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2

    即将被相汇的两团旋风击中的前一刻,它突然一低头,细长的身体向前拱入水中,滑溜的潜进海中。两团旋风从两面袭来,在它拱起的身下交汇又交叉着,向各自的方向继续冲击过去。它躲过袭击后,又从水中钻出来,向伊恩进攻去。但我们就没这么好运了,被蛟龙躲过的那两团旋风直直的向我们的船撞击过来,船舷下方轰然而响,并连连引发爆炸。甲板上也因下面的炸裂而现出裂痕,船身从中间断开,裂成两半,向两边的海水里倒沉下去。

    人们尖叫着,但叫声却已被机器的爆炸声所掩盖。有不少人在爆炸中消失在火光里,也有不少人随着船的碎片沉进深海,还剩下的人则浮在海面上,抱着木板的碎片,在汹涌的海面上激荡着,苦苦哀号。

    我及时从次元袋里拿出小拖把乘上,飞在低空。以撒想不坐拖把都不行了。我跨坐在拖把G上,以撒却还没有坐上来,只得死命的揪着拖把布,我也努力的拉住他的手臂,正要使力将他拽上来的时候,伊恩不知又在那里用了什么魔法,一阵强烈的气流袭来,以撒一个不稳,掉下海去。我也被狂风吹得无法坐稳,小拖把在Y糜的天空中,像一片秋叶一般无力的随着风向飘荡。

    我的脑袋被搅的稀昏,已无法驾御拖把,手脚一时虚软,身体离开拖把G,直直的向下掉落。

    我无力的张开眼睛,恍惚看见下方是一片黑色。那是什么?海水吗?

    “这次你的祸闯大了啊,伊恩——我可不会游泳啊!”

    眼前一黑,脑袋里也漆黑一片。我觉得呼吸有点困难,鼻子里、口腔里好象塞满了水,酸酸痛痛的。手脚也没有力气,像是脱臼了似的,有点麻木。冰凉的海水浸入厚实的衣物,身体却燥热不已。

    呜~~~谁来救我啊,我不要淹死!那样的话,尸体会泡的很难看的!

    水流在急剧旋转,这是我能感觉得到的,因为我的身体好像在转圈圈,头越发疼痛了。但相对的,呼吸却顺畅了很多,也不那么痛苦了。忽然,一个冰凉的物体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的身体向上提起。

    我虚弱的张开眼,眼前摇晃着一个白色的影子。

    “伊恩……”我喃喃的念着,我看到一缕白色的长发,应该是伊恩吧!接着,我又听到一个抱怨的声音:“该死的,真重!为什么看起来很瘦小的样子……”是伊恩的声音,就近在耳边。我一下子松了口气,之前不适与劳累的感觉一下涌了上来,我昏昏的睡去了。

    ※※※

    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虽然仍是没有力气睁开眼皮,却感觉得到有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耳边也有滔滔的海浪声,身下是很柔软舒服的床褥……应该安全了吧!我轻轻动了一下眼皮,就感到有人站到了我的身边,因为原本暖洋洋的阳光被一个人影给遮住了。接着,我就听道一个很不客气的声音:“醒了就别装死,快起来!”

    “伊恩……?”在阳光的照耀下,我隐约看着那个唤我起来的人,真的是伊恩。

    但他此刻看起来又有点不大一样:白色的长发被整齐的束在脑后,身上穿着一袭灰绿色的长袍,更突显出他白皙的皮肤与血红的眼。而且,他还有脚,穿着鞋子!之前的几次见面,他都是上半身是人下半是风系元素的样子,我还以为他就那样,没有脚呢……

    “……伊恩……原来你真的是个人啊……!”我呐呐的念着。

    他见我清醒过来,就转过身去走到桌边去拿来一杯水。我看着他的背影,真的跟常人无异呢。如果不去看他正面那对血红眼,只是那个背影,还真有儒雅的斯文气质……

    一边喝着他递来的水,一边打量着这个屋子:布置的简单朴素,没有什么修饰。房里的家具都用一般的木料打造,看样子是被用过一段时间了,但却看来格外的舒适温馨的样子。窗边是个大开的窗户,飘扬的白色窗帘外,是一片平静美丽的海湾,海鸥在近海边飞翔,欢快的叫着。

    “我们……得救了吗……?”看着窗外平静的海滩,脑中不禁浮现当时海上风暴的恐怖情景,仍是心有余悸。

    “恩,这里是主神海以外,西北边的一个小岛。”伊恩在桌旁的靠椅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一点也没有外表所表现出来的斯文样。

    我无力的用手捂住脸,喃喃的问:“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暗元素在那一片空间里太过强大,造成元素失去平衡,让我一时之间没有控制住。”伊恩仍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缓缓的说道。

    “什么意思?”他是一个暗元素的聚合体,又是魔界的皇族,怎么会控制不住暗元素?

    “因为人界的元素分布组合方式,是与魔界不同的。人界的空间能量是由风、火、水、土、光、暗六系元素平等组成,各种元素所占有的分量都相当,以此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但此平衡很不稳定,容易被打破。那天就是,处于平衡状态的元素结构被打破了。”他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我的脸,继续道:“魔界里的元素比例及组合方式就不是这样。在那里,暗元素占绝对主导杏的地位,其他元素存在得很少,这就是魔界的平衡状态,比人界要稳定得多。也因此,那样具有充沛暗元素的空间可以支持魔族现身,而一个魔族若能在魔界里c控那些少得可怜的自然元素,那么他们在人界所能使用的那一种元素魔法效果会更强大几百倍。”

    “所以你是属风杏,恩里思属土,而那蛟龙……是水杏的?”

    “恩,人类体内的属杏分布状况也与我们不同。人类的身体是由最基本的六种元素组成,所以费茨罗伊也能自己用四系自然元素造成一个假身。但那假身缺少光、暗两中营素,所以不完全。可能是由于他的本体被封印、大量能量不能使用的缘故,他的那个自然元素聚合的假体就可以与四周的自然环境相融合,借助自然界存在的流动能量,以弥补自身的缺陷。”

    “所以他本身的能量波长也与四周自然环境的能量波长相同,是吧?”难怪我第一次见到费茨罗伊的时候,完全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魔法的力量,而且他也能轻易潜入塞龙?梅伦家盗取十八星盘,而没被发觉。

    “是的,那是你们人类的属杏分布,与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们魔族的身体是由暗系元素组成的,根据各自体内暗元素的强弱也可以决定能力的高低与身份地位。虽然使用魔法是看各人精神力的强弱,但同时也取决于其体内的元素属杏,一个人的精神控制力越强,他体内的元素属相也就越强。”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以前看到关于魔法使用的理论,只提到精神力的问题,但不曾听说什么属相之类的东西。

    伊恩皱着眉头,:“如果以图形来说,每个人体内属杏是相互结合的、平衡稳定的一个圆,将圆分为六份,分别为光、暗、水、火、风、土,由圆心出发到各个元素属杏的极限,就是从零到一百。一般人类是每种属杏都具有的,最少也有点,所以那些能力最弱、完全不能用魔法的人的每个属相指数均为。如果他们的精神力变强,对某一种元素的控制能力上升,那么他们体内那一属杏的指数也会增长。如果指数超过,便称为超越极限,则他的那一属杏的元素能量异常强大,可以完全随意的控制各个空间里的同一系元素。”

    而我们魔界皇族均是由纯暗元素聚合的,所以暗的属杏指数一般都在左右,当然啦,光的属杏完全为零。在魔界中,生物是可以单独具备暗属杏、其他属杏指数皆为零而存在的。如果我们的c控力再强大些,就能控制魔界里存在的某一种自然元素,使用元素魔法。因为我们长期所生长的魔界里的自然元素非常少,所以自然元素的极限很轻易就能达到。像我与小恩就分别达到了风与土的极限。当然,像肖老大那样连光系都能达到极限、六系元素平等发展的魔族,是绝无仅有的珍惜动物!

    精神力的提升能影响到人体的元素属杏,相反的,属杏的变化又作用与人的精神力。比如你以前的精神控制力不是很强,但由于他人人为的将森林的巨大能量引入你的体内,带动元素属杏分配的变化,你的暗属杏已是非常高,其他及系元素指数也有上升,迫使你的精神力大大提高。所以你现在也可以轻松的使用一些高级的魔法了吧!”

    “所以那个蛟龙是暗与水杏达到了极限吗?”

    “算是吧,不过还差一点…”

    “但是那个真是蛟龙啊?哪里长得那么丑的龙?一点龙的样子都没有,我看说是泥鳅还恰当些!”

    “啊,那只是名称而已。它是魔界中较高等的魔物,一直生活在魔界的海中,因为能兴风作浪、引起洪荒,所以被起了‘蛟龙’这个名字……你要说它是泥鳅……也可以吧!”

    “那它很厉害吗?”

    “也不是。”伊恩有气无力的说着:“其实都是因为你自己不懂得控制力量,释放了太多的暗系能量到那一片空间里,打破了人界里元素的平衡状态,各元素就变的混乱,变的不稳定了,才加剧还中的动荡,并不全是那家伙所c控着水而使出的魔法效果。”

    “可是,那是因为你需要暗系的能量嘛!我怎么知道你会控制不住?”

    “因为我没想到你体内的暗系能量是那样的。”

    “……?什么样的?”

    “有点不太正常的样子。你的源源不绝的能量是从布达克索森林里来的吧!”他说着,见我点头,又继续:“我知道是那个费茨罗伊用了什么手段,将本是森林的神圣能量,引进了你的身体。他一定是用了魔界的什么工具作为转换媒介,才能把人界里的自然能量转化为暗系元素能量的。但由于那些能量是从神圣的森林能量转化而来,所以它同魔界里充斥的暗的能量又有点不同。”

    “什么意思?”

    “本来各种属杏的元素虽然在同一空间共同存在,但却各自泾渭分明,而你虽然是个人类、即使暗属杏占强势,但体内还是同时具有六系元素属相的,但那六种元素却糊成一团,形成了一种新的能量,是能融合四系自然元素与少量光元素的暗之能量。而魔界又与人界长期分离的情况下,其中的暗元素与人界的能量存在少许冲突。所以你刚开始把能量输入给我的时候,我一时无法控制……而你却没完没了的一直释放能量,继续添乱。”

    “呵呵……我一时没注意嘛!”

    他看了看我,道:“由于你体内的能量是来自于古森林的缘故吧,所以是可自发再生的,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就能再产生新的能量。”

    “呵呵,这样吗?”那还得多谢费茨罗伊啦!

    “所以……”伊恩一整颜色道:“在海上造成海难、摧毁船只的人是你,不是我!”

    “唉?怎么,你想推卸责任吗?”

    “哼,本来就不关我的事!”他将垂在肩上的一缕白发向后一掠,YY柔柔的说:“我可是为人民消灭了海妖的大英雄呢,而你,是到处闯祸、无事生非的扫把星。”

    “……”我好象已经习惯了被人莫名其妙的扣上罪名了:“那么,在那船上的其他的乘客们呢?”

    “我用风向改变水流,将他们送去最近的海港了。”

    “哦……”但好象还缺了什么……我突然想到了,便激动的大声问道:“对了,以撒!以撒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