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70

”可、可是……”我吊在半空,扑腾着两腿,我连自保都没办法了。”想得容易!”埃格抽身让开以撒的攻击,转而向我这里窜过来。我急的大叫,以撒猛的把剑插入覆满冰的地面,一道幽蓝的闪光从他的剑里发出,贴着地面爬向埃格。埃格刹时一阵抽搐,脸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颤抖。    原来以撒在他回头向我冲过来时,就已完成了招雷的法术,他那柄银白的长剑此刻已被闪烁的电光包围,冷冷的看向埃格。

    埃格停下脚步,又转回头去看向以撒,阴沉的笑了出来:”呵呵,我也不能小看你呢……”

    话没说完,他又蛇行般的向以撒冲过去。将进以撒长剑的攻击范围时,埃格又突然一扭身,绕到以撒的身后去了。两人搏击起来,银白的剑光混着蓝色的电网,将两道身影包围。

    好,看来我也要努力了!但够不着地面的两腿仍在半空中乱踢着,找不着施力点,要我怎么努力呢?!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主祭大人带领着一票祭祀们和黎达雅小姐听到地底下的声响,都慌忙冲过来了。”怎么回事,封印之门竟被打开了!?”耶佛叫着,又向身后的人吩咐道:”快去抓住他们,不能让他们靠近封印!”

    十多个祭祀一涌而上,但靠近埃格与以撒的人都被一道无形的力量反弹出来,撞击到墙壁上又滚到一边,痛苦的□□着。

    一个祭祀绕过那两人,跑到我的下方,想要把我抓下来。”啊,不要,不要过来!”我努力的踢着腿,想要踢走那个祭祀。

    他好不容易抓住我扑腾的腿,就要把我往下拉。”住手,不能拉她!”埃格撇开以撒,朝那祭祀大吼,但以来不及了。

    那祭祀抓住我的脚狠命的往下拉,我也死死的抓住冰剑不放……所以,那个孔武有力的祭祀就把我连同那柄冰剑一齐拽了下来。”唔!好痛!”我闭上眼,低叫着。跌坐到坚硬的冰面上,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屁股变成”2的几次方”片了。”糟了!看看你们做了什么!”我听见埃格狂怒的吼叫声。

    黎达雅小姐已搞不清楚状况了:”你们,先不要吵了,吵架伤和气……”

    又听到耶佛激动又紧张的道:”你们、你们究竟在这里做了什么!你们……释放了邪恶的魔头!”

    我张开眼,看见面前冰壁上的封印渐渐消逝,费茨罗伊的身体随着裹覆在他全身的冰体,都溶成晶莹的小滴,飞升上同样晶亮的屋顶。费茨罗伊的身体,从脚开始慢慢蔓延至上身,直到整个人,都散成了星星点点的粒子,和着柔柔的清风,在整个冰室里飘舞,渐渐消失。

    我们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幅梦幻一般的景象,一时说不出话来。”那……那就是恶魔吗……?”黎达雅痴痴的问。”你这个该死的小□□,竟然破坏了我的最重要的任务,我要你给我陪葬!”埃格像发疯的野兽一般向我冲来,打算要与我同归于尽似的。”又、又不是我拉下来的……”我惶恐的看着那逼近的人,连滚带爬的向角落里钻过去。”拉拉!”以撒立即紧张的也要向这里冲过来,一时没注意竟被身后的沃克利制住。在刚才大家都没留意身边时,已有两个祭祀把以撒左右包夹住,又在以撒将注意力投向我这里的时候,沃克利一不上前,将剑横在以撒的颈项前。”拉拉,快跑!”以撒动弹不得,只能大声向我吼叫着。

    而我的脑袋里混乱一片,还没从刚才震撼的景象中恢复过来,只得缩在角落里呆呆的瞪着那离我越来越近的发狂的人。

    埃格苍白的皮肤在这冰室里的光照下愈显病态,突出的眼珠像要把我吞进肚子里去,龇牙咧嘴的露出白森森的尖牙,晃动着靠近的身影有点诡异。我瑟缩着双肩,目光呆滞的直盯他白得发青的额头。

    忽然,一道鲜艳醒目的红丝滑过他洁白的前额,血从他的头顶流下,在脸的正中画下一条红线,将整个脸分成两半。”噗嗤”一声,艳红浓稠的液体迸射,埃格细长的身体被从中间整齐的分割为两半,分别倒在两边。晶莹的地面被殷红的血染成一片刺目的景象。

    随着埃格飘落的肢体,我看见他身后的一个黑色人影单膝跪在地上,展开的两手各握一柄短剑,剑尖上滴着血。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下的手。

    我也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抬起头,血红的眼睛里没有眼白,跳动着兴奋的嗜血的光芒:”好久不见了,罗丝的小姐!我送你的拖把还好用吗?”恩里斯?得鲁克里斯道。”扫、扫把凶手……”我惊呆了的看着他,喃喃问道。

    他笑呵呵的起身,拎在手里的剑仍在滴血。四周的冰壁也都突然融化了,丰沛的水从四壁、屋顶上滴下来。”这里就快要塌陷了。”恩里思道。”怎么会,这些水……?””这里曾被用水系的神级祈祷术[与司水之神订立契约]封印,把水元素的活动停止住,以保证”他”的本体不被损害。而现在封印解除,同时也消耗完了这空间里的所有的水系元素,在这干燥的沙漠里,恐怕再等个几千年都不会有水元素产生了。””那这附近的水源……””过几天就会干枯了吧!””等等……你说”他”的本体,是什么意思?”我还想再问,耶佛已缓过神智来,大声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么?”恩里思转过头看向耶佛,幽幽低笑着。那笑声像地底下传出来一样的阴冷。”我是看守着封印的守护之人啊。”他淡淡的回答道,他也已很尽责的将那些企图闯入的人都给支解了,有时因为无聊,连半夜路过上厕所的人也不放过。”胡说!你根本是个暗系的聚合体,有这样体质的一定是魔界的高等种族!你这个恶魔,竟然闯进神圣的战神之殿堂……”

    恩里思嗤笑一声,说道:”得了吧,你这个糟老头,把”五贤”的封印当恶魔似的守着,还称什么战神的大主祭?而且这个污秽的地方早就不洁了,你们竟还把这里当神殿,真是可笑!””什么五贤,你别想糊弄我!”耶佛不信。”刚刚的那个被封印的人的影象,的确是创世五贤之一的大贤者——费茨罗伊!”我也附和的对耶佛说着,又转头问向得里思:“可是……”我还想再仔细询问,却突然觉得脑袋一阵昏胀。右手不受控制的举起,手指前旋转出一团小型的龙卷风似的旋涡。

    旋涡咏旋越大,白色的漂浮物充满其中,渐渐浮现出另一个影象。”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吧,恩里思!”怪异又扭曲的声调响起,那白色旋风中的人影开口说道,正是伊恩。”哎?!”恩里思惊讶的看向伊恩,呐呐的问道:”你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啊?”

    说着,恩里思在我身上左瞧右瞧,纳闷的向伊恩道:”你怎么从人家小姑娘家的裙子里钻出来?真是太有伤风化了,我回去告诉你娘,看她怎么收拾你!”

    伊恩咬牙切齿的说道:”也不看这是要怪谁!当年那个老妖婆施法时,明明是在叫你的名字,结果你硬是把我推了出来……这笔帐,连同你欠我的一亿九千万零三是四枚金币、我的两只齐美拉、32匹火烈马;还有你以前到我家骗吃骗喝白占我的便宜;诱拐我的未过门的老婆,害我一直打光棍;如今又让我莫名其妙的与人类订下契约,有家归不得……我们今天就好好算算!”

    伊恩说着,挥动双手,一道猛烈的飓风向恩里思扫过去。

    恩里思快速的用手在胸前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及时挡住向他扫来的强风。飓风过后,他仍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而他身后的墙壁已不见影踪。那道强风穿过他身后一直推进,直直开过去,打通了地面。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房间里的溶水蒸发得更快的了。

    恩里思也毫不退让,从刚被伊恩打通的洞口引来一阵黄沙,一粒粒像子弹似的向伊恩射去。

    同样的,伊恩轻松躲过攻击,可怜那些站在他身后的祭祀们一个个被射成了马蜂窝,连耶佛也不幸中弹,却只是伤了手臂而已。以撒与沃克利、黎达雅及时躲在冰柱后面,虽然没被射中,但倒下的冰住却砸到了沃克利的脚。

    两个黑白无常继续释放魔法,这地下的密室很快就被他们掀去了顶。我们几个狼狈不堪的慌张逃出地道,跑到神殿的正殿前,那两个家伙已在变成废墟的后殿里,继续拼斗起来了。

    广袤无垠的大沙漠上升起一道高耸参天的沙柱,混乱的飞沙走石围绕着沙柱旋转攀升,方圆几百公里尽是猛烈的强风吹过,整个空间里都弥漫着干涩刺人的沙砾,大地都晃荡不绝。轰隆的巨响延绵不止,连处在远出的小镇果里、索玛都受到了波及。”我……我的神殿啊……”耶佛欲哭无泪的一边捂着受伤的手臂,一边冲着那台风中心哀号着。”呃……算了啦,反正那里也够破旧的了……”我有点尴尬的安慰他,虽然不是我弄成那样的,但是……”还有啊,那个扫把凶手不是也说了,这里的水源很快就会干涸,你们继续待在这里也……””你这个妖女!扫把星!”耶佛几近陷入癫狂的朝我吼道:”都是你这个邪恶的魔女,竟然释放了恶魔,还毁了我的神殿……””唉?怎么是我……””你不要狡辩了!”耶佛指着我,大叫道:”我今天就要替月行道,消灭你们!”

    哇,美少女……不,糟老头战士耶!

    神智不清的耶佛根本不能集中精神使用祈祷术,只能抡起拳头向我挥来,却被以撒简单的挡下。

    远处的恩里思和伊恩还在不停的制造混乱的沙暴,这里,我又和耶佛开始你追我跑的游戏了。

    ****

    远处的沙暴终于止住了,漫天飞舞的黄沙也渐渐平息。耶佛追着我跑了好圈,早已累摊在了地上。

    我与以撒见恩里思那里好象已经没事了,便将受伤的耶佛和沃克利交给黎达雅看护着,之后便小心谨慎的向被破毁的神殿走去。神殿废墟所在的几百坪米的地区全部向下凹陷,形成一个大坑,周围高处的黄沙,滚滚的向低处流动。

    魔法的效果是已缓释了,但风还毫不削减。

    一靠近那片废墟,便听到不绝于耳的咒骂声。我们走过去,站在沙坑的边沿向下一看,恩里思与伊恩两人像玩闹的小孩子似的,倒在沙坑的最低处,抱在一起扭打,还不时的问候对方的祖宗十八代。”你干嘛x我祖奶奶!?我的祖奶奶不就是你的祖奶奶!”恩里思一拳挥过去,打在伊恩脸上。”那我就叫人去xx你老娘好了!”伊恩也不甘示弱的踹回去。

    高空的风呼嚎着旋转,阴沉的乌云盖住光线,天地间刹时暗了许多。”怎、怎么回事?日食吗,还是九星连珠?”我与以撒都紧张的望向不稳定的高空。

    恩里思与伊恩两个家伙却毫不在意的,继续打闹。恩里思扯住伊恩宝贵的头发,让他痛苦的鬼叫。”吵死了,你们这两个该死的小鬼!”一道怒吼声从高空浓密的云层里响起,像打雷似的震得我的耳朵嗡嗡直响。

    紧接着,一个陨石般的巨大物体从天而降,砸落在我们身边,溅起一片黄沙漫天。

    沙尘沉淀后,迷雾中显出一个两米多高的巨人。漆黑的发,如同一片深邃的夜空;漆黑的眼瞳,就像无底的黑洞。一身刚实的肌肉裹在全黑的布料里,粗壮而有力的肢体,稳稳的扎在沙土上。周身张扬着一种阴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我倒坐在黄沙上,抬头仰望这个高大得有点过头的巨人,呆住了。以撒也单膝跪坐在我身侧,紧张的握紧剑鞘,突出的指节显示着他的不安。”老大!”黑白无常同时停住手里的动作,朝那巨人望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