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0

    以撒也没有识错天气,不久之后,真的下雨了。一场很大的雨。

    我坐在一截墙垣上,以撒坐在不远出的一块石头上。

    周围有淅淅沥沥的声响,我两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雨渐渐停止,风又开始刮,我的双眼仍旧干涩。

    我摸摸脸上湿湿的液体,以为自己哭了,但那只是雨水。仰头看去,灰蒙蒙的天,仍不时掉下几滴泪来。

    对了,我的泪水早已流尽,蒸发到天上去了。所以,当我流不下眼泪的时候,老天就代替我,与我的心一起哭。

    我一直坐在那里,不知道是在等待还是无奈。我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一切没了动力。

    我应该站起来吗?

    我站起来做什么?

    走路吗?

    走到哪里去?

    去干什么?

    有什么意义吗?

    什么意义都没有。

    ——所以,我就继续坐在那里,脑袋空空的。以撒也默默的陪着我,一动不动的坐着。

    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风吹来凉飕飕的。思想真空,让我浑身毛孔大开,能量外流,像是与这四周的气流融成了一体,随时都要化进着风中一样。隐隐的,我听到了远出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愈渐清楚。那是两个人,正向这里走来。我抬起眼,向那方向望去,以撒也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两个中年士兵,穿着玄色轻铠,闪着格鲁纳夫的家族文章,头上带着护盔,手里拿着长戕,一歪一扭的踏过雨后的泥泞,向这里走来。

    他们显然还未看见我两,正有说有笑的大步踏来,粗大的嗓门吆喝着:

    “现在去也捡不到什么好东西了吧!那个破地方都烧了一个月了,老艾他们的人也来过几十次,能捞的都给他们捞光了。”

    “哎,那也不一定啊!你要知道,那些有钱的老家伙,就喜欢把财宝藏在个非常隐秘的地方,不让人发现的。我们就趁现在,该来的人都来过了,没人注意咱们,再好好的把这里搜一遍——也算给迪法斯那老鬼积积德——好东西就要拿出来用,埋在地下浪费了,多不好啊!”

    “是啊,哈哈哈哈!”

    两人笑声嘎然而止,因为我已在一瞬间窜出去,一掌挥开其中一人,另一手掐住第二个人的脖子。

    前面那人踉跄几步,站稳身后,立即舞起手里的长戕指着我,竖起两道粗眉,大声喝道:“什么人?快放开他!我们可是格鲁那夫子爵军的正规士兵,可别惹毛了我们!”

    “费迪南?格鲁那夫的走狗?那正好!”我佞笑,手下一使劲——手中钳制着的人停止的挣扎,温润的液体直扑向我的脸。

    对面的那个士兵吓的大叫“妖女!”,丢下武器,转身就跑。以撒早已晃到他身后,只手别住他的胳膊,将他按倒在地。

    “迪法斯公爵军退守茉兰郊野,为何这附近却没有半个士兵?迪法斯军已经败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啊……是……是啊……已经输啦……一、一个月以前,我们就已经攻下这里……现在我们的军队已经撤回班思克城了。”那人可怜巴巴的道。

    一个月前就已结束了……我还是未能赶得及吗?看来是弗乐迪的消息迟延了,没有收到最新的情报。

    “那么迪法斯公爵呢?怎么处置?”

    “那……那个公国叛徒吗?他们全家,无论主仆都被处死。安纪亚夫?迪法斯被砍下的首级送去皇都,四肢和躯体则被送往东南五省,悬挂在城门上,以示警戒。”

    闻言,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费迪南?格鲁那夫,枉法处置了父亲,还让他身首异处……

    “你们这么做,得到皇帝的批允了吗?”以撒低沉的嗓音也似隐藏的压抑的怒火。

    “我,我们按子爵大人的吩咐做而已,那种事,当然要问上面的人,才能知道。”

    “不用问他这些。”我冷冷开口:“你说军队都已撤到班思克了,费迪南?格鲁那夫也在那里吗?”

    “是……是啊……”那士兵怯怯的道。

    听他说了个“是”字,我便上前一脚踩在他的头上,听见硬物撞击地面的一声闷响,我转身向东边的小城班思克冲

    脚底生风,在泥泞的洼地和枯草上滑过,呜咽的气流在耳边低啜。东北边的小城班思克犹如魔魅的引力,让我几近无意识的朝着那个方向奔去,把以撒的呼喊声远远抛在脑后。

    眼前晃荡的衰草凄凄的景象,是陌生的——我的茉兰应当正是一片花草繁茂的初夏,就如我那年十六岁的生日当天。记忆没有混乱,但情绪却紊乱于缠绕全身的诅咒未发生前、与一切都已面目全非的现在。

    积水的洼地,渐宽的田间埂路,荒芜的茅屋,城郊的月桂树丛,破损的城墙,萧条的街道,歪歪斜斜的平房,搭建在城区广场的逃难者的帐篷……市政的办公楼在哪里?我一路飞掠而至,站在聚满难民的广场慌乱的左右张望。

    曾经繁闹一时的小城镇,在战乱的洗礼下只见萧落。灰色的建筑映衬着同样灰色的天,夹于其间的是流民的破烂帐篷。而市政的办公大楼,还完好的矗立在不远的前方,我没有犹豫的向它跑去。

    长时间的奔跑,似乎并没有削减我的体力,反倒酝酿了一股强大而躁动不安的能量,蠢蠢欲发。目标直指办公楼的正门,同时张开双臂,黑色尖锐的长爪涮过湿漉空气里的血腥,给黑色镂花的铁门上留下一道四溅的红痕。守备的士兵哭嚎着抓着只剩半截的手臂,附和着天上怒吼的雷鸣。鲜亮的闪电撕开云幕,影影绰绰中的高楼,像邪恶的吸血鬼的古堡。

    已是黄昏时分,大厅内昏暗而空旷,被门口士兵喊叫而引来的一小列巡逻兵从我身后赶来。我不理会他们的叫嚣,直接爬上二楼,推开一间会客室的大门。胡木制的雕花大门,厚实而沉重,里面是一个宽敞的房间。点着四盏魔法灯,方正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花白的头发梳得整齐,方脸,竖眉,细眼。一身深色笔挺的军装,正襟坐在桌前,面对突然闯进的我,没有丝毫慌乱。

    “你就是费迪南?格鲁纳夫?”我的声调不受控制的上扬,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他没有回答,倒是我身后冲上来的士兵担忧的叫道:“子爵大人,您没事吧!这个人……”

    格鲁纳夫扬手,示意那人住口,然后从桌前站起。高大的身形遮住身后窗外的电闪雷鸣:

    “我就是费迪南?格鲁纳夫。你便是拉拉?葛罗雷吗?”

    没去在意他之后说了什么,就在他承认自己身份那一刹那,我便向他发起进攻。

    手指尖的长爪似乎可以无止境的伸长。我站在离费迪南两米多远的地方,只一扬手,他便大叫一声向后倒去,胸前一襟上留下四道血痕。我跳上方桌,佞笑着向他的腿上猛刺,他翻身躲过,“唰”的抽出配剑勉强防御。堵在门口的一队士兵一齐冲上前来,将我围住,也给了费迪南喘息的机会。但这帮没用的士兵怎会是我的对手?虽然他们身上装备着坚固的盔甲,却也抵挡不了我的狂乱的冲击。

    利爪在盔甲上划出刺耳的声音,随着破裂的惨叫,温热液体的飞溅,心律也渐渐缓慢下来。眼前有晃荡的人影,黑压压的一片,只在偶尔闪过清晰的费迪南的脸孔。手脚无意识的自动挥舞,风拌着叫喊声奏着和谐的旋律。

    这感觉……好象回到了提兹城郊、被奎安娜派出追兵袭击的那一幕。淡淡的红色渐渐又漫溢了上来,眼前似乎是一片茫茫草地,散布着撕裂的肢体……

    猛的一惊,我瞪大眼睛,回过神来。眼前的景象又回到班思克,回到会客大厅。地上横竖躺着尸体,窗外是狂涌的风和黑沉的天。

    “拉拉!”

    我似乎听见以撒的叫声,但又似乎是错觉——“轰隆”一声雷鸣,打散了思绪,紧接着是疯狂的电闪。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头望向窗外的闪光——

    一闪而过的强光,映出玻璃上的我的脸,我忽然见怔住了。那样的影象,我从不曾知。

    脏烂的长袍,染血的脸,身后飞散的黑色长发,一双无神空洞的眼。我的眼直盯着窗里的“那人”的眼,没有焦距、没有闪光,像无底的吃人的黑洞,像恶鬼的眼。

    “拉拉,小心!”

    身侧传来以撒的喊声,“叮”的一声利器相击。

    我无力的回头看去,以撒正举剑帮我挡开攻击。宽大的会客室里,不知何时又冲进了一队人马,不同与原先的士兵,这次的人都是身着白色长袍,帽子盖住大半脸孔,只留一张嘴开开合合的念着咒语——

    “是巫术工会的白巫!”我惊讶的轻喊。

    “清醒了吗?”以撒握紧剑,护在一旁。

    “……恩。”我轻喃。

    十来个白巫围成弧形,将我们堵在墙边,另有一个白巫把只剩半口气的费迪南拖到一边,猛施治愈术。我看见他身穿的白色长袍上绣着淡金"se tu"纹,想来那就是白巫里的高级治愈师——圣白巫——只要还活着的人,不论受多重的伤,都能救回。看来费迪南?格鲁纳夫的狗命还没完,我又是一阵火气上涌,推开以撒就要往费迪南那里冲,可就在此时,十来个白巫同时对我放出圣光冲击,我的眼前一花,浑身刺痛,瘫软无力的向后倒去。以撒在后方接住我,将我拖到桌后,掩蔽开刺目的白光。

    我从来不知道白巫术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还以为白巫术与白魔法类似,只有一些治愈、辅助的功效。想起之前在巫工之塔的竞技赛场里看到的黑、白巫术考生的对决,结果那个黑巫考生惨败——没想到,今天我也会不敌白巫。大概是黑、白魔法对应的光、暗属杏的冲突,致使我对白巫术的抵抗力格外低下的缘故吧,而以撒就没有受到圣光冲击的影响。一来是由于他体内暗系元素较弱,加上手中水神承诺之剑的守护,这种程度的巫术对他没有多少伤害。

    白巫的攻击停止了,我小心翼翼的从桌腿边伸头探看。费迪南已在圣白巫的治愈下,捡回了一条命,气息恹恹的半靠在墙脚。好半天才能微弱的发出声音,虚弱的对我们说:

    “你们走吧……我可以放你们离开这里……这是我与贤者大人的约定,会……会饶你一命。但,下次……再让我逮到你……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贤者大人?”我站起身,疑惑的看着他:“你是说费茨罗伊吗?他人在哪?”一提起他,我又有点不受控制的大喊。

    “贤者大人吗?”他捂着腹部的伤,有气无力的说着:“等他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去找你……至于其他……就连我也不知道。”

    “拉拉,先离开这里!”以撒在我耳边低斥:“情况对我们不利。”

    我实在不甘心,但看看那些把费迪南围成一圈,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的一群白巫,我只能退缩。

    “记住,下次再被我抓住你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轻松的让你逃走了。”在我们行至门边时,费迪南还气息微弱的挑衅。我回头看他一眼,他的眼中闪烁着的,是邪佞而愤恨的光。

    从市政楼出来,我们很快隐入一片贫民区。找了间破房换了一身衣服后,再做打算。

    “你的做法非常不明智。”以撒一脸严肃的坐在我面前,不悦的诉斥。

    他的眼神冷萧而复杂。对了,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杀人,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完全陷入魔杏觉醒状态,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也许会把这一切当做是“罗丝”一族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吧……不过,无论怎样都好。现在,就连轻易的结束一个生命,都对我无所意味了,我麻木茫然的呆坐着,心里也不知该盘算什么。

    以撒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只有想办法回皇都去。我会尽全力,揭穿费迪南?格鲁纳夫的阴谋,给迪法斯公爵平反。”他停了一会儿,见我没反应,又接着说:“费迪南为了向皇族交差,已经将迪法斯公爵的首级送往皇都,不管怎么样,先回去,想办法让他安葬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