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5

    我这时才紧张恐惧起来。回想莉莉亚说过,她是在这里参加女巫试练考试的见习生,之前那几百个人也是,那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我想,现在所能肯定的就是,这座岛上一定有着魔法格外强大、且地位很高的人存在,所以才能主导这样的一个试练考核!而方才笼罩在桥头与海滩边的,迷惑外来人的白雾,似乎也不是天然形成的……

    “到了。”莉莉亚突然停住。

    我们已经穿过一条山间□□,在一片开阔的平原上停下来,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通过了之前所看到的、立于小岛中心的大山,来到山的另一侧来了。

    “天……这里……”我惊讶与眼前的景象——原本以为这岛的中间是一座崎岖的山地,没想到,那只是座“空心”的山。高大的山群将其里面与外隔绝,中心是深凹的一片谷地,山像是高大的围墙,将这一片人间仙境掩藏了起来。

    外面还是一月份的冬天,即使海上气候缓和些,却也不如此里是温暖而明媚的春天一般的景象。我们还站在地势较高的山脚近旁,我远远眺望着下方一片翠绿的风景,那是一个小型的城镇!清洁宽整街道、雕梁画栋的房屋、高耸醒目的塔楼、穿梭不定的行人,一应俱全。大小街道旁都栽种着树木,开着粉红色的樱花或是梅花。一阵微风吹起,粉色的花瓣漫天飞舞,衬托着满地的绿茵,美得像童话。这座小城像较与卡顿的提兹,虽然没有那种浪漫的迷人气息,却又有一种不同的鲜活。

    整座城的中心,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尖塔形建筑,其他的房屋和街道都环绕着它而建造,像是匍匐在地上仰望它的雄姿,让人觉得格外神圣……女巫的地方也能神圣啊……

    我又转身看向身后的大山——来时的窄细的山间□□已经不见了,但那青黑色的大山却还真真实实的立在我们身后,它提醒了我——这一切确实都是建筑在一座小岛的大山里的山谷中。

    “我们走。”莉莉亚见我们惊讶够了,又很得意的领着我们沿着山脚向不远处的一片树林走去。

    “呃……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啊?”我轻声问道。本来还想到那小城镇中去看看呢,但莉莉亚的样子似乎不打算带我们进城去。

    “啊,要怎么说呢?”她心情愉悦的说着:“先把你们藏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吧,得应付了卡米尔那个笨小鬼,然后就……”

    “你刚才是在说我吗?莉莉亚……”卡米尔刻意压得低哑的嗓音突然响起。莉莉亚被吓得一个踉跄,险些从山坡上滚下去。

    “卡……卡米尔……你怎么……这么快……”莉莉亚稳住身体,哆嗦的向一边突然冒出来的卡米尔问去。

    “哼,那些杂鱼,来多少都好打发。”他双手随意的插在身侧的衣袋里,瞄着莉莉亚那张惊慌的脸,说:“倒是你……看来又在做什么小动作了。本来还打算分一个猎物借你用用,但现在……”

    他一边说,一边瑁下腰,直直的向莉莉亚冲过去:“我改变注意了!”

    “等、等以下!”莉莉亚一伸手,手里多了一把扫帚,险险的飞上空中。

    “哇,真的是女巫啊~~”我仰头望着她,感叹着。

    卡米尔顿住身形,一旋身向上跃起。他那一窜,足有十多米高,将莉莉亚的扫帚尾巴削下一半来,让飞在空中的莉莉亚也不住心中一惊。卡米尔落至地面,顺势单膝跪在地上,一手随意的掠着眼前的刘海,露出那一对浅色的大眼,轻蔑的笑着。正打算继续向上空的莉莉亚发动攻击,莉莉亚却大声叫道:

    “等一下,卡米尔!我、我并没有要私吞,真的!我还打算要帮你把他们藏起来,以防被别人找到呢!”

    “哼,你真当我是白痴吗?”卡米尔突然举手指向莉莉亚,数发火球连放,直冲莉莉亚而去。

    “砰砰”的响声不绝于耳,卡米尔一只手就发出数十枚火焰炮,像在玩射击游戏似的,将莉莉亚打得在天空中驾着扫帚到处转。蔚蓝的天际也像是在放烟花似的,一阵阵亮光闪耀。

    “轰”的一下,一粒火球打中了莉莉亚的扫帚尾部,火焰顺着扫帚棍子向上蔓延,随着一朵黑灰色的蘑菇云在天空中升起,伴随着莉莉亚的尖叫声,只看见一个黑色的物体从半空中直线降下。

    “哇~~~!”被烧得黑溜溜的莉莉亚摔坐到地上,抱着屁股直叫。

    卡米尔哈哈直笑着,向莉莉亚走去:“怎么样,云霄飞车好玩吗?”

    “卡米尔,你太过分了!我要去告诉米歇尔!”莉莉亚气愤的冲着他大叫。

    “哼,你去告诉村里的长老也没用……”他突然邪邪的笑着:“要不然……我最近刚研究出一种特效的哑巴药,可以让你第一个试用。”

    “唔……不、不要!”莉莉亚一边叫着,一边向后爬过去。而卡米尔则笑得贱贱的从衣袖里掏出一瓶小药水,跟在莉莉亚身后说着:

    “来嘛,试试看吗!绝对没有副作用的,而且保证什么药都解除不了……”

    “啊,找到了,他们在这里!”又是一阵哄乱,从四周围出现一大群人头攒动,将我们四人围在里面。那群人中有些是刚才在桥上见过的,有更多是生面孔。几百多人,里面也不乏缺了胳膊断了腿、似乎是刚被某人打成一级伤残的家伙。此刻才给满身的伤口裹上绷带,伤口里还渗着血、撑着拐杖,一个个指着卡米尔怪叫着。

    “就是卡米尔,刚才在桥上,把我们打成了这个样子,请严厉处罚他!”又有一个伤残人士悲愤的喊着,像是在对谁做控诉。

    “对!从外岛来的外来人应该是大家的,决不能让他一个人霸占!”

    “没错没错,那两个外来人一定要给我们来分!”

    “卡米尔,又闯祸了吗?”人群中,一个谈吐温和,一脸笑容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他一头及肩的浅咖啡色头发,身穿棕色长袍。笑眯眯的眼睛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微扬的唇角,闲适而又优雅,正缓缓的走向卡米尔,在他面前两步远处停下,低头看着卡米尔倔强的脸,轻缓的问着。

    卡米尔一反常态,没有刚才叫嚣的气焰,反而低下头,绞着双手,一边踢着脚边的小石子,好象一个做错了事,正要面对老师责罚的小孩子。他的头都不敢抬起,只是一直盯着地面,半晌才柔柔弱弱的向那人叫了一声:

    “米歇尔……”

    “米歇尔……”卡米尔小声的叫道,那种小绵羊式的语调,听得我浑身发麻。

    米歇尔依旧和蔼的笑着:“那么,你们打算把这两人怎么样呢?”他转过头来,瞟了我与伊恩一眼。

    “他们是难得一见的外来人,当然要善加利用!”卡米尔理直气壮的答道。

    他的这句话倒是得到了旁边围观人的认同,大家一起叫喊起来:“没错,他们是难得一见的、自动跑来岛上的人,当然不能放过,要好好利用!”

    “是啊,现在材料紧缺,当然不能浪费!”

    四周的人们眼露精光,向我们渐渐靠拢过来,缩小了包围圈。连那个米歇尔也莫名的笑眯着眼,很有趣的看着我们。

    “……”伊恩在我身旁略微做了什么动作,随后,我便觉得身旁一阵清风吹过,再转过头去一看,原先那个白得病态的人影已经不见了,只留我一个人站在众人之间。

    “伊……伊恩……”我虚弱的轻唤着——开玩笑,让我一个人应付这样的场面吗?但伊恩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就人间蒸发了呢?一定是躲到哪个老鼠洞里去了吧!我左看右看,找寻着伊恩的身影。突然觉得腰间有点动静,低头一看就见一只白色的小老鼠正努力的往我的次元袋里钻……

    “伊恩——”我不悦的眯起眼睛低吼着。这个家伙居然临阵脱逃,我一把拎住他的尾巴,将他从袋子里拖出来,放在空中死命的摇晃。

    “呵呵,还挺有活力的嘛!”四周的人,连同卡米尔都看呆了,只有米歇尔不以为意的笑着,对我说道。

    “呃……我……”突然想起自己的处境,我无措的看向他们。

    米歇尔对周围的人继续开口道:“你们也看到了,如果要找他们俩做实验的材料显然是不行了。”他又转过头来面对着我:“大家之所以要找岛外的人类来做实验材料,是因为那些无知的渔民们是不谙魔法的普通人,他们体内的属杏分布最平均,不像一些学过魔法的人那样多少都会有属杏的偏向,因此他们最适合于施加咒术。但面前的这两个人显然不是各位想要的那一型,所以,还是放弃吧。”

    人群里发出一阵唏嘘声,众人先是有些疑惑与不确定,审视的眼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我看见这情景,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但如果他们真的是女巫、巫师,那么我与他们也算是同行,应该不是敌人吧……

    “那、那个……我……”我突然大声叫道,但一见人们那种“在菜市场里挑选材料”的眼光,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真是有点不好的预感啊!

    “你怎么了?”米歇尔温柔的轻问着。

    “呃……那、那个嘛……其实……”我左右望望,好不容易才说出口:“其实,我也是女巫哎……”

    四周一片寂静,一阵清风咻咻刮过,带来一片叶子落在人群里。众人都看着我,不语。

    “真的,是真的!”看他们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我气恼的叫起来:“我真的是个女巫耶!”

    人群里又开始窃窃私语,米歇尔先是惊讶的愣了一下,立刻又恢复平静。卡米尔则是自始至终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我手里的老鼠伊恩,根本没有注意我的话。莉莉亚倒是在这时开口了:

    “女巫?你说你是女巫?”她刻意忘却自己此时的一身狼狈样,摆出一副高雅的造型,露出一个嘲媚的笑容,说道:“就你这样也配当女巫?你省省吧,你从头到脚,除了黑色的长袍以外,哪里像个女巫样?”她向我逼近一步,轻蔑的叫嚣道:“恩?你说啊,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女巫?真是太可笑了,连我这个会所里排行前十的高级试练生都还在女巫的见习阶段,还得通过严格的考试才能拿到女巫资格证书,你这么个柔弱又没用的小孩子,抵个什么用?!”

    她朝我大吼,像是把对卡米尔的不满都发泄到我的身上了。

    “哎?我真的是……难不成你以为我要假冒女巫吗?”我也反驳着:“你以为做女巫就有多好吗?又没有什么福利,或是国家辅助什么的,而且在各个地方还要受到人家的唾弃、职业歧视,我都不敢穿着女巫袍进城里呢!真是的,哪会有人没事假冒女巫?”

    “你别以为我们都是笨蛋,女巫是多么崇高又神圣的职业啊,多少人想当还当不上呢,你这个外行人根本不懂!”莉莉亚发火了,叉着腰向我叫道:“而且女巫的职业才不像你说的那样呢,女巫,尤其是白魔法的圣灵女巫,在波莱达各个大国家都是受人景仰的护国巫师呢,有着与那些敬仰光明神的国家里的宫廷祭祀一样地位!”

    “吓?有这种事?”我惊讶不已。

    “哼,就知道你是个外行人!”莉莉亚把头昂得高高的,很不屑一顾的对我说。

    “但我真的是女巫啊,你看我还有女巫用的水晶球和扫把……呃……那个……”我急急忙忙的从次元袋里掏出水晶球和……拖把。

    “那个……扫把它……坏掉了,所以……我目前都借助这个……拖把……”丢脸啊~~~我也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拖、拖把……”莉莉亚的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好半天不能言语。之后又突然大笑出来:“哈哈哈哈~~拖、拖把~~啊哈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