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8

    刚开始的几招,我俩都很小心,互相试探着。卡米尔的速度很快,身体柔软杏、弹跳杏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个头太矮,所以我有铀用自如的防御屏障做掩护,他的攻击倒也没造成多大伤害。很快的,他召来了那一群毒蜂,大概是由于心理的恐惧,我一见那群嗡嗡做响的昆虫就浑身发毛,不自觉的窝在防御屏障里不敢移动。

    “这样可不行!”伊恩焦急的要我赶快采取行动,因为那些毒蜂已经开始用毒液溶解我的土系防御屏障了。

    “我……我对蜂毒过敏,我害怕!”虽然很孬种,但那些东西真的很恐怖啊!

    “那就让我来!”伊恩一马当先,准备驱风攻击。

    “等等,不行……”脑海中突然闪过巫工之塔被十二级飓风吹倒的场景,我一把拉住伊恩的老鼠尾巴:“万一你又控制不住力量,把这里弄垮了,怎么办?”

    “我会尽量减小损失的!”

    “呼啦”一声,一阵白色的风暴从我狭小的防御屏障里刮出去,刹时充满了整个竞技大厅。

    我的耳边被呼呼的风声塞满,那群嗡嗡乱叫的毒蜂已不知被吹到哪里去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大厅里,白色的飓风仍在卷动着,诺涯长老的白胡子随风乱飘,他却乐得呵呵直笑;珞克思玛长老则烦躁的理着被风吹散的长发。

    卡米尔站在狂风中,毫不在意被吹的飘展的一头乱发,兴奋的笑着,说:

    “这就是那个暗系的老鼠制造出来的风暴吗?真是有趣啊……拿来做实验的话,一定会很有趣……”

    他在风中张开双手,闭上眼,口中喃喃念着咒语。空中红光一闪,扯出一个圆形的空间转移之门,门中飞出一个十来米长的生物。它有一身翠绿的鳞甲,像蛇一样的细长身体,头部下方的两旁长着一对淡绿色透明的薄翼,正在顺着风向盘旋翱翔。

    “这是羽蛇,在逆风中飞行,它可是个好手哦!”卡米尔得意的解说道。

    风忽然停了,充满空间的白色聚集成伊恩原神的模样——上半身是两个真人比例的实体,下半身是急剧旋转的风暴。绿色的羽蛇也停在他的对面,漂浮在半空,与他对视着。

    伊恩猛的伸手,一把揪住羽蛇的尾巴,然后旋转着身体将它甩得团团转——伊恩一定是想知道我经常扯他尾巴的感觉。

    因为羽蛇滑溜的鳞片抓不住手,再加上它的扭曲挣扎,伊恩不由得一松手,它就因为惯杏,直直的被甩向竞技大厅的顶上去了。

    一连串的轰然巨响并没有停止——大概是伊恩用力过猛,羽蛇被扔出去撞上吊顶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将顶上撞通了一个洞;飞到上层又撞通一个洞……直至飞出塔外去了。

    连续十分钟的轰鸣之后,竞技场里陷入前所未有的寂静。但平静没持续多久,我又听到“吱嘎”声响,好象什么地方裂开了。

    声音越来越大,持续得也越来越久,终于——

    “伊恩!你——你——”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伊恩则一脸无辜:“我说了会尽量把损失减到最小——现在只是一百楼以上的塔被弄塌了,一百楼以下的建筑还好好的呢!”他还说得理直气壮!

    珞克思玛唰的一声从板凳上跳起来,双眼失神的看着空荡荡的上空——烟雾过后是一片晴朗的碧空,不见天花板:

    “你们……弄坏了巫工之塔也就……算了,可是……我的实验室也在上面啊!我苦心研究的东西——你、们、两、个、全、都、不、及、格!!”

    “啊,冷静一点,冷静一点,珞克思玛。”诺涯坐在一片狼籍中,笑眯眯的捻着胡子。

    “不可原谅!”珞克思玛又唰的从大腿旁的护带里抽出一把匕首,作势要向我冲过来,却被诺涯拦住。

    “你别拉着我,我今天要为我的那些刚研制出来的魔药报酬,为我苦心花费了二十个春秋的宝贵时间报酬……”

    “啊呀,那些药水,重新再做不就有了吗,何必这样呢?”

    “老家伙,你哪里会明白我的感受?那是我精心调配的万用皮肤过敏药水,对各类皮肤病都有明显效果,而且还嫩滑美白、自然年轻……那是我花了多少心血才做出来的东西啊,我……”

    “呃……那个……”她说的那个药水的效用怎么跟x-H104如此相象?我怯生生的递过一瓶药水给她,小声的说:“我、我这里有一瓶类似的药水,不知道……”

    “恩?”她一皱眉,猛的夺过药水,又是看又是闻,口中还喃喃道:“恩……不错,不错……”

    诺涯见珞克思玛的注意力已不在考场中,便笑呵呵的叫我们不必在意。卡米尔本来就没有于意青长老在叫嚣什么,他一直站在一边打量着伊恩,突然一笑:

    “看来要收服你这个高等的魔物,就要我出杀手锏了!”

    他说完,就看见远方的高空隐约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生物,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飞来。

    “啊!是风岛的风之龙!”在旁边观战的莉莉亚首先叫出来。

    “风之龙?”我哑然失声。伊恩已经迎过去,与之激战起来了。

    风龙是风属杏的高级生物,与火、土、水龙一样,在人界算是最厉害的魔法生物了。没想到卡米尔真的能操控龙为自己的御灵兽!那条龙通体成灰绿色,腹部是浅色鳞片,背部是深色长毛。两翼是像蝙蝠一样的巨大的翅膀,随意挥动,就造成强烈的气流。

    两个同属风杏的家伙对决,均无法伤到彼此,只让我们这些站在地面上的人殃受灾难,我更觉得脚下的塔楼也在晃动。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对镇上的人也会有影响的!”一个考官紧张的对诺涯道。

    诺涯也捻着胡子,笑着点头。得到长老的许可,那个考官连忙对我与卡米尔下令:“赶快收回你们的召唤灵兽,这一回合算平手!”

    卡米尔还意犹未尽,我早已迫不及待的呼唤伊恩回来了。

    稍作休息,又进行接下来的比赛。不过,我已是稳操胜券了——最难缠的一场比试没有落败,而考试中最重要的两个长老似乎也对我的印象不差——那个被艾滋称为爱慕虚荣又尖酸刻薄的青长老,已经完全沉迷到我的那瓶x-H104中去

    由于场地破坏,考核迫于停止,但各位主考官们已经对各参赛的考生评出了大概分数,最后被评定通过考核的三人也就是最先到达竞技场的我、卡米尔和莉莉亚。

    我是顺利的通过女巫考核了,诺涯长老给我颁发女巫资格证书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呵呵傻笑,而珞克思玛长老盯着我猛瞧,最后还很豪爽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声说:

    “不错不错,我看你以后就专心朝青魔法发展吧,别管那个什么狗屁黑魔法——那种东西学了对人没好处!学黑魔法的人都是些神经兮兮又讨人厌的家伙,而且会让皮肤看起来病恹恹的或是过度苍老,就像那个左蓝达家的臭小子,还有那个不知死到哪里去的黑魔法长老——总之没一个好东西,哪像我们青魔法,前有我这个完美全能的领班人,中间有米歇尔,后来的还有卡米尔这么个有朝气的小子,前途大有可为啊~~怎么样,我可以免费帮你把那个紫巫的资格证换成青魔法证书……”

    “但是,珞克思玛长老——”一个中年大叔,莉莉亚说他就是巫术工会的财务总管鲁汪达,突然插进来道:“无论她是青魔法还是紫巫的人,被她与另一个青巫师破坏的巫工之塔一百至二百楼的修理费,还有清理费,以及楼上各机关组织丢失的文件、信息资料等等,这些损失加起来一共需要赔理十七亿八千二百六十三万四千四百九十一块金币!”

    “轰”——我直直的倒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诺涯长老抚着胡子,笑眯眯的说:“卡米尔就算了吧,他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虽然是小孩子,但已是个合格的巫师了,而且……”

    “既然那小子的都算了,我们拉拉的也就算了!”珞克思玛也很爽快的开口,完全不管鲁汪达在念叨什么,然后笑得很贱的对我说:“怎么样,大姐姐帮你把债务免掉了,到我们青魔法来吧!”

    “其、其实,资格证书上写些什么门类,我倒没意见……当然能不用还债当然更好。只是……我、我当初要考女巫,就是为了用这里的传送魔法阵到弗乐迪去的,可是……”那个传送层好象而也是在一百楼上面吧!

    “如果你支付十七亿八千二百六十三万四千四百九十一块金币的维修费用,我们可以临时建造一个传送魔法阵送你出去。”鲁汪达抓住时机的继续宣读他的财务报告。

    “什么?我——我不要!”把我卖了都不值这个价。当初我就是为了省那几个金币的船票才跑来这个鬼岛的,难道我现在还会支付你那一笔天价吗?

    “就算真的要修理巫工之塔,这责任也不能全推到我身上啊——你们既然决定在一百楼举行这样的考核,就应当承担破坏的风险,当初宣读考试规则的时候也没有提到这一点,所以,这责任根本就不在我们考生,是你们自己考虑不周!”

    “哎呀,这么说来也对……”诺涯仍旧不慌不忙的赞同道。

    “诺涯长老!”鲁汪达可着急了。

    “这座塔也算年久失修,我早就想来个大扫除了,这样也好。”诺涯睁开小眼睛对鲁汪达下命令:“至于上面的那些资料嘛……我相信我们工会里的人都不是无能之辈——在塔被打飞出去的时候,正在里面工作的人员应当已经把重要的资料抢救出来了吧!剩下的一些东西,只要派一队人去搜寻半座塔掉落的位置,再把它们弄出来不就好了。”

    “……是……是……”鲁汪达低头哈腰,完全没有刚才的气势。

    不过听诺涯长老这么说来,他们的损失好象也不怎么严重嘛!刚才那个财务官一定是想要吭我的钱,才那么说的!

    “那……我们怎么办?传送阵被毁了,我可以从外面的大桥出去吗?”我只好退而求其次。

    “那倒不用。所谓传送阵本就是魔法装置,重新再布就行了,不一定要在那里才能用。”诺涯说着:“但临时建造的传送阵只能送你们去一个地方,若还有去其他目的地的就等你们到了弗乐迪在另外转乘吧。”

    见卡米尔和莉莉亚都没意见,诺涯就地布下倒五芒星阵,让我们站进阵中,缓缓念动咒文,让一道白光将我们笼罩。

    珞克思玛长老还在一边嘱咐:“到了弗乐迪就去找‘爱姆之家’,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你们自己决定的了。还有拉拉,别忘了在那里改办青魔法的证书啊!”

    脚下腾空,周围白色的画面像一块块水晶屏蔽将我包围,折射的强烈刺眼的光芒让我头晕目眩。

    我们着陆的地方,是一处山脚下,背后是一片高耸的山地,而脚下是绵延的绿草。阳光并不刺眼,但却温暖,我抬头一看,却发现头顶上并不是天空,而是同样的一片绿色,像镜子映照着地面的景色。

    “这里……究竟哪里是天空,哪里才是地面啊?”我忍不住惊叹。

    “那上面飘的是浮萍。”卡米尔瞥了一眼天上绿绒绒的东西。

    “你第一次来弗乐迪吗?”莉莉亚像看土包子似的瞄我一眼:“这里就是里岛中最大的岛屿——浮岛!陆地是漂浮在海洋之上的,而绿色的萍草漂浮在天空中。”

    仔细再看,头顶上的绿色的确是纤细的萍草,就好象长在湖面上的那种浮萍一样。说起来,我也曾经看过相关的文献:由于魔法力量的冲击,使得波莱达大陆分裂成群岛,而魔法的效果仍覆盖在各个岛国之上,百年来达成了不平衡的稳定状态,造成群岛各处风格迥异的奇观。

    “这也是由于陆地分裂的魔法效果造成的吗?”我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