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09

    我几近歇斯底里,以撒一把拉住我,深索眉峰:“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弗乐迪的确没有立场去参与他国的内乱。现在我们能做的,就唯有尽快回到德里奇去,以尽可能减少战争损失。”

    我愣了一下:“对!我要回去,立刻回去!”

    没有犹豫,不用考虑回卡顿、或是留在波莱达,我的目的地如当初一样,唯有尽快回到德里奇,回到父亲身边去!“你这么着急,马上就要回去吗?”艾滋斜倚于客房门口,打量正忙于收拾行李的我:“德里奇情势正紧张,你不妨在这里多待一阵子,等沙拉那里传来更新的情报。”

    “不行,我不能等!”父亲正处在危机之中,我若在此浪费时间,恐怕……

    “我并不是单单忧心德里奇的情势而已。”我放下手中东西,走到艾滋面前:“我要赶回去,见一个对我来说最最重要的人,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是的,我就是为了这一点,已经拖累了很多人。

    艾滋立直身体,深深看我一眼,无语离去。

    第二日,艾滋领着我与以撒来到一处魔法传送站——为了行动方便,我已让伊恩回到次元袋里——这个魔法传送阵……可以说是个地下黑站点,并不是弗乐迪魔法公会所立,而是由私人经营。在这里做转移,即使是传送到其他国家、大陆,也不用办理登记,或是检查准许出境的证件等。

    艾滋有点尴尬的说:他以往就经常从这里出入,他在巫术工会的传送塔里做了些手脚,所以可以经常偷溜到这里来,而不惊动弗乐迪的公会人员。

    不过,从他与传送站收费小弟之间的熟捻关系,我就已经看出其中奥妙——他是这里的常客。

    “你们要去德里奇吗?”收费小弟噼里啪啦的拨着算盘,看都不看我们一眼:“标准价是一人一千金币,一米一以下的小孩八百,猪狗牲畜半价,另带货物行李的,按重量打货票……”

    “也就是说,我们两个要收两千金币,是吗?”我打断他关于货物计价规则的长篇大论,二话不说,从次元袋里拖出一麻袋金币丢到桌上。

    “轰”的一声,小桌不堪重负的散了架。

    “不得了!”以撒皱眉看着一地的金币,沉吟一声,然后紧张的看向我:“这是我看过你付钱付的最爽快的一次了……你昨晚没睡好吗?”

    他这是什么话?没听过什么叫“钱要用在刀口子上吗”?还一脸慌张的表情……

    “昨晚好象下了一场雷暴雨,你是不是窗子没关好,所以受凉发烧了……”用手探探我的额头:“你确定不要讨价还价一下?”

    “以——撒——!”我嫌恶的甩掉他的手,咬牙切齿。

    “还要打货票!”收费小弟很不识相的插话。

    “哪里有货物?”为了方便,我已把所有东西都放进了次元袋。此刻除了腰间的小袋子,哪里还有什么货物?

    “有!”小弟指着以撒手里的“承诺”之剑。

    “好吧!”不想跟他理论那是必要的防身武器,我迅速夺过以撒手里的剑,一把塞进袋子里——“这下没有了吧?!”

    “你这一说,我才发现到……”小弟盯着我手里的次元袋:“那才是你们的货物吧!”

    他抢过我的次元袋,放到电子称上一称——重量0.02克,计价0。

    “哇~~~~好神奇哦!你把这个袋子给我抵当金币吧,那两千个金币我就不要了。”

    开什么玩笑?这个吸血鬼!

    “别闹了,恩克!”一直站在一边看笑话的艾滋走过来:“他们是我带来的人!”

    “呵呵,是!是!开玩笑而已!”收费小弟笑嘻嘻的把次元袋和金币都还给我:“你们是艾滋大哥介绍来的,当然是免费招待啦!请收好财物,跟我过来吧。”

    他领着我们三人走进旁边的封印房间。幽暗的空间里,地上的倒五芒星阵发着隐隐的蓝白色光束。虽然魔法阵的规模小了一点,但却有充足的魔法能量。

    他站在阵边,说:“若是以接受魔法阵为目的地的传送,能够从这里准确的把你们送到对方的魔法阵。但若是以任意地点为终点,像是某某山上、某某平原、或某城市的街道这类地点做传送,则可能产生地点偏差。有时偏个几厘米,有时偏个几千米,结果掉进海里。所以,我建议你们最好选择传送目的地附近的魔法公会为目标,这样才能确实把你们送到。”

    “如果当地没有接受魔法阵,却有强大的魔法能量呢?可以准确送到吗?”我记得莫拉说过,茉兰别堡的地下就是上古圣地,那么一定有强大的能量。

    “可以。”收费小弟点头:“那么,你们要选择德里奇的哪个城市呢?”

    “茉兰堡!”

    “古勒达!”

    几乎是同时,我与以撒一齐开口。

    以撒看我一眼:“现在当务之急是回皇都,把实情上报,以劝服他们出兵援救。”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火。茉兰正战况危机,即使皇帝下令解救,等敕令到达,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你也没有十足把握,让他们接受你的说法吧!”

    “但是,到了茉兰又能怎样?凭你一己之力,可以阻止战争吗?”

    “我不是要阻止战争,只是保住想要保护的人,就可以了!”我忿忿道:“再说,凭我一人力量不够,不是还有你吗,以撒大人?!”

    艾滋在旁皱眉沉思,若有所悟。

    “在回到皇都之前,我的行踪不能曝光,否则会死得更惨。”以撒坚持:“而且,即便能阻止一时,却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我们惟有向皇族揭穿费迪南格鲁那夫的阴谋,使朝廷重新信任迪法斯……”

    “不管怎么说,你就是一定要即刻回古勒达就是了!?”我负气的问。

    “拉拉……”他无奈的叹气:“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我知道你对迪法斯家的特殊感情。可是,即使迪法斯是道森的远亲,你也用不着如此激烈。你这样,不仅救不了迪法斯,还会害了自己。听我的话,先回古勒达,我一定会想办法……”

    “那我们就分开行动。”我打断他的语重心长:“你回古勒达,我去茉兰。”

    “不行!”以撒坚决反对:“你一个人太危险。”

    “我还有伊恩在。”我不以为然:“有伊恩在,对抗个几万骑兵也有余了。”

    “还是不行,你别忘了费迪南招募了大量巫师!”

    “不如……”艾滋插话,对以撒道:“一方面,你独自回古勒达劝服皇室的人,另一方面,我陪拉拉走一趟,去茉兰看看情况,这样,你我都比较放心。”

    “艾滋……”我惊讶的看着他:“可是你在巫术工会的探亲假只有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不用回去吗?”

    “我不回去,他们又能怎样——工会派出的追捕人员都是我的后辈,很好对付的,除非诺涯长老亲自出来抓我。”

    呵呵……这样啊。不过我可不想带着他一起去德里奇后,一方面遭受费迪南格鲁那夫的攻击,另一方面又受巫术工会的人的追捕。

    “我看还是算了。”以撒沉脸开口:“波莱达的巫术工会已掺入此事,你再卷进来更不好……我还是先与拉拉去茉兰,之后再想办法与古勒达联系……你就回你的巫术之岛吧。”

    以撒无奈的改变主义,我也向艾滋道:“你还是回岛上去,赶紧通过考核吧——拖了那么久,你都不嫌累吗?”

    艾滋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希克斯家的事解决了,我就会去通过考试的。”他笑了笑,又说:

    “这样吧,拉拉。如果,我通过考核拿到巫师证书之后,德里奇的费迪南子爵还在暗中招募巫师的话,我就应征去德里奇看你,怎样?”

    “这……”我是很乐意他来玩啦,但……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

    “我想,你应该是没有那个机会了!”以撒沉着脸,冷冷的打断我们的对话,拉我走进魔法阵中。

    “啊,对了!等一下!”艾滋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来,随手晃出一把扫帚递给我:“做个纪念吧——这是最新出产的‘飓风’,速度一流哦!”

    他对我竖起拇指,眨眨眼睛。

    “得了吧,德里奇可不象这里,能接受女巫巫师满天飞的情景。”以撒不悦的斜睨着扫帚。

    “有什么关系嘛!”我倒是挺喜欢这个新扫帚的,每次骑着拖把飞在天上,我都觉得心里毛毛的:“谢谢你啦,艾滋!”

    在艾滋的挥别声与魔法阵渐渐亮起的白光中,我终于回到了我朝思暮想的故乡,克得勒斯塔—茉兰。

    我们降落在一处铺满绿茵的小山丘上——很意外的,竟没有直接把我们送抵茉兰别堡。

    “是产生距离的偏差了吗?”我喃喃自语。

    以撒多年在外,虽然能从众多文献资料中对德里奇加以了解,但那模糊抽象的概念,始终及不上眼前这活生生的真实。此刻,他面无表情的展望四周一片绿野,冷淡的眉眼看不出喜怒。

    我很快辩识出方位——这里应该是离茉兰不远的一片草地。不远处小山坡上那高大的果树,与记忆中的一样,只是更高大茂盛了。

    我兴奋的跑过去,抚摩着刻在树干上的涂鸦:

    “是这里……就是这里了……”眼眶酸酸涩涩的,声音有点哽咽,手脚也在发抖。

    以撒跟上来,沉稳的语音道:“继续赶路吧。”

    迎面吹来的风,呜咽着带来枯涩的味道,熟悉而又陌生。四周一片寂静,没有活物的声响,印象中吵闹的鸟啼虫鸣也都消匿。天空是暗暗的蓝灰色,层层密布的云朵,将太阳晕成一个黯淡的白点,无力的吊在天上。

    “快要下雨了。”以撒道。

    “恩。”我心不在焉的应着。每走一步,熟悉的场景与回忆便涌上心,让我的双脚不住打颤。

    这样的一片草地啊,我曾在其上嬉闹奔跑;同样的一片天空,我曾在其下沐浴着金色的阳光……父亲,我回来了。你大概已经不认识现在的我了吧,不过没关系,只要我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回到曾经的快乐生活。

    我隐隐看见前方,有一个庞大的黑色影子——定是茉兰别堡了!我激动的告诉以撒,并要向它冲过去,以撒却一把拉住我:

    “慢着。如果迪法斯公爵军被逼退至此,而费迪南又穷追不让……这附近一定设有埋伏,小心为妙!”

    但事实上,以撒是多虑了——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有。

    我们缓缓前行,终于跨进刚才眺望见的“黑影”中——这里的确是茉兰别堡,或者说,曾经是茉兰别堡。

    如今,只有满地残颓。

    坍倒的墙体,在很大的一片范围里散落着成堆的瓦砾,告诉我们——这里曾有一座多么壮大的建筑。

    青砖,灰石,烧黑的断垣;碎片,残红,洒落在变成焦土的草皮间。

    雨水似乎冲刷过这里,腥臊和焦臭的味道已被冲洗一清。春风也曾路过这里,暖风的湿润,催发着野草的嫩芽抽出新绿。野兽应该也光顾过这里,废墟中没有半片残肢,垃圾中也不见有人类生活过的迹象。这里的一切像被时间洗刷去了颜色。

    沉静,一片压抑的静默。

    “地下黑站果然不好,一定是出了什么故障,把我们送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真是的,下次坐火车也千万不能买黄牛票!”我自言自语似的大声说话。

    以撒依旧无言的看着我。察觉他的视线,我尴尬的假咳一声:“呃……该不会是那个传送魔法阵,还附有类似月光宝盒的效用,把我们送到了五百年后吧?”

    “拉拉……”以撒伸出手想拉住我,我激动的向后跳开,用手捂住耳朵,大叫:

    “不要说!我不相信,这里不是茉兰!这里不是我的茉兰!”

    我没有认错路,这里确实就是茉兰,我的茉兰。

    难怪传送魔法阵没能准确的把我们送来这里——因为地下的古圣地已经被毁坏了,一点能量也没有,变成一个结满蜘蛛网的破旧储藏室。

    难怪这附近没有半个人,没有军队、士兵埋伏守侯——因为茉兰之战已经结束了,人死光了,东西烧光了,一切已经完结。

    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