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07

    施术者对于采摘植物的时间必须控制好。太早采下,可能它的还太嫩、力量不够——被‘固定’后的植物是不会再成长的;时间太晚也不好,若是错过最佳采摘点,植物已经进入衰老期或已死亡,那就更没用处了。

    莉莉亚的那根藤鞭是她入岛后,在环山里等候了七个多月,才得到的。”

    “这……这样啊……”我不知道还有那么多麻烦的学问:“那你的这些……木头呢?被用做家具的木料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恩……也没完全死掉。”他挠挠头:“这里的木本植物,都是平均寿命在五百年以上的树木,树木没有所谓的最佳采摘点——只要没有意外,它们能一直存活下去,而且年龄越久力量越强。所以我在森林里一看到它们就动手了……本来是应该把他们以树的原形固定下来的……可是,要是带着十几棵老树在街上走,不太好,而我又不需要用到它们的原形,所以就把它们砍下来,截成木段之后才施咒固定——刚被砍下来的树木是不会死的,要等它们体内的能量、养料枯竭之后,才回慢慢死去。

    然后,我就将劈成木块的它们带了回来,找木匠把它们做成了家具。”

    “真是……好巨大的工程……”我瞠目结舌。

    “是啊,木匠在锯它们的时候,它们叫得好吵哦,屋顶都要给掀了!”

    “它们……叫……?”

    “是啊!一旦成为巫术者的御灵,便会具有更明显的生命杏,而它们是我以原木的形式固定下来的,硬要把它们锯成条、劈成块,然后再钉成器具,它们会痛得大叫……不过叫声只有我和我老妈这样的巫术者能听得到。”

    “真是……很奇异的御灵啊……”我摸摸桌子,桌子闷哼不动。我又摸摸竹杯,那杯子像被主人摸头的小狗,古怪的扭着身体。

    “可是,你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力气搞这些东西?”艾滋不是很懒吗?直接在城里买家具来用不好吗?

    “呃……因为……它们用起来比较方便啊。我想找地方坐下来的时候,椅子会自动跑过来让我坐;想喝水的时候,水会倒好了跳到我手里;累了想睡的时候只要直接往后一躺,床就在那里接住我了……这样不是很方便吗?”

    艾滋一脸理所当然,我已经呆掉了。

    “而且,即使做实验把屋子弄脏,也不用自己打扫——想要佣人来打扫是不可能的,他们不愿踏进树林——所以,只好有劳这里的扫帚、拖把自己打扫,我也就轻松多了。”

    我记得他说他擅长青魔法的操控木本植物时,说是“因为很方便”,还说“下次你去我家去看看,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看来,的确很“方便”,而且是这个“方便”……禁会有人懒到这种地步。

    “佣人们不愿进来……是因为树林外的那个行人止步的牌子吗?”

    “恩,没错。”

    “原来还以为那只是挂着唬人的,现在看来还真是……一个普通人看见满屋子会动的木头,的确是件恐怖的事。”

    “……倒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艾滋皱眉:“其实它们也有分寸的,生人在时不会乱动,我在场并允许它们动,它们才会有所动作。”

    这也对,我刚进来的时候,也没有发觉这屋子有异状。不过在这里坐了一会儿,那些木灵们都开始活动了——大概是认为我已经习惯它们的存在了吧!

    只有我与艾滋两人的小屋,开始变的闹哄哄,好象午后的茶馆。桌子上的茶壶和竹杯磨蹭来磨蹭去,好象在亲密的聊天;扫把和拖把也从门后跳出来,开始打扫卫生;一把木制手把的锅铲和菜刀,正叮叮当当的不知在干什么。

    艾滋望了它们一眼,无奈道:“菜刀刀柄是胡木制,锅铲的是杨木,它们总是不和。一次,有个佣人误闯此地,被飞来飞去的刀子砍断了膀子,那之后,老妈就叫人在林外立下了行人止步的牌子。”

    ……这样的实验室……我看着水槽边放着的一大排各式刀具,不禁有些好奇:“艾滋……这里真的是你的实验室吗?不是厨房?我刚才看你从楼上下来,上面才是真正的实验室吧!”我指指天花板。

    艾滋眯起长眼,瞄了瞄旁边的木梯:“不是,上面是休息室,我刚才在上面补觉。”

    无语问苍天。

    “你总是这么清闲吗?”我垂下眼睑,轻轻的问。问他,也问自己:“没有什么努力想要得到的东西或要达成的目标吗?”

    “有。”他的声调轻缓而干脆。

    我抬眼看他,他的脸上正挂着淡淡的微笑,温柔的和声道:“我现在就在努力着。”

    他看着我,突然起身,走到水槽边,背对我说:“你早上就出去,肚子饿了没?我做提子果酱唐纳子,要吃吗?”

    他不慌不忙,举止优雅,一挥而就。二十分钟后,即将一盘美食端至我的面前。每一块糕点上都点缀着不同颜色、花样的奶油和果酱,看起来赏心悦目,味道自然也没话说。

    “好吃吗?”

    “恩!!”我努力吞下口中的糕点,冲他一笑:“不光味道,看艾滋做食物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呢!”

    艾滋做出的食物里,有甜甜的阳光的味道,让人一扫心中的阴霾。

    他在我对面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说:“这样才好嘛,拉拉要笑起来才可爱。愁眉苦脸的模样,会让人心疼的!”

    我由衷的感谢他的关心。虽然之前在莫拉那里遇上了很多的不快,但能保住此刻的愉悦,也是很重要的。

    我又吃一快糕点,可是……

    “艾滋……我们能不能回大厅去啊,这里……”四处乱晃的“木头”们越来越张扬,让人心里毛毛的!

    “哎呀,这个苹果派烤得火候刚好,脆脆的,很有咬劲呢!”美食啊,自卡顿宰相府那次晚宴后,再也不曾看到这么多赏心悦目的食物了!

    “是吗,再尝尝这个。”艾滋也很兴致高昂的把一盘提子酱蛋糕推到我面前。

    我们回到前厅,左蓝达夫人和她的访友已转移到□□聊天了,我两坐在前厅舒适的环境里,享用糕点、茗茶。

    “恩……涩涩甜甜的……你在里面加了仙芷草吧?”我问。

    “没错!”艾滋眉色飞扬:“不愧是拉拉,一口就能尝出来,真是我的知音啊!”

    “这个呢?这个奶油果酱应该加了蝎蝇草!”我添了添涂在蛋糕上的淡紫色半透明果酱。

    “宾果!”艾滋感动万分,又递上一块薄荷藓草奶油慕斯,我凑过去闻了闻——

    “是穿肠荆!”

    “完全正确!”

    正与艾滋玩着猜糕点材料的游戏,门外传来人声,正是以撒一行人回来了。他们看来一身疲惫与沉闷,许是此行并不顺利。

    “你们回来啦!”我向他们招呼。

    以撒和伊恩轻应一声,在旁坐下,大口喝着茶水。塞西、利娅姐妹永远都没啥烦恼的样子——或者说她们一见到“玩具”,烦恼就自动转移到我这个“玩具”上来了——我可怜的头发,虽然没有伊恩的那么宝贝,但也经不起她们这样玩弄啊。

    卡米尔大喇喇的在我对面坐下,很不客气的拿起糕点瞧了瞧:“有吃的东西啊,看来不错,艾滋做的吗……我吃了。”

    “哎?等……等等……”我未及阻止,他已一口吞下一片甜面包,又把爪子伸向另一块。

    “等等,卡米尔,这个你不能吃!”

    我想拉住他的手,却被他躲过,在一边狼吞虎咽起来,还不时咕哝着:

    “有什么关系!艾滋不是还给你做了这么一大桌东西吗?你吃得完吗?分我们一点而已,别这么小气嘛!”

    “唉,我不是这个意思……”看着他一口一个吞下肚子的食物,我有点焦急的想要解释,又有点恶作剧似的想看看结果如何,可是……

    “啊,那个蛋糕……千万不能……那里面有——”有仙芷草!

    来不及了,卡米尔已经把仙芷草吃下了肚。虽然他是个青巫,对普通的毒素免疫,但……塞西、利娅也忍不住馋,偷吃了两块。

    “没关系,没关系!”艾滋反倒乐呵呵的招呼,还很热情的拿了几盘糕点送去给以撒和伊恩:“你们在外面跑了一天,吃点东西吧!”

    “艾滋……”我傻了眼。

    要说把那些“东西”给卡米尔和双胞胎吃也就算了,他们怎么说都是合格的青巫,但以撒——是普通人啊……

    “对啊对啊,我们跑了大半天,累死了!”卡米尔越吃越带劲,还向以撒、伊恩推荐:“艾滋虽然没有巫师资格,但绝对有一级厨师的资格哦!”

    “真的耶,没想到艾滋懒虫除了睡觉这个特长外,竟然还能做出这么美味的食物呢!”塞西、利娅一致称道。

    “你们喜欢就好!”——艾滋笑得古怪;“多吃点,厨房里还有!”——殷勤得也古怪。

    伊恩是来者不拒的大块朵颐,以撒也礼貌杏的尝了一小口。

    见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卡米尔不以为然道:“好东西就是要与大家分享嘛!真是的,不就吃了几片蛋糕么,你用得着这么难过吗?我今天可是为了帮你们打探消息,才在外面辛苦的!”

    “可是……”我结巴道:“那些蛋糕里……有毒啊!”

    众人的动作停下了,仿佛时间也在那一刻停止。但事实上,时间并没有停,墙上的壁钟还在转动,玻璃罩上映出艾滋脸上的鬼笑逐渐扩大。

    “你刚才不是也在吃这些吗?”卡米尔小声问。

    “那是因为,我知道那里面所用的草料具有何种毒杏,在确定对我无效后,才敢吃下去的。”

    “对你无效?那么对我们应该也没关系了!”塞西、利娅放下心。

    “不!”我摇头:“你们刚才吃的那个蛋糕里有仙芷草——阴杏慢发巨毒,无论什么体质,都无法抗拒。”

    “仙芷……草……”卡米尔瞪大了眼睛。转脸看见艾滋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赞同的点头。

    “还有那个甜面包里,有鬼枯藤;三明治里有沙螺肉;苹果派里有毒蜂浆……”我继续:“同时吃下多中巨毒的话,即使青魔法巫师也受不了吧!”

    “天~~”卡米尔的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紫,再由紫转黑,大吼:“你怎么早不说!”

    “我一开始就叫你别吃啦,是你自己一个劲的往嘴里塞。”我一脸无辜又无奈的耸耸肩。

    “那是你说得不够明白!你刚才那样的表情,分明是在和艾滋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引诱我们多吃些蛋糕!不然的话,哪有正常人会去做这种东西?!”

    我有吗?我眨眨眼——艾滋的话,确实不算太正常,而且动机不良——从他殷勤的拿食物给以撒和伊恩的举动就可看出。不过,我可什么都没做耶!虽然也有种幸灾乐祸的心理。

    “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讪讪的道:“那个加了仙芷草的蛋糕,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你们毫不犹豫的就吃下去了,我还以为是你们自己想吃呢!”

    “仙芷草药粉是透明无色的!”

    “还有那杯奶昔里放了百步蛇毒,你们喝之前都不闻一下,不是太大意,就是鼻子有问题!”

    “那些东西都是无色无味的,能看得出、闻得出,你的鼻子眼睛才有问题!”

    “啊呀,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还有你的胃和脑子也有问题,明知有巨毒还去吃!”

    “我小时候一直把仙芷草错当成野菜吃,其他那些巨毒植物也常拿来做菜,所以习惯了嘛。”

    “……你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卡米尔还想反驳,却脸色发青、冷汗直冒。

    塞西、利娅姐妹早已抱在一起蹲到地上去了。反倒是以撒与伊恩俩仍老神在在的坐着喝茶——伊恩是魔界人,身体由纯暗元素构成,不受那些自然元素的毒杏影响,所以毫不在意。而以撒,却也平安无事、面无表情,看上去并没有受□□影响,但他身边的水神“承诺之剑”却已变了颜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