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24

    莫司微微皱眉,垂下脸,略带忧虑的说:“父亲他,自从得知迪法斯公爵的死讯后,就一直那样。这几天因为一些病痛的影响,更加阴鸷……他没有对拉拉小姐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没有。”看着他关心的脸孔,好象是另一个维尔在对我说话。

    维尔说的没错,莫司真的很像他年轻的时候,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这一切使我心里更不自在,不时恍惚的将莫司当做了维尔。

    但是,如果他是另一个从前的维尔,而我呢?已不是从前的拉拉了。

    我有些坐立难安,很想立即逃出这里。好在以撒很快就回来了,于是,我们的这次拜访宣告结束。

    莫司将我们送到门口,又恭敬的行礼,然后对我说:

    “拉拉小姐,欢迎您今后常来这里玩,我想父亲也会乐意见到您的。”

    我草草的点头应和,然后爬上马车离去。

    路上,三人依旧无语。车厢内寂静得像是幽深的海底。我看看以撒,他面无表情的闭目养神。我不知道他与维尔谈了些什么,也没有去问。不知不觉间,我与他的距离似乎拉得很远,再也不像一路从提兹出逃而来时的密切,也许就真如维尔所说的,是争脱不开的命运吧。

    回到皇宫,已是晚膳时间,我胡乱吃了些东西就躺上床去蒙头大睡。我没有跟奶娘说今天的去处,也不想去与她争论维尔的是非……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我有些悲哀的想着。

    一宿无眠。

    本以为这之后,我又要过上没人管没人问的被人遗忘的日子,谁知第二天魁恩就派人来找我了。

    今天天气挺好,午膳过后,魁恩和皇后带着几个儿子、女儿在花园里聊天。我被带去时,他们一伙人正谈的高兴,魁恩见我来了,笑着给众人做介绍。其实不用他介绍,这里的人都知道我了。

    在坐的还有第一侧妃莉哝,她是催斯的母亲,另外还有以撒的几个弟弟、妹妹。在这里,我又看见了那个一身翠绿色的霍玛亲王的女儿——绿蒂。我很难忽视她的存在,因为她打从我一出现,就两眼直勾勾的瞪着我,并在第一时间就蹦到以撒身侧,牢牢的拐住他的手臂。

    魁恩笑着,让我坐下,说:“这位就是和以撒一起回来的,‘罗丝’一族的最新继承人了。”

    接着,他抓来自己的儿女,一个一个给我介绍。

    他今天找我来说这些,是正式承认我“罗丝”族人的身份了吗?不过,即使这样,他也不必如此热心的为我介绍每一个皇室成员吧!

    皇后依旧笑得和蔼可亲,侧妃则和她儿子一样很不爽的斜睨着我。另几个皇子公主们有的礼貌而疏远,有的高傲而自负,也有的亲切而热情。不过,关于他们的名字我是一个也没记住。

    “这是绿蒂,以撒说你们也见过了吧。”魁恩指着那个鼻孔朝天冲我哼哼的小丫头:“这丫头是被霍玛亲王给宠坏了,成天闯祸,呵呵。”

    虽然是责备的话,但从魁恩的言语里也可以听出他对绿蒂的喜爱。

    这时,我看到一个躲在角落里的小女孩。卷曲的咖啡色头发扎成一个公主头,圆圆的小脸上嵌着水汪汪的大眼。她怀里抱着兔娃娃,一直怯生生的躲在一边。十分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却并不得魁恩的宠,好象是个身份卑微的侧妃所生。我倒觉得她挺可爱,把她招来身边玩。她露出害怕的表情,我还从次元袋里揪出伊恩来引逗她,可是她还是摇摇头,不敢走近一步。

    她身旁突然冒出一个比她他几岁的男孩——我记得那是十七皇子——猛的推她一把,叫道:

    “人家叫你去,你就去啊,胆子小得跟蚂蚁似的,也不知道在怕什么!如果那个女人或是老鼠敢咬你的话,我帮你揍她就是了,快去!”

    我可以把十七皇子的话理解成关心和爱护吗?一滴冷汗滑过额头。

    “天啊,那是什么啊?!”绿蒂看到我手上的白毛红眼小老鼠,惊声尖叫。

    我扫她一眼,说:“他叫……”

    “是宠物!”以撒打断我的话,不让我说出伊恩是我的召唤魔神的事实,说完还瞪我一眼。好吧,宠物就宠物,虽然我确实是把他当宠物来养的。

    “宠物?!”绿蒂的声音更尖了:“天那,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癖好?!”

    我不去理会她。魁恩左右看看吵闹成一片的众多儿女,得意的同时也不免有些伤脑筋:

    “拉拉,你随我到书房来一趟,我有话要与你谈。”

    我无奈的随他离开,以撒担忧的看着我,一时疏忽却被身边的绿蒂一把扑倒在地。

    “该死的,快起来!”以撒火大的声音在我背后咆哮,接着是绿蒂闹别扭的嚎啕大哭。我吐吐舌头,轻笑不已。

    “坐吧。”魁恩在一张舒适的沙发上坐下,笑着对我说。

    他的坐姿闲适、语调随意,好象这是次轻松的闲聊,但我却隐隐察觉其中的严肃与压抑。

    “我听到回报,昨天以撒去亲卫府,你也一同去了是吧。”

    “……恩。”

    “维尔也应该与你说了很多。”魁恩轻叹口气:“其他的我也不想多说,那毕竟是你们‘罗丝’一族与肯恩家的事——虽然都是你的上一代的恩怨了……我比较担心的是以撒的事。”

    我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只能端坐着待他继续。

    “你与他是一同从卡顿回来的,不管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我认为以撒他不是个能与人融洽相处的人——就我目前对他的了解来看——你与他结伴而来是我未料到的。这足见你对他的重要。”

    我默不作声,他对我一笑:“然而我对他回来之后,对这里所持的态度而忧心——我并不因为他曾一直待在卡顿而产生任何排斥的感情——事实上,我最担心、最觉得愧疚的孩子就是他。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幼被流放卡顿的缘故……还有很多其他的……我是希望你一方面能够帮助他,另一方面,也能牵制住他。”

    魁恩低头把弄着酒杯,我不禁问道:

    “你觉得愧疚?如果你不是真心把他送去那里,那你为何不早些亲自派人把他救回来?”

    “他三岁被送走的事,我当初确实不知。这事……不说也罢。之后我询问以撒情况的时候却只得到‘被卡顿所杀’的结果。我也曾想过以此对卡顿出兵。但皇后和几位近臣及时阻止了我,他们进言:先皇在位时战祸连连,到他临终才好不容易得来了平静,所以他曾一再嘱咐‘以和为贵’。把奎安娜送去和亲也是为此……

    再后来,卡顿的内乱平定、奎安娜被立为后,我才在与她的通信中得知了以撒依然存活的消息。直到半个月前,莲突然向我禀报,说以撒已经暗中回国,我是又惊又喜。但我也不得不时刻抱有警戒——因为以撒刚被送去卡顿时只有三岁,且当时的奎安娜在那里的地位未定,让一个小孩子在那种环境中生存下来,我虽希望却又不敢相信——即使以撒握有皇族的信物,我仍怀疑那有可能是假的。”、我暗自思量:其实卡顿早已在我两逃跑后就传出了消息,然而所有的情报到了他这里却都成了不确定……不是魁恩他本人有问题,就是他的身旁有人搞鬼。

    “在见到以撒的那一刹那,我所有的疑虑就都解除了!”魁恩露出一个飘渺的笑容,继续说:“他和他母亲……太像了。我根本不需要去怀疑什么,只看见他,我就知道——他是佩摩的孩子!他的气质与佩摩很相象,而眼中的骄傲与倔强,与我当年也颇为相似。”

    我不做声,静静的听着,像听老人说故事……不知何时起,我竟真的把魁恩当做个长辈了。我对他年轻时的记忆很模糊,几乎只是记得他是公国的新帝而已。

    “当时,我并不在意他带来的你是什么身份,只要知道他是我的儿子,而你是他重要的同伴,就够了。”他慈善的看着我:“那时打算着,即使你只是个假冒‘罗丝’之人,我也不会对你施以重刑。

    可是现在看来,你的身份被确定对以撒来说也是件好事。”魁恩看向窗外,一边说:“以撒的特殊情况,还有他的杏子——让他即使能够回国,却也不能很快融进这里。许多朝臣们口上不说,但我知道他们是很不服以撒这个皇族三子的。再加上先前梅泽迩的事……”

    他瞄我一眼,我把头压得更低,他继续道:“总之,他的地位很不稳定——虽然他并不是皇位继承人,也不要求他取得什么成就……但以他的个杏来说,也不愿意屈就现下的情况吧!现在借助你的身份,就可以拉拢以往比较亲向圣女一派的祭司、**官,还可以笼络拥护迪法斯一派的贵族亲向以撒,这也不错。”

    我呆呆的看向他:“公国里有这么多混乱的势力……你怎么……?”

    一国之内各势力党派林立不是好事情吧!为何魁恩明知这么许多,不为此烦心,反而还想办法帮以撒拉拢人脉?

    似是看出我的疑惑,魁恩笑道:“我明白你的疑虑,但处理事情总要看时机。如果不能将其连根拔除,不如先试者控制、利用他们。而我做这些……算是应有的补偿吧……毕竟,我是亏欠了他们母子。”

    “可是你这样做……不会弄巧成拙……给以撒树敌吗?”我隐晦的说出心中想法。

    “你是说……莲吗?”魁恩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莲的事我很放心——他是我最放心的一个孩子。他比以撒圆滑得多,心杏也更好些。你放心,就算大部分朝臣都倒向以撒那一边,也不会动摇莲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魁恩哈哈大笑,好象我的问题是小孩子的幼稚疑问一般不值得一提。

    我皱眉沉思:“以撒也没那么苯吧,否则不可能在卡顿的提兹混得那么好!而且……我思量着:“我的身份也没那么有用处。虽然大家都知道我与以撒一道回国肯定是一伙的,但……我不认为这个身份那么有用。”

    “会有用的。否则,维尔也不会改变心意见以撒。而且……”魁恩暧昧一笑:“我们可以来个大肆宣传,让你的身份的影响力更大!”

    “宣传……?什么?”我不解的问。

    “就是在祭奠上公布你‘罗丝’一族的身份的同时——宣布你与以撒订婚!”

    轰——我呆住了。

    “才没有!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啊!”躁热浮上全身,我恼羞成怒的对魁恩大叫,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和形象了。

    “真的没有吗?”魁恩皱眉继续:“你不会是想吃完我家以撒就甩吧……你们真的什么都没有?比如牵牵小手,或是亲亲……”

    “啊——”我大叫。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卡顿宰相府的那场相亲晚宴……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两手无力的支着桌子,像刚跑完800米似的大口呼气:“天……怎么这样……”

    “嘿嘿,还是有吧!”魁恩嬉笑的脸又伸了过来。

    “我才不要跟你说这些!”我红着脸大声念道,脑中慌乱的找寻其他话题:怎么引开他的注意力呢?我本来是要找他说什么的?……父亲!对了……我是要找他谈父亲的是的!

    “对了,之前提过的关于迪法斯公爵的事,陛下您究竟思考得怎么样了?”

    魁恩的脸色刹时变得阴沉,对我的转移话题很是不满。他的利眼盯着我看了半晌,才道:

    “关于迪法斯公爵叛乱一事,我心中隅有定案。不过,即使认定他是无罪的,也不能就如你所说,判定费迪南?格鲁纳夫子爵有罪,此事还待详查。”

    “还要查什么?”渐渐平缓的心律又被激起,但暂时也不想管其他的,只是问:“如果陛下也认为公爵是无罪……我知道他的遗体已被运来皇都,就请陛下下令为他翻案,并风光大葬吧!”

    我严肃的向他伏身行礼,趴在地上久久没有起身,等待他的回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