡而收住了剑,退后几步。

    怎么回事?我回头望去,却同时被一个人强劲的拉另向一边:“拉拉,你怎么了?在发什么呆啊?”

    艾兹!

    我的眼前一晃,赫然映出一张熟悉的带笑的脸。

    浅棕色的长发似乎没好好梳过,就用一条绒带胡乱的绑在脑后。仍然有些因缺乏户外活动而导致的苍白的脸上,镶着一对惺忪的睡眼,眼角挂着的……恩……应该不是眼屎……应该……一定不是!!身上穿着一件样式简洁的长袍——套头式,以穿脱方便为目的——鞋子也是。看来有点邋遢,大概是没睡醒就赶来的,不过整体观感还是很诱人的样子。

    “艾兹……是你!”我有些犹豫,又有些颤抖的问着。

    “是的。”他对我璨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转过头去,看见原本躺在一边的伊恩也缓缓爬起了身。刚才保护我的就是他们两共同所施的法力吧。我跑过去,扶着伊恩让他站起来,一面转头问向艾兹:

    “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来得真是及时。

    “我么……”他淡淡的笑着,视线转向莫拉:“接受了公会的秘密任务,前来捉拿叛徒的。”

    “叛徒?”我困惑的看看艾兹,然后又转向莫拉:“她?”

    “莫拉?葛罗雷,盗取巫术公会禁忌之书,诺涯长老命我夺回。”艾兹依旧表情淡然,语调悠闲的说着,一面转过脸去看向莫拉。

    莫拉不以为意的哼笑一声,挥臂将剑垂在脚边。

    禁忌之书?是什么厉害的武林秘籍之类的东西吗?但是,不论是什么理由,能够在这里、在这种时候再看到艾兹,让我心里没来由的松了口气。心静了下来,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朗,也愉悦起来。不过……我又不解的看向艾兹的侧脸:

    “艾兹真的会那么勤劳的听候长老的吩咐,前来搜寻莫拉的踪迹吗?”

    “哎?”艾兹带笑的脸部僵了一下,又瞬间恢复:“呃……其实同时被委托任务的还有一批人,不过他们都到西奥格塔去探察情况了……我本来在家里休息……突然感到浮岛以西有异样的波动,似乎有你的气味,所以就立刻赶过来了。”

    他依旧顶着张笑得风和日暖的脸,却让我的额上禁不住流下一滴冷汗——我就知道是这样。

    “呵和~~~一个,两个,三个,都一样。”莫拉歪着脑袋看着我们:“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莫拉将手中的火神之剑向地面劈去,一道火龙沿着草面直直的向我们扑来。我和艾兹分别向两边跳开,躲过火焰。艾兹轻巧落地,拿出查在口袋里的双手向旁打开,在这同时,他身边形成了一圈黑色的球体。我记得,那是在巫术公会的考试场他与我对阵时用过的,有腐蚀效果的巫术。

    “我猜的不错。”艾兹手里的黑球越聚越多,同时朝莫拉说着:“我早猜测你和拉拉有很密切的关系,不过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密切,密切到生死攸关。”

    “倏”的一声,艾滋身形未动,而他身边的黑球全都同时朝莫拉与皮耶所站处飞去。

    黑球高速的飞去,抽脱出空气猛烈的摇晃着长草向一面倒去,紧接着轰然巨响,将莫拉和皮耶所站的地方炸出一个大坑,其周围一片的草地变得焦黑,同时散发出酸酸的臭味,坑洞的上方还弥漫着紫黑色的雾气。

    我趁机把伊恩拖到一边。重创之后的伊恩仍未恢复过来,这也是,记得以前我每次发作后都会昏睡个三五天才转醒,在修养一个多星期才能慢慢从痛苦中恢复过来。此刻的伊恩已是脆弱致极,但他强大的力量使他还不至于昏死过去,刚才他拼命挣扎着起来施法召风来保护我,已是耗尽了最后的一丝体力。我将他扶到石碑后方,让他躺靠下来,确保这里比较安全后,才有回到艾兹身旁,与他并肩作战。

    莫拉闪过攻击,一下子晃到我的右前方,对艾兹道:“对付你,还用不着我出手,我还有更有意义、更有趣味的事。”

    说着,她横向一挥手臂,手中的火神之剑想她的右侧飞出,在空中划出红色的火圈,一瞬间打散艾兹的毒雾。同时,跳向另一边的皮耶一伸手,接住了那柄长剑,伸出舌头在剑刃上添了添,怪异的笑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