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0

    “你之前不知道他要考紫巫吗?”莉莉亚的消息一向很灵通,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没有婴先知道?

    “他总是在报名截止前的最后一分钟、最后一个去登记……而且他这七年来每次都是报考黑魔法,平时也没见他会使用青魔法的样子—按照常理推测,他当然不可能来报考紫巫嘛!但是刚才我去休息室的时候,竟看到他穿着紫袍,我就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看刚刚张贴在那里的考生名单……”

    顺着莉莉亚的手指过去,我看见会场入口的门旁,正贴着这次考试的参加者名单,紫巫那一栏的最后一格,正赫然印着艾滋?左蓝达的名字——我们两个人,真是衰命啊……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我皱着眉,双手在身前用力的一激掌。

    “什么办法?”莉莉亚禁不住一脸急切的问。

    “那就是……”我看她一眼,双手在胸前握起,然后抬脸望向明媚的晴空:“向伟大的女巫之神,作最虔诚的祈祷,千万别让我们被分到他所在的那一组、与他做直接的对抗啊!”

    “切,真不实际!”莉莉亚不屑的转身,向楼内走去。

    “哎?等等我呀,你说的那个人,他现在在哪里啊?我还没有见过他哩!”至少先让我知道他的长相,免得碰上了,却还不认识,那就糗了!

    莉莉亚穿过会场一楼的会堂大厅,在西边一个标有“紫”字样的门前停住,转身对我说:“这里是紫巫考生的休息室,他就在里面。”

    我们推门进去,里面是一个相当宽敞的房间,被一米来高的矮墙隔成五个区域,百来个穿着紫袍的考生正在里面休息。有的靠在软椅上闭目养神,有的在看书,有的在互相耳语,还有的在……打麻将。

    “紫巫”的休息室与“白魔法”的休息室差不多大,因为这两类的考生人数,在全部一万九千多考生中所占的比例是最少的。青、黑魔法的考生是每年的主要力量。

    莉莉亚穿过旁人,径直走到休息室的最里面,站在一条长沙发前停下。沙发上躺着一个人,穿着紫黑色的长袍,掀起一角的下摆路出里面黑色的绑裤,和同色的长靴。他平静的躺着,两手交放在胸腹上,头和腿翘在沙发两头的扶手上,脸上盖着一本名为《中华厨艺大全》的书,睡得正香。一把扫帚斜斜的靠在沙发边上,毫无动静的,像是也在熟睡中。

    莉莉亚无言的对着眼前的“睡美男”瞪了半分钟,然后很不淑女的抬起左脚,向他踹过去,一边还咬牙切齿的叫道:

    “起来,懒鬼!你快给我起来,我要跟你好好的说清楚!听见没有?!”

    “唔……”那人吃痛的出声,并缓缓的坐起身来,随着盖在脸上的书本滑落,我看到的是一张清秀的脸,浅棕色的略显凌乱的长发盖住大半苍白的脸庞,脸形清瘦——长期处在室内睡大觉、而很少接触阳光的结果。

    他坐在沙发上,一手支起身体,另一手捂住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才微微仰起头,眯缝着两眼,鼻音浓重的说:

    “谁……啊,是莉莉亚啊。找我干嘛?”

    “你还问我找你干嘛?!”盛怒中的莉莉亚一把扯住他的领子,拼命的摇晃,一边对他吼道:“你给我站起来!你到底醒了没有?啊?快给我清醒过来!啊,眼睛又闭上了——白痴,快醒醒,不要睡!”

    眼前对比鲜明的两个人……那个男的真的是莉莉亚所描述的艾滋?左蓝达吗?我觉得相比起来,莉莉亚更可怕一些,而那个艾滋,一边揉眼睛,一边无力的任由莉莉亚摧残。仔细看他,给人一种很儒雅又慢条斯理的感觉,完全不像我之前所想象的那种凶神恶刹的样子。而且,我在他的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魔法气息!但这一点发现并不能让我对他放松戒心,反而让我有所紧张——费茨罗伊曾给自己做的假身也是如此,周身没有魔法能量的波动,而实际上却是把自己的强大能量融合进了环境中,而让人无法察觉。那么,这个艾滋呢?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不是用四系元素造的假身,但从他身上并不能感觉到那种让人恐惧的强大魔力……为什么呢?

    我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本《中华厨艺大全》,更觉得迷惑,便一脸不解的看向艾滋。

    “醒了、醒了!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艾滋向莉莉亚保证着,莉莉亚才勉强平息怒火,放开他。

    “啊啊,为什么我身边都是这种恐怖母老虎,真是可怜……”他一边小声的自怨自艾,一边拍整被莉莉亚扯皱的衣服。一转头,刚好看见我站在一边,手里捧着他的那本食谱,茫然的望着他。

    他浅浅一笑,向我问道:“怎么,你对厨艺也感兴趣吗?”

    “呃……还好。”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把书递还给他:“我比较喜欢做小糕点,但是……好象做得不是很好的样子。”我想到曾在布达克索时,在梅家厨房做过一顿饭菜,本来还自信满满的,但同桌的人的脸色似乎都很不佳。

    “糕点啊……”他若有所思:“做糕点也很有学问哦,我……”

    “现在不是你讨论糕点的时候!”莉莉亚突然朝着他的耳朵大叫出声:“说!你不是个黑魔法的试练生吗,怎么突然跑来考紫巫?!”

    艾滋向后一倒,靠坐在沙发上,一边拧着眉头苦想着:“紫巫啊……为什么呢……啊,对了!我一定是觉得紫巫的制服比较配我新买的发带的颜色!”

    说着,他从袖子里扯出一条10公分长的紫黑色绒带,一边整理自己微乱的长发,绑在脑后。

    “艾——滋——”莉莉亚低吼着,一记左勾拳向他的下巴击去。

    艾滋一抬手,轻松接住:“莉莉亚,要找我挑战的话,我会向考官们申请,让我们在明天的第一场考试里就来个对决,怎样?”

    莉莉亚闻言一愣,然后手一甩,高傲的看着艾滋道:“哼,不必了!你这个煞星,我宁愿一辈子都别碰到!”说完,莉莉亚头也不回的走出休息室。

    我呆呆的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也不知道她究竟想怎样做。

    “哎呀,我忘了介绍了。”他依旧不变脸色的对我说道:“我是艾滋?左蓝,你也是参考紫巫的吧,怎么称呼?”

    “拉拉?葛罗雷。”

    “葛罗雷?”他眨着眼看看我,然后又笑道:“真是拗口的读音啊。”

    嘶哑的铃声突然响起,休息室内的人都起身向外走去。

    “是第一场考试快要开始了。”艾滋见我一脸困惑,便主动解说道:“在会堂门口张贴的名单上,有考生分场情况。你按照上面所标示的房号,到那里去等候笔试开始,就可以了。”

    “什么?还要分考场啊!”我还没仔细看那个名单呢。一听到这里,我慌忙向外冲出去,艾滋在身后凉凉的说了声:“加油啊。”

    门口的名单果然标注了比试的考场情况,而且连下午操作考试的分组状况也写好了。上午的考试,因为是做统一的试卷,所以是把所有考生打乱、放在一起考的。而下午的考试,为了方便考官的监控与成绩的记录,则是把各类系别的考生分别统一起来编组的。

    我依照名单所示,找到二楼的一间教室,里面坐满了人,监考官已经开始发试卷了,我急忙找好位置坐下。看着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字,我的一颗心跳得更激烈了。幸好题目并不难,内容像是智力测试的题目似的,大概是为了刷掉一部分智力太过低下的考生吧。但是,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容易让人犯低级的错误。尤其是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我更得每一题都慎重考虑再三,连简单的加减法都要验算五、六次。

    “你不要这么紧张嘛!”考场不能带不相干的人进场,所以伊恩又变做小老鼠的样子,从我的次元袋里爬上桌面来,对我劝抚道:“要抱着平常心,平常心!这样才能把正常水平发挥出来。你太在乎考试的结果,会让精神过分紧绷,这样对考试不利。”

    “你说得可轻松!”我也小声的回道:“要我怎么会不紧张嘛!”

    “唉——”伊恩无奈的叹气。

    “本来就是嘛,你觉得那些巫术工会的人会出如此弱智的题目来考我们吗?其中一定暗藏玄机……再看其他的考生也都是一副抓耳挠腮、不得其解的样子,他们肯定是已经看出这个简单的等差数列题目中、蕴藏的更深奥的问题了,我——”

    “79号考生,考试中途请不要玩宠物娃娃!耽误了自己的考试时间倒没关系,如果妨碍到其他的考生,我们就要请你离开考场了!”一个监考官不满我与伊恩的窃窃私语,向我警告道。

    “啊?对、对不起!”我慌忙埋下头,一手将伊恩扯到桌下去。

    “哼,笨蛋!”一声轻斥自身边响起,我一转头,正看见卡米尔那小鬼就坐在我右边的桌子前,此刻正拿着写好的考卷,起身向讲台走去。

    哎?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那个小鬼竟就坐在我的旁边?而且现在……我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考试才开始十分钟吧!他已经把花半个小时才能做完的六张试卷全都完成了吗?先不管那些,把自己的试卷做完再惊讶吧!

    一个小时后,在我反复检查了五次试卷之后,终于下定决心,交了卷子。

    从考场出来之后,我在会场外的草地上看见莉莉亚和卡米尔都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正在交谈些什么。

    “莉莉亚,你也出来啦!”我向他们招呼着。

    “那当然,我二十分钟就出来了。不过这个家伙……”她指指卡米尔:“他比我还要早。”

    “但是……这么重要的考试,你们怎么这么轻率的就提前交卷?”

    “那些东西有什么好蘑菇的,写完就交了呗!”卡米尔不以为意。

    “我也是……”莉莉亚低头看着脚边的细草,幽幽的说:“而且……我在那样的考场里,根本无法再多待一分钟!”

    “为什么?”

    “因为那个艾滋跟她在一个考场里!”卡米尔指着二楼一个房间的窗户,这么说着。

    “他跟你在同一个考场吗?那么现在……”我左右张望。

    “他还没出来。”莉莉亚打断我的问话:“他一进考场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可能要到时间用完前的五分钟才会醒过来吧。”

    “这样啊……”难怪我刚才路过莉莉亚的那个考场的时候,好象看到教室里全空了,只有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不知在干什么,那个监考官也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人的桌边,大概是在等他睡醒吧。

    “呼——总之是与我无关,你们两个就好好的努力吧!”卡米尔事不关己,轻松写意的扬了扬手,转身回家吃午饭去了。

    “怎么样,你也见过他了,很可怕吧!?”莉莉亚目送卡米尔的离去,突然问我。

    “恩?”我看了她一眼,了解到她在说的人就是艾滋:“是啊,很可怕……”那时的莉莉亚真的很可怕!

    “你还是不懂。”她看了看我懵懵懂懂的表情,继续说道:“那个家伙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的善于掩藏!他能够把自己的杀气与法力暗藏得十分彻底,假装很和善的接近别人,而不会让人提起戒心!”

    “是……这样吗?”

    “反正我们彼此都要小心就是了,走吧,该准备下午的考试了。”

    下午两点开始是基本操作杏考试,分为两项,一项是飞行术,另一项是制魔药,都是在室外的草地上进行的。

    考飞行术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虽然看见排前面的考生骑着扫帚穿过一个个悬浮在空中的火圈……那景象有点像以前玩的“马戏团”跳火圈的游戏,但我还是勉强通过了。站在终点处评分的考官,一脸默然的揪着我的拖把布,仔细端详了半晌,才说道:“79号通过,第一场下半操作技巧第一项98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