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0

    1509年1月27日,晴,万里无云。

    难得的好天气,很适合出航。这一天下午四点整,我与以撒搭上客轮,离开卡顿帝国罗门市,在鸣响的汽笛中,挥别我在卡顿认识的最后两个人,驶向茫茫大海。

    1月28日,晴。

    海上气温较与陆地上要暖和些,海风吹得轻柔,再加上海天一色的碧蓝,更让人心情舒畅。

    向船长打听过后,我知道了这艘船的大体航程:由罗门出发进入西奥海之后,一路向北行驶,在主神海禁区以南五海里处转向东行,沿着主神海与西奥海的边缘地段航行五日后,在2月3日抵达西奥格塔大陆东面的岛国威的路那,停留一天后继续向东北航行,预计2月5日抵达菲弗大陆西岸第一大自由港——卡奈尔。

    这样的航行路线,一方面是为了绕过卡顿最北边的城市夏卢之前,不再于卡顿的任何港口作停留——卡顿已经关闭了除罗门以外、所有通往德里奇的航线。另一方面,这艘豪华客轮贴近最靠主神海域的地带行驶,在保证安全的同时,也可以让船客们领略主神海的风光.

    主神海域,实际上就是蒂达罗丝所处的主神岛沉没的一片海域。这片海域被三片大陆——西、北奥格塔、菲弗大陆与波莱达群岛,由四面包围。但那主神岛是否真的曾经存在,现已无法可考,因为传说中的主神岛已经随着女神官的陨落而沉入大海。而这一片海域也已成为人们所无法到达的一处禁区。

    传说主神岛沉没之时,天地俱为之变色。阴云密布,暗无天日,距岛几百海里以外的大陆都被震动,海面波涛汹涌而澎湃,仿佛世界末日的到来一般。有人在那海域附近捕鱼,鱼船翻沉,那人爬到一块礁石上才得以保命。据他所见,“主神岛在湛黑的海水与海上风暴中缓缓下沉”,人们心中的神也深深陷入世界的深谷中。

    海上飓风连续三日不绝,密云遮天蔽日,刚刚得回“光明”的人们正惶恐着又要重回黑暗的上古时代,而云雾却被狂风吹散,露出阳光来。陆地上的光明恢复了,但主神岛沉没的那片海域却没有恢复,成了一片暴风区,常人无法靠近。人们推测,是由于岛的下沉,引起海水逆流,以至形成巨大旋涡,气流不稳,导致天气异常。

    无论是什么原因,人们对这位不幸陨落的女神官的崇敬之情愈深,期待有一日海水恢复常态,能让人们在乘船前去确认一番:主神岛是否真的消失了,也为祭拜这位创世的圣神官。但是,一千多年过去了,创世27年之后改为北奥历纪年,直到北奥历1509年的今天,主神海仍是一片人们不能踏足的神圣之地。多少勇士也曾驶着船想要闯进去,但却就此失去音讯。

    纵使如此,每年12月至1月间,总是会有人特意乘船来主神海域边缘徘徊、悼念,献上一束洁白的百合,感谢神官牺牲了杏命,为人们迎来的新世。

    近百年来,有人在主神海域外悼念时,在迷雾平静的主神海面上,隐约浮现一片枝叶繁茂、生机勃勃的海岛丛林的影象,那影象中的岛的最高处恍惚是一座巍峨壮丽的神殿。那人还声称自己看见一个女神样的人,对着自己微笑。虽然我已从伊恩那里基本确定——蒂达罗丝确实死了,主神岛也确实沉没了。但民间却有许多人说自己真的在海域外徘徊时,见到了主神岛的影子。于是人们更加相信圣神官蒂达罗丝已成了神的化身,在神的身边,默默为陆地上的人们祈祷。

    不过在我看来,那种影象很可能是主神岛沉没时引起的魔法、时空的错乱,而在特殊时段里映出了一千多年前主神岛的景象,就像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一样。不同的是,海市蜃楼是空间影象的传播,而这主神岛的影响则是时间上的跨越。

    1月29日,多云,晨起有雾。

    手里拿着两张来历不正当的贵宾舱船票,让我们好吃好睡的在这客轮上无所事事。以撒整日对着他的那柄“承诺”之剑,和从奎安娜那里拿来的、刻有德里奇皇家图腾的戒指。我不好打扰他的沉思,就独自走到甲板上来。

    上午10点多钟,清晨的雾气已消,甲板和护拦上还凝着湿漉漉的小水珠。空气清爽,阳光从白色的云朵之间露出脸来,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伊恩也从我的衣袋里爬出来,晒晒太阳。

    我看向四周,是一片茫茫的蔚蓝,没有陆地,除了还水与空中飞舞的白色海鸥,什么也没有。我们早已驶出卡顿所属的领海区,西奥格塔大陆也已消失在海的尽头。“我真的已经离开卡顿了”——这样的感觉前所未有的真切。在一种解脱的兴奋之余,我的心里竟也有一丝难奈的惆怅。

    我想,同是在卡顿生活多年、如今逃脱的以撒,是不能体会到我此刻的郁郁之情的。他的处境与我相似却又不同。他在卡顿这十多年,一直是像在牢笼中,身边的一切都得提防,连自己的姑姑奎安娜也不可轻信,更别提那些表面上与他亲近的科里与修斯。直到我的出现,他知道我也同是被卡顿所迫害的德里奇人,知道我其实是德里奇的“罗丝一族”,他这时才算有了一个真正可以相信的人吧——从他对待我前后不同的态度便可知。因此,他对于离开卡顿这个国家的感情,也只有“痛恨”二字。

    而我不同。我的记忆中有“拉拉罗丝迪法斯”,“她”是出生在德里奇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但我的心里也同时存在“拉拉葛罗雷”。即使我是以一个受精卵的形式被殖入她人体内,以引起受孕,但那个女人确确实实是生我养我、为保护我而死的人。我不可否认,卡顿是我的第二个祖国,在这个祖国里有我的第二个母亲!我怎么可以忘记,自己在这里所经历过的一切如果我没有前世的记忆,我就只是一个生长在奇卡布的平凡女孩;如果我的母亲没有舍身保护我,我早在三岁便已死在那一场无端的杀戮中。虽然德里奇与卡顿是敌对的关系,但卡顿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仇恨。

    我这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过去的影子里,始终追寻着自己曾经的家乡——克得勒斯塔,却忘了,如今的自己事实上已是一个卡顿的人了,我的血与肉,都是卡顿人给的。看着南边的海平线,我的心不禁一颤:我已在前世今生中作出了选择了吗我选择了继续追逐从前,而放弃了新生吗

    “拉拉,你不要一直停留在你的过去,而看不到前方的路啊”——在那布达克索森林里,费茨罗伊曾语重心长的对我这么说过……他也预见到这可悲的未来了吗但我却已来不及回头——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卡顿了吧!

    “你在这里做什么”以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唉你不是在客舱里吗已经想好回去后要做什么了吗”我看着以撒走到我身边,便问道。

    “想那些做什么。”他望着远处的海水,表情淡淡:“回到德里奇也是处在一个被动的位置,我虽然掌握着不少情报,但对那里的具体情况却不很熟悉,要现在就算预定什么计划也没有意义。只能等回到那里之后,再见机行事了。”

    “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即使回到卡奈尔,也还不是此行的终点,我们的处境仍很危险”

    “危险倒还不至于怎样……但也不会是你原本想象的那样。”他瞥我一眼:“你该不会以为我当初是自愿去卡顿,再由我父皇大举欢送的吧!”

    “咦不是吗”

    我一直以为以撒是由他父亲从众皇子中挑选出来,送去卡顿借做质子之名顺便联络奎安娜,并一探敌情的。如今他功成回国,一下船就应该见到一片鲜花与掌声的情景,然后就是盛大的庆功宴……不是这样么我傻着眼呆呆的看着以撒,他看了我一眼,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瞄着我。

    以撒眯起眼睛,看着海天交接处,阴冷冷的说:“相较于德里奇的古勒达,卡顿的提兹还更安全些……不过……我在提兹的这几年,也不是安安稳稳的过来的,古勒达……”

    难怪他一定要去见奎安娜拿回信物以证实自己的身份后,才能德里奇回去。我本来也在想:如果他在卡顿的时候就常与德里奇的密探做接触,将一些情报透露给密探的同时,密切关注德里奇境内发生的大小事务,如此说来,即使他以奎安娜的名义在与德里奇的高层来往书信,但他的存在与活动,应该已被德里奇的皇族所知道并承认。但事实上似乎不是这样。

    我正要问他,究竟是怎么被送来卡顿的,却听身旁有人突然高声喊道:

    “快!快看!是主神岛!”

    “怎么会……”我们急忙顺势望去,船舷北侧的一片平静的海面上,隐隐浮现一个海岛的影子。这一带本没有海岛,又接近主神海域,很自然的就让人相信那便是神圣的主神岛!

    甲板上一下子涌出来许多人,大家攀在扶拦上,大叫着蒂达罗丝的名字;有的则双手交握在胸前,闭上双眼,口中默默念着祈祷词。

    我的身边快步走来一位年轻的少妇,胸前捧着一束紫罗兰,她走至船边将花一把洒进海中,然后轻声念着:“敬献给我们最伟大的罗丝大人,您就像这花束一般——代表着永恒之美,愿您永远保佑着我们……”

    我看看远处越来越清晰的海岛的影子,又看看身边那少妇感动欲泣的眼:有必要这么感动吗我觉得有点寒!要是让这些信徒们知道他们正在祭拜的女神,实际上是个信仰暗黑之神的魔族,那么……一定是很有趣的事情吧!

    不过,更让我在意的是那岛屿的问题。之前大陆上传言的看到主神岛的情形,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迷雾的阴天。那种天气情况下,水的作用很强,而风的作用很弱,如果那样的特殊天气是引起时空交错的一个必要因素的话,为何在今天这样晴好的天气里也会看到岛屿的影象而且,以往人们在迷雾中看到的隐约的影子,还不能确定就是主神岛,但今天,那岛屿的样子却格外的清晰,仿佛它就那样真实的存在在那里似的,连我都能分明的看到那岛的最高处矗立着的一座白色的神殿。主神岛又从海底伸上来了好象不太可能——因为伊恩说过,蒂达罗丝已经死了。那么,为什么为什么它又如此清晰的出现在我们眼前,让我忍不住要更靠近过去,以确认一下它的真实杏。

    果然,已经有不少乘客向船长强烈要求,让船继续向北,让我们驶向主神岛去。

    “可……但是,万一有危险……”船长还有些忧郁。

    “您看,主神岛确实已经浮上海面来了,这就说明原来在主神海域的不安定的海流已经平复了,不是吗!”那个少妇尤为激动的要求着。

    “没错!没错!”一旁的客人们也都应和着:“这就表示神官大人的力量会保护我们,我们可以再次登上主神殿了!”

    船长没办法,只得吩咐继续北行。

    “究竟怎么回事”以撒问我。他认为身是“罗丝一族”的我,一定知道其中拥故。

    “我不知道……但我不认为那是真的主神岛……”我也疑惑的看向趴在我手臂上的伊恩。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的伊恩,睁着血红的小眼,盯着那岛的方向好一阵子,才说道:“海妖。”

    “海妖!”我惊讶的看着伊恩。

    “海妖……”以撒也疑惑的看着我。而我们身边的乘客们都已沉浸到欢乐的气氛中去,根本不会注意到我们在鬼叫什么。

    “那是个海妖制造出来的幻像,为的是引诱人们靠近过去。”伊恩闷声道:“用膝盖去想也知道,那种景象是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天气状况中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