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9

    “我知道你一直在意着迪法斯公爵的事。”以撒突然说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不能劝你什么,只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也许等我这里情况稳定后,能够帮上忙……但是,你要知道——迪法斯,也许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但他对整个公国、对皇族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皇族的人不会多么看重这件事,你若是激动,只会坏事。”

    “可是,那个莲……”

    “他虽然说是南下查询,为的是调查叛乱的真相,不是为了迪法斯!你也不要对皇族的人们,抱有太大的希望。”

    我默不作声。虽然懊恼于莲的行事——他能够因为怀疑叛乱的真相而南下查询,为何却没有对此实施实际的行动——不过,也许莲说得对,我是太自私了,我的冲动做法给以撒带来了很多麻烦——一个还未回国被确认身份、赐予爵位封地的皇子,随意的对公国内军队进行操控,这……好象确实不大好。

    “那么……你的事……莲他怎么说?他会真心想要帮你吗?”

    “在费迪南这件事上,我想他会认真处理。费迪南实际上是皇后任命委派的,而莲在某些事情上与他母亲……似乎意见不合。他或许会帮我顺利回到皇宫,但其他的……”

    “怎样?”我问:“他究竟……是站在哪边?”我总觉得莲是要帮我们的。

    “哼,谁知道呢?”以撒玩味的一笑。

    我不了解他是什么意思。不过,以撒是认为莲会忌讳自己的回国给他的地位带来威胁,但我是没想到这些。因为莲是皇后所生的嫡长子,由他继承皇位理所当然……又想到以撒对公国的野心……我有些茫然。

    不过,进了皇宫之后,我才想起,今天的谈话,是以撒最后一次对我如此真心而温柔的关怀。第二天早上,莲便差人来接我与以撒进宫。

    昨晚听了以撒的话,今在又见他一脸凝重的表情,让我也不禁紧张起来。

    马车舒适而华丽,我一路摇晃着一边张望路边的风景。虽然车厢内的空间很宽敞,足以坐下四、五个人,但我还是被与以撒分开,独自一个人坐在这辆马车里。

    以撒所乘的另一辆马车由一小队骑士开道,行驶在前面。那是一辆精雕漆金的八驾大车,其后是数十个侍仆分作两列跟随着。再后面是我所坐的这辆赤色镶紫金的四驾马车,身后跟着一队骑兵。

    三皇子回国的消息还未公开,但街上的人们看到这样的架势,也知道是来了不得了的人,尤其是为首的马车造式是皇族中高位人士所乘坐的。

    我们缓慢行驶,终于来到城市东北郊的皇宫门口。官员的马车都在大殿外的空地上停放,然后下车步行,而我们的车队却直接驶向殿后方的内庭。

    我环视着这座庄严神圣的德里奇联合公国的皇族宫殿,相较于提兹皇宫的开放、活跃的风格,这里是一种复古的宫廷式格局。严谨的建筑风格张示在平整的线条和规矩的檐角里,直挺高耸的克林斯式廊柱支起一片沉静而威严的殿堂。

    我们进入内庭,这里是皇族直系族亲居住的后宫,其正中一幢宏大的建筑便是皇族之长、公国的皇帝魁恩?李尔?安法洛处理政务的地方。

    正厅里布置得堂皇富丽,充显皇家的气派。上座坐着的正是魁恩,他的右边是现皇后雅那?休贝尔,大皇子莲?安法洛站在皇后右侧,神色自若的笑对我们,站立在另一边的二十上下的青年男子是二皇子催斯?安法洛。

    魁恩,年已五十多,蓄起的大胡子下隐隐显出年少时的风流与温雅,统治公国二十多年,现在他的脸上更多的是威严。突出的眉骨,深邃的绿眸,高挺的鹰鼻,宽厚的紧抿的嘴唇表现了他严肃而谨慎的行事风格。此刻的他正直盯以撒的脸,一言不发。

    一旁的皇后倒显得激动的多,手里揪着丝绢,含笑的双眼溢着泪光,很是欣慰的看着以撒。而站在一边的二皇子却略显轻蔑,很是不以为然的瞄着我们。

    “儿臣叩见父皇,让父皇操心了。”以撒单膝跪下,垂首伏在魁恩面前,恭敬却不夹一丝情感的简单行礼。

    我正在仔细研究魁恩的长相相比与二十年前的有多大变化,突然被以撒的冷声问候唤回神来,急忙伏下身来,给魁恩行礼。

    “哼,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野丫头,一点礼貌都不懂!”二皇子催斯尖声讽刺。

    我低下头,让我的额头与地毯亲密接触,实在是觉得很丢脸。

    魁恩倒也没有理会催斯的话,心思全都放在以撒身上:“你就是以撒?过来,到我面前来。”

    魁恩的声音浑厚却沙哑,沉稳的音调似也夹着些许情感,让人的心一震。

    “是的,父皇。”以撒应声起身,向前三步走到魁恩面前一米多远处。

    我悄悄抬起头,看见以撒高大的背影站在前面,挺直的背脊,自然下垂的双臂,收紧的长腿。他的动作没有一丝多余,却也自然而严肃,没有一点紧张,没有一点见到亲人应该有的……情绪。

    我觉得奇怪。

    我很奇怪的看着以撒的背影,现在的他全身充满一种“戒备”般的严谨,就好象他是在面对以前的奎安娜。

    “没错,你果然是以撒……是佩摩的儿子……”魁恩的眼睛也有些湿润,点头看着以撒。

    “是啊,你看以撒跟姐姐多像!”皇后坐在一边不住的用丝绢拭着眼,说:“真是苦了你了,可怜的孩子,回来了就好。”

    魁恩把以撒叫到身边,并吩咐人端来把椅子让他坐下,一家人互相扯起家常起来。皇后热心的左右关照,魁恩生杏严肃话少,却也一直关注的看着以撒淡然的脸。大皇子莲也和善的笑着插话,而二皇子催斯则轻哼着冷眼旁观。以撒则是不动如山,面对继母、兄长的关心也不为所动。

    我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一家子……呃……喂,你们是不是忘了很重要的事啦!我还趴在地上没起来呢,你们是不是应该先让我起身,再赐一张沙发给我坐啊!!!

    我……是不是该假装咳嗽一下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呢?唉……咳……好尴尬的场面!

    “这么说,你们是从南边的卡拉沛罗过来的?”魁恩终于问到正上了。

    “……是的。”以撒答到:“关于卡拉沛罗的事,请让儿臣容后再做禀报。”

    “恩。”魁恩也不想破坏现在这样“和睦”的气氛,便把在卡拉沛罗一战之事押后再谈,不过催斯显然是不想让我们就此混过去,便瞄了我一眼,道:

    “我倒是听说以撒皇弟在卡拉沛罗做了不少大事呢。省户与省侯的联名上书中说了,是皇弟与一个自称是‘罗丝’一族的女子,挑起了与费迪南?格鲁那夫子爵的战事……那个罗丝一族,该不会就是这个小丫头吧!”

    卡拉沛罗的官员当然不可能知道我身份,应该是莲昨晚向他们汇报时所说的。经催斯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了我这里。

    此时的我正很不雅观的蹲在地上{因为跪得腿酸},一手支着下巴,两眼无光的看着以撒一家的“重逢”剧。现在突然成了众矢之的,吓得我赶快跪好,摆出一幅很有礼貌有规矩的样子。

    皇帝、皇后和以撒都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催斯轻蔑的讥哨,而莲则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呵呵,好了,拉拉,你也起来吧。”他说着又转头对魁恩道:“拉拉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路上也帮了以撒不少忙……即使是与伟大的‘罗丝’无关……也请父皇别摆出这么吓人的严肃脸孔吧!”

    魁恩瞟了莲一眼,又细细盯着我看了看,才沉声道:“坐下吧。”

    于是有人在一旁放了张矮登让我坐下。我刚坐稳,皇后便开口说:

    “说起这‘罗丝’的一族,还真是我们公国的骄傲,圣?神官蒂达?罗丝大人是在我们这片大陆出生的,而罗丝大人的后代的‘罗丝’一族们也一直守护着公国。可是,自从上一代‘罗丝’的迪法斯家的小姐去世后,没有留下子嗣,罗丝一族的血脉也便断了。现在知道拉拉小姐竟是‘罗丝’的后裔,实在是件好事,不过……”

    她的美眸转了转,瞟了一眼旁边魁恩的脸色,又接着道:“拉拉小姐是与以撒一同从卡顿逃来的吧?这么说……拉拉小姐……是卡顿人?”

    他们怀疑我的身份!

    我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也许在现在的我看来,“罗丝”一族确实是背负诅咒的不详象征,没什么好夸耀的,但在公国的人心目中,“罗丝”一族是崇高的,尤其是她们守护了“罗丝的密宝”,所以也是力量强大的一族。

    “哼,我是不知道我们公国的‘罗丝’一族怎么会变成了卡顿的人……”催斯也阴柔的搭话:“不过,既然你是从卡顿过来密宝的守护人,那么一定是把我们公国的‘密宝’也带回来了吧!”

    我看看众人,他们都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以撒也是,他一直相信我是“罗丝”的后人,但在关键问题上,我却从未向他提过。

    渐渐冷静下来,我坐直身体,一字一句的回答道:

    “‘罗丝的密宝’由迪法斯公爵献给了皇族,而皇上陛下又把它作为奎安娜大公主的嫁妆赠予了卡顿,现在怎么又要我把它拿回来呢?”

    皇后一皱眉,又立即恢复亲和的笑脸道:“我们也不是要拿回什么……只是……‘罗丝’的一族不是为了守护密宝而存在的吗,没有了密宝……那‘罗丝’一族……”

    没有了密宝,“罗丝”一族还回来干什么?她是想问这个。

    我突然觉得皇后的这张笑脸格外刺目,心里也很不舒服。我握紧了拳头,语速不变的说:

    “密宝并不是‘罗丝’一族送出去的。把它献给皇族的迪法斯公爵不是‘罗丝’一族的人,把它送给卡顿的公国皇族也不是‘罗丝’一族的人。而捐献‘密宝’迪法斯公爵也在日前被公国的皇族派人‘以莫需有的罪名’杀害了。这一点使身为‘罗丝’一族的我,感觉很是奇怪。”我狠狠的瞪着皇后,慢慢说道:

    “如果我说,我这个‘罗丝’族人是从卡顿回来向公国索要‘密宝’的,又如何呢?!”

    “拉……”以撒知道我一扯上与迪法斯有关的事就会不顾一切的闯祸,正要出言阻止,却被皇后历声打断:

    “大胆!”皇后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我大声呵斥:“假冒‘罗丝’族人是大不敬,蓄意挑拨我国和卡顿的关系更是大罪!你……”

    “够了!”一直在旁审视情势的魁恩突然呵斥,连气焰正炙的皇后也不得不噤声。

    魁恩的利眼紧扣住我的脸,吐了口气才缓缓念道:“你是叫拉拉?……我记得迪法斯的女儿——那个上一代的‘罗丝’也是叫拉拉,她叫做拉拉?罗丝?迪法斯……”

    他略有深意的打量我半晌,才说:“出于对‘罗丝’以及拉拉?罗丝?迪法斯的尊敬,我可以不追究你刚才所讲的话……你有三天的时间,在我为以撒举行正式诏回仪式之前,你可以去找证据,来说服我,让我们相信你是‘罗丝’的族人,否则……对于你假冒‘罗丝’族人的行为,我会用本国的法律来处罚你。”

    他又环视厅内的人,才说道:“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撒,你们也累了,我已命人打扫出了你母亲生前所住的‘朝露园’,你带来的小姑娘就住到客房去吧。你们先下去梳洗休息,下午到我书房来,我再与你详谈。”

    我与以撒被分别带去住处。等我们梳洗好之后,守在我的房门外的小侍婢却总是说要我好好休息,让我不得跨出房门一步。

    ****

    下午四时许,以撒被魁恩的亲卫引领着来到魁恩的书房前。

    “三殿下请稍候,小人这就去向陛下请示。”

    以撒被带进去,魁恩正与一个大臣说着什么,见以撒进来便斥退了众人。那大臣奇怪的打量了一下以撒,便立即作揖行礼后离去。

    魁恩让以撒在桌前坐好,递给他一纸文书,说:“是你写的吧?”

    以撒接过,瞟了一眼,便答:“是。”

    魁恩笑了:“用了雷克雅尔?莘司琼的签名,却印了皇子的印章,你这诏令还真是不伦不类,幸好山塔他们不知其中差别,不然,你那初戏还真演不下去。”

    以撒沉默不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