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3

    “你说你会帮他们打败费迪南的军队,恩?”以撒坐在我的对面,几乎是用鼻子哼出来的对白,显示他现在极度不满。

    “哎?我……我说了吗?”我装傻。也许当时不该那么意气用事,要我一个人在战火中自保是没问题,但要我打仗……呵呵,别开玩笑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点认知,此刻的我才会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面对以撒那张□□脸。

    “有些时候,你在做事之前……”以撒扯着一个古怪的笑容,用颤抖的腔调说:“能不能先让脑壳里的细胞运动一下?!我有时真是怀疑,你的头发是不是太长了,使得颈部以上的营养供给不良……”

    “喂,你不要说得太过分哦!”我不满的抗议。

    “那么你随意对卡拉沛罗官员做承诺的举动,就不过分吗?”

    忆起半个小时前,我还威风凛凛的从阴暗的墙角里走出来,狂傲的睨视省侯哈囵左,大言不惭的说着:“我是来帮你们的,帮你们打败费迪南格鲁纳夫那个叛徒!”

    “你?”省侯哈囵左一脸轻蔑和不信的轻哼了一声:“你这个小鬼头好大的胆子,竟敢夜闯省户府,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少来了!”我打断他:“你们刚才不是也在商量着,要怎么对付费迪南的军队的事吗,现在又说我的话大逆不道了。”

    “小鬼,你——”哈囵左一时气急,却也不敢招呼守在外面的侍卫进来,只是单手持剑,向我刺来。

    以撒从我身后挺出,一提承诺之剑,以剑鞘轻轻顶开哈囵左的剑刃,将其震开。

    “慢着!”省户山塔制止住想要再次上前的哈囵左,对我们问道:“两位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不是说了要来帮你们的吗!”我看了看山塔。

    “既然两位已经听到方才我们的对话,应该也知道,我们卡拉沛罗是绝对忠于公国皇族的,只是当前情势不禁让人倍感困惑……希望你们不要胡乱散布谣言,也给自己引至灾祸。”

    “你们有什么好困惑的?”我受不了他们的婆婆妈妈:“费迪南那家伙显然是打着皇命的旗号暗下谋反,应该马上把他抓起来!”

    山塔:“可是……”

    哈囵左大嗓门的吼道:“小鬼,你懂个屁!这里是你说了就算的吗?”

    山塔:“费迪南子爵是皇上亲自委任的,官阶远高于我们省级行政官,你们没有确切证据,怎可随意行动!”

    “什么叫没有确切证据?”我反问:“你刚刚不是还在义愤填膺的为迪法斯公爵鸣不平,口若悬河的证据一大堆吗?怎么现在都反过来啦?!”真是看错了这株墙头草!

    山塔:“我刚刚说的也只是在作猜测,皇都的大人们都没有异议,我们只能听从调配啊!”

    哈囵左:“更何况,我们手中没有皇上的诏令,无论对方是否真有谋反之心,向公国内任何一支势力的军队出兵,都将被视作叛国!”

    “可是……可以先斩后奏嘛!”我叨咕着。

    哈囵左:“哼,我看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小鬼头,是想陷害我们作乱吧!”

    “哎?你怎么这样说?我可是和你们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啊!”

    山塔也捻着山羊胡子,眯起小眼看着我:“不错……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即使费迪南子爵真的意欲对我们不利……我们也不能随意听信你们的挑拨。”

    “你们不信?”我有些不悦。我是为了惨死的父亲而甘愿堕落成鬼,为了阻挡费迪南可不惜一切代价……现在却有人怀疑我的居心。

    山塔搓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轻声道:“我听说半个月前,在克得勒斯塔的班克斯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一个黑发的小女孩和一年轻男子袭击费迪南子爵后潜逃,目前仍在追捕中……”他疑惑的眼光看了看我与以撒。

    “是的,那是我干的。”我看着自己的手,冷笑:“差一点就要了那家伙的小命了。”

    “当真是你!”山塔倒抽一口气。

    “怎么回事?”哈囵左不解的问。

    “那是在你赴任之前,我驻守在省界线附近时,听一些南边逃来的难民们说的。”山塔说着,将眼光调向我们:“一个黑发的小女孩和一个年轻男子,乘黄昏闯进市政楼,欲行刺子爵,杀死数百士兵后逃走,可能是往我们这里来了。”

    哈囵左闻言,也不禁另眼相看:“你们就是行刺的人?”

    “这样你们就会相信,我并不是要陷害你们了吧,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杀死费迪南!”

    “你与他有仇?”哈囵左审视半晌,缓缓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是朝廷的官员,是不可能与你携手的——我们可不想担上叛国的罪名。”

    “即使费迪南谋反在先,你们也不会出兵?”我问:“即使他就要攻下这梅泽迩,你们也自愿双手奉上?”

    “……没有皇上准许出兵的诏令,我们决不反抗。”

    “你、你真是死脑筋!”我气急的大骂。

    山塔无奈的叹气:“没有诏令而出兵,那是叛国啊!而且,谁又能保证一定能取胜?倘使擅自出兵,却又败了,那么费迪南子爵功成回国都后,我们卡拉沛罗省就成了公国的叛徒!”

    我无奈的转头看了看以撒。他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只要有皇帝的诏令,你们就会对抗费迪南的军队吗?”我无力的问。

    “如果皇族下命,只要是印有皇族文章的命令送到我的手上,哪怕是要我送死,我都会坚决出兵攻打,更何况是费迪南那区区十万大军。”哈囵左义正词严,还摆出一副义勇军就义的模样。

    我受不了的白他一眼:“我知道了。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就会把出兵的理由送到你手上的!”

    之后,我便与以撒离开省户府,回到驿站住所。省户与省侯没有阻挡的任我们离去,应该是对自己、对整个卡拉沛罗的处境也有忧虑,才没有命人将我们拿下。假使我们真的能拿出足以使他们出兵的理由,他们也有好处。然而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他们是死也不愿意冒着“叛国”的风险,对费迪南进行任何抵抗的。

    “那么,你打算如何帮他们打败费迪南军呢,在他们不愿与之正面敌对的情况下?”

    “呵呵……就是先想办法让他们愿意出兵啦……”我一脸讨好的干笑,看向以撒:“你看过不少德里奇高层的命令文书,应该知道诏令要怎么写吧!”

    “你要我写?”他斜着眼看我。

    “不、不是!你告诉我,然后我来写!”

    “就算你写出个可以乱真的诏令来,没有皇族持有的印鉴,也没有任何用处。”

    “皇族的印鉴……?”我喃喃苦思:“对了!以撒,你不是也有皇族的印鉴吗!别想唬我,我从奎安娜的记忆里读到过——我帮你从她那里拿来的戒指,一个刻有安法洛家族纹章的戒指,就是皇族的信物吧!”

    我飞身向以撒扑去,一把将他摁倒在地,努力想把他那套在右手中指上的指环摘下。

    “喂……喂!你干什么,快下来!”以撒懊恼于一时不慎,被我压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大叫:“我知道啦……借你用就是了,快起来!”

    “真的借我用?”

    “恩……我不过是想警告你,以后行事小心些……真是的……”他无力的咕哝:“我若不帮你,你还能怎样?抬着扫帚去打费迪南那十万大军吗?”

    “我就知道,以撒最好了,呵呵!”

    在我的软硬夹击下,他也就只有妥协让步这一条路。我本来还准备,若是他仍旧不肯屈服的话,就把他小时候用石头砸我的事,还有修斯曾私下告诉我的、他在提兹的众多糗事加艳史,都拿来大肆宣扬一番。不过,现在是不需要我出这一杀手锏了,压箱宝还是留着以后再用。

    “在你对我歌功颂德之前……”以撒依旧咬牙切齿:“能不能麻烦你,先从我身上起来?!”

    “哎?……啊呀,对不起!对不起!”

    真是失态,我连忙将以撒扶起。他盘腿坐在方桌前,不耐烦的摇着二郎腿,对我吆喝:

    “快写诏令啊,写完了我来签章。”

    “哦……态度真差劲!”我皱眉看着他,他却鼻孔朝天的轻哼一声,看都不看我一眼,脸上还有怪异的浅红。

    我本来是想在诏令上写:

    “费迪南格鲁纳夫那个老贼,表里不一、叛上作乱,偷蒙拐骗、行为不检,倒行逆施、欺压良民,脑满肠肥、放浪形骸……(此处省去1000字)凡捉住此贼人者,可就地阵法,将其大卸八块,凌迟、炮烙、烫烧砍阉样样来……(此处省去500字)将起首级送至皇都者,必有重赏!”

    以撒拿着我的“诏令”,只看了一眼就撕成碎片,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你写的这叫诏令吗?”他忽然拍着桌子对我恼怒的大喊,之后又泄气的坐下,拿起桌上的纸笔拟起诏令来:

    “卿梅泽迩堡为我南北交往之重镇,居于丘陵谷口,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为我朝军事防御心肺之地,责任重大之所。

    今以我朝最尊贵皇族之名,令哈囵左索鲁翁,原属圣骑士队中将,赴任为此新省之侯,赐予爵位,委以守护梅泽迩之重任。

    尔当坚守梅泽迩,整顿军务、严加守备,以卫我朝南北之安定平和。倘有意图于梅泽迩不轨者,不赦!”

    写罢,以撒在其中指指环上轻呵一口气,在落款处印上一个蓝紫色圆形图纹。

    我拿起来左看右看,不禁赞道:“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落款这里的雷克雅尔莘司琼是谁啊?还有,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的字迹这么秀气啊……好象女人的……”

    “闭嘴!”以撒恶狠狠的喝道:“赶快收起来吧,要是弄丢了,可别指望我再写第二份!”

    “哦……但是……”我欲言又止:“以撒,你写的这内容,会不会……太隐晦了一点?直接言明,要他们出兵攻打费迪南就好了嘛,干嘛绕呢么大个圈子?……你这里连费迪南几个字都没提到……他们看得明白吗?”

    “……皇族人写东西就喜欢这么七拐八弯的,像你那样‘一语道中要害’的诏书才显得奇怪。而且,若是皇族贸然下令捕杀费迪南,未免突兀,以皇族人行事谨慎的作风,应该会先进行全国公布费迪南叛国的事实,再下令全面围剿。所以绝对不会像你那么写。”他顿了顿,又说:

    “而现在,省侯哈囵左刚刚上任,以委命书为由对他暗中提示,是最好的方法。

    再者,以梅泽迩现时的兵力,让他们出兵攻击费迪南的军队是不可能的,唯今之计,只有借助梅泽迩的地理优势,阻挡费迪南继续扩张势力。因为,费迪南没有实际控制丘陵□□之前,是不敢轻易公开反叛的。那样的话,皇都可以立即派出骑士团来平剿……”

    “……哦。”他说了这么多,我也不是很明白:“那么这个印章,真的有效吗?”我指着那个复杂的图纹问。

    “皇族每代的印纹图形都有细微差异,可以用来区别辈份等级……不过,一般的官员是不知道其中差别的,应该看不出真假。总之,在哈囵左他们与费迪南正面对抗之后,就要把这份诏令偷回来销毁,那时他们已经骑虎难下了,也就用不着这份文书了。”

    “恩。”我把诏令收好:“那么,我们明早就把它拿去给省侯大人吧!”

    “笨蛋!你今晚才说要想办法,明天就拿出诏令,他们不会怀疑吗?”以撒道:“我们还有三天时间,等最后再拿出来也不迟。”

    ****

    “这……真的是皇族的密令啊!”

    我与以撒安稳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忙成一团的两个人。

    哈囵左揪着一纸诏令左右摆弄,之后又丢给山塔:“你看看清楚,确定那确实是皇族下达的指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