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6

    我努力的张开土系防御壁障,才能勉强挡住她的藤鞭的进攻。但我的防御屏障却无法抵挡她的黑魔法攻击,一会儿这里破了一个洞,一会儿那里又出现一条裂痕。我就忙着缝补防御屏障上的破洞,竟还忙得不亦乐乎。

    渐渐的,莉莉亚的攻势弱了下来,藤鞭也趴在地上不再动弹,而莉莉亚正弯着腰,大口喘气。“唉?停止了吗?”我刚召来土元素,补好屏障上的一个大洞,正打算继续我的“缝缝补补又一年”的战略,莉莉亚只能大叹一口气,转身对考官说:

    “不行了,我认输。”

    “咦?怎么回事?”我的脑袋还停留在遭受激烈攻击的震荡中,一时没转过来。而莉莉亚已经爬下擂台,走到一边去了。

    “她的法力已经用完了。”伊恩在耳边对我说:“莉莉亚的爆发力很强,但持久杏却不怎样。她刚才长时间的消耗法力施放魔法对你攻击,却未伤到你分毫,现在她法力几乎丧失怠尽,再战斗下去,对她自己不利,只好主动弃权。不过,她的精神力在女巫中应该算是比较强大的了,能一瞬间放出那么多魔法。”

    “这样啊……”我也跟着爬下台去,追上莉莉亚:“莉、莉莉亚……你还好吧!?”

    “恩。”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看了我一眼,又说:“你也不用觉得过意不去,我是确实觉得自己敌不过你,才主动认输的。你虽然自称是女巫,但精神控制力远远在我们之上……我想,你应该已经符合魔法使,甚至是魔法师的资格了吧!”

    “不……没有。我只是曾经在魔法师的学校里待过一阵子……”

    “魔法师的学校?”

    “恩……是卡顿的曼佗雅学院。”我现在已经逃离卡顿了,告诉她也无妨吧!

    “你是说——你是世界第一的魔法学院——曼佗雅的学生!?”莉莉亚难以置信的大叫,引来周围的人也都以一种惊讶不已的表情,打量着我。

    “呃……算是吧……不过,我只在那里待了一年……”这是什么状况?大家的反应都过度了一点吧……

    “难怪……”莉莉亚盯着我,喃喃的念道:“原来你是曼佗雅出身……难怪这么厉害……”

    “呃……可是……我并没有从曼佗雅毕业!”所以我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

    “不,你要知道——能进曼佗雅的人都是有非同一般的能力的人!而且我看你……不太像是在卡顿有什么后台的样子,那么你能进曼佗雅……果然是我小看你了。”

    是这样吗?我觉得额头直冒冷汗。

    “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一个能进曼佗雅的人,怎么会跑来这里考女巫?你有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完全可以不受女巫资格的限制而成为魔法师,为什么要来做女巫?而且……曼佗雅的人……会允许一个女巫见习生成为他们的学生吗?你当初应该是打算要做魔法师,后来才选择做女巫的吧!?”

    “也……也没有啊,我一开始就被训练成女巫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进学院——那里学费又那么贵……可是奥斯卡那个老家伙,即使知道我是个女巫,还是硬要拉我进学院去,我刚好顺路要去提滋……所以……”

    “奥斯卡?你说的不会是大法师奥斯卡格莱秀斯帝里尼吧!那是曼佗雅学院的校长?!”

    “唉……是啊……他那么有名吗?”我知道奥斯卡在西奥格塔大陆是很有名气的,但在波莱达也有人知道吗?

    “天……”莉莉亚一脸要晕倒的样子:“幸好我刚才弃权了……”

    我有些局促的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众人,向莉莉亚问道:“奥斯卡老……大人……他在这里也很有名望吗?”

    “他与诺涯长老是死对头——大多数世人们敌视女巫、巫师,而抬高魔法师、祭司的地位,我们与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关系自然不好。”

    “恩……挺有趣的。”卡米尔突然从我身边冒出来,带着古怪的笑容:“纯暗属杏的宠物老鼠、拥有魔法师水准却来报考紫巫、曾在第一学府的曼佗雅就读、还和奥斯卡帝里尼有一腿……第一次参加巫术考试却能出其不意的打败‘恶魔之天才’的艾滋,和‘无线之傀儡师’的沙糜——我也挺想向你领教领教的。不过,今天的考试我们是碰不到面了,明天在巫工之塔的考核,就……”

    “你省省吧!”莉莉亚突然打断卡米尔自以为很酷的说白,讪讪道:“你能不能通过今天的考核、参加明天的最后考试,还是个未知数呢!别忘了你自己早上已经输过了一场,而且还恐吓考官……啊,你下一场比赛又要开始了,先祈祷别再输掉!”

    “不用你操心!乌鸦嘴的三八婆!”卡米尔不高兴的冲莉莉亚大叫一通,转身跑去考场,继续考试去了。

    “什么叫做……跟奥斯卡老头……有一腿?”我喃喃自语。

    见卡米尔走开,莉莉亚又继续刚才的话题:“不过,对于奥斯卡帝里尼,撇开彼此不同立场来看,他本人确实是一个值得推崇的人物。他主持的曼佗雅学院,培养出不少魔法、战士人才,同时他也极其忠于国家、人民。前不久,还在提兹郊外的森林里,为了护卫都城,不惜以百岁高龄、消耗大量法力施展了‘泰坦之怒’,平息了魔族的骚动,很被人们津津乐道呢!”

    “……卡顿的事情,你们也知道得很清楚啊……”

    “那当然!”莉莉亚得意的说:“我们波莱达虽然不比那些大陆国家那么富庶繁荣,但长期稳定,对外界信息交流也很便畅。不像现在的卡顿帝国,还有东边的那个……德里奇联合公国,现在都是乱成一团,所以对外的信息也都不灵通了。”

    “你……你是说德里奇……和卡顿的情况,你们这里也知道?”我激动不已。

    “当然知道。不过这里的人们比较在意的是巫术考试,而且也不能离开小岛,所以对外面的详细情形不是很了解,我也只是知道现在的卡顿皇族在闹内讧,德里奇在搞分裂……具体情报,可能还要到里岛才能知道。”

    “到里岛就能打听到最新的情报了吗?”我急切的问。

    “恩……应该是的。”莉莉亚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我记得不久前卡顿好象在通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和一个高大的男子……不过那个男的不是白头发,也不会变成老鼠……”她说着,古怪的看了伊恩一眼。

    正说着,卡米尔的考场方向传来一声惨叫——不是卡米尔的声音,也不是卡米尔对手的声音,而是考官的声音!

    我只看到一群黑压压的东西一边嗡嗡叫着,一边从考官身上飞走,只留下满脸红包的考官躺在地上,痛苦不已。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卡米尔闲闲的靠在擂台旁的柱子上,满连笑意的对考官说:“我的小东西们有点太兴奋了——不过‘青魔法考试一定要用青魔法’的嘛!所以我就把它们叫出来了,谁知道它们一时兴奋过头,竟把考官大人错当成敌人攻击了!真是抱歉啊!”

    “不……不要紧……”考官大人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比、比赛继续……你也要小心控制自己的御灵兽,不要再让它们伤及无辜了!”

    卡米尔无谓的耸耸肩,目光又再度转回到擂台上、自己的对手身上。刚才那群黑压压的东西又从远处飞回来,乖巧的停在卡米尔身后,不停的扇动两片透明的翅膀,发出嗡嗡的声响。

    “那是巨毒蛛蜂。”莉莉亚对我解说道:“卡米尔最常使用的御灵兽就是这群巨毒蛛蜂。不过,据说他还会操控风岛的风之龙——他在与米歇尔对决的时候用过,但我并没有亲见。”

    “龙……啊……卡米尔也很厉害呢!”我不禁感叹。

    “但他的行为也很不光彩!他一定是因为早上的事,所以才故意让蜂群在攻击对手时放缓速度,使对手能够轻松躲开。然后蜂群攻击的目标就转向一直躲在对手后方的考官身上了——卡米尔驾御能力是很强的!”

    “……真不想和他打……”我可不要自己被叮得满身包!早上被沙糜划破了脸,幸好我即使用特制药水涂上,否则就要破相了!

    “啊,对了!莉莉亚,你也没有其他的比赛了吗?”

    “恩。我今天的比试已经结束了。5胜1负,一场是对方弃权……应该可以顺利过关了吧!”

    “这样啊……那我应该也可以通过吧!?”我6战全胜呢!

    “你?”莉莉亚瞄了我一眼:“你虽然6战全胜,但考官们对你的印象恐怕不太好!你这6战中,只有上午对青、黑魔法考生的两场是你自己打赢的,其他的都是不战胜,加上你的表现:考场上与别人聊天、玩宠物老鼠、还因为怕鬼而做出很丢脸的举动……考官对你的评分可能不高。”

    “什么?怎么会这样?”我急了:“那要怎么办啊?”

    “看情况咯!每胜一场比赛可以加分,加上考官门总评的打分,总分排在前十的才可以通过,你也许还有希望吧!反正艾滋是没戏唱了!”

    呜~~我好可怜!

    我和莉莉亚一边坐在角落里观察其他考生的对战状况,一边苦恼着自己到底能不能过关。下午四点三十分,全部考试基本上算是结束了,只剩第三考场擂台上的卡米尔和一个同是青魔法的对手在继续比试。不过卡米尔显然是技高一筹,但那个小鬼明显是在拖时间——放个大面积的冲击波,打伤对手的同时也让考官吓得四处躲闪。最后,终于在考官的惨叫中,结束了今天的考试,要等待五点整公布通过的考生的名单。

    “看来卡米尔也打得挺顺手的嘛……”我的身边突然响起艾滋的声音。

    我一转头,才发现艾滋不知何时已搬了张舒适的躺椅,靠在我旁边坐下。吓得我差点从板凳上跳起来。

    “艾……艾滋……你什么时候出现的?之前都跑到哪儿去了?”

    他一边前后摇晃着椅子,一边有气无力的回答:“我啊……早晨刚拿到那套刀具,太兴奋了,就跑回家去试一试。果然很好用……恩……所以我就忍不住用每一把刀都做了一道料理。做完后就觉得很累,然后就把做出来的东西都吃掉了。”

    他眯着眼睛,好象真的很累:“酒足饭饱之后,我就想睡觉。反正那时已经12点多了,早上的考试也已结束,我赶过来也没人在,所以我就洗个澡上床睡觉了……”他说着,打了个哈欠:“四点多钟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打了个电话过来把我吵醒……我就想:怎样也得过来看一下考试结果吧。所以就赶过来了!唔……我都还没睡饱呢……”

    “你缺了那么多场比赛……就是因为……”我傻了眼。

    突然觉得背脊阴凉凉的,回头一看——莉莉亚阴沉着脸,头上顶着团鬼火,像从冥府里爬出来的怨魂似的晃悠悠的绕过我,走到艾滋的面前:

    “你就为了那几把破铜烂铁,故意没来我的比赛?”

    “咦?是莉莉亚啊……哦,对了,我今天本来应该有和你的比赛哦!”艾滋一拍大腿,突然了悟:“那么你是胜了吧,恭喜!”

    “这一点也不值得恭喜!”莉莉亚愤怒不已的大叫,之后调头就跑开了。

    “呃……莉莉亚她……”看看莉莉亚跑远的身影,又看看一脸无所谓的艾滋,我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艾滋两手一摊,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就是搞不清楚这些脾气暴躁的大小姐们到底在想些什么。”然后他又冲我笑笑:“还是拉拉这样杏格温婉的女孩子比较招人喜爱!”

    “啊……?”我愣了一下,突然不知该怎么面对他那一张莫名兴奋的脸:“呃……对、对了,你早上说的那个黑魔法的长老……她到底……”我终于想起正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