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8

    说着,莲缓缓从软榻上滑下身,优雅的向我们走来,同时张开双臂,对我身旁的那一位说:

    “好了,该让我们怎么来欢迎你回来呢,我亲爱的弟弟?”

    咳!!什么……?!我咳嗽一声,努力咀嚼“亲爱的弟弟”这几个生字的意义,以及构词方式,脑袋里一团糨糊。

    此时的莲正上前欲给以撒一个热烈的拥抱,以撒面无表情,退后一步避开。莲不以为意的一笑:

    “看来我亲爱的弟弟还不习惯这种亲密的接触,那么……”莲不去管他,转过身来对我说:“可爱的拉拉妹妹,欢迎到古勒达来!”

    “莲……大姐姐……?”我在神游中,没注意到莲那高大的身形的靠近。

    以撒一把扯住我的后领,将我向后一拉,身体隔在我与莲中间,害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他很不耐烦的对莲开口:

    “少说废话了,你把我们弄到这儿来,不只是想要表达欢迎吧!”

    “我的确是只想表达欢迎而已。”莲一脸无奈的说:“当然还有兄弟久别重逢的情意。”

    莲招呼我们到一旁的桌边坐下,我的心里仍在思量着:“以撒是莲的弟弟,那么莲就是以撒的姐姐。以撒是公国的三皇子,那么莲就应该是个公主。可是,我只听说以撒上面有两个哥哥,没听过还有个姐姐……难道是私生女?不对不对!我记得他有哥哥,但没有姐姐……那两个哥哥,一个是当今皇后所生的大皇子,一个是侧妃生的二皇子……对了,那个大皇子叫什么来着?我听到科里提过的,叫……莲安法洛……”

    “你们在卡拉沛罗逗留这么久,看来是辛苦了。”莲笑得别有深意,一边命人奉茶。

    ……莲安法洛……莲休贝尔……莲安法洛……莲休贝尔……

    “看你们风尘仆仆,这一路上也不轻松吧。”莲继续招呼着。

    ……莲安法洛……莲休贝尔……莲安法洛……莲休贝尔……

    “本来我想,先你们一步回来这里,可以准备好以迎你们的到来,没想到竟等了这么久。”莲又叫人端上果品。

    ……莲安法洛……莲休贝尔……莲安法洛……莲休贝尔……

    “你们先稍做休息,然后……”莲看着以撒,略低了嗓音:“我们兄弟两可以好好聊聊。”

    ……莲安法洛……莲休贝尔……莲安法洛……莲休贝尔……

    “啊,对了,还有拉拉!”莲亲切的替我倒上茶:“你一直在嘀咕些什么呢?喝口茶吧!”

    ……莲安法洛……莲休——

    “啊?……哦……谢谢你,大……姐……呃……”突然被叫到,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用客气。”莲依旧和蔼可亲:“还有,我不是大姐姐,是大哥哥。”

    ……………………………………………………

    一大段停顿之后。

    “白痴。”以撒小声念道:“他母亲,也就是现任皇后,姓休贝尔,你不知道吗?”

    “啊……?那么多名字,我没去记……”我的表情一片空白:“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了?”

    以撒转过脸去,装做不认识我。我又茫然的看向莲。

    “噗……呵呵……”“他”不是“她”,笑着:“拉拉你……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可爱……呵呵……”

    虽然还想仔细研究一下“这个”莲的不一样之处,可惜……我现在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只能低头研究桌布的一角。我当然知道,如果“大皇子”出游是不可能用真名的,但……我一直把“他”当女人,太扯了吧!!幸好在车队的那天晚上没去找“大姐姐”一起睡……汗!

    而且,也难怪……难怪这两人之间一直充斥着一种异样的气氛……难怪莲那个时候对以撒的态度暧昧,还说什么“流露着同样的气息”……他是一早就瞄准了以撒而采取行动的吗?

    不过更让我在意的是,以撒对自己的亲哥哥所表现出的那种……敌视?

    “好了,玩笑归玩笑,不过……”莲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以撒,你也真够胆大,人还没回来,印有你的纹章的诏令就先到了皇都了。”

    “是我一时疏忽。本想事后追回的,没想到竟被人抢先一步送走,我们也是因此才加紧赶来这里的。”

    “你这么做真是……冒险。”莲皱眉轻斥。

    “呃……那个……”我小声的插话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当时只是一心想着要阻止费迪南那个老家伙……也没想到事情会变的严重。”我的心中略感抱歉,但也不犹得焦躁:“不过,我会那么做,也都是因为本该处理这件事的大人、大爷们,不辩是非,我才……”

    “拉拉!”以撒出口制止,又见莲一莲复杂的看着自己,他无奈的道:“拉拉她……是迪法斯家的远亲。”

    “原来是这样。”莲轻喃着看向我。

    我仍低着头,藏在桌下的双手握成拳,很想对他们大叫:“那不是我的远亲,那是我的父亲!安纪亚夫迪法斯公爵,他是我的父亲!”

    可是,有谁会信?连我自己,都不能弄清楚这一切的是非。而我,更不能说!说出来,会牵扯出许多更隐晦的秘密,不只是引来别人对我的异样眼光,更是对五贤创世神话的彻底颠覆。

    “原来是这样。”莲看着我们,笑容渐退:“拉拉,我知道你为亲长的死而感到难过,但是,你不该采取这么过激的行为。”

    “我过分吗?我的行为一点都不过激!”我大声反驳:“迪法斯公爵只是那么死了而已吗?他是被人诬陷,无辜枉死的!是你们皇族的人不辩是非!”

    “拉拉!”以撒一把拉住我的胳膊。

    “我们若真是那么混帐,就不会长坐德里奇的皇族之位,我也不会亲自南下查寻!你最好不要再次怀疑,或挑衅安法洛皇族的统治地位,与资格!”莲寒着脸,不怒不喝自显威严、语气凛冽:“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不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给自己、给以撒惹上大麻烦。说到底,你只不过是想借机抒泄情绪而已,你这么做,才是真正的糊涂!”

    莲从未对我说过重话,此刻的他虽然端坐在对面,而冷俊的表情和森然的气势却使我一惊。我好象此刻才清楚意识到他的杏别、身份所带来的不同,给了我强大的压迫感。他身后立着的大汉一脸狰狞,更让我紧张。

    “现在,我不想谈这些。”他闭上眼睛,舒缓气息,又转而对以撒说:“你的书令现在已经送到父皇那里去了,虽然在我手中停留数日,但终是没能隐瞒下来。幸好他们不知道你的长相,才让我能先一步在城门将你们拦下……我在这儿就是等你,你有什么打算?该不会是想就这么什么都不管,直接走到皇宫里去跟父皇相认吧!”

    以撒倒显得平静很多,一直无动于衷的坐在一边,冷眼旁观我与莲的争执。此刻被问到,也不怎么热中的敷衍着:“我自有打算。”

    “现在的境况已经不适合让你慢慢打算了,我知道你在来之前一定做足了工作,但这里的情况并不象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不想一进皇宫便被丢进天牢里,就只能配合我的安排!”

    “……看来你也很善用这一个月的时间,早就为我算计好了嘛!”以撒懒懒的支着脑袋,淡淡的瞟向莲。

    莲缓缓叹出一口气:“没办法,皇都这些月来已经够乱的了,实在不得再由你们添上一脚。”

    “你为何不直接把我带去见那位伟大的皇后大人呢?”以撒的语调有些讥哨。

    莲看看他,片刻后才慢条斯理的答道:“她老人家心脏不好,我怕吓着她。”

    “哼!”以撒转过脸去。

    “另外……”莲又将目光调向我,对以撒问道:“她呢,你不会是要把她也带进宫吧?”

    “她是‘罗丝’一族的人。”以撒只淡淡一句话,莲立刻眯起眼睛,直盯着我。

    “‘罗丝’一族的人?”他像是自言自语:“那么你最好做好两手准备,我可也拿不准,那些老家伙们会以什么态度对待这件事!”

    我不解的看向莲,他淡淡扫视我与以撒,便安排我们梳洗休息去了。

    我们被安排在会馆三层的客房里稍作休息。傍晚时分,我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独自站在阳台上,看着隔街的风景。

    皇都里住的都是些高官显贵们,皇族一些亲王的别馆也建在这里,所以,虽然皇宫雄居于城区外的北郊,但在这皇都内,仍是处处张显着富丽堂皇的气质,即使是集市中也体现得比别处繁华、富庶。

    微微带着暖意的风吹起半湿的长发,让我想起十多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是1482年,久病不治的我被放置在舒适却闷热的马车内,缓缓驶进这热闹的城市,周围人群的欢声笑语是对我脆弱神经的严重挑战——那时的我,已经禁不起些微的刺激。而那嘈佑的声浪,险些将我的脑壳敲碎。

    那是我第一次来皇都,我想坐起身,看看车窗外是怎样的情景,可是乳母辛西加立刻紧张的让我躺下。所以,我对古勒达的记忆也只有从那车窗外映入的影影绰绰的白光。

    之后,我在皇宫的花园里见到了奎安娜,当时的她还是个天真的孩子。而她的兄长——现在的德里奇皇帝魁恩李尔安法洛才25岁。那时的他,由于先皇早逝,才刚刚登基,迎娶了一位原是朝露山风之女神神殿的圣女为后。次年,我便离开了这里,离开了父亲。

    回忆,会让人对现实更加麻木、或是更加敏感,想到最近所发生的事,父亲的死,让我心里涌起一阵难忍的激动。

    “拉拉,你怎么在这里?”以撒就住在我隔壁,此刻也走上另一边的阳台,对我说话。

    “呃……没什么,想看看风景。”

    两个露台之间没有多少距离,他走到栏杆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望着远处的日落,那表情不禁有些落寞。

    我才想到,如果对于我来说,初次来古勒达是充满痛苦与无奈的回忆;那么,他这个出生在这里的人,对这个所谓的“故乡”,又抱着怎样的情怀?我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被送去敌国的,他也不愿多说。那么多年前的事,三岁的他,也许早就忘却了吧!

    沉默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低沉与磁杏的轻柔。

    “拉拉,今后的事,你要自己小心了。”

    “恩?”我不经意的回应着。

    “莲的母亲——雅娜休贝尔,是现任皇后……但是,你知道吗,我父亲他还曾迎娶过另一位皇后,佩摩辛法莱。”

    “恩。”我轻哼,刚刚才在想这些。那位在我死前迎娶的前皇后应该已经死了吧,所以魁恩安法洛才又重立了新后。

    “她是我的母亲。”以撒的声音依旧低沉,我听不出情感的波动,却仍是一惊。

    我抬头看他,他冰蓝的双眸正眺望着我所看不到的远处:“所以,我说过,我在这里的处境并不比在提兹好,无论是皇后还是第一继承人的大皇子,都对我的存在极为敏感。我也许没有精力照顾你……你自己小心吧。”

    我心头一颤,很是感动。突然又感受到,以撒的心里,此刻似乎藏匿了许多话,许多感情,可是他的表情仍是冷冷冰冰。

    “以撒……”下意识的觉得他那莫然的表情是在伤感,却又不知是否该出言安慰。

    这里,是他的家啊,是他的亲人所在的地方……可是,他的眼中所闪耀的,是与我相同的光芒……似乎一无所有又执着的光芒。他在想些什么?回忆些什么?他的回忆里又有什么?我记得伊恩说过,连肖兰道罗丝都读不懂的他的记忆片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