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7

    可是,男人一旦到了某个位置,心杏就变了。也许,此刻的他对死去的恋人仍有深切的情谊,但对情敌的复仇已不是首当其冲,他有更大的野心。”

    “而帮他完成野心的就是你!”我不管费迪南的动机是什么,费茨罗伊是帮凶这一点不可否认。

    “没有我的帮助,自有其他势力。”他说得有些隐晦:“不过,既然他有心,我也只是借机促成而已。我也知道你会对此反应激烈……但是,拉拉,如果你不是这么在意过去,一味追寻密宝和迪法斯,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死。”

    “你是想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是我的错咯?!”愤怒终于爆发。他做了这么多,计划了这么多,还说是出于对我的关爱!?

    相对与我燥怒,费茨罗伊依旧冷静的看着我:“我也知道你去找过费迪南,不过我只在当初,他煽动西南两省暴动时帮他牵制其他势力,现在关于迪法斯的一切已平息,我与他再无纠葛……你今后还是少见他为妙。我并没有把你就是蔓迪罗丝道森迪法斯(我母亲)的女儿的事告诉费迪南,只是说若是他动了你,必会后悔。他也承诺若是有个叫拉拉的小鬼来捣蛋,会放她一条生路……可是,现在凭你一己之力,还是无法对抗他的十万大军的。”

    “哼,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说得又有些负气:“他的军队有什么了不起,连他雇的巫术军团都投靠我了呢!”

    费茨罗伊也无奈的叹气,转而又说:“费迪南的事,我暂且不说,你身边有公国的三皇子在,回到皇都去便会安全……只是密宝的事……我还是那句话,别再去碰它,它对于你来说,是不详之物!还有那个莫拉,她用心不良,而你现在的实力远不是她的对手,她与密宝的事,我会处理,你若真心与公国的三皇子回皇都,就去好好的生活,不要再理这些是非。”

    不知是否由于外表衰老了,费茨罗伊的心态也变得衰老,宛如一个罗嗦的老头子。不过,就如他所说,他是一手改变我人生的人,有如父如母的感情,也有如仇人般的憎恨。而他再三嘱咐的事总围绕着“密宝”、“莫拉”……我猛然领悟:

    “我知道传说中,你与蒂达罗丝是一对恋人,是吧!”我突然冷声问道:“那么我们这些所谓的‘罗丝’一族,是你与蒂达的后代吗?”

    他一愣,然后懊然沉首,好久才闷出一句:“不是……”

    “不是?”我狐疑的看着他的头顶:“那么,是谁和蒂达生下我们的?如果你真如传说中那样,是蒂达的"qing ren",为什么不是你……”

    “只也是我想知道的,是有关密宝的诅咒。”他偏开头:“那对我们来说,也是对你们罗丝的后人同样是个不详象征的诅咒!”

    我沉默片刻,有继续说:“关于密宝诅咒的事,我知道得也不多。不过,你是如此痛恨的密宝,却仍要守护着,为了它还被莫拉打至重伤……你曾说是不希望密宝被有能力使用它的人得到,其实不是这样吧!你所说的人只是特指莫拉而已吧!因为她知道密宝的‘秘密’,知道蒂达罗丝的‘秘密’!”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我,等我继续说下去。

    “她知道蒂达是个魔族——这事你也知道吧,呵呵!”我古怪的笑着:“你不想她借由对密宝的研究而向世人证明蒂达是魔族的事实,你也不想她对我的事进行公开,更怕我对过去的追根就底而自己暴露这个秘密,所以你极力的想要掩护……说到底,你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蒂达罗丝,是吧!为了那个神圣的女神!”

    我突然大嚷起来:“说什么为我好,全是骗人的,你从始至终都是为了她!我不知道你与她之间是什么关系,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不需要你对我的事指手画脚,即使我是‘罗丝’一族的后裔……既然我们罗丝的后代与你毫无关系,你就不用再多干预了!”

    说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计划了这么多阴谋,他想守护的,他所爱的人是蒂达罗丝,而不是为我。我感到气愤,为什么我要因为那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而经历这么多?

    我跨前一步,捏紧了拳头。可是,面前这个风采不在的,面容枯萎的老人,是使我重活在这个世上的人,纵使他使我体会到丧父之痛,我也实在无法对他做出什么。

    深深的看他一眼,我奋然转身,狂奔而去。

    伊恩守在门外,见我不发一语的奔走,立即跟随而至。

    “伊恩,你当初为什么会被我收服?”我坐在扫帚飞在空中,突然对飞行于身侧的伊恩发问。

    这是个一小时之前刚问过他的问题,现在又问出口,他不禁一愣。我继而说道:

    “是因为蒂达罗丝。可是,你的能力,想要与我这个小角色解除召唤契约,应该是很轻易的吧!可是为什么呢?你仍然愿意在我身边时刻帮助,也是因为蒂达罗丝吧!我收回之前的话,其实你到现在还把我幻想成她,看到我很不长进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气恼呢?”

    我讥笑的说:“你们,对了,还有恩里思,为什么都对一个死掉的人念念不忘呢,蒂达真有那么好吗?”

    我冷淡的瞥他一眼,加快速度狂飙回梅泽迩。伊恩也不明白我为何突然找他发火,青白着脸跟在后面。

    回到省户府后,宴会已经结束了,我没惊动收拾大厅的仆人,直接回到客房,倒头大睡。

    凌晨两点,以撒突然跑来将我弄醒:“你昨晚跑哪去了?”

    “干嘛?”我甩开他的手,心情很是不好。差点忘了,这也是个因为我‘罗丝’一族身份而对我和颜悦色的家伙!

    他倒也没心情去管我的情绪好坏,只是压低声音,紧促的说:“快收拾一下,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怎么了?”像是被他的紧张所感染,我也无精打采的坐起身来问道。

    “我刚才去山塔的书房想偷回那份诏令,却意外发现,他们竟然连夜派人将诏令和奏折送往皇都了。”以撒看了看门外的动静:“据说是有人察探到,费迪南也派人将此次战事报给皇都,巡夜的士兵看见有飞行兵急速向北方去,一定是费迪南之前先在城门外制造混乱,引开我们的注意,再派人将毁谤梅泽迩的密报送往皇都。所以山塔他们也坐不住了,便连夜派人快马送了诏令去,并附上一纸阐明情况的奏折。”

    我倒也不想开口告诉他,先前城门外的混乱不是费迪南造成的,而是一只白老鼠和黑猫在打架……

    以撒说着,不满我磨磨蹭蹭的慢动作,一把将我从床上拎下来,七手八脚的把我的东西塞进袋子里:“如果让皇都里的人看到诏令,知道我已回国的事,我们的处境就更遭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离开这里,快点!”

    我一路死板着脸,很不情愿的以极不优雅的姿势翻过围墙,与以撒一道向北逃去。

    “为什么我们已经回到自己的国家了,却还要跟个落难皇子,像小偷似的在自家花园里逃难?”我被对着以撒,面朝一棵大树,状似自言自语。

    这一路行来,满肚子情绪无处发泄,我只能一直发牢骚,嫌这嫌那,一刻不停。以撒倒也习惯,随时递来一袋水给我补充口水,偶尔插上一句:

    “如果不是你乱来,我们早已乘着马车,到达古勒达了。”

    以撒的心思都放在逃难上,也不怎么找我麻烦,伊恩这几天也格外的乖,一直趴在次元袋里没出来。偶尔晚上会爬出来,坐在我的睡袋旁,闪着小红眼直勾勾的瞪着我。由于那晚对他莫名其妙的发火,现在的气氛还在尴尬中,我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只是转过头去继续睡我的觉。

    经过近一个多月的艰苦跋涉,有时步行,有时搭车,五月初,我们终于回到德里奇的皇都,古勒达。

    在离古勒达城一里以外的一个绿色小山坡上,我们终于望见了皇城的容姿。我转头看向以撒,他一脸严谨,目光如炬。我看不明白他此刻的心理是怎样的情绪,他的眼光突然变得复杂,如同在提兹皇宫时刚见到他时那样,在身周竖起了一道冷漠的高墙。

    他终于抬脚前进,我默默跟随其后。

    城门口,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平静,守城的士兵后面,是两大排身负铠甲的士兵。等我们通过进城的检查后,立刻有一人走上前来,将我们拦住:

    “两位请跟我走一趟。”

    我一愣,下意识的扯住以撒的衣角,躲到他身侧。以撒倒像是预料到了似的,一声不吭的跟随那男子走去。

    看来,皇族的人确实已经知道以撒回国的事了,他们将要怎样对待我们呢?我有点莫名的担忧。

    二十多年后,我终于又来到这里,面对的是全然不同的局面。以撒和我在皇族中处在不同的位置,我却隐隐觉得这将是完全不同的冒险的开端。

    德里奇联合公国的都城古勒达,坐落在埃荷俄兹山脉、丘陵古道以北,与通往西海岸主道相交的一片平原上,地广人稠,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四季如春。

    古勒达,自先皇定都于此五百多年来,一直是公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城区面积广大,其间建筑林立,既有沧桑古朴的历史陈旧感,也不失雄壮典雅的华丽。与卡顿帝国的都城提兹相比,古勒达没有那迷雾般的浪漫色彩,却有庄严肃穆的气势。

    由一位衣装得体、神情严肃的士兵长带领着走过城门前的大街,我好奇的打量着街道边繁华的景象。我当然不可能要求那个士兵长大人给我做导游解说,他死板的脸部表情,好象在控诉我们欠了他多少钱……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的态度显然不象是恭迎一位皇子回宫。他真的知道我们的身份吗?也许以撒的身份还未曝光吧……不过,他要带我们去干嘛?

    走了近十分钟的路,那位士兵长领我们来到一处会馆前。会馆紧挨在一间饭店旁,是幢建造普通的三层建筑。

    经过通报,他将我们交给一个由里面出来的侍从。我们走进悠长的廊道,打量着周遭的装饰摆设,这里面并不像建筑外表看来的那般平凡。这里的摆设精致讲究,守卫的侍仆也都严谨不紊,训练有素得好似皇家军卫。

    来到二楼长廊尽头的大门前,领路的侍仆恭敬的敲门,与门缝里探出的脑袋轻声道:“主公等候已久的客人到了。”

    接着,厚重的雕金大门由两个小侍仆一里一外的推开,请我们进去。

    我看见里面是一间宽敞的办公房,地上铺着暗红色反白玫瑰印花地毯,正中放着宽大的黑色书桌,两旁有供客人使用的长背硬木靠椅和茶色玻璃小几。落地窗前挂着金色棉制布帘,淡金色流苏缠在一边的绿色阔叶植物上。

    房里点着熏香,轻烟缭绕中房间的另一边放着软榻,上面斜卧着一个人,正是莲休贝尔。

    长发依旧松垮的束在身后,一件米黄色长袍披在身上,露出里面素白色的衬衣。她姿态庸懒而舒适的靠在软垫上,含笑的桃花眼看着我两走近来,弯起的唇线显示此刻的好心情。那位身材魁梧的壮汉依旧立在她身旁,神情拘谨而严肃。

    “你是……漂亮的大姐姐……!?”我有些口吃的叫着,惊讶不已。

    以撒和那壮汉闻言都是一哼,我不解的转过头去看以撒,他却偏过脸,似是不悦。

    “我说过咱们会很快再见,不是吗?”莲微笑着对我打招呼,一边坐直身体,并瞟了以撒一眼:“只是,我没想到你们会在卡拉沛罗待那么久……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们一个月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