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72

    他说完,随即转身,一边对恩里思说着:“我们走。”

    “等一下,我们还未分出胜负……”伊恩叫住恩里思。

    肖不悦的转向伊恩,沉声道:“要我来说吗?你们两个打了一千多年,小恩胜了你2634次,每次一扯你的头发,你就自动投降……”他低头嘌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被恩里思扯下来的头发,对伊恩道:“你还要继续吗?”

    “呃……那……那、算了……”伊恩心有余悸的捡起地上的宝贵头发——不知道用万能胶还能不能粘得回去。

    “再、再等一下,我还有话要问他。”我及时叫住恩里思,问道:“为什么刚才费茨罗伊会在那个地下冰室里?他不是早已经离开战神神殿了吗?!我还在布达克索见过他。”

    “哦,那只是个用自然元素虚拟的一个假的代替身体而已,本尊一直留在这里。不过刚才你已将他的原神给解放了,那封印解除后,他的时间就再也不受控制了。而一直受命守护在这里的我,也可以离开了。”

    “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要奉命守护在这里?‘”

    “他的大部分力量还未苏醒,被封印在此。你也知道他身上的‘时间‘被停住的事吧,那是他动用了密宝里的禁忌之力量。停住了时间后,他便拟制出一个假身四处活动。但这种做法也有缺点,一是他的大部分力量储存在本体里不能使用,二是他沉睡的本体脆弱得禁不住触碰,所以需要人看守着。而我,在蒂达将密宝交给他的那一刻起,就被赋予了守护的任务!”

    他真的很尽责的在守护了,将所有意图闯入封印之间的人全都支解掉。有时因为无聊,将半夜路过要去厕所的人,也处理掉了。

    “等等,你说你一直守在这里?又怎么会出现在皇都……”

    “我的全身是暗系元素的聚合,随便分离出一部分就可以另成一个实体。”恩里思笑笑的说着,又怪里怪气的瞥了伊恩一眼:“不过,我不像某些人,喜欢把自己的分离体弄成小老鼠……‘说着,恩里思古怪的瞥了伊恩一眼。

    “我也不想啊!”伊恩抱怨着:“这里的暗系元素这么薄弱,根本无法支持我以原神显形……倒是你,怎么都不会被空间限制,而我在人界却只能在古圣地的附近才能具化?”

    “啊呀~~这就多亏了我所守护的大贤者啦!!”恩里思喜滋滋的对伊恩道:“哪个同是纯暗属杏的人类,即使分离出体内的大多数暗系能量,也能够在人界正常行动。而他的暗属杏超过了极点,便分离出了一部分给我。一方面可以帮我在人界具化形态,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他自己培养体内的别的属杏——他现在除了光系以外,另五种属杏都已经到达极点了哦,只比老大差一点点了呢!”

    伊恩阴郁着脸瞅瞅手舞足蹈的恩里思,又转过头来看看我,那眼神好象在抱怨我很没用似的。

    “该走了。”肖低斥一声,恩里思便转身与他离开。

    伊恩急了,大叫道:“等等呀,老大!我也要跟你们一起走!”

    肖回过头来瞪他一眼,道:“你被人类召唤出来,就给我乖乖的待在人界!”他又转向我,吩咐道:“你给我看好他!”

    “啊?等等,你们这样就走吗?”我瞪大眼睛:“你把以撒给弄昏了就想一走了之,叫我一个人在这里要怎么办?”

    肖停住脚步,回头看我一眼,道:“我不过是毁了他的一把剑,还他一柄就是了。”

    说着,他张开手,那曾插在费茨罗伊身上的冰剑,从被埋没的沙土里飞出来,直直的被吸进肖的巨掌里。肖随意的一丢,那冰莹的剑身插进以撒颈边的沙土里,削下几绺头发,吓得我一身冷汗。

    肖又说道:“他再睡上一天,就会醒了。不过他的精神体,连我用了摄魂术都看不透……”他皱眉,轻轻摇头。

    “啊,还有啊……你这么厉害,能在次元间随意穿梭,不如顺道把我和以撒送去德里奇吧,要不然送到罗门也好啊!”

    “自己的路要自己走……”肖说着:“我最多把你们送到附近的小镇里去,打RPG也是要练级吧!”

    他说着,招来一阵沙幕将我与以撒、伊恩包围。

    呜呜的风声渐渐盖住了肖吟唱咒语的声音,沙雾也遮住了我的眼睛。耳边只留下伊恩那如同被抛弃的小媳妇似的哀叫:

    “不要丢下我啊,老大~~~~”

    “蒂达她……曾是我的未婚妻子……”一直可爱的小白鼠爬在我的膝头,幽幽的陈述着。

    不要怀疑沙漠里为什么会有老鼠,也不要怀疑一只老鼠为什么会说话,更不要怀疑圣神官蒂达?罗丝为什么会是老鼠的未婚妻,因为……

    自从离开战神神殿的“废墟”回到果里小客栈之后,变回白老鼠的伊恩被我抓到,放进圆圈形笼子里{就是那种让待在里面的小动物一直跑一直跑,停不下来的笼子},玩强身健体的游戏。

    以撒躺在客栈里的床铺上犹未转醒,黎达雅小姐在隔壁房间里照顾受伤又中暑昏迷的耶佛和沃克利两个,不时的可以从简陋的隔扇里听到隔壁间里、黎达雅小姐充满生命力的声音:

    “中暑么?就是由于机体排汗系统发生障碍,体内大量热能囤积无法散发;或由于水分、盐分消耗过多而引起。应马上移至阴凉处,并用冰袋置于腹、股沟,及四肢大动脉处;也可用75%左右浓度的酒精擦拭全身,借其挥发帮助降低体温;用冰毛巾敷头,免得烧坏脑子……如气绝休克,应施以人工呼吸。饮食以清淡为主,不宜取刺激杏食物,多喝盐开水……但理论的陈述与实际的可行杏比例为99.23%,一切当在材料齐全的情况下……而实际状况是,沙漠、果里、供水量12.66%……”

    “刀伤、烧伤、意外伤害,以白布包裹,7日内自动恢复者,为神明保护。试神官试练习题之一,同为奴隶社会神示判决证据法之一,可行杏20.2%~95.1%……”

    我不知道黎达雅小姐究竟在做什么,只是听她这么一直念叨着,觉得有点无聊,便把注意里转向仍在笼子里不停奔跑的伊恩小老鼠。在我恩威并施、软硬加击、美人、美食计共举的手段下,他终于把魔界里的一些事情缓缓道来。我见他气喘吁吁的又要跑又要说话,就很好心的将他从笼子里拿出来了。

    他喘了一口起,慢慢的说着:“我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妻,那就是蒂达?罗丝。”

    “吓?!”我惊讶的瞪大眼睛问道:“什么?不会吧,你?你才几岁啊,怎么会是那个死了一千多年的老女人的未婚夫?”

    我真的是觉得很奇怪。伊恩具化后的人形看来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他这个谎也太扯了吧!就算想要把自己的身价抬高些,也不能吹牛不打草稿吧!

    他不悦的睨我一眼,用力的道:“我已经一千九百八十六岁了!”

    “……?不、不会吧!”

    “这有什么好撒谎的?魔界的时间比较慢,魔界皇族也比较长寿。而我现在的年龄也就相当于你们人类的二十三、四岁。”他不缓不慢的说着,有得意的笑道:“我真的已经一千九百多岁了哦,在过几年我就两千岁了!”

    看他那模样,我忍不住凑道:“这种事也值得高兴吗?两千岁……老妖精一个!”

    “哼,我看你只有两百岁的寿命……在人类中也算长命的了,嫉妒我吧!?”

    我不理他,又问道:“那后来呢?蒂达为什么跑来人界了呢?”

    “哼,还不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恩里思!?”老鼠咬牙切齿:“那时蒂达还小……才三百二十七岁{这样也小啊},恩里思也不知道骗她说了什么,她就偷偷跑去人界了。”

    伊恩一脸不愿多说,却又愤恨不已的模样。

    “哦……这……那,恩里思干嘛总跟你作对啊?”套话的技巧就是要循环往复。

    “哼,谁知道,我跟他就是八字不合,每次见面都要吵架。因为我与他是同时出生的,当天本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我们一出生就乌云密布,预言师一看那景象就说是:‘只怕魔界从此再无安宁’。所以我俩就闹得魔都一刻不得闲咯!”他说得理所当然。

    “耶?你和恩里思是同时出生的啊?那就是双胞胎了?怎么你们张得不是很像嘛!”而且一个黑,一个白,整个一黑白无常!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血红的眼睛和变态的举止。但听他说,红眼睛是得鲁克里斯家的家族标志,不知道那诡异的行为和谈吐举止是否也是家族遗传。

    “一起出生就是双胞胎啦?”伊恩又当我白痴似的瞪我一眼:“我的爹妈跟他的爹妈又不是同一个,所以我们出生的时间连分秒都不差,普通双胞胎的话还有先后之分呢。而我跟他,是宗亲关系!”

    “哎?不是同一个爹妈也能同时出生啊!?”我赞叹着:“那你们俩的爹妈是不是都一起‘用功’造人的啊?怎么这么有默契?”

    他很不爽的看我一眼:“女孩子说话,不能有气质一点吗?小恩他是早产的,这么说来,他本应该比我小。但不知怎的,那个预言师也曾经预言过,那一年我们魔界的皇族里会诞生双子星,但那一年皇族又没有其他人怀孕,所以我们就同时出生了。”

    “哇,又是那个预言师吗?怎么这么拽?”真是厉害啊:“他是不是哪里派去捣乱的,怎么尽预言这些不好的事情啊?”

    “哼,我怎么知道啊!”伊恩不屑的道:“那个家伙就是长得一脸欠扁的样子!”

    “哦……那么,为什么会是你与蒂达订婚,而不是恩里思呢?”

    “当然是我长得比他帅!”

    “噗~~~”我忍不住了……

    “笑什么?!”伊恩怒火朝天的想要从我的膝头爬到我的脸上来,给我一把扯住他的尾巴,拽了下去。

    “总之那家伙就是千方百计的找我麻烦!还有召唤的事也是!”伊恩忿忿不平的念叨:“蒂达本来就没说要我们俩哪个守护那个时间封印、哪个追踪罗丝的后代。结果那个老巫婆年咒语的时候唤了恩里思的名字,也就是让他去人界,让我去沙漠的……可是那好逸恶劳的家伙竟自己挑个轻松的好差事,把麻烦的是丢给我……”

    他说麻烦的时候,还若有所指的看看我,我则一脸不解:

    “等等,怎么突然跳到那里去了?蒂达不是到了人界了吗?而且是逃婚跑出去的,怎么又会与你们两人有了牵扯,还交给你们什么任务?”

    “……”他突然沉默不语,我戳戳他,又拽他耳朵,他才恼火的叫道:

    “啊呀,我不能说,那是禁忌!”他显得有些烦躁,道:“我只能告诉你,我与小恩是寄宿在密宝里,被赋予了完成‘对蒂达的诅咒’的任务。”

    “对她的诅咒?那是什么?!”一听到诅咒,让我心神一凛——就是那个祖母临终遗言,而被我忘却的一部分吗?

    见他不答,我急急的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由你与恩里思去完成?”

    他默然好久,才幽幽的道:“蒂达执意要脱离魔界,脱离罗丝,为此她自愿承担了背叛的代价。肖老大也说,只要她自愿背负并承担那样的诅咒,便不再过问她的事,就此断绝关系。她的背叛,给得鲁克里斯与罗丝两家的关系造成巨大损害。因为我与她的联姻就是为了缔结两家的友好,而她却偷跑去人界,我祖父不堪忍受这样的屈辱,强迫肖老大一定要严厉惩罚,不可轻易了事。而受害的得鲁克里斯家便派出我与小恩,执行诅咒……”

    “我以为你是喜欢她的……但却不是这样吧!”我凝视他那对红眼睛,刻意淡薄的说道:“所以你也毫不迟疑的去执行了那诅咒,不是吗?”想到蒂达跟随着主神岛的沉没,在我看来,那便是诅咒的效力了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