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3

    我这才注意到艾滋左耳的琥珀色耳饰,不知是反射阳光还是魔法闪光,它此刻正一闪一烁的散发着妖异的华彩。

    “怎么会……他为何要这么麻烦的把能量转移?”

    “因为一般巫术者和魔法师的精神能力有限,一旦把身体里的能量用完之后,就会变的非常虚弱,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他将能量分多次储存起来,在需要用时就可以一次杏取得、相当于他本体里一次能聚集的能量的数倍。而且即使一次杏用完储存的能量,对身体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身体处在能量缺乏的状态。这种做法同时又可以掩人耳目,一举多得。”

    听了伊恩的话,我有些困惑又有些好奇的盯着他耳际的那个耳饰。

    “恩……看来你好象发现了什么呢!”艾滋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不过,现在也该轮到我反击了吧!”

    他说着,提起右手,食指下垂指向地面。我看见好象有黑色的液体沿着他修长的手指向下流淌,汇聚在他的指尖,凝成一滴黑色的水珠。水珠越聚越大,终于挂不住的从他的指尖滑下,却没有落到地面,而是漂浮在他的手的下方,不停晃动着,变成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黑球。

    他突然将手指指向我,那颗黑球也随之“唰”的一声,快速向我飞来。

    “危险,快躲开!”莉莉亚在场下捏了一把冷汗,忍不住向我大叫出声。

    “啊……!”我愣了一下,迅速向上空跃起。在空中作后翻的同时,看见那黑球直直的向我身后方飞去。

    平稳落地后,我转头看向那球飞去的方向。它本该是撞上墙壁的,但雪白的墙面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他故意吓唬我,才弄个完全没有杀伤力的东西来攻击我吗?”我困惑的又转向艾滋,他正甩着右腕,对我说:

    “身手还停灵活的嘛,我还真怕你躲不过!”

    “拉拉,看后面!”伊恩在我耳边提示。

    我闻言,转头看向方才还完好无损的墙壁,此刻,那雪白的表面上已渗出点点暗紫,像被腐蚀了似的,斑点越扩越大,并在墙面上扯出道道裂痕。“哗啦”一声,墙壁被穿了一个洞,洞的边沿还沾着暗紫色的色迹,散发着一股腐臭的霉味。

    “看来那个并不是直接攻击杏的黑魔法,而是有腐蚀效果的青魔法!”伊恩道。

    这家伙……来真的!

    我愣愣的回望艾滋,他摊开双手,一副无辜的样子。忽然,他的十个手指上空都浮起一个黑球,并越聚越多,足有三十几个黑球在他的手掌上方漂浮游移:

    “这次,你可要小心了。”艾滋轻声提醒。

    下一刻,数十个黑球一瞬间都向我冲过来。我慌忙向旁边躲开,但那些黑球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直直的冲向我的后方,而是如同长了眼睛似的,追着我的移动四处飞散。

    整个擂台不知在何时已被艾滋布下了结界,几十个黑球在这个正方体的结界空间中做高速的跳动。它们直线运动,但碰触到看不见的结界壁之后,就反弹向相反的方向。黑球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根本看不见球体,只看到它们黑色的运动的轨迹——无数条黑色的线条交错,像是织成了一张密密的网。

    艾滋优雅的挥动着双臂,像指挥交响乐的演奏似的,随时控制着黑球们的运动走向。相较与他的安静与轻松,我却已是气喘吁吁又一身狼狈,只能勉强避开擦过裙裾的黑球。

    “艾滋,你骗人!你还说自己只会操控木本植物呢,骗人!”我一边扭开着身体躲闪,一边向艾滋破口大骂:“呜~~我真是瞎了狗眼、乌了驴耳,居然相信你这个大骗子的话!”

    “哎?”艾滋的动作愣了一下,表情错愕:“我没有骗你啊!我只是说我比较喜欢、也比较善于操控木本植物,并没有说我不会其他的青魔法啊。而且,我所使用的其他青魔法确实不太熟悉,就像现在用的这一招,我就……啊!”

    一颗黑球险险擦过他的耳际,飘下几缕断发,他忍不住叫出了声。空间里的黑球顿时全消,他呼了口气,拍着胸口,说:

    “唔,好险!你看,我都说了不太熟悉了吧,差点打到自己。”

    “你……你……你……”我一张嘴巴只顾着大口喘气,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

    艾滋却突然转头对场边一脸惊惧的考官问道:“对了考官大人,既然我用过了青魔法,那么就符合“紫巫考生必须会同时使用两系以上魔法”的规定了吧。”

    “呃……是、是的……”考官给唤回了魂,语音不稳的答道。

    什么意思?太小看我了吧!把我逼到了这个地步,还只是为了秀一下自己“不太熟练”的青魔法,以达到紫巫考生的基本要求?!我跪趴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气愤不已。

    “看来……我必须……要出杀手锏了……”我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吞着口水,艰难的说道。

    “恩?”艾滋转向我,表情很认真的说:“是吗,究竟是什么招式呢?”

    “嘿嘿!”我邪恶的一笑,慢悠悠的解下腰间的次元袋,将手伸进袋口里摸索。

    艾滋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窥究竟。围观的考生们也都一片寂静的等待着我掏出什么猛药……哗的一声,袋口一抖,我从里面掏出一组庞大的物体——

    “神奇刀具七件组!”

    我一手拎着袋子,一手高举一个李木制刀架,里面插着七把不同尺寸、样式各异的菜刀:“刀身、刀刃均由上等的金乌刚萃炼,由世界著名的工匠精心打造。刀柄用白木树根雕制而成,手感舒适、不易变形,容易使用、永远锋利!”

    我随手拖来一根钢管,抽出一把中型菜刀,唰的一声就将钢管砍成两段:“看,切起这种东西来简直是轻松加愉快,被切的东西也会感到乐意吧!”我把切口平滑的钢管展示给大家看:“无论是切南瓜还是切菠萝,雕白萝卜花还是做其他料理,绝对是梦幻中的极品道具!更是每个有此类爱好的收藏者梦寐以求的圣器——神奇刀具七件组!”

    我把刀插回刀架,又看了一眼呆立在一旁的艾滋:“怎么样?想要吗?”

    “咕噜”——我听见艾滋咽了一口口水:“果然是极品……”

    “现在获得的话,还可以赠送抗菌砧板哦!”我又扬了扬手中的、刚从袋子里掏出来的砧板,继续对艾滋施加诱惑。

    “好,协议达成!”艾滋一拍手,毫无犹豫的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刀具和砧板,一边向场外跑,一边对灵魂再度出壳的考官喊道:“考官大人,我弃权啦,认输、认输!”

    “早知道……”我叹口气,无奈的轻喃:“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一开始就应该把那东西拿出来的!”

    “你……究竟从哪里弄来的那些菜刀啊?”伊恩也瞪着小眼,呐呐的问。

    “那是以前从莫拉的厨房里摸出来的,因为做料理的时候用得很顺手,所以逃跑时也不舍得把它们留在森林,就一起带出来了……没想到,还真是有用……”

    “第2组第四回合……79号胜……吧……”考官的喊声很不干脆。

    我在众人的瞻仰之下,缓缓走下擂台。

    “真是……很有趣的比赛……”莉莉亚哑然的做出这样的评论,转身向旁边考场走去。

    切~~赢了就是赢了,干嘛说这种不明不白的话?我看莉莉亚一定是嫉妒我“打”赢了艾滋!

    另一边的场地正在进行着卡米尔和一个黑魔法考生的比赛。考官鸣笛,对方摆好了架势,卡米而则一脸自信,哗的一把扯开自己身上行动不便的青袍,显出里面的天蓝色短袖t恤和黑色沙滩短裤,他的衣着装扮确实是有点……恩……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对方向卡米尔大叫出声。

    “哼,好啊。”卡米尔露出一个鬼魅一般的邪笑,而下一秒,他的身影已在原地消失无踪。

    “啊!”对方发出短促的轻喊,随即向前扑身倒下。

    卡米尔站在那人身后,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手刀横在眼前。他轻蔑的哼笑着,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失去知觉的对手,无谓的耸了耸肩,转身向场外走去:

    “啊~~今年的对手还真是不堪一击呢,工会的人都不会挑选一下参赛者的水准吗?真是无趣!”他边走边抱怨,一脚踏出场地边际的那一刻,考官见这情景,大声喊道:

    “第四组第六回合,1173号胜!”——卡米尔是99号。

    “哎?”正在摆酷的向大厅边上移动的卡米尔惊叫一声,随即回身向那考官走去:“你刚刚报什么?你眼睛瞎啦,没看到那个1173号现在还趴在地上起不来吗?你居然说他胜?你眼睛有毛病啊!”

    “99号,你这是什么态度?!这里是巫术考试,不是武术考试!你一个法术都没使用,只是以手刀将对方击倒,并不符合考试的要求,应当视做考试没有结果,你应当等对手醒来之后再用青魔法将其打败。而你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擅自跨出考场范围,视做自动放弃。”考官一边说,一边举起右手,口中吹着口哨,重申道:“第四组第六回合,1173号获胜!”

    “什——么——?”卡米尔火大了,扯住考官的领口叫道:“你这个老古板的白痴考官,你看看现在趴在场里的那个半辈子也爬不起来的阿斗,你说他获胜?!你觉得他比我强?!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猪啃过啊?!要不要我帮你把天灵盖打开,重新调整一下里面的配制,给你换一个奔四的cPu,再上一点我特制的润滑油,让你的脑袋瓜子好运转一些,也好好见识一下老子的青魔法配魔药的高级水准!”

    “你、你,你再继续这样,就算你袭击考官,理应剥夺三年的考试资格……”考官被卡米尔吼得不敢大声说话,只能虚弱的威胁。

    “哦?是吗?那就来试试啊!看看是你去向主委会申请得快,还是我扭断你的脖子的速度快!”

    “卡米尔!”一道呵斥声响起,卡米尔的动作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半分钟后,卡米尔轻轻放下考官的领子,随意的拍拍考官皱巴巴的衬衫。这一拍,差点又把考官吓死。

    哇,是谁的喊声这么有效啊?我转头一看,卡米尔隔壁考场的监考考官正是米歇尔!难怪……

    卡米尔幽怨的看了米歇尔一眼,嘟囔着嘴,垂头丧气的走到大厅边坐下,等着下一回合考试的开始。

    “呃……卡米尔,别灰心嘛,反正输一场又不会影响考试的最终结果……”我试图安慰他。

    “我才没有输!”他突然抬起头来向我吼道。

    “哼,爱面子的小鬼!”莉莉亚在一旁嘲讽:“输了就是输了,哪有人在巫术考试中,想要不用巫术就取得胜利啊?真是个白痴!”

    “哼!”卡米尔赌气的把头调向另一边,不去理会莉莉亚。

    “别管他。”莉莉亚对我说:“你在那边的考试要开始了,这次的对手是个黑魔法的女孩子,她的实力怎样,我不清楚。应该没什么特别的,加油吧!”

    “恩?……哦。”才结束一场比赛,现在怎么又开始了?真是要□□我!

    我慢慢爬上擂台。我的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小女孩。乌黑的头发修剪成整齐的娃娃头,一扎齐的刘海下是一对闪烁的大眼睛,皮肤白白嫩嫩的,整个人就像一个日本娃娃一样惹人喜欢。

    “你好!”我善意的微笑着向她打招呼,她却一动不动,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直瞅着我。

    平静而冷淡的表情,有着超乎年龄的老道与成熟,像是带了张面具似的,完全察觉不到感情的波动。而且在她身上,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压迫的力量。下意识的,我觉得,也许面前的这个人,比艾滋还更难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