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6

    四周围观的人群都一齐发出哄笑声,有的人还很夸张的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我黑着脸,望着那一片笑得东倒西歪的人群,喃喃自语。

    “恩~~不错啊……”相对于旁人的笑闹,米歇尔却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突然伸手接过我手里的拖把,一边轻敲着拖把棍,一边评论道:“挺实用的样子,应该比扫把更结实些吧。”

    “呃,好、好象是吧……”我有些尴尬,结结巴巴的回答:“好象是比扫把结实一些,但一开始不太好控制……”

    “哦?”他一手敲着拖把,一面对我说:“能用这个代替扫把飞行,看来你的实力也不错呢。”

    “骇?米歇尔大人!”莉莉亚大叫着反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承认了她的女巫身份了吗?”

    米歇尔但笑不语,然后将拖把递到莉莉亚的面前,说:“不然的话,你来试试看驾驶这东西吧。”

    “这个……?”莉莉亚曲起食指指向拖把,难以置信的看着米歇尔。米歇尔笑着点点头,莉莉亚才勉为其难的接过拖把,并小心翼翼的撩开裙摆跨坐在上面。

    大家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莉莉亚,她跨站在拖把棍上,双脚点地向上方轻轻跳起,随后又落回到地上。

    “怎么回事?这玩意儿根本没用嘛!”她又试了几次,骑着拖把向上跳起,但拖把并没有如其所愿的飞上空中,而是落回到了地上:“这东西根本就不能飞!”

    “不,可以的。”米歇尔从莉莉亚手上接过拖把,横在面前看了看,又慢慢说:“这个拖把只是普通的物品,没有被施过咒术,也不是特别制造的……应该就是被普通人家用做打扫工具的吧。”他说着,回头来对我笑笑,又继续对莉莉亚道:“而女巫、巫师们所用来飞行的扫把却不同,那是经过特别制作的、具有魔法力量的工具,配合使用者的能力来飞行。飞行是巫师们最基本的能力,但是,如果有人能够驾御这么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死’物的话,除非他是将飞行术加载到这个物品上,否则,就说明他是一个术力高强的术师——至少在飞行这方面的能力高超。”

    “是这样吧?”他突然冲我说话,又把拖把交还给我:“那么这位小姐,既然你要证明自己是女巫,就飞行给我们看吧。”

    我下意识的接过拖把,却愣愣的看着他。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也不知道这里所有的人是什么意图……这里所有的人,都有点奇怪……果然都是女巫和巫师啊!

    “等等,米歇尔大人!”莉莉亚说:“如果让她试飞,如果……”

    “你放心吧。”米歇尔打断她,双手环在胸前,仰望飘在高空的浮云,冷冷道:“就算她能用这个拖把飞行,也绝对飞不出这个岛。”

    我茫然的坐上拖把在空中飞了一圈,再落下地面时,众人都目瞪口呆:“原来那个东西……真的能飞啊……”

    米歇尔见我平稳着地,便笑着转身对周围的人群说:“好了,现在大家没有疑问了吧,那么请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吧!”

    众人渐渐离开,最终只剩莉莉亚、卡米尔、米歇尔和我,以及一只老鼠,停留在城镇外的山脚下。

    “那只老鼠……”一直沉默不语的米卡尔突然出声,一双眼睛仍旧盯着伊恩小老鼠,像是要说什么,却被米歇尔制止了。

    “我看两位经过这么些折腾,一定也累了吧。那么请先到舍下稍做休整,我们再来详细说明吧!”米歇尔很有风度的打发开莉莉亚和卡米尔,让我与伊恩跟随着他来到小城西边的一撞小型府馆里。

    我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旁人准备好的女巫试练生的黑色长袍,一边擦着湿头发,一边走到客房的偏厅。这时那个很没品的伊恩居然又显出人形来了,正坐在长桌边吃着蛋糕。

    “你现在有能随意变换形态了吗?”我阴沉着脸,压抑着胸中的恼火向他问道。

    他淡淡瞥我一眼,又继续吞食桌前的美食。

    “呵呵,看来你们两位都已经休息好了吧!”米歇尔从偏厅的另一扇门外走进来,身后跟着卡米尔和梳洗过后的莉莉亚。

    “呃……谢谢你的关照。”我扯扯身上还算合身的长袍,又瞪了一眼旁边不停吃东西的伊恩,有点局促的向米歇尔打招呼。

    “那么,你就先坐下来吧,我想可能有很长的话要与你们讲呢。”

    我在长椅上坐下,紧张的端坐着——标准的宫廷式淑女坐姿。伊恩则侧着身靠在圆椅上,手肘撑着椅背,翘着腿……恩,很没有家教的样子。

    米歇尔笑着看了一会儿我俩的表情,才缓缓的道:“好吧,我先来自我介绍。我叫米歇尔,是这里巫术工会的人员,专门管他们这些爱闯祸的小喽罗。”他说着,看了看身边的卡米尔和莉莉亚。

    “呃,我是拉拉?葛罗雷……那个巫术工会……是什么?”

    “白痴,连这个都不知道!”莉莉亚撅着嘴,说:“就像魔法师的魔法公会一样啊,巫术工会是女巫、巫师的联合杏组织。”

    “哎?有这么一个组织啊……”我自言自语。

    “是的。”米歇尔接下去说:“因为巫术者们的特殊身份等原因,这样的组织是隐在暗处没有公开的。但全世界个大陆上的魔法师们多少会耳闻过有这么一个组织的存在,大概也有人知道工会是在波莱达。只有与巫术者密切相关的人才知道工会的确切位置,那些人们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这里学习,参加考试通过试练,最后取得女巫或巫师的正式资格。”

    “哈……?原来是这样啊,我都从来没听说过……”我默默感叹。

    伊恩却不为所动,垂着眼睑向米歇尔问道:“那么之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米歇尔答道:“之前的那些都是要参加试练的见习生们,因为最近的一次考核将近,大家都在努力的练习、实验。但总是对着岛上采集来的材料进行施咒练习,是无法检验自己的练习成果的。就像你制出了一种新的魔药,总得经过让人试服来检验其效力如何。”

    “所以呢?那你们自己吃下去试试看,不就成了?”伊恩阴柔的抬起眼。

    “他们这些试练生们多半都试过不下千万种药物了吧,再加上常年的魔法研习,自身身体也产生了变化,开始对一般的药物或魔法产生了习惯杏的抵抗力。于是,他们就把实验的对象转向了同是试练生的其他人。他们专挑那些研究属杏相背斥的人进行实验,虽然也能取得效果,但不如在普通人身上实验的效果明确。”

    “于是,你们就兴起了一股抓外来人做实验品的热潮?”太荒谬了吧,我不解的问。

    “啊,那是从几百年前就传下来的做法,在他们之前的几代试练生中,就是这样方法流传下来的了。也曾由于这种事情,严重危害工会所在地周围人的正常生活,所以工会被迫搬了几次家。最后工会在这里定下来,并决定再也不要迁址了,于是我们针对这种抓普通人来实验的情况做了一系列的规定。”

    “什么规定?”我好奇的问。

    “哼,还有什么规定,就是不准我们离开岛啦!”卡米尔在一边负气的道。

    “不准离开?”

    “是的。”米歇尔温和的看了卡米尔一眼,说:“正式成为女巫、巫师的人可以利用工会里的传送装置去世界各地,但被送来做试练的见习生们则不准离开小岛一步,否则取消考试资格。这样,试练生们就不能随便的跑到外面去抓无辜的村民来做实验了。”

    “……那么……外面的那座桥呢?”

    “那座桥啊……”米歇尔呵呵的笑着。

    “哼,要说那座桥,其实还是当年米歇尔大人要考试的时候,发动各位前辈们共同建造的呢!”莉莉亚在一旁斜着眼,瞄着米歇尔。

    米歇尔不说话,卡米尔便代替他说道:“因为米歇尔说,既然我们不能出去,那么就想个办法让外人自己进来吧。因为那时工会选址是在这个孤岛上,与周围的外岛都没有联系,外面的人们也不会过来,所以他们就自发的建了一座桥,说是那些外面的人看到了桥,也许就会因为好奇,跑过来看看,他们只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真是……”真是无话可说了。本来以为这个米歇尔与其他试练生有什么不一样呢,原来……只是用了更YY的方法。所以那桥刚一建成,就吸引了一个外岛的渔民进来,然后那渔民回到村里后,就精神失常了……也难怪要失常,被一群疯了一般的准女巫、准巫师拿去当实验品了!

    一想到这里,我就心有余悸——幸好我不是那些普通村人,幸好我也是个女巫。但是……

    “但是,你刚才怎么知道我们不是普通的村民?”那个米歇尔好象一开始就看透了我与伊恩的身份似的,对于伊恩突然变身成老鼠一事,也毫不惊讶。

    “你们的周身都散发出异样强大的暗系能量,显然是会使用魔法的人。”他笑道:“而且,也是这种暗系的能量,让我猜测你也许会是女巫,不然就是暗系的魔法使,只是没料到你身边的同伴竟是纯暗系元素的聚合体。”

    “什么,纯暗系的?!”莉莉亚一听这话,立刻惊讶的大叫着跳起来,目光盯着伊恩打转。

    “果然……是只很有趣的老鼠呢……”卡米尔也刻意压低了嗓音:“我想要他来做实验……”

    卡米尔说着,就要扑到伊恩身上去,却被米歇尔一把拎住领口,丢回到一边的板凳上。接着,他又对我说:“我想,你应该是研习黑魔法的女巫吧。”

    “哎?什么黑魔法?我不知道。”我可搞不清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样吗……”米歇尔摸着下巴,喃喃着。

    “呃……那个,我们只是不小心误闯进这里的,既然我们也不是你们要的实验材料,那么我们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抱歉,不行。”米歇尔斩钉截铁的拒绝:“如果是外来的村民,那么他们做完实验后,我们会抹掉他们的记忆,放其回去。但若是有法力的女巫、巫师的试练生,就必须等到通过考核,拿到巫术资格,才能离开。你们现在的身份处境,与卡米尔他们一样,算是试练生,所以在你们通过考核之前,不能离开。”

    “什么?!”我大叫,这算什么规定啊?

    伊恩也显得不悦,阴沉的皱着眉头站起身,一副山雨欲来的阵势。

    像是看出伊恩的蠢蠢欲动,米歇尔依旧轻缓的说:“这整座岛都被包围在特殊的结界里,那结界是由工会的长老们共同布下的,凭你们的力量绝对打不破,所以,要离开就只有通过考核那么一条路了。而且,若是你们想要在这里做乱、搞破坏的话,我劝你们最好不要那么做,因为在这里的结界中施法术,绝对是对你们不利的。”

    米歇尔也慢慢起身,与伊恩对峙着。我看伊恩是绝对不会去参加什么巫术考试的,但……

    “哈哈,没错!”卡米尔在一边得意的笑着问向伊恩:“在这里,没有工会那些老头子的准许,是绝对离不开的。我看你还是考虑一下,是要去参加考试呢,还是来当我的实验材料?”

    “卡米尔,他又不是那种外来人,用他实验有效吗?”莉莉亚扯着卡米尔,小声问道。

    “跟你无关,别来烦我。”卡米尔狠狠瞪她一眼,惹来莉莉亚一阵恼火:

    “你这个臭P的小鬼……”

    眼看这两个人又要吵起来,米歇尔也忙着上前去劝止。我看着他们那边的情形,突然又觉得身边一阵凉风吹过,转头看时,伊恩的人影又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