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00

    “哦,洛克大叔,好久不见。”艾滋随意的向那老者打个招呼,就准备绕过他去推门。老者又快一步站到艾滋面前:

    “少爷啊,老仆我已有整整一年没见到少爷您了!老爷和夫人也都挂念万千。夫人每每与人谈论起少爷,都会牵挂不已,常常叨念着不知少爷在那儿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吃好?有没有睡好?训练忙不忙?有没有受伤?那里的人有没有欺负少爷?工会的老古董们有没有为难少爷?……”

    老人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艾滋阻在门外,一诉自己这整年来的牵挂,以及细碎繁琐的家常。艾滋垂着脑袋,斜倚于门栏上。一缕长发滑下光洁的前额,遮住细长的睫毛,让我也看不清楚他到底是在为家人的温情而感动,还是在打瞌睡。

    “爸妈他们在里面吗?”艾滋终于等到老人喘口气的机会,无力的歪着头问,一只手做势去转动银制门把。

    “哎呀,我真是怠慢了!这几位是少爷的朋友吧!”矛头突然转向我们,老者热情的微笑着:“少爷难得能回家来一趟,更少带朋友回来……真是稀客!稀客啊!请容我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老管家,几位少爷小姐们叫我一声老洛克就行了,我这里……”

    “啊……介绍完了,就可以进去了吧。”艾滋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呃……那、那个……”老洛克有些结巴:“少、少爷您……回来得还真不是时候……老爷夫人他们……您现在恐怕不太方便进去……里面……里面……”

    艾滋斜瞄了老洛克一眼:“芙罗拉在里面,是吗?”

    “唉……是的,芙罗拉小姐上午来拜访的,吃过午餐后就和老爷夫人在里面说话呢。”

    “我知道,她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艾滋叹口气。

    “哎?那少爷……您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艾滋不理他,直接推门而入。

    门内是一间布置舒适的小厅,吊顶、墙纸、地毯和家具的色调都协调而柔和。垂在落地窗前的淡金色窗帘拖着长长的绒穗,倚着窗边高大的绿色观叶植物,轻掩着窗外轻柔的日光。稍暗的光线,更让室内染上淡淡的温馨。

    隔着茶几的两张相对的长沙发上,坐着一位相貌清丽的中年贵妇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子。沙发后矮窗边的铜桌旁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正一边看着手里的文稿,并不时的向那两位女杏的对话插上几句。室内的气氛祥和而温暖,但这气氛在艾滋推门而入的那一刹那,被打破了。

    交谈声嘎然而止,室内的三人都神态各异的盯着艾滋,然后将视线转向我们这一大堆人。

    “嗨,老爸老妈,下午好。”艾滋轻松的向那对中年男女打个招呼,然后一屁股坐在妇人身边的沙发上,交叠着长腿,很没样子躺靠在靠背上,打了个哈欠。

    中年男子——左蓝达大人放下手里的纸卷,目光直视艾滋,不语。

    年轻女子——芙罗拉小姐神色一凛,敛起细眉盯住艾滋,无言。

    中年贵妇——左蓝达夫人愣了愣,看看身边的儿子,又看看对面的女子,再看看身后的丈夫,犹豫。

    猛的,左蓝达夫人唰的起身,一脚踢掉艾滋翘在茶几上的腿,青葱细指指着他,横眉竖目的破口大骂道:

    “瞧瞧你这是什么样子?是待在那种穷乡僻壤太久了,连礼貌规矩都忘了吗?一年没回来了,就那样随意的向自己父母问候吗?还有,你没看见希克丝小姐在这里吗?怎么也不问候一声,快给我起来,别赖在沙发上!”

    芙罗拉在听到“希克丝小姐”五个字的时候,嘴角微颤了一下。而艾滋只是仰头看看自己母亲,懒懒的说:

    “何必那么紧张嘛,我才刚回来,让我休息一下吧……”

    “你说什么?人家可是你的未婚妻,你这是什么态度?”

    “妈,我这次考核还是没通过。”艾滋突然说道。

    “哎?什么……”左蓝达夫人愣了一下:“混小子,你又没有通过!你……”

    “但这不是重点。”艾滋打断母亲的发作:“重点是——既然我这次又没有通过巫术资格考试,依照约定,这位芙罗拉?希克丝小姐就要主动解除婚约,是吗?”最后那两个字是微笑着问向希克丝小姐的。

    芙罗拉?希克丝眉峰轻蹙一下,随即缓缓起身:“艾滋,看在我们两家多年来的友好,我可以请求父亲再给你机会——如果你不是有意要让两家关系破裂的话。”

    “我无所谓。”艾滋耸耸肩:“左蓝达家的事情又不是我的事情,我和你都只是继承贵族头衔,并不关系到朝廷里的事……若是以此为由,闹得两家关系破裂,有点说不过去吧。”

    那边的左蓝达大人又拿起桌上的文件,继续看起来,似乎不在意艾滋在做什么。左蓝达夫人敛神退到一边,也不插话。希克丝小姐咬着唇,一脸怒火:

    “你真的这么以为吗,别忘了我俩的婚事是由左蓝达大人主动提出的。”

    “那又怎样?要以此次考核结果为由而解除婚约,也是由你自己提出的。我都不怕担着‘被希克丝家的人抛弃’的丑名了,你还想说些什么?”艾滋也站起身,走到我身边来:“而且,跟一个个杏糟糕的喷火恐龙比起来,我当然会选择拉拉这样可爱又体贴的女孩子!”

    “啊?什么……”我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向艾滋。

    他向我暗示的眨眨眼睛,我立刻想起他曾说过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妻、又要我帮忙的事,原来就是这个啊……可是,这么缺德的事……

    被他吓到的不只我一人。希克丝小姐先是一愣,然后不悦的眯起眼睛打量着我;左蓝达夫人则瞪大了眼盯着我;连一直埋首文案中的左蓝达大人都抬起眼来看了看我们;而站在我后面的莉莉亚和卡米尔都闻言倒吸一口气。

    “你们……”希克丝小姐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来:“我就知道你这七年在岛上都是在混时间而已……等着吧,我会让你们吃不完兜着走!”

    她丢下狠话,一扭身向门外走去。她高傲的身形,如同孔雀一般,在路经艾滋面前的时候,狠狠踩了一下他的脚,然后瞪我一眼,才从门口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艾滋惨叫一声,抱着脚乱跳。也不知道他是真痛还是假装的。

    艾滋的母亲探过头来看看希克丝小姐远去的身影,呼了口气,才招呼我们进去坐下,然后又向艾滋问道:

    “……你这样做,好吗?”

    “哎呀,那些事你就别烦了。反正天塌下来,有老爸顶着呢。”

    那边假装仍在看文卷的左蓝达大人莫名轻哼了一声。

    听儿子这么说,左蓝达夫人也不再想那么多,把注意力转移到我们身上来:

    “你们是艾滋在工会那里的朋友吗?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出了些麻烦……”然后她抱怨的目光又转到艾滋身上:“儿子啊,你回来的真不是时候!我不是已经叫老洛克等在门口了吗,你怎么还闯进来?”

    艾滋靠在沙发上,半闭着眼:“我都一年没回来了,想念你们,所以一回到这里就迫不及待的进来了嘛!”

    那边看文件的左蓝达大人又是莫名的轻哼一声。

    左蓝达夫人不理他,和善的打量着我们:“艾滋难得能回来一趟,还带来朋友,真是欢迎——因为他一直都太懒了,我都怕他在岛上一直闷在家里睡觉,不出门结交朋友。”

    “他不出门都已经够让人烦恼的了,要经常往外跑,那还得了?”莉莉亚低声咕哝。

    “你们即是从岛上出来的,想必已经通过考核了吧,恭喜!”左蓝达夫人微笑的看着莉莉亚道。

    “呃……谢谢……我、我们是今天才通过考核的。”莉莉亚有些尴尬。

    “你是阿塞丽「莉莉亚的母亲」的小女儿吧,你们可算是波莱达有名的巫术世家了。我记得四年前是你的两个姐姐通过考核、拿到了青巫的资格,是吗?”

    “这样啊,那么有需要的时候,随时跟我们说……或者直接找艾滋说也可以。”左蓝达夫人微笑着看着我:“我看你们在这里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吧,不嫌弃的话,在芭琊期间就住在我们这里吧。”

    没有推辞,我们便在左蓝达家里住下。第二天一早,艾滋还在赖床,我和莉莉亚、卡米尔吃过丰盛的早餐,暂别左蓝达夫人,向爱姆之家出发。

    在一条较繁荣的商业街的一角、一间店面宽大明亮的速食店前停下:“就是这里了。”莉莉亚说。

    我看着店门头上大大的愣:“麦当劳?”

    “不是那里,是这边!”卡米尔将我一推,让我看见麦当劳旁边一家窄小的杂货店,店边的灯箱上赫然写着“爱姆之家”。

    门里就是一个破旧肮脏的玻璃柜台,里面摆放着几件不同的日用品。柜台后一个肥胖的大妈,看见我们走来便大声问:“几位客人要买些什么吗,咱们这里地方虽小,但东西可齐全的很那!”

    莉莉亚随意的看看柜台里的东西,说:“我要买把能干的扫帚。”

    大妈会意,压低嗓音让我们跟他进去。她领着我们三人穿过仄仄的通道,还不忘叫她的五岁大的小儿子在门口看着店。

    走过曲折的走道,我们来到地下一间不大的房间,四周亮着壁灯。房间正中摆了一张桌子,桌后的墙面上开了三个门,左右两边的墙壁——除了我们进来的通道,还有另两条敞开的洞口,不知通向什么地方。

    “你们是第一次来,我也收到工会传来的新人资料了。不过对于熟面孔,我们不用你说也会知道的。”她在一个破旧的木桌旁坐下,看见我们望向那几扇门的眼神,她又解释道:“那里的三个房间,右边是休息室,中间是传送去工会的专用魔法阵,左边是办理工作的地方——你们知道的,就是介绍工作、或是联系雇主之类的。至于另两个通道,是通向爱姆之家在这座城市里另两家分店的。”

    这种破烂小店还有分店?

    “好了,现在说说,你们想要做什么?”

    莉莉亚和卡米尔看着我,我于是先开口道:“我需要找个人,他是上个月底在一场海难中与我失散的,应该是被冲到了群岛上来。”我把以撒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那位大妈点头道:

    “我们是可以帮你查查看,那场海难后是有不少人被群岛的各地方救起,你要找的人应该也在获救者的名单里有所记载。刚好最近别的店里也接到类似的寻人案子,我就免费帮你一起查查吧!”

    “谢谢!”我感激的道:“另外,我还想打听一下卡顿和德里奇现在的情况如何。”

    大妈看着我,半晌才道:“如果你没有接下相关的工作的话,我们是不能透露任何消息的。”

    “哎……?”

    “我们为工会搜集各地的信息资料,是以那些地方有人向工会要求雇佣女巫、巫师为前提,我们在介绍工作之前会详细的打听好具体的情况,然后告知你们——但是,如果你没有要接这样的工作,我们就不能透露。你想接那两个国家的工作吗?卡顿的案字没有,德里奇倒是在大量雇佣黑魔法女巫、巫师。”

    “不,我暂时不想接任务……可是——”

    “没关系,拉拉。”莉莉亚扯扯我的袖子:“打听那些F级的情报「非机密情报」,不一定要在这里,在里岛的各信息部门就能打听得到。而按工会里的规矩,如果不接任务,哪怕是在报纸上公开的那种非机密情报也不会提供给你。但若是你接了相关工作,哪怕是a级机密也可以探听得到。”

    “好了,那么你要做些什么呢?”见莉莉亚对我详述完毕,大妈又转而询问向莉莉亚和卡米尔。

    莉莉亚是准备找个在群岛范围内的、难度不太大的工作,卡米尔也有兴趣去看看,于是,大妈带着他们两个走进了左边的那扇门,还吩咐我到右边的休息室去等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