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9

    “看来这一帮人的目的果然不单纯,才来三天,竟已找到这地方来了。”耶佛沉声道。

    “要赶他们离开吗?”一人问。

    “不,那样反而给他们打草惊蛇。我想这两个人还未来得及把消息告诉他的伙伴吧,先看看那剩下几人怎么说。”

    耶佛说着,突然转头看向我们这里。以撒及时把我拉进门后躲起来,又听到耶佛对另几人吩咐道:“先把这两具尸体处理掉吧。”他转身对向我们藏身的方向,自言自语般的道:“那些妄图解开封印结界,使邪魔苏醒的人,就只能得到这样的下场。”

    我与以撒匆匆离开,以撒把我送到房门前说了声:“早点睡吧”,就转身回房休息去了。也不想想,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我怎么可能睡得着?!都是这个家伙,硬要拉我去看的,事完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真是可恶。

    我一边骂着,一边缓缓睡去了。睡梦中尽是呜咽的风声,夹佑着念经一般的吟喃,在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中,恍惚有一条细长的人影,飘逸的浅褐色长发,让人好生熟悉。

    我被铿锵的利器敲击声吵醒,天已大亮。黎达雅小姐一边在旁边折着床单,一边对迷迷糊糊醒来的我道:“你醒啦,昨晚睡得还好吗?”

    “唔……糟透了……”我撅着嘴不高兴的念着,任谁经过了我昨晚所见的事都会不高兴的:“到底是谁,这么一大早就制造噪音啊!”我不满楼下的嘈佑声,向黎达雅问道。

    “是你哥哥,他一大早就起来同沃克利先生比武了呢!”黎达雅向我宠爱的笑笑,道:“好了,你也别再赖床了,快起来梳洗吃早饭吧!”

    “可是才八点种啊!”我好困哦,早上三点多钟才睡觉,到现在也不足五个小时啊!为什么作者每天要睡十个小时还不够,而我连个美容觉都睡不上?一定是作者嫉妒我的皮肤比较好,所以才这么没日没夜的折腾我!还有那个法定噪音源的以撒,他都不用休息吗?

    “好啦好啦,快起来吧!”黎达雅小姐很不客气的一把锨起我的被子,我无奈的爬下软乎乎的床铺。不过抱怨归抱怨,有这么一个宠溺自己的人的感觉还真好,所以我继续挑剔着:“我不要用中华,我要用高路洁!”

    “我要吃照烧猪排堡,不要这个烂饼……”

    啊~~~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个温柔又细心的大姐姐——当然是在她没有发作的时候!

    吃完东西,法定噪音源也已比试归来,看他又是一身臭汗又是一脸兴奋的样子,我也不想去问他结果如何了。一番整理过后,主祭耶佛大人命人来带着我们来到西厅的一间会客间里。那一批游客也已在里面坐着了,当然,人数只剩下了九个。

    为首的那人,是个高个子,皮肤白得有点病态,狭长的双眼显得猥亵,目光在我们三人间游移。经耶佛介绍,这人叫埃格,是从波莱达过来的旅行团一员,一路游玩来此。我们表明来意,他嘿嘿的笑了笑,道:“真是抱歉了,我们可能还要在这里待上一阵子,没决定什么时候离开呢。你们若是不急,就在这里等吧,到时候我们也许会让你们搭个顺风车呢!”

    一听他讲话的语调,我就一阵瑟缩,真像个娘娘腔!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再久留了,下午就出发回果里。”以撒简洁对耶佛说道。

    我也没意见,要我搭那个家伙的车走,还真有点吃不消。

    谈话完毕,我们各自回房稍做休息,准备下午出发要用的东西。黎达雅小姐跟耶佛聊天去了,她很久没来,有不少“学术”上的问题要与耶佛大人讨论,都是些我们这种凡夫俗子不可能听得懂的天书。我在耶佛的书房里陪着黎达雅听了一会儿,实在是无聊不已,便一个人溜达出来了。

    不知不觉间,我又逛到昨晚看到的那个通往地下的楼道旁。曾被掀开的木版已经盖上去了,杂乱的一团荆棘将入口掩饰的毫无破绽。

    一阵冷风刮过,像是从地底钻进我的耳朵里一般,嗡嗡的鸣叫声充满鼓膜。那个和尚突然又开始念经了,我吓得赶忙向后跳开。

    “拉拉!”像是约好一般,以撒也从我身后走过来,一把扯住脸色苍白、重心不稳的我,问道:“怎么了?”

    “那声音……”我颤抖的指着那声音隐约传出来的那道门,道:“好象是从那里面出来的。”

    以撒把我扶稳在一边,径直走进荆棘丛里,拨开藤蔓,吱呀一声拉开木版。

    “你要做什么?”我跑上前去拉住他:“别下去,以撒,太危险了!”

    以撒回过头来盯着我,道:“这下面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你。若不就此解决,你一直都会被这声音困扰。还是不要下去吗?”

    我无言,只得随着他步下仄仄的楼梯。

    楼道狭窄而深邃,像是无底洞一般没有止尽的向下延伸,我几乎要以为会到了世界的另一头了。这时,突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亮光在闪,终于到达尽头了。

    楼梯的尽头是一道水蓝色的大门。像是用水晶做成的一般,棱次分明的烨烨发亮,隐隐约约能看见门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如同一座半透明的冰墙。

    “要怎么打开呢?”我问以撒。

    这门像那宝库的门一样巨大,而且没有门把手。

    “大概也是要念一句什么咒语吧。”以撒仰望着门上方雕刻着的花纹,轻声应道。

    “不会又是芝麻开门之类的吧!”我觉得那个设定开门咒语的人,应该被拖到地狱里去狂殴一顿——实在是太没品位了!

    我们叫了一声芝麻开门,没反应。又叫了一声阿里巴巴,还是没啥动静。

    “大概不是要讲咒语吧!”我苦恼的念着,突然那低喃的语音再度响起,我像着了魔似的,忽而明了了它的意思,便跟随着它轻轻吟唱起来:“伟大的司水之神啊,我以萨基尔的名义起誓,请敞开你的双臂,赐予引导的水之精灵温迪妮,来迎接最真挚的祈祷。我,奉随我伟大的先哲费茨罗伊奥古兰达之愿,释放这封印的枷锁,开启!”

    面前一阵轰然巨响,水晶门像是蒸发了似的慢慢消失。

    我们谨慎而犹豫的跨进去。里面是一间宽敞的房间,一片冰蓝色的水的世界。地面、墙壁、房顶,都是冻结的冰晶,坚硬而森冷的闪着点点寒光。没想到在这沙漠底下竟会有这么水源充足的地方。

    但这里不是禁用水系魔法的吗?为何我刚才开启大门所用的是水系的祈祷咒语,而这里虽然贮存着大量的固态水,但为什么连一点水元素的活动都感觉不到?

    不过,从那道开启的咒语看来,这里似乎是被人用水的最高等咒法来封制住了水元素的活动,这……用自己的力量来封住自身的能力,是怎样的咒法啊!

    我们一边感叹,一边往前走去。在房间尽头的墙壁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更难以置信的物体——“费茨罗伊!”我禁不住叫出了声。

    “什么?”以撒在一边不解的问我,我已没有多余的心力再去顾及以撒了。

    那个难道不是费茨罗伊吗?

    被高高缚在冰壁上的费茨罗伊全身被冰覆盖着,白皙的皮肤在冰层的隔绝下更显不真实。浅褐色的长发在身后,像冻结了的银丝,还有几缕垂到了胸前。他的头发比先前见到他的时候,还要更长些,简直都要垂到脚踝了。柔和的五官在冰层的封罩下显得有些清冷,长长的睫毛清晰可辨,细直的鼻梁让他看来更显斯文秀气,紧抿的嘴唇看来严肃而有气势。

    □□的胸前被一根同样被冰冻结了的长剑刺穿,就那么钉在冰壁上。但细看却发现那剑的尖端并没有于他的皮肤上留下伤痕,而像是融合成一体似的与他的身体结合了起来。

    我愣愣的盯着这一副情景,不知该做何反映。此刻的费茨罗伊怎么会在这里呢?我前不久不是才在提兹见过他吗,而依这里的情形看来,这冰室的形成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可能已经存在了上百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以撒在一旁也困惑不已的想要向我询问。还没等他开口,身后便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真是要谢谢你了,小丫头。多亏了你,我才能找到这里来。现在你就可以安心的回你的老家去了!””你是……埃格!”我惊惧的盯着门口那条细长的身影。”呵呵,没想到我那些手下们竟不如一个黄毛小丫头,即使找到了这通道但却打不开门,反而莫名其妙的死了。我看都是耶佛那老头干的好事吧!””你……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我颤抖的问着。

    以撒一把将我拉到身后,顶开长剑的护手,寒光一凌,蓄势待发的与埃格对视。

    埃格一点都不紧张,笑的得意:”小孩子别在我面前舞刀弄剑的,连耶佛那老头都不能阻止我,更何况是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以撒倒也不为他所挑衅,冷然的挡在我的身前,握着剑的手沉稳而有力,不慌不忙的看向他,道:”你要找到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像耶佛主祭说的那样,要释放恶魔吗”虽然恶魔在卡顿复活不关他的事,但要是危及德里奇就不好了。”恶魔哈哈!”埃格倒像个真正的恶魔,放肆的笑着:”那个愚蠢的老家伙才不会知道这里究竟关着什么——连他都无法打开那扇封印之门。这样说来,我还真是对你们另眼相看呢,居然能够解开封印的门!””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知道那被封印的人就是费茨罗伊,但却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埃格斜睨着我们,讪讪的道:”告诉你们也无妨。”他晃悠悠的走过来,绕过我们走去冰壁下,抬头看向费茨罗伊,一边啧啧咂嘴,一边对我们说道:”要说这里封印着恶魔的话……那么我可不是来使恶魔复活的,我可是要”为民除害”,将这个”恶魔”彻底的解决,让他永远在没有复活的机会……怎么样,我也挺伟大吧!””可是他并不是恶魔,而是创世五贤之一的大贤者费茨罗伊!”我朝他反驳道。

    埃格与以撒同时惊讶的望向我。以撒不语,埃格却眯起细眼,狠狠的盯着我:”看来你还不是那么简单呢……难怪能打开封印之门……”他阴恻恻的笑着,道:”但是,不论你是谁都没用了,今天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来完成当年恩格大人未完成的遗愿,而大小姐交代的任务,我也绝对会一并解决……”

    说着,他突然纵身跳上冰壁,双手抓着那柄冰剑,就欲往冰里封印的人的胸膛上刺进去。”糟……”刚才只顾听他说话,却没留意他已那么靠近冰壁了。

    以撒低咒一声,唰的抽剑,跟着一跃而起,直向埃格的后背砍去。

    埃格险险闪过,轻巧的落在地上,猫着腰,双臂下垂,摆出一个像长臂猿似的怪异姿势。他金色的眼瞳中闪烁起诡谲的光,一边左右摇晃着,以极高的速度向以撒冲过去。

    虽然未用任何兵器,但埃格的四肢却像是金刚一般刀枪不入,挥舞自如的长臂就如连接在身体上的两把长刀,与以撒的剑撞击着,发出叮当声响,在凝结的冰室里回荡。

    以撒略微吃力的将埃格引开,一边对我大声叫道:”拉拉,快把那柄冰剑□□!”显然以撒也了解到这被封印的人暂时还死不得。

    我慌忙跑到冰壁下,跳上去拔那插在高处的长剑。

    由于埃格刚才的举动,那剑刺得更深了。剑没入的地方的冰晶出现裂痕以及碎裂掉落的迹象。

    墙壁上都是冰,滑得我根本站不住脚。而那把剑插得太高,可怜我的海拔不够。我努力的向上跳起,抓住了剑柄,但两脚却无法在滑溜的冰壁上稳住、施力,我只能挂在那突出的剑身上,要上上不得,要下也下不来。”拉拉,快点啊!”以撒叫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