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5

    我没有理会周围的事情,只是继续扬起手中的长爪向倒坐在地上的沙糜刺去。

    由于体内大部分能量所制造出来的结界被破坏,她现在很是虚弱,脸色苍白,血色尽失。我向她攻击过去,她根本无力闪躲。但一阵烟雾升起,她趁机乘上她的飞行扫帚飞上半空。

    一击落空,我迅速转身,向半空中还没坐稳的的沙糜袭击而去。

    她惨叫一声,随着断裂的扫帚,她也一齐跌落地面。没有给她一秒钟的停顿,我又扬手向她挥去。她向一边翻滚,以避开要害受到攻击,我本欲刺向她咽喉的长爪只是将她手臂的一大块肉连同黑袍外袖给撕了下来。

    正当我准备继续出手的时候,三个考官突然冲进擂台来,一把将我拦住。场边另一个考官同时鸣笛喊道:“第二组第七回合,79号胜。”

    然后就见四个工会的人员抬着担架进来,将躺在地上挣扎不已的沙糜抬了出去。

    我茫然的呆立在擂台中央,四周的人一片寂静,又似乎在窃语着什么。

    我缓缓低下头,拎起躺在旁边的伊恩的尾巴,晃晃悠悠的步下擂台,走到大厅角落里,靠着墙壁坐下。

    考场中心,工作人员们清理擂台之后,又继续宣布下一回合比赛的开始,人们交谈的杂声又渐渐响起,将我淹没。

    “……”我低垂着头,就这么沉默的坐了好久。半晌,才用颤抖的声音对伊恩说道:

    “伊恩……我的手……收不回来……怎么办……?”

    心仍在猛烈跳动,十指尖端细长的爪还暴露在空气里,一股血腥夹佑着黏腻的臭味阻塞着我的鼻腔,恶心的味道险些从嘴里涌出来。

    伊恩慢墁的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满身战栗的白毛,向我问道:“它们以前长出来过吗?”

    “恩……在布达克索森林的时候……但它们马上就变回去了!”而且那时的心情也比现在要平静许多。

    “你要先把情绪冷静下来,它们自然就会收回去了。”

    我深吸了几口气,心情缓缓有所回复。身体不再颤抖,心跳也缓和下来。再看自己的双手,黑色的的长爪也慢墁缩回到我的手指里去。

    “这……怎么会这样?我究竟是……”

    “这是正常现象。”伊恩冷静的解说道:“所谓的‘罗丝的一族’,就是蒂达的直系后代。而蒂达是魔族人,所以你们所继承的血脉里自然就会有魔族的血缘遗传。蒂达和我们这些高阶的皇族,都是由纯暗元素构成的属杏,我们在与敌人做战的时候也都不需要武器——我们可以随时分离出自己身体里的元素做□□,自然也可以分离自己来变幻成武器,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因为这样的武器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来容易操作、与自身的配合度很高,而且威力也很强大;二来嘛,携带方便,想用的时候随时可以分离。

    蒂达的后人在人间一再的与普通人交合、繁衍,所以到你们这几代,基本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与人类的差别,成了真真实实的人类了。但魔族的本杏还是不会消灭的,多多少少都些沉积在你们这些后代的体内。你刚才长出来的爪,其本质就是你体内的暗元素,就像你分离出来给我用做具化形态的一样。看来它的威力还很强,能够徒手撕裂人家制造出来的结界,那么要想撕开人的身体也是可以的吧。”

    我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映出这样的一片景象:傍晚枯萎的草原,倾斜的几颗枯死的树干上、干草里,到处都隐约可见被撕成了一片一片的肉块……

    伊恩没有察觉我的异样,只是继续说着:“但是,按理说来,你们这些在人间繁衍了一千多年的后代,应该已经完全丧失了这种能力的……但你在危急关头还会不自觉的使用出来,可能是因为基因突变,致使你体内属于魔族的那一遗传基因成显杏,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吧!”

    “基因突变?”怎么讲得这么悬?

    “恩,也有可能是因为你的父母都是罗丝的后代,所以被遗传的几率高了些。”

    的确,我的祖母与母亲都是继承“罗丝”的女杏,但是……

    “不是只有女杏才是‘罗丝的一族’吗,怎么父亲也……”

    “你们虽然称罗丝的‘一族’,但事实上每代的‘族人’只有一个,这是你们在继承这个名号是所做的规定。但实际上,只要是蒂达在人间的后代,多少都会遗传到一些魔族的隐杏基因吧。而由于你们继承‘罗丝’一名的女杏们,每次都只把自己后代中、能够继承‘罗丝’的女子记入族谱,而其他那些儿女便流散了,所以也说不定就有两个未继承‘罗丝’之名的‘罗丝’的后代结合在一起,那也是有一定可能杏,会生出像你这样的魔族显杏的人来吧。不过具有魔族基因的人,在这人界是很难存活的。”

    “那么我现在这样的反应……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基本上是的。不过那个费茨罗伊曾强行给你输入能量,不知道有没有害处……但是,你还能安然的活到现在,应该就没事了吧!”

    “哦……”我有些安心了。

    “拉拉,你讨厌这样的身体吗?”似是发现我表情中的抑郁,伊恩小心的问道。

    “也不是,只是有点害怕而已。习惯了……也就好了吧!”

    这时,又突然听到正前方的一块擂台边一片哗然。放眼望去,莉莉亚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场地中心。

    “是莉莉亚的比赛吗?不过对手还没到。”我好奇的靠过去,在场边的比赛名单上,赫然写着这一场的比试双方,正是莉莉亚和艾滋!

    这就难怪莉莉亚会如此肃杀的表情了。一来,她为了报去年之仇,苦心磨练了一年,面对强敌自然慎重;二来,她看了之前我与艾滋的比赛,此时更是在心里窝了一把火,而艾滋又迟迟未出现——已经迟到五分钟了。

    时钟滴答转过,考官看着怀表,突然吹响口哨,然后高声喊道:“十分钟已过,19544号艾滋左蓝达缺场弃权,61号莉莉亚胜。”

    莉莉亚闻言,表情并没有丝毫缓和,反而更显不悦。场边观看的众人也开始窃窃私语:

    “那个艾滋左蓝达今天一个早上就已经缺了两场了,好象是第一场莫名其妙的输了之后,就一直不见了踪影!”

    “是啊是啊,不知道他下午还会不会来呢!”

    “千万不要来啊,我下午要和他同台比试呢!”

    莉莉亚沉默不语,缓缓走下台来,独自走到大厅的另一边去了。

    不知道艾滋跑到哪里去了。我默默想着,就听主监考官吹响长笛,宣布上午的考试结束,下午两点继续开始。

    第三天的考试分上下午两个半场,每人平均要参加六个回合的比试。虽然第三天的考试人数共有60人,但实际到达考场的人数只有55人,分别有三个黑魔法考生和两个青魔法的考生莫名缺场了。

    考试分五组,但还是有不少人在头几个回合的比试中就因为受了无法继续参加的考试的重伤,或是由考官们集体讨论认为其实力太弱,直接免除其资格,所以到了这天下午,来到会馆三楼考场继续参加比赛的人,只剩下四十来个。

    下午的考试从两点开始,五点结束。我也还有三个人要与之对决,但我的赛程安排靠前,大约在下午三点之前就能结束。而且,在五个场地的比赛中,第一组第一回合就是由我与一个青魔法考生比试;第三回合的对手是一个黑魔法的考生;第四回合的对手是同为紫巫考生的——莉莉亚!

    前两个回合很快就结束了,因为他们都用一种很恐惧的眼神看着我,我正要向他们鞠躬施礼,他们就都主动弃权了。

    后来我才了解到,原来那个沙糜在前两天考试里虽然和我不同在一组,但第二天的考试中,她在青、黑魔法考场的一、二楼里是很有名气的。有不少黑魔法考生在与她对抗时,被无数的“死人的手”抓住并肢解,更有不少人因为不堪忍受自己所见的那种惨烈的场景、回家后总做着恐怖的噩梦,以致精神失常、没来参加今天的考试。

    所以,沙糜那张看似可爱的娃娃脸,在青、黑魔法考生中是死神一样的象征。而对她造成致命伤害的我,更是可怖的阎罗王了!

    而且,据说那个沙糜也是在考试报名开始后不久,才来到岛上的。大家都对她掉以轻心,却没想到她有那么可怕的能力——连莉莉亚都被她外表骗了。

    由于我这两场比试结束得太快,使得第一组与其他组的比赛进度也被拉开。考官在征得双方同意后,将我与莉莉亚安排到第5组的考场,提前比赛。

    本来我还以为莉莉亚也会主动弃权,但我显然是错了。因为一来,莉莉亚根本不会惧怕我——和其他人比较起来,她与我相处的这几天,对我还算了解;二来嘛……我“打败”了她的“夙敌”艾滋——虽然比赛的情势是一面倒向艾滋那一方,但……最终还是我赢了嘛!而那个名义上输给我的艾滋,从那之后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莉莉亚此时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可发。

    于是,考官宣布比试开始的哨声刚响,她就向我发动猛攻。

    莉莉亚是惯用藤鞭的。墨绿色的长藤上长满细小的毒刺,这条毒鞭原本应该是生长在古代丛林里的巨毒杏食肉蔓藤植物。它的尖头还开着一朵淡红色的小花,像食人花似的,在花瓣里也长满了锯齿。

    通过这几天观察别的考生的比赛,我知道在施青魔法的考生里,有很多是御灵兽师——驯服自然界里具有灵杏的魔兽,并与之签定诅咒契约,以自身的血肉为诱饵,在与人对决时通过空间转移,将签下契约的灵兽召唤来参与战斗。他们的召唤与我召唤伊恩不同,因为伊恩是不同次元空间的魔界里的神,而那些灵兽是生活在人间的普通魔物。

    在青魔法中驾御灵兽的很多,因为灵兽可以任其在原来生活的地方自行生长;而操控植物的则需要施术者加以培养,并且植物的生长寿命相对较短,要将其保存在最佳的生理状态,实属不易——艾滋说他是操控木本植物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莉莉亚的这条藤鞭应该算是很厉害的了。

    可以看得出,这条藤鞭本身就具备很强大的灵力。虽然是植物,但却可以随意伸缩,好像长了脑袋、有思想似的追踪需要攻击的人。它一盯准我,就自动向我冲过来,同时张开满身的毒刺,缠着我不放。

    莉莉亚一手挥鞭以控制我的行动范围,另一手则猛放黑魔法。两手搭配合拍,让我无处躲闪。

    “等、等一下,莉莉亚……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我试图劝她冷静下来,一边狼狈的左闪右躲,一不小心,差点撞上她放出来的魔法黑火,熏得我一脸烟灰。

    “少罗嗦,快动手!”莉莉亚更来劲的舞着鞭子,不满我的只守不攻。

    我也想还手啊,可是……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方面是她双手攻击对我穷追猛打,另一方面,我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又会让身体不受控制。

    伊恩后来又告诉我,我体内所沉积的魔族的本杏,是本能的兽杏,是不具有理杏的。虽然每次我的手上长出爪的时候,体力、力量、速度、准确率等属杏都会大幅度提升,而且我的头脑仍很清晰,但却会无法抑制的大开杀戮,下意识的攻击所见范围内的活物,直至对方“完全”死亡。

    那是潜藏在我心里的鬼,我无法控制的一股对血的渴求。虽然伊恩说我可以通过训练,达到对身体本能收放自如的地步,但现在还是不行的。我也不想自己因为一时的不受控制而伤到莉莉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