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1

    看来我猜得没错,但……

    “我怎么没看出有什么海妖”我低声问着小老鼠。

    他微扭着头,不屑一顾似的瞥我一眼,道:“那是魔界的妖魔,你这个人类怎么可能看得到。”

    “魔界的……可是,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我看她应该已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伊恩看着岛屿,说:“去年六七月份的时候,有人在卡顿北岸用过劈空魔法,试图打开连接两界之门——那个人应该就是费茨罗伊——但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魔法失败了,引起海啸,摧毁了那附近的几个小港口。虽然魔法失败,但也有可能从中逃出一些有智商的中级魔物来。”他停了停,又道:“或者,更久……在主神岛沉没所造成的混乱中,就逃离魔界了吧!”

    “那么之前有人看到过的那些影象,也是她造出来的吗”

    “如果是的话,那些看到影象的人不会活着回来。”伊恩又瞧我一眼:“你现在要关心的不是那些,而是——再继续靠近过去,进入主神海域的话,你们就都回不了原来的世界了。”

    “啊!那、那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阻止船继续前进啊。”

    “到底怎么了”以撒看我拎着白老鼠的两只耳朵将它悬在面前,焦急的不知在说些什么鸟语,便忍不住问道。

    “快,快去阻止船长让船继续北行,不然的话,我们都会被卷进主神海域的风暴里去了!”

    以撒闻言,立即了悟,遂转身向驾驶舱跑去。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在所有人都跑到离主神岛最近、看得最清楚的地方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在人群后面,不住的问着小老鼠:“你知不知道,如果闯进去,会被弄到怎样的世界啊”

    “啧,谁知道啊,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吧。”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闲适样,看得我越发着急:

    “你别这么不当一回事,要是我们掉进去,你也跑不了!”

    “那可不一定!”他爬到我的肩膀上,找个地方舒适的躺下来:“如果我的召唤主死掉了,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回魔界去。再说,生为高等魔族的我,不可能会被那中低级的魔物引诱吧!如果那个海妖可以在那里存活,我自然也可以。”

    “你——”我咬牙切齿的将他从我身上拽下来,拎着他的尾巴把他吊在空中,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在我去地狱报道之前,我一定会把你掐死!”

    哼!真是不知感恩的老鼠,也不看看是谁把他从林塔的手里救下来的……亏我还把他当作可爱的小宠物,好好的保护着。早知道,就把他送给林塔当药引,说不定还真能治好那瑟西斯的病,也算功德一件呢!

    他在空中摇晃得受不了了,只得开口对我说:“你要我做什么我又没办法,我现在连显示自己的具化形态都做不到。要不然,谁愿意给你一个小女人当毛公仔,天天抱在怀里睡觉啊——我差点被你闷死!”

    “呃……呵呵,我习惯了,没有抱着泰迪熊就睡不着……”我尴尬的吐吐舌头:“那,到底要怎么办嘛!”

    他又很不屑的瞅我一眼,抱怨道:“还不是因为你太没用,如果你能像那个费茨罗伊一样,分出一点暗的元素给我具显形态,那就noproble”

    “要分出体内的暗系元素啊……”我无奈的皱眉——我连要怎么分离都不知道呢,更别提有没有多余的元素分离出来了,不过……

    “那个费茨罗伊据说是纯暗属杏的,是吗”我问着伊恩,见他点头,便急切的说:“奥斯卡曾说过,我也是纯暗的属杏哦,说不定我也可以做到的呢!”

    “什么奥斯卡奥斯卡金像奖我倒听过。”

    “哎呀,就是西奥格塔最厉害的**师嘛!他说的话,一定没得错的!”

    “这样吗……”他眯起红色的小眼睛,略显兴奋之光:“那我们就快点试试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就保你们离开主神海域。”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阵狂风突然刮过,帆被吹的猎猎作响,船摇晃不定,好象随时会翻掉一样。远处那本来清晰可见的主神岛的景象,忽然变得扭曲起来,像是一张被人卷起的平面画。人们尖叫着,随着甲板的倾斜,从船的这一头滑到那一头。

    “拉拉!”以撒也艰难的从船舱里出来,焦急的面容示意已经来不及了。

    “快点!现在就分离你的黑暗能量给我!”伊恩也焦急的乱晃。

    “好!……可、可是……要怎么做我不会啊!”

    “天……你真是个白痴!”伊恩骂道:“人体内的属杏元素是天生就存在的,即使生长消沉也与人的身体、精神融合在一起,你只要以自己强烈的意志加以支配,就可以做到了!”

    “啊”他说了等于没说,如果能给我一张产品使用说明书才是最好的帮助。

    “你先闭上眼睛,冷静下来。然后去感觉自己体内的元素能量,调整自己的能量波长与我的相连,接下来的事就由我来完成好了!”

    “哦。”我急忙听话的按他的吩咐去做。

    格外紧张的局势下,我却意外的能平静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虽然分不请它到底是不是暗系元素的能量,但却感觉得到它很纯粹,很洁净,没有一丝杂质的纯然。闭上眼睛,我感觉到有一阵阵风,轻缓的吹过,像是将我的身体包裹住,引导着我体内的能量平缓的向四周散发。我才想起来,伊恩是属风与暗杏的,那么这包围着我的风,就是伊恩在引导我体内的暗的能量了吧!

    能量流出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我并没有不适的感觉,身体并没有因为能量的输出而觉得虚弱。我觉得身体的各项状况都很平稳,没有出现什么异变,但又清楚的察觉到每个毛孔里的能量的运动。

    “轰”的一声,耳边突然暴起一阵巨响,紧接着就是船上旅客们惊恐的尖叫声。我急急的张开眼皮,却看见正前方的海面上是一团急剧旋转的龙卷风,风的上方,是伊恩飘扬的白色长发。

    伊恩显现出巨大的具化形象,漂浮在船头的前方上空。他的形体也比普通人类要大上许多倍,像是一个被幻灯扩大了的影象似的。其上半身□□着,背对着我们,飘扬着一片白发;下半身是连向海面的一团急剧旋转的风暴,带动着下方的海水也打起旋来。

    “太好了,赶上了!”我暗下松了口气,但……

    伊恩的出现似乎没有给快要支离破碎的船带来多大益处,相反的,空中的风刮得更剧烈了。船身猛烈的摇晃,甲板的钢板翘起,露出下面船体内的机件相互摩擦,发出“吱嘎”的巨响。

    伊恩身为魔族的高阶皇室,其体内纯暗的属杏自是不用多说,此外,他体内的风元素属杏也异常强大,也是由于此刻伊恩在这海上会聚的风系元素太过强了,其他的那些相对处于弱势的元素就会受到风的控制,就像现在风的元素已经主导了水元素的运动,影响了海水的流向,在海天之间拧出许多根旋转不停的水柱,与他的龙卷风一般矗立在海面上。

    又是一声巨响,船上的一跟粗大的桅杆突然断裂倒下,重重的砸在甲板上,引起一阵颤动,人们尖叫哭喊:“天啊,那究竟是什么怪物啊!”有的相拥在一起,有的被吓得到处逃窜。

    以撒扶着护栏,好不容易才挤到我身边:“怎么回事?”

    “显然是人们已经受到海妖的诱惑,误入主神海了!不过,伊恩说会把我们平安的送出主神海域——”

    我正说着,一道立于前方的龙卷风移近过来,细窄的船头隐进风柱里,就如被吞进搅拌机里似的,一时之间就见撕裂的船头碎片四散迸裂。船身也因其作用,向后滑行了几米,船头从龙卷风柱里退出来,却像被野兽咬食过的残体,破烂的甲板里看见黑色的机械零件,以及窜梭在那之间的“兹兹”作响的电光。

    “我们快到船的那一头去!”以撒拉住我,就要往另一边跑。

    “等一下!”我转过身,冲着前方不远的伊恩大叫:“喂,你到底在作什么啊,是要弄毁这艘船,还是要救我们出去啊!?”

    伊恩也转过身来,苍白的面孔上镶着的那一对血红的眼睛显示着暴风雨一般的激烈:“是你该停止能量的释放才是!我只需要你释放给我一些黑暗元素以具化形态而已,但你放出来的能量太多,让我在魔界的原神都出来了,而且这里的暗系能量跳动的越来越活跃,我已快要控制不住了!”

    “唉?是吗?”好象是哦!我渐渐习惯了能量缓缓流出的状态,以至于忘记停止输出了,难怪经过长时间不知节制的能量释放,我现在已觉得体内有些空荡了。我赶忙下意识的将身体中的能量向中心集中,这样它们就不再向四处散发了。

    就在伊恩转头与我交谈的同时,他的正前方、本是主神岛幻影所在的位置,也伸起一条青白的柱状体。起初我以为那又是一道因风的作用而卷起的水柱,但仔细一看却又不同。乌黑色的厚厚的云层已遮住灿烂的阳光与蔚蓝的天,银白色的电光在云之间闪烁,白光照射在那条柱体上,反射出青色的光——那是鳞片!

    那并不是水柱,而是一条满身长有鳞片,反射着青银色光芒的巨大妖物。它扭动着身体,从泛黑的深海中冲出,直直窜向满天的密云里。海浪在它的周身兴涌起来,以逆时针的方向旋转着,巨大的旋涡将船只向它的中心吸引过去。

    “果然出来了,是魔界幻海里的蛟龙!”伊恩看着那条白色的魔物,沉声道:“没想到,竟连高级魔物都出现了。”

    我更激动了:“怎么样?很棘手吗?”

    “呵,小蚂蚁而已。”伊恩轻笑着,缓缓移动着身下的暴风,向那条龙晃过去。

    那条龙依旧很努力的扭动着细长的身体,在海与天之间兴风作浪,它的头藏进云层里,激起闪烁的雷电哗响;它的尾巴在海水里搅动,惹得原本平静的海面激烈的澎湃。可能是它太投入了,以至伊恩已经缓慢的移动到了它的身边却仍不自知。

    “哟!”伊恩双手环在胸前,清闲的向它打招呼。

    蛟龙浑身扭曲的动作乍然停止,好半晌,它才将头从密云里慢慢缩回来,向紧靠在自己身边的伊恩瞅了一眼……这时我才看到它藏于云中的样子。它的脑袋圆圆的,眼睛不大,嘴巴倒咧得很大,还有两撇细长的胡须——怎么看都不像我想象中的龙,倒有点像白色的长有鳞片的泥鳅!

    “怎么长得这么丑啊,一点气势都没有!”我低喃着。尤其是,当它一看到自己身边的伊恩时,那不大的两只眼睛突然瞪得像皮球似的,之后转身就跑。

    于是,那条很丑的龙与伊恩就在船的周围海水里展开了一场追逐战。蛟龙扭着尾巴在水中迅速的掠过,惊起巨大的水花;伊恩的风暴紧随起后,带来一阵旋风。最惨的是我们这些仍在船上的人——蛟龙扑腾过来的大量海水差点将船身打沉,而伊恩刮过的强风则将甲板上的舱楼吹得不知哪里去了。

    蛟龙猛然停住,从水中挺身而出,向天长啸一声,转被动为主动的向伊恩扑过去。

    伊恩张开两手,两团旋风在他的手中形成,他的手臂一挥,那旋风形成的旋转的螺旋刃向蛟龙飞过去。两团旋风贴浮着海面向蛟龙所在的地方两面夹击而去,同时卷动大片海水,也已不可思议的方式旋转。蛟龙也同时挺身向伊恩蹿去,它高昂的头在海上呼啸着,尾巴在海水中摇摆。

    Ps:话说,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小时候的想象力啊,真是叹为观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