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7

    “她啊……”艾滋晃了晃脑袋:“我待会儿再跟你说吧,现在公布通过者名单了。”

    还好,我虽然是排名最后一个,但总算是过关了!卡米尔的分数是通过者中的倒数第二名,大概是因为他恐吓考官的行为让他的分数降低了吧。另外,莉莉亚是排在第五名,沙糜排在第四名——她经过白魔法女巫紧急治疗后,又继续参加了下午的考试,而且从结果来看,考官们似乎一致对她看好。其他的人,我就都不认识了。

    艾滋像我道贺,我却没有幸喜:“更麻烦的事还在明天呢!”

    “关于那位长老的事……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我家回去刚好与你顺路。”艾滋慢腾腾的从椅子上爬起来,对我说。

    “顺路?”

    “恩,你现在是住在米歇尔家里吧?”

    “是的。”

    “我住他隔壁。”

    “隔……”我也真是迟钝!

    在楼梯口,我看见莉莉亚也正打算离开,便邀她一起走,她却一脸惊恐:

    “什么?你要跟那个家伙一起走?呃……算了,你们……慢慢走吧,我失陪了!”说着,她不等人流先下楼梯,自己就骑上扫把飞走了。

    “她为什么……很害怕的样子?”我不解。

    “谁知道呢。”艾滋笑而不答。

    不过两分钟后,我就明白莉莉亚的用意了——整个会馆的栏杆外围满了人,清一色的年轻女孩子。准确的说来,应该是艾滋的崇拜者——正拿着鲜花、签名簿冲着艾滋大声喊叫。那声势……的确很吓人!

    “工会的那个黑魔法的老太婆,她并不住在岛上,也不太过问工会的事情。只是在考核最后一天会到巫工之塔参与考生成绩的评定。我来岛上的前几年,都只是在巫工之塔的最后考核时见过她。她实在是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好象怎么做都能讨她喜欢,又好象怎么做都不对她胃口。不过从前年春天的考试之后,她就没有出现,也再无音讯,有人猜测她可能老得死掉了。

    关于她的事,我所知道得不多,只是曾听诺涯老头称她为‘葛罗雷长老’,所以才猜测她会与你有关联。”艾滋这样对我说。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身形高瘦,但一件黑袍罩在身上,所以什么都看不到。”见我沉默不语,艾滋又说:“我看她今年也不会出现……总之,明天你去了巫工之塔就会知道了。”

    “……哦。”我想了想,又抬头问他:“可是……你这样好吗?这次又没有通过考核。”

    “考核啊……没关系。但是说起来,我之所以会错过今天的五场比赛而最终落败,都是因为你给我的那套刀具的缘故——你是罪魁祸首哦!”

    “啊?!”

    “不过无妨——等你拿到女巫执照以后,帮我一个忙就可以了。”说着,艾滋神秘兮兮的眨眨眼睛。

    “唉?要我帮你什么忙?”

    “你是要去弗乐迪的吧?等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

    带着一片茫然的心情,顶着一对熊猫眼,我终于来到巫工之塔,参加最后的考核。

    巫工之塔是岛上最高的建筑,建在城镇中心,海拔2118米,共200层。100层以下是工会活动所用场地,也开办一些巫术交流之类的活动。100至105层用做最后考核之用,五层楼的空间被隔成一整间巨大的竞技场,十分空旷。竞技场之上是一个连接外界的信息中心——据说每天有上亿份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要求雇佣巫师、女巫从事某些工作——这里是巫术工会为其下巫师、女巫们联络、发放任务的机构。信息机构上面,是巨型的、可以连接世界各地的魔法传送平台,整个楼层就是一个空间转移机器,把世界各地设有的传送魔法阵彼端作为可以任意选择的目的地。传送层再上面,就是长老们的私人用地,也是机密文件的储藏库。

    2月22日的今天,巫工之塔是对外戒严的,只允许工作人员和通过前三场考试的考生进入。早上八点在一楼大厅集合,参加考试的十人是白2人、黑2人、青3人、紫3人。但实际上只来了八个——沙糜和一个青魔法的考生莫名缺场了。工作人员宣布,今天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在一个小时内,随便用什么方法,抵达位于第一百楼的竞技场。

    不用看也知道,整个高塔里机关重重,也有不少工作人员被安排在各处关卡阻止考生前进。

    考试开始,几个考生一鼓作气的向楼梯间冲过去了。莉莉亚和卡米尔倒还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处,四面打量。

    “一百楼那么高啊!”卡米尔看看吊高的大厅顶部:“那么坐电梯应该最快最省事吧。”说完,他就背着手,走进一个停好的电梯里去了。

    电梯……应该是最危险的地方吧……我正要回头看莉莉亚的反应,她却也毫不在意的向安全门走去:

    “走安全防火通道的人比较少。”

    为什么他们都要走那种明显又普通的地方?我认为一定有什么隐蔽得不易发现的小路——比如直达顶层的老鼠洞或是通风管道什么的……但是我觉得在这个塔里面什么地方都不安全。

    想到这里,我毅然提起拖把,向塔外走去。

    “79号考生,你打算要弃权吗?”一个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问。

    “不,我没打算弃权。”我不理会他的阻拦,直接走到门外,然后骑上拖把,一口气直接飞上了一百楼。

    虽然高空空气稀薄,对飞行不利,但是,我之前因为想要通过飞行逃出这座岛,所以已经试过很多次在这样的高空飞行了。也没怎么费力,我的拖把很快就飞到了一百楼的一间大厅的窗外。

    “这里真宽敞!”我爬进窗户,打量这间宽广得有点过了头的房间:“应该就是艾滋说的那个竞技场了吧……”

    “呵呵呵,今年的考生们真有活力,竟然只用了三分钟就上来了呢!”一个苍老而洪亮的声音响起,我顺声望去,正是一个穿着白袍的老人。

    “您、您好,诺涯长老!”我还以为这里没人呢,突然看见这个满脸老人斑、面容慈祥的老头,一定就是白魔法的诺涯长老吧!

    “好,好!”他正坐在茶几前喝茶,和善的笑着:“我记得前年考试的时候,左蓝达家的那小子坐电梯上来,好象还用了五分钟吧。”

    “哼,只不过耍小聪明而已。”诺涯对面坐着的是一位妖艳的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她一定就是艾滋说的那个实际年龄在三位数的青魔法长老吧!(艾滋因为与她讨论年龄问题,曾被强迫取消考试资格。)

    “珞克思玛长老,您好!”我赶紧向她行礼——果然是个很刻薄的人。

    “叮咚”一声,大厅另一头的电梯铃响起,卡米尔从里面走出来,一边喃喃的念叨着:

    “搞什么嘛,这一路根本没遇到阻止我的人,我还以为要大干一场呢……”

    “呵呵呵,电梯里本来就没有设置任何阻碍,只是大多数考生不会选择这一条路,这几十年来也只有三个人通过那里——你、米歇尔和左蓝达家的小子。那个小子用了五分钟上来,你用十分钟,米歇尔用了十五分钟。”诺涯长老笑呵呵的对卡米尔说,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道:“不过,巫术考试这百年以来,从塔外面飞上来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啊?!怎么可能——你已经在这里了?!”卡米尔这才发现我的存在,惊讶不已的瞪着我:“你……从塔外面飞上来的?就用那个?”他指着我的“那个”拖把,呆住了。

    “为什么同样坐电梯上来的人,所用的时间却不一样呢?”我不理卡米尔,只是困惑的问向诺涯。

    “那是和各人的能力有关。因为电梯的驱动能量不是电力,而是乘在里面的人自身的力量——有些法力太弱的人,一辈子都上不来呢。”

    “这么说,卡米尔的力量比米歇尔大人还要强吗?”

    “哼,米歇尔那小子现在已不能和七十年前相比了,否则他现在也没有资格给工会高层办事情!”青长老不屑一顾的插话。

    半小时后,莉莉亚也气喘吁吁的从安全出口爬上来——她是一路坐着扫帚从楼梯上飞来的,途中也遇到了狙击。九点将近,又有三个人伤痕累累的人从别处赶到。时间一过,各个出口就被封住,正式的考核开始了。

    白、青长老分别走到大厅边的长桌后坐下,边门里又走进来三个中年巫师,分别在两边坐下。随后,一个较年轻的巫师走出来给考试做解说,并宣读考试规则:

    “此次比赛,最终参与人数为六人:白魔法——欧克提;黑魔法——瑞佛;青魔法——卡米尔;紫魔法——莉莉亚、拉拉葛罗雷、鲁克巴。

    考试自上午九点开始,十一点结束。由考生做一对一的对决,五位监考官予以评分,仅取三人。本场考试中,对于考生的任何资料均属保密情报,不予泄露。

    双方比试当中,请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遵守以下几点:

    在打斗中最好不要给对方造成伤害,如果不可避免的会造成损伤,也希望能够点到即止,不要伤其杏命。如果不得不给对手造成生命威胁,也希望能以比较善意的手法,至少留个全尸。如果一定要打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那么胜方在赛后必须留下来,清扫场地,以保持巫术之塔的圣洁、美好的形象……”

    这……这是什么考试规则啊……

    比赛正式开始。其实我是处于优势的,因为我上来这一百楼并没花什么力气,而且休息了近一个小时。而对手中,除了卡米尔之外,都在途中受到过攻击,体力消损。至于莉莉亚,她曾败在我手,其余那几个在时间届满之前几分钟到达的人,更不成畏惧。所以,我需要注意的对手,就只有卡米尔而已。

    第一、二回合分别是莉莉亚对一个黑魔法瑞佛、卡米尔对一个白魔法欧克提,莉莉亚花了一点时间赢得比赛,而卡米尔则很轻松的就取胜了。第三回合是我和同为紫巫的鲁克巴。恩……好象在哪听过的名字,但是想不起来——算了。

    “轰”的一声,一座大山站到了我的对面,一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怒气汹汹的对我吼道:

    “小丫头,总算让我遇到你了!上次是本大爷小看了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着,他还对场边做解说的考官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留下来打扫场地的!”

    我眯着眼睛打量那个高大的男人:“大叔,我又没去考过佣兵,怎么会见过你?”虽然不记得曾见过这么一个人,但他这样的体形,应该是当佣兵的料吧。我显然不曾在佣兵考试中见过他,又何来结仇之说呢?我苦恼不已。

    “什么佣兵,我是来考紫巫的!紫巫!”他愤怒的大叫,连地板都被他的愤怒所震动:“你别想假装不知道就蒙混过去——我可是记的清楚得很,就是你,在第二场考试的时候,用了一个奇怪的烟雾把我给熏昏了!”

    “我?烟雾?”我皱眉想了又想,突然大悟的从衣袋里掏出一瓶药水扔到他的脚边,又问:“你说的……是这个烟雾?”

    “没错!”他看了看那烟雾的成色,得意的怪叫:“这下子你跑不了了吧!哼,老子就说不会记错的——那种恐怖的味道,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对,就是这种酸臭又刺激的味道,就是……唔……呕……”

    他的脸又变蓝了,接着又“轰隆”一声倒了下去——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又”字?

    “第三回合结束,79号胜。”

    鲁克昏倒不能继续比赛,丧失资格;莉莉亚轮场休息;下一回合由黑魔法的瑞佛对抗白魔法的欧克提,结果瑞佛惨败,也丧失资格。接下来,就是我与卡米尔的对抗了。

    我很紧张,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卡米尔倒是很兴奋,他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