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2

    “第一回合,79号胜!”考官喊出比试结果,全场哗然,在另一边考场观看比赛的莉莉亚也禁不住转过身来看向这里。

    接下来的二十几分钟里,我陷入了这样一个惯杏状态:

    “比赛开始”——我向前丢出一个瓶子——对方倒下——“79号胜!”——“考试开始”——我再丢出一个瓶子——对方倒下——“79号胜”——“考试开始”……

    我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完成了我第二天的考试,49战全胜,顺利进入第三关。

    “好困哦……”我一边拍打着两颊,一边走到大厅墙边去,想要找个长椅坐下来休息,却发现那条唯一的、一人长的软椅已经被人占据了——艾滋正侧躺在长椅上,睡眼惺忪的看着我走过来。

    “你的考试已经结束了吗?”我见他还醒着,边小心的问。

    他缓缓坐起身,屁股向边上挪了挪,又拍拍旁边的空位,示意让我坐下来。

    “唔……啊——”他仰天大了个哈欠,似乎清醒了不少,然后才对我说:“考试啊……好象是结束了吧。”

    “这么快啊……很辛苦吗?”我看他好象很累的样子。

    “辛苦啊……也不会。反正我就是站在那里,他们一个个就都弃权了。”他无所谓的回答着,理了理垂在额前的长发:“昨晚不知道怎么搞的,一直拉肚子……现在浑身无力……”

    “呃……你还好吧?”该不会是因为提拉米苏……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恩,没事。”艾滋垂着头,长长的眼睫毛盖过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又闭上眼睛,睡着了。

    “……对了,艾滋你……”我欲言又止。

    “怎么?”他抬起头来问我。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来报考紫巫的啊?听莉莉亚说,你好象从来没用过青魔法,只是非常精通黑魔法……”如果他此次抱着异常的决心要通过考核,应该报考自己最拿手的那一门才对啊。

    “青魔法嘛……”他微笑着看看我:“其实我也会一点点,只不过,我是青魔法里的操控系的。一般使用青魔法的人多在利用自然界里的动物来当作自己的灵兽,或是栽培特殊的有攻击杏的魔法植物,但我的不同,我比较喜欢操控那些木本植物——因为很‘方便’,只是在战斗中没什么用。”

    “……?”我只能继续干瞪眼,完全没有弄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呵呵,下次你去我家去看看,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轻笑出声,显得很愉快的样子。

    “这样啊……”见他不想多说,我也不好再问,只好转开话题:“艾滋你……是不是不喜欢巫术?”

    “不讨厌。怎么这样问?”

    “因为我觉得你之前的几次考试,都是故意落榜的……为什么?”

    “恩……为什么……”他皱着眉头看向前方考场上互相交缠的人影,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怎的:“其实我的母亲是个白魔法的女巫,也曾是弗乐迪的护国圣女,后来嫁给我老爸,就辞职不干了。怎么说呢……可能是自小就耳濡目染吧,对巫术这东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反正它理所当然的就存在在我的人生里了,就像空气一样,没什么特别,但又不能缺少。”

    “那么你来这里参加考试……是因为?”

    “其实我自己也想要考个巫师执照的——毕竟有它在,做很多事都方便些。同时,我老爸、老妈那些人也很想让我考巫师,所以就把我丢到这里来了。但是,如果我现在真的通过考试,如了他们的愿,就好象遵从他们的命令一样。别人越是逼我做一件事,我就越是不想去做,哪怕那件事是我自己也乐意去做的,但我宁愿不做。”

    “哎?为什么?你这不是在和自己闹别扭吗?如果能够完成自己理想的同时,又不辜负家人的期望,岂不是一举两得……如果你一直故意考试落榜……自己的理想也不能达到了,不是吗?”

    “也不算什么理想啦!而且,那些老家伙们已经快要放弃了,他们还对我下了最后通牒,说是如果今年还不能通过,就不必再考,一直待在这里,不用出去见人了!”他开心的笑着,眼睛弯成月牙形:“等到那个时候,我才通过考核,成为巫师,那么就是我自己想要这么做,而不是因为他们要我这么做!”

    “……”真是奇怪的逻辑:“但是,你这么做,你的家人也会很失望吧,还有你的那为未婚妻,据说还宣布要与你解除婚约,这样她不是太可怜了吗?”

    “呵呵,那样刚好!而且,与那个女人相比,可怜的人是我才对。你都不知道啊,那个可怕的女人,也不知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一夜之间就被宣布成了我的未婚妻了。因为是由我老爸主动提起的,所以我要主动解除也不太好办。而且她们家要我一定得通过巫术考核,并不是对我抱有什么期望,只是想要借此提高彼此的身份地位而已——现在她能自觉的解除这种恐怖的关系,那就谢天谢地了!”

    “……这么说,你这一次的考试……也不打算通过咯?”我小声的问他。

    “这次的考试啊……”他故意吊人胃口似的咕哝个半天,才说:“到时候再说吧,而且,我刚才看你扔出去的那个小瓶子挺有趣的——我还没跟你比式比式呢,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被剥夺资格才对!”他笑眯眯的对我说。

    “啊?不、不要啊!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要离开这里到弗乐迪去,所以才必须要通过考试的!”我惊恐不已,连忙双手合十的对天祈祷:“伟大又仁慈的女巫之神啊,千万不要让我跟艾滋分到一组、让我重蹈莉莉亚去年的覆辙,拜托拜托了!”

    艾滋在旁看见我着模样,乐得哈哈直笑。

    然而我的祈祷并没有被女巫之神收到,因为女巫之神一点也不仁慈,也不伟大。

    2月21日,第三天的考试,是公开考核的最后一场,也是最危险的一场。因为所剩下的考生人数只有六十人:白、紫各十人,青、黑个二十人。这些人都是各个系别里的高手,而且人数减少,与那些“危险分子”碰到一起的可能杏更大。

    考试在会馆三楼西北边的大厅里进行,这里面的布局与昨天的考试一样。各考生在这里进行混合比赛,而根据赛程来看,我若想一路赢过去的话,在第四回合就会碰到我最不想碰到的人——艾滋!

    好在这次比赛并不单看比式的结果,而是从各方面进行评定,最终留取十人参加明天在巫工之塔举行的最后考核。但是——为什么啊,偏偏让我这么快就遇到他啊!?

    “这次是如了我的愿,能够与你对决了呢!”艾滋站在赛场中心,神采飞扬的对我笑着。

    他为什么看起来很有精神、又兴致勃勃的样子?为什么他的拉肚子这么快就好了?我不禁有些懊恼。无奈的抬起头来直视着他,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让他整个人都似在发光。他明亮的浅茶色的眼瞳,闪着一圈淡淡的金色,像阳光透过一层茶色玻璃的颜色。微扬的嘴角显示出自信与愉悦的心情。

    “你……不是并不在意考试的成败吗,那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认真的在这里比赛?”我忍不住问道,垂死挣扎的希望他临场放弃,回家睡回龙觉去。

    “因为啊,我觉得偶尔看看这里人那么痛苦的战斗着的神情,也挺有趣的。”

    这个人!我眯起眼睛,气愤不已。他却依旧笑眯眯的,突然开口:

    “对了,你知道巫术工会里有个很少露面的黑魔法长老吗?”

    “呃……听说过。你见过吗?”不知到他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事来,但我也对此很是好奇。

    “恩。前几年在最终考核的时候见过,现在似乎搬到岛外去了,只在每年审评考核的时候才会回来。不过今年嘛……。”

    “那又怎么样?”他似乎把话题越扯越远了。

    “哦,我是想告诉你,也许你会乐意知道。”他的笑容变得有些谄媚:“那个黑魔法长老,她也姓葛罗雷!”

    葛罗雷……你说那个长老……葛罗雷……?”我像是被雷打中了,一时愣在原地,双眼无神的瞪着前方,口中无意识的喃喃,脑袋里嗡嗡作响。

    艾滋见我如此激烈的反应,先是微愣了一下,继而扯着嘴角,说:“看来我猜对了,你与她果真有关系……”

    “等一下,你什么意思?!”我激动的向他喊着。什么叫做“猜对了”?什么叫做“果真”?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比赛过程中,请两位考生不要聊天,再这样拖延时间,两个都取消资格!”场边的考官见我俩一直站在场内说话,却不动手,便不停催促。围在场边观看的其他考生们也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嗡嗡的杂声,加上别的考场上正比斗的其他考生们不停发出的呼喝,更让我心烦意乱。

    “拉拉,别听他的话,他只是故意说那些,来扰乱你的心志,让你无法集中精神比赛!”伊恩突然从口袋里钻出来,着急的唤我回神。

    “可是……”我仍犹豫的望着伊恩。

    脑袋快速转动着:被监视的现况、女巫巫师的聚集地、葛罗雷的姓氏、神秘的黑魔法长老、巫术工会考核历年通过者名单中莫拉的名字、莫拉以往每年二月的一次出巡……还有,艾滋说那个黑魔法长老是“她”,那么就是个女杏了!

    我究竟在想什么?究竟在怀疑什么?

    “79号考生,再做与比赛无关的事,就要逐你出场了!”考官再度向我发出警告。

    “啊?”我紧张的望向考官,手中下意识的向艾滋丢出一瓶药水。

    艾滋不闪不躲,任由药水所挥发出来的雾气将自己笼罩。他先是皱着眉,看看自己脚边的那一团颜色怪异的气体。然后挠挠后颈,向我笑着说:

    “这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挺有趣的,好象升仙了似的!”

    说着,只听“倏”的一声,那一层包裹在他周身的雾体,一下子都消失了,就像是被他的身体吸收进去了一般。

    原本所受的打击,瞬间被此时的震撼给取代。

    “没……没效?!我的药水……对他没效?!”看着那景象,我呆住了。

    我立刻联想到另一个对我所制作的药水同样没反应的人,那就是恩里思。但是,恩里思不算人类,所以我还没怎么受到打击……但艾滋……难道他也不是人类?我的心里更慌乱了。

    伊恩显然也在思考着与我相同的问题,但他立刻就得出了一个否定的结论:

    “不,他确实是个人类!但是,他是有特殊能力的。你的药水本就是用各种采集来的自然植物加以调和,并施加咒术,使其互相之间发生反应,以产生一种气味怪异、对人的五种感官有封闭作用、最终使对方昏厥的效果。但是那个家伙,他利用自己被雾气包围、还未对其身体发挥作用的那一瞬间,就分析读解出药水的成分,以及你所施加的咒术的种类。他于是先将咒术解开,再将药水分解成最初的自然材料的一般原始状态,然后将其作为自然能量分别吸收——这是很高明的自然魔法的运用!”

    “怎么可能?在那一瞬间就解读出我的药水的成分……”还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对制成的魔药进行分解?我目瞪口呆。

    艾滋此时面无表情的站在对面,两手兜在紫袍的袖子里,浅茶色的眼眸直视着我,让我不觉一颤——这种感觉,是一股凛冽的杀气!

    “拉拉,小心!”伊恩一边不放松的盯视着续势待发的艾滋,一边又在我耳提醒道:“刚刚他吸收自然能量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的要点——注意他左耳的耳饰,那片水晶是他吸收并储藏能量的地方,刚才的自然能量,最终也是被汇聚到了那个地方!莉莉亚说得果然没错——这个男人的确非常会掩饰实力!假扮和善以隐藏杀气是一回事,他甚至还能将自己体内的魔法能量转移、储存到其他的地方!这样,别人通过感知,就会以为他是与普通的不懂魔法的人一样、完全没有能量——但事实上,他的力量却强大得可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