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1

    哈哈,通过了,而且还是只差两分就满分的成绩,这样的分数对我的第二项考试很有利!

    第二项考制魔药的内容,是用小岛环山里采来的材料,制作西式糕点。虽然是很奇怪的题目,但对考生的综合能力的考察很全面。首先是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尽可能快速的采得材料,同时,在环山的树林里也长满了巨毒植物与凶猛的怪兽。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我在沉默之森里生活了十多年,什么样的生物没见过,更何况这一点点大的小树林!?

    很快的就搜集好材料,满载而归。我可以把东西都放进次元袋里,不用像其他考生那样狼狈又辛苦的驼着大口袋,好象给小孩子送礼物的圣诞老公公。

    我从拖把上跳下,将所需的材料在工作桌旁的草地上倒出来,正准备开工,又听到有人对我说话的声音:

    “看来真是如你所愿的,考制作糕点呢!”艾滋坐在我身后的一张藤制摇椅上,清闲的喝着茶,同时向我问道。

    “啊——!你……”我吓了一跳的叫起来,失态了:“呃,你怎么也在这里啊,你的考试项目都完成了吗?”

    “我一开始就和你分在同一组,只是你太紧张,所以没看见而已。”他朝我笑笑:“我也是刚刚采集回来,就坐下来喝杯茶,休息一下。”

    一万多考生挤在这一片草地上,虽然会馆占地面积很广,但考生每人只有一小张工作桌,和勉强能够左右移动的空间,而艾滋……我疑惑的盯着他身旁一大堆东西:有一套茶具,和许多类式齐全的锅碗瓢勺,在桌上平铺成一排的、十多把大小不一的银刀,以及三柄长短不同的锅铲,两个漏勺……他真的是很擅长厨艺的样子啊……我看得目瞪口呆。

    “好,休息完毕,开始工作了!”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伸了个懒腰,在工作桌前做起扩展杏体操来,那神采洋溢的样子,与早上那副睡眼惺忪的表情,相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艾滋你……很喜欢做这些东西吗?”我轻轻的问。

    “恩,是啊。”他转过头来朝我笑笑:“因为工会每年的考试题目里都会有这么一项,才能勉强激起我来参加考试的**——也可以让我的宝贝们出来晒晒太阳!”他说着,拿起一柄银晃晃的小刀擦拭着,笑得越发灿烂。

    不会吧……这个家伙不会是为了每年都能在人们面前,秀一下自己引以为傲的厨艺……才来参加考试的吧……不行,我绝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莉莉亚,这样的话,莉莉亚一定会受到更严重的打击——莉莉亚太可怜了。

    “好了,你决定要做什么糕点了吗?”艾滋一边擦着银刀,一边向我问道。

    “恩,我决定用蜘蛛草、雪鱼皮、飞蛇卵、巨蜂降,还有狐熊内脏做……提拉米苏蛋糕。”

    “提拉米苏啊……”艾滋添添唇,说:“那么你多做一点,分我尝尝吧!”

    “呃……好啊。”如果你不怕吃坏肚子的话:“那么你呢,你要做什么啊?”

    “奶油千层酥。”

    他一边说一边转身走到桌前,道“先将特制的250克奶油开面摊成3大块薄饼,每片约0.6力量迷厚度。放在淋了蟾蜍津液的烤盘里静置再烘烤、取出。分别刮上巨蜂浆、凤凰蛋清、特制奶油浆子。再手工堆起,成为千层酥。”

    他边说边做,两只手在桌案上飞快的挥动,一气呵成,看的我忍不住鼓起掌来,周围围观的人也不住惊叹。他又切下一小片,装进碟子里递给我,说道:“尝尝看。”

    我对面前的这个人,此刻的感觉只有一个——“家务全能,真是典型的新好男人形象啊!”

    又是这种感觉,一种妒恨夹佑着轻蔑,或是什么其他的情感,那样的一道炽烈的视线直射过来,钉在我的背上一阵**。我猛的转身,身后是一片空荡的荒野,午夜微凉的风,在山谷中回荡。

    “没事吧?”伊恩低声询问。

    “恩……”

    来到这女巫之岛已是多日,随着考试的进行,那种让人难耐的被盯视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没有丝毫消退。是谁在一直注意着我?

    “今天在会馆的时候,那些考生里面,有没有什么人做出异样的举动?”我低声问向伊恩。

    “没有。”

    看来,果然是考生之外的人在对我做紧密的监视。那么,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今天下午在会馆里考试的时候,就是因为这迫人的感觉,使得我浑身紧绷,做提拉米苏时也因为一时不慎,割破了手指。但那个艾滋和考官一样,竟一人捧着一片和着我的血的蛋糕,直呼美味。

    能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当然是一件乐事,但……

    我再度回身,那一股压抑的气氛已消,山间又恢复之前的自然,夜间行动的小动物们又开始出来活动了。刚刚那种强烈得让我不顾一切、奔出房屋,一路跑到这山里来的、那种惶恐的感觉,也似被这山间的晚风给吹散了。

    凉风吹起我的黑色长发,以及白色睡袍,还真有点像孤魂野鬼……此处不宜久待!

    ****

    2月20日,是巫术考核的第二天。

    当初报名登记时统计的考生人数,是一万九千余人。第一天考试准时来到会场的,共一万三千零二十七人。经过第一场考试,今天能继续参加接下来的考试的人,仅有五千六百多。昨天还被挤得像个沙丁鱼关头的会馆里,今天却变得空荡荡的。

    今天的考试项目,就是由考生分组做一对一的对抗赛。紫巫、白魔法考生各有二百四十五人、七百九十一人,同在会馆三楼的两间大厅里举行比赛。青、黑魔法的考生仍是占大多数,分别在会馆的一、二楼进行。

    我一早便来到紫巫位于三楼西南边的考场,这是一间宽敞得过分的大厅,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这也难怪,因为整个会馆三楼只有四间大厅,所以每一间所占的面积也相当宽广。大厅西南边的两面墙壁上,都开满了巨大而厚重、明亮的玻璃窗,顶棚上也有镶着四块厚实而透明的天窗,阳光直射进室内,显得格外的明亮。

    大厅的地面铺着光洁映人的橡木地板,在其中部分别铺上五片、十米见方的深色薄毯,那是用作考生对决的擂台。每块擂台旁都站着一位考官,大厅中央站着的是整场考核的主监考官。厅门口还竖立着写有考生分组情况的名单,而每块擂台边则竖着标有赛事进程的图表。考生的分组情况,以及对决的进程安排,都是工会人员们根据昨天考试的结果所做的。

    紫巫考生被分为五组进行,预留名额为10人。我被分在A组,莉莉亚在D组,艾滋在E组。

    “女巫之神终于显灵啦!”我兴奋不已的看着分组名单:“真的没有和他分在一组哎,喂,莉莉亚,你快看!”

    莉莉亚倒显得平静许多,只是低头轻呼了一口气,又转身对我说:“现在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还有很多对手是需要格外注意的,虽然没有那个家伙可怕!”

    她双手环在胸前,瞟了一眼A组的赛程名单,又对我说:

    “看在相识一场,我再卖个消息给你吧!”她说着,伸手指着我名字旁边的那一栏,说:“你遇到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个很厉害的人物。虽然他的巫术不是很强,但那家伙怪兽一般的力量很是惊人,而且行动速度也毫不迟缓。如果被那家伙碰到的话,最轻也要弄个骨裂!所以你一定要权衡好,实在抵不过也不要硬撑。”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禁有点紧张的研究那个跟我排在一组、第一回合就要碰面的——鲁克。不过从这个名字,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一场虽然是一对一的比赛,但也不一定要最后胜利的人才能通过。”莉莉亚继续说:“组委会是根据考官们对考生比赛过程中、使用此类系别巫术情况的打分,再进行判定的。当然啦,如果你每战都输,那就肯定不行了。

    总之,你要记住——每个组里可以通过两个人,所以战略杏的放弃一场比赛也是很必要的,先保住小命,再打赢后面的比赛,那就没问题了。”

    “唔……他这么厉害啊?”

    “凡事小心为妙。”莉莉亚活动一下肩肘,转身向自己那片场地走过去了。

    再看附近几个场地的分组名表,我与艾滋都是从第一回合就开始与对手对抗的,而莉莉亚则是从第二十四回合才开始,但她此刻已走到场边去,准备观察对手的情况了。

    “唉……要我跟四十九个人打啊……好野蛮的考试……”我有气无力的叹息。

    疲惫的心理,加上昨晚没怎么睡好,我现在只能勉强直立的站在场地中央,耷拉着眼皮,等待考试的开始。

    八点整,铃声响起,总监考官宣布考试开始的那一刹那,大厅的门吱呀打开,艾滋晃晃悠悠的打外面走进来,也是一脸没睡饱的样子。

    我正转脸看着他慢腾腾的跨进E区擂台,还无比难耐的伸了个懒腰,我的对面突然传来一声洪亮的话语:

    “喂,小丫头。少瞧不起人了!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种,敢在与我比划的时候东张西望的人呢!快转过脑袋来看看本大爷,至少死了也不会做个冤死鬼!”

    我一回头,便看见一个身高两米左右的彪形大汉,像一座山似的、稳稳的杵在我的对面。头上、脸上是一团乱糟糟的毛发,身上□□的皮肤也满是疤痕,结实粗壮的四肢,像柱子似的。他此时正一脸凶恶的瞪着我。

    这个人就是……鲁克吧!好巨大……刚才主监考官鸣笛的时候,我正在看刚刚赶来的艾滋,这个鲁克已经来到我的面前了。

    “大叔,你走错地方了吧,这里是考紫巫,不是考佣兵耶!”我觉得他这样的身材,比较合适当佣兵、战士之类的。

    真没想到我的第一个对手就是这么个看来很恐怖的人,而且一点也没有巫师应该有的纤细气质——我惊愕的仰头看着他那距离天花板不太远的头……没关系,我还是以不变应万变!

    我迅速从衣袖里抽出一支小型试瓶——这是我昨晚睡不着,连夜研制出来的——“噩梦”系列最强续做之豪华加强版!比当初用来对付那些忍者杀手的“噩梦”之Ec2004升级版,还要更厉害!

    “哈哈哈——这么一点点大的一个小丫头,竟然还来向我挑衅,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按死你了!看来今年的考试也不过尔尔嘛!”鲁克自信满满的大笑着:“但是太过简单的考试,还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致来。算了,小丫头,老子今天就先放你一马,你赶快向我认个输,我也就不动手了,让你有手有脚的走出去。不然的话,这么一个粉嫩嫩的小娃娃,少了只眼睛,或是缺了条腿,就不好看了!”

    他自视甚高的驴眼完全没有把我放在里面,也可能是由于他的海拔太高了,没看见相对矮小的我的手里的动作。我早已将那盛放着浅石青色的液体的小瓶子扔到他脚下,不过瓶子碎裂的声音已被他打雷一般的话音给盖过。

    瓶子里挥发出淡蓝色的轻雾,像快速生长的蔓藤植物一样,攀着他的腿,爬上了他的腰,渐渐的把他胸部以下的身体都裹住了,并还在不听向上发散。而他,却毫无所知的继续嚷嚷。

    “反正巫术的考试每年都会有,你回去以后告诉别人,说是输给了本大爷,也绝对不会有人笑你的!我——呃……唔……”

    鲁克一边说,一边张开大口呼气,渐渐的,整个脸都变成了蓝色的。在场外的考官也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轰”的一声,鲁克巨大的身躯向后倒下,昏厥过去。身体下坠时气流的冲击,将他周身笼罩的雾气激散后,工作人员才敢走到他的身边,用担架将他抬出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