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8

    那人一见黎达雅,便温和的笑着说:”原来是黎达雅小姐,主祭大人也念叨着好久没见您来了呢。请三位这就随我进来吧。”

    我们跟随着那中年祭祀穿过偏厅的小走道,来到一间叫较小些的办公书房里,上位上正坐着一个皮肤碳黑、身材干瘦的老头。他就是这战神神殿的主祭耶佛大人。

    他温和的对黎达雅闲话了一些家常,便又转向我们,问道:“这么说来,两为是想要找前天来的那十一为客人了?”

    “是的,请务必帮忙。”以撒道。

    “这倒不是我能帮上什么的,我只是帮你们告知一下,那些客人们要怎样决定,我也左右不了啊!”他朗声笑了笑,又用他精锐的眼盯着我,问道:“这位小姐也是从德里奇来的,是吗?”

    “呃是啊!”刚刚以撒介绍时已经说了我和他都是被人从德里奇拐骗过来的,他怎么还要问一遍啊,果真是老年痴呆了吗?

    他听到了我的回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道:“我看你们几个一路赶过来,也很辛苦了吧。我已让人给你们准备了卧房,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再和那些客人们说说。”

    “等等,我想那个,战神之子沃克利先生在这里吧,我想见见这位著名的最年轻的神官,可以吗?”

    主祭看看我,摸了摸下巴,道:“当然可以,他正在后面的空地上,大概在练剑吧。”

    “你在乎的大概是提兹出现的那个假沃克利吧!”以撒在我耳边轻声问道。我点点头,没想到他的情报竟这么厉害,连这事都知道。

    在空旷的练武场上,我见到了真正的战神之子——果真不是费茨罗伊!这个沃克利倒与乔伊长得相象些,脸部的线条都一样刚毅,透露出不屈的杏格。但相比看来,还是乔伊比较好看些,这个战神之子大概除了剑术了得之外,就一无所长了,那张脸也只比尼采看来顺眼一点点。

    “找我有事吗?”说话也很直接,没有一点语言的艺术。那神态好象就在说:我又不认识你,没事就滚边去,别打扰我!

    “呃那个,我是曾经见过您的表亲乔伊,所以想说也得来向您问个好”

    “乔伊你说那个圣骑士狂想症的儿子吗?”圣骑士狂想症?不会是在说乔伊的父亲吧!

    “唔,他还还吗?”沃克利问道。

    “恩,他很好。”我殷勤的回答。却见沃克利转过身又继续舞起他的剑来,随口道:“哦,好,我知道了。”

    就这样就完了吗?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没水准!

    站在一边的以撒看着他的剑式到来了兴致,抽剑向他攻过去。沃克利轻巧的接下,一反身扭开以拉离两人的距离,接着又举剑向以撒刺去。沃克利的招式是标准的正统剑术,强势而猛烈;而以撒的则更偏重技巧,速度与出击的角度很挑剔,但力量微显不足。两条身影交缠又跳开,满天的银光闪烁。主祭老头眯缝着小眼,一边笑着一边满意的点头。

    片刻过后,以撒略输半式,沃克利垂剑站在他对面,神色正然道:“能与我打成这样的人已不多,你的身手不错。我很期待等你休息之后,明晨再战。”

    说完,沃克利拾起躺在地上的剑鞘,转身走开。

    主祭看沃克利离开后,才笑着对以撒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沃克利也难得碰上了实力相当的对手。”

    我一面惊讶于他俩精彩的剑技,一面暗想:以撒也许还要比那沃克利高出些许。一方面,我们长途跋涉,体力衰竭;另一方面,以撒显然未出全力,因为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单纯的用剑做物理攻击,而没有给剑身施放魔法。虽然我是这么想,但以撒仍是一脸沮丧又意犹未尽的样子。

    由神殿里的人做好了准备,我们清洗之后就上床休息去了。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我一沾枕就昏昏睡去。也许是因为着床太舒服了吧,这里虽然破旧,但客房里的布置倒还挺齐全的,尤其是这张柔软舒适的大床啊,真是我这几天来做梦都会看见的东西!

    沉沉睡去,再睁开眼时,已是深夜。气温已经变低,窗外也已尽黑。我被一阵低语惊醒。

    又是那声音,熟悉又生疏的语调。不知是在呼唤我,还是做什么,那字句急促得让我听不清是在说什么,只是喃喃的,让我心里发毛。

    究竟是谁?究竟要做什么?

    我蹑手蹑脚的爬起床,想要摇醒睡在旁边的黎达雅小姐,可是她像是睡死过去了一样。大概是今天太累了,累得她连强迫症都没有来得及发作就睡着了。我慌慌张张的推门出去,跑到隔壁以撒的房间。他合衣睡得很浅,一听我的脚步声就醒过来了。

    “怎么了?”他问。

    “我我听到有人的声音,一直在说什么,像念经似的。太可怕了,我都睡不着”呜好恐怖!

    “什么声音?”

    “我也不知道,好象是个熟悉的人的声音,但一直想不起来!”

    “来这里之后才听到的吗?”他轻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恩。”

    以撒起身,提起剑,对我说:“一定是这里的什么东西。我们去看看。”

    “什么?不会吧,要去看啊?”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恐怖?

    “总得找出来吧。我之前就觉得这里有些古怪跟提兹的宝库一样被布下了禁用魔法的结界,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吧!”

    不等我抗议,以撒一手拎着剑,一手拖着我向楼下走去。

    “夜已深了,两位怎么还不休息,这是要上哪儿去啊?”耶佛低沉的声音自楼梯旁的黑暗中传来,让我与以撒都是一惊。

    “拉拉做了噩梦,我陪她出去走走。”以撒冷静下来,说道。

    “呵呵,是这样吗?”耶佛从角落里走出来,笑着:“真是疼爱妹妹的好兄长呢,葛罗雷先生。”

    因为黎达雅小姐知道我姓葛罗雷,而以撒又是我的“兄长”,所以她做介绍的时候,也称以撒为葛罗雷。但我此时却被耶佛吓得一时转不过弯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耶佛已经再次开口了:“不过,在我看来,两位倒不怎么像是被人口贩子拐骗来的兄妹!”耶佛的声调低哑而深沉,凌厉的目光直射我两,让我又是一惊:“怎么办?他好象看出什么破绽来了怎么办?”我慌张的想着,看向以撒,他却故作镇定的开口,不答反问道:“那么依耶佛大人看来,我们应该是什么人呢?”

    耶佛激赏的看他一眼,又意味深沉的笑道:“恩我看你们不像兄妹,倒像是从皇都里私奔出来的小两口呢”

    呵呵,是么我的头上出现两道黑线,他果真是老得不中用了。

    “而且,我记得沃克利的表弟现在是在皇都的第一学府曼佗雅,是吧!”

    “唉?”这老头,好象又知道什么的样子我又有点急了,该不会是皇城里的消息已经传到这里了吧,在这么闭塞的边陲小镇

    “咳咳我们”以撒清了清嗓子,略显局促的道:“我与拉拉确实是从提兹跑[私奔]出来的,但我们之前所说的,被人从德里奇拐骗过来的事也确实不假。我是被嗜酒好赌的父亲[德里奇皇帝]卖给人口贩子,而拉拉则是自小便被卖来卡顿,我俩辗转在提兹相识。我们在那里时常被人欺凌,我给当保镖的人家里的一位贵妇人[奎安娜]和两个娇纵的大小姐[安妮和伊沙贝拉]时常刁难我们,而拉拉也常被一个自命不凡的大少爷[不会是在说修斯吧]调戏,所以我们决定出逃。哪知被那大户人家发现,一怒之下便把我们卖给奴隶贩[科里],用船把我们运到了海亚市,本打算再转卖给新涂或是罗门的大富人家的,我们趁乱,就逃出来了。”

    “以撒!”天啊,真是太有编故事的才能了,偶像啊我睁大眼睛,感叹不已的望向他。除了修斯那一段,其他的都没说谎,但

    以撒也还以同样的激动,道:“放心吧,拉拉。我们已经逃出来了,那些可怕的老爷们再也不能奴役我们了,我们又恢复自由之身了!”

    “恩!”我很配合的应和着。

    耶佛在一旁不自觉的搓搓手臂,不知是夜晚的沙漠太凉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总之,你们还是回房间去休息吧。”耶佛正色对我们说道:“在这里,晚上最好不要四处走动。否则要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我们也无能为力了。”他越说,声音越低哑,不知是故意要吓唬我们还是怎的,总觉得他话中另有含义。

    “什么意思?”以撒冷声问道。

    “就是啊,要是半夜想上厕所怎么办?”我也疑惑的问:“你们也会半夜内急吧,这里的客房又没有独立的厕所,总会要出来找茅房嘛难道祭祀都没有膀胱吗?”骗谁啊!

    耶佛瞪我一眼,神秘兮兮的道:“在这么荒僻的西奥沙漠里会建有神殿,不是没有迎因的。这座战神的殿堂是为了镇压住邪恶的魔,以战神阿毗迪司的力量守护大陆的安定。而代价,便是在这神殿里,要以我们这些驻守的祭祀们提供精神力量,作为邪魔的供品。但那恶魔贪心得很,所以这里也曾出过夜起解手的人莫名失踪的事情,隔天便会在神殿的各个角落里发现被支解的尸体所以这里即使到了国庆黄金周,游人出入高峰值也不到普通城市的一半,而且每年这里招收祭祀见习生的时候总是名额不满,降了几次分数线都没奏效!”耶佛摇头叹息着。

    “你你骗人!”呜好可怕哟!尤其是耶佛那一脸给小孩子讲吓人的床边故事的表情——我最怕听鬼故事了!

    “呵呵,你最好相信我的话,因为”耶佛正要对我继续进行精神轰炸,却听后方响起一阵脚步声。他一回头,就见一个祭祀打扮的人走近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耶佛神色一变,对我们说道:“你们还是快回客房去吧,不要再到处乱跑了。”然后,他就随那祭祀匆匆离去。

    “好象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快跟过去看看。”以撒拉住我轻声跟过去。

    “我、我不要去,你自己跟去就好了,干嘛拉着我啊!”我不要去,好可怕的样子。

    以撒回过头来看看我,道:“好吧,那你自己回去吧。”

    啊?我自己回去啊!我转头看看身后一片黑漆漆的楼道,再看看以撒双手环胸,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呜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去啊,但更不敢自己摸黑回客房去,而且我根本已忘记了客房是在哪个方向了

    战神神殿的后殿拱门附近有一处通往地下的楼梯,原本扣在楼梯入口上的木版,外侧布满荆棘刺藤,与满地的荆棘植物连成一片,像是很久没被动过而被植物爬满了;它的内侧则画上了一个复杂的水系魔法阵。我正奇怪:这里不是禁用水系魔法吗,画这个魔法阵有什么用?

    主祭耶佛正与另外三个祭祀站在楼道的旁边,其中两个祭祀都是我今天下午和刚才见到过的。半空悬浮着五盏白色的魔法光灯,沉稳的闪耀着充足的光芒,把四周照得彻如白昼。

    “就在这里发现的吗。”耶佛喃喃道。

    “是的。”其中一人回答。

    随着耶佛低头望去的视线,却见两具尸体躺在楼梯口。半声在地上,半身在楼道下,像是要往外爬的时候却死去了。面色青黑,在衣袖外的四肢皮肤充血,肢体有被折断的迹象,但又未完全支解开,大概只连着一层皮,而里面的肌体已完全碎裂了。两人眼球外突,张大着嘴,尽是恐惧不已的表情。

    我吓得差点叫出来,以撒一手把我扯到身后,用身体挡住那残忍的画面。但其实那样的场景,我已见过多次了,但犹是惊心不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