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8

    “去年……去年考试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他。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那个家伙……他真的很强,非常的强。光是他站在我面前那凌厉的气势就让我发抖……我被他击败,落下阵来,所以只能今年再重考。但是,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居然没有通过最后的考核!而且是因为睡觉睡过头,错过考试时间,而被取消了资格……”莉莉亚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从指缝里露出一对紫色的眼瞳,放射出强烈的恨意:“顶掉了我的资格,踩着我的头才爬到高处的那个人……居然因为那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没有通过考核……不可原谅!”

    “呃……这、这样吗……?”

    “哼!那家伙今年还会再考,如果他又犯低级错误而失去了资格,你就可能会有希望了。”

    “那个人……究竟是谁啊……”

    “他……艾滋左蓝达,男,19岁,天蝎座,血型a。里岛弗乐笛共和国的贵族,爱好是睡懒觉和厨艺。睡懒觉就不用说了,至于厨艺嘛……我记得我第一次参加考试时被赶出来,那一场的考试题目是……用蛇草莓做一个24寸的草莓蛋糕,我因为不满这样的考题而提出抗议,所以……而他在那一场考试里,是满分通过的!”

    “……”这样的考题,我也不能接受啊!不过:“你对他的了解还真是详细呢!”

    “那当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我今年再遇到他,就得做好准备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怎么会连续七年都没有通过考试呢?”

    “他啊……据说第一次是因为把要用来考试的巧克力球吃光了,第二次是因为跟珞克思玛长老吵架,第三次是因为忘了带准考证,第四次到去年的第七次都是因为睡过头,要么迟到,要么缺场……所以……”

    “所以,他这一次一定也会因为迟到或是缺场而丧失资格吧!”那我就一定可以通过了!

    “不!”莉莉亚双手环起,一脸正经的说:“今年不一样了,那个家伙一定会尽全力的,因为他不能再拖了!”

    “哎?为什么?”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他是里岛弗乐笛共和国的贵族,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的家族的人已经等不下去了,他的那个未婚妻也已对他下了最后通牒:今年再不通过,就要解除婚约!为此,他的家人也对他加紧胁迫,所以,他今年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参加考试的。”

    “哈?这样啊……不过,他在这里已经七年……那就是跟他的家人以及未婚妻分开了七年了,不是吗?他的未婚妻还没有跑掉啊?”真是可怜的女孩!

    “他的家人利用特殊的身份地位,获得了长老的许可,每年可以使用传送魔法阵一次,回家去和他的家人团聚一下。”

    “哦~~他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例外’啊!”

    “不过奇怪的是……他获得批准可以离岛,一般能在家里做两到三日的停留,但他总是早晨去,晚上就回来……从来没在家里过夜……恩,真的很奇怪啊!”

    “恩……那我能不能也向长老申请特准,让我离开啊?!”

    “你?算了吧!你这个没有后台、没有人气的小角色,长老连见都不会见你呢!”

    “这样……那就只能通过考试了!”昨天晚上伊恩就试过,企图制造一个通道连接到岛外的空间去。虽然在同一个次元空间创造连接不同地点的通道,要比打开连接不同次元空间的通道,要简单得多。但这个岛,似乎是被特别的、强大的力量而设下了结界,山的外围像迷宫似的,我们连来时的桥都找不到,更别提用扫把飞出去了,越往上飞,山也像是不停的往上长,根本找不到顶峰。所以我们只有通过考试后,利用这里的魔法阵到其他地方去。现在,不管是莉莉亚也好、卡米尔也好,或是那个艾滋都好,不论如何,我绝对要通过资格考试!

    “可是,那个考试到底要考什么啊?”

    “考试共三天。第一天,是魔法基础的笔试与巫术基础操作。第二天,是根据各自不同的魔法类别进行甄选。第三天,基本上是大规模的淘汰赛。剩下来的人,可以进入的巫术之塔的高层,在长老的面前进行最后的淘汰赛。大体上是这样,但具体的题目每次都不一样。怎么,你还是决定要去考吗?”

    “恩,当然。”

    我决定参加巫术资格考试,莉莉亚便带我去了位于“巫工之塔”底层的报名处。她丢下我一人在那里排队等候登记,自己就跑到别处去了。

    报名一般是在正式考试日前一个月开始,至考试前一星期结束。接下来的一周的时间里,巫术工会的相关人员会根据报名情况,制定适当的考试项目、内容。参加考试对考生的资格基本上没有限制,男女老幼皆可。唯一的条件,就是——只有于这座岛上指定的报名处才可报名登记。这实际上也是最大的限制,因为在全世界只设有这么一个考点,那些有意报考的试练生们必须先找到巫术工会的所在,并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踏进这座小镇里——一旦没有通过,就要一直待在这里了。据说对于那些,因为一直无法通过考试而在这里定居下来的人,如果他们有后代能通过考试、取得巫师、女巫资格的话,也是可以选择离开或是继续住在这里的。因此,这里大多数报考的试练生都是有一定的家学渊源,长辈里有峪在这里参加考试的人,有的是由居住在岛外的父母们送来这里,有的是住在岛上的居民通过训练自己的孩子,然后再让他们去参加考试的。

    而那种没有门路,真正由外界摸索到这里来参加考试的人,并不多。因为工会存在的隐秘杏,以及工会长老们对小岛四周所下的结界,使得能够连接小岛的途径除了女巫、巫师专用的魔法传送阵,就只有我与伊恩之前所走的那座桥了。但走上那座桥的人,基本上都会被当成是实验材料,所以能够从外面找来这里的人是少之又少。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好像卡米尔就是靠自己的力量,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对一个在外执行任务的巫师进行了“严刑考问”,问出了工会的位置,然后划着小渔船偷渡到这里来的。

    不论这些考生们来自何处,七天后开始的考试是大家共同的考验。而我的考验,自我接过报名申请表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对于要报考哪一系别的巫术,让我左右为难。

    白魔法嘛,我是肯定不行了,我连给人包扎伤口都不会,更别提祈祷术了。为了谨慎起见——白魔法被排除在外。

    青魔法好象还可以吧……虽然我很擅长驾御并利用自然生物制作魔药,可是那个卡米尔好象也是青魔法系的,同一种巫术的考生会在第二回合就碰面……虽然那个小鬼才十来岁,看上去又矮小又瘦弱,但战斗力、破坏力真的很惊人,即使不用巫术魔法,他的身手也利落得过分!同时他又对伊恩意图不轨……恩,为了小心起见——青魔法也不行!

    那么黑魔法呢?我体内的元素属杏是暗系占强势,使用暗系魔法也比较顺手些……这么说来,为我准备了一套黑袍的米歇尔他们,也认为我比较适合黑魔法吧!但是,考黑魔法又会遇到莉莉亚所说的那个比卡米尔更难缠的家伙——艾滋左蓝达——太危险了!虽然根据莉莉亚的情报看来,那人多半会在最后的考核之前就丧失资格,但难保我不会在那之前就被他打败。我也考虑过在遇到不利情况的时候,来一招暗系召唤术,把一切交给伊恩去办,但是……伊恩的不良前科累累:1,间接的破坏布达克索森林;2,与恩里思联手共同犯罪,毁灭西奥沙漠的战神神殿;3,直接引起主神海空前巨大的海难,造成上千人失踪、生死不定……综上所述,我在考试的时候还是不要劳烦他老人家比较好。如果他一不小心弄塌了人家巫术工会的高塔,最后还把责任推给我,那我就铁定不能通过了,搞不好还会被剥夺“考试”资格终生!不行,为了确实的取得最后的胜利——我绝对不能考黑魔法!!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慎重,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再三斟酌!这一决定可是直接关系到我的未来——如果能顺利通过,那么我四天后就可以直接利用这里的传送魔法阵,到弗乐笛去的首都去……但,如果我一念之差,就可能要在这里再待上一年……

    脑海中突然映出了“巫工之塔”在伊恩的胤威之下倾倒的情景,我紧张的捏住手里的报名表,用力的摇着头:

    “啊~~~不要啊!!为什么……为什么……到底要我选哪一个才好啊!?”

    “这位小姐,您决定好要报考哪一门了吗?”报名处长桌前的工作小姐已经满头大汗,却仍然努力的试图用温柔而僵硬的语调向我询问道:“您已经在这里考虑了一个小时了,如果还未做决定,请让后面排队的人先登记,好吗?”

    “哎?啊,对、对不起,我这就登记!”真是尴尬的处境,我赶忙走到桌边,提笔俯身准备在报名表上填写内容,同时对那位工作人员说着:“我……我决定了,还是报考黑魔法吧!”

    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算了……青魔法也许比较有胜算……”

    我把刚写的一个字母涂掉,但是……

    “不行,还是黑魔法!”

    再涂掉……

    “但青魔法也挺顺手的……”

    再涂……

    “啊~~好烦啊,到底是青魔法好,还是黑魔法好啊?”

    涂……

    “好!我决定了考白魔法!歪打正着、出奇制胜!”

    ……

    “也、也许……我还是……”

    “你、到、底、玩、够、了、没、有!!?”啊呀,登记的工作人员终于弃“顾客至上”的服务信条于不顾,踩着板凳爬上桌子横过身来,一把揪着我的衣领大吼。

    “啊……哈……哈……那、那个……小姐……可不可以……再给我一张申请表啊……我的这张……涂坏掉了……”我尴尬的一手捂住被她吼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另一手拎着那张已经被我涂花的申请表,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位小姐的脸在抽搐……抽搐……终于平静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说:“请,这个是新的申请表。”

    哇~~真是训练有素的迎宾人员啊,素质一流!

    我一边接过新的申请表,一边继续苦恼。

    “有这么麻烦吗?”莉莉亚刚去看完一场电影,又跑过来看我的情况:“根据你自己的情况决定就好了啦,报考最自己最擅长的那一种巫术,才能把能力发挥到最好,自然比较有胜算。我看你嘛……就考黑魔法好啦!”

    我茫然的转过头去看看她,在大厅一片黑、白、青的素色衣袍中,她身上的一袭紫袍格外刺眼……好,紫色,就考紫巫!反正紫巫的考试就是偏重与青、黑两系魔法,而且,如果对手是莉莉亚的话,我还更有把握一些!

    终于做下决定,我迅速在纸上写好报名项目,递给那位登记处的小姐。她抱着我填写好的申请表,泪如泉涌,表情就好象看到了自幼离她而去的爹娘一样。

    “你……你居然要考紫巫!?”从报名处出来后,莉莉亚就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吃惊不已的对我问道。

    “恩,是啊。”做完决定,顿时感觉轻松不少,我笑着对她说:“我一直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各系分离式的训练,除了白魔法以外,其他系别的区分也不是很清楚,刚好紫巫也是将两类混一起考的,正合我的胃口。而且,莉莉亚你不是也要考紫巫吗,我们俩刚好可以在一起研究切磋一下,不是很好吗?”

    莉莉亚听了我的话,反而一脸严肃,突然向后退了几步,与我拉开距离,道:“才不要!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你可别想再从我这里挖到一丁点情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