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3

    “大皇子有令,以撒·安法洛**奎安娜·安法洛偷盗重要宝物和机密情报,意欲逃窜,见者杀无赦!”为首的那个小队长扬着大刀喝倒,两旁的士兵都握紧手中的武器,冲上前来。

    “该死的家伙!”以撒低声咒骂着,唰的抽出轻薄的长剑横在自己面前。左手的中指从剑身缓缓滑过,在反射着月光的银色长剑上留下一条鲜明的血痕。

    我听到他口中喃喃轻念着什么,那红色的血水渐渐融进长剑的银光中去,发出淡蓝色的气。

    “结!”他大叫一声,那柄剑也同时放射出细丝一般的雷电的触手。蓝色的电光”滋滋”作响,将四周也照得蓝荫荫的。下一瞬间,以撒已挥舞着那柄附着上雷电魔法的长剑冲向士兵去了。

    我呆望着以撒利落的砍下敌人脑袋的景象,震惊不已。我从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我知道武器中尤以附着着个类魔法效果的兵器为最优,但这魔法兵器有两种:一类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魔法兵器,就像杰斯卡尔的”冥蛭”;另一种是像以撒这样以自己的法力附着在一般的兵刃上,使其具有魔法效果。但此类魔法兵器需消耗持有者的能量,依据持有人的力量而发挥效力,若是被施法的兵器是特殊打制的专门用于此类用途,类似于魔法盛放的容器,则能具有更好的魔法效果。而且常期使用,兵器自身也会有所成长,相较于那些上古留下的、不知被存放在哪个洞窟里快生锈了的破铜烂铁,各有优劣。

    他快速的挥剑,空气在他的抽动下形成真空,让敌人的身体扭断。被他砍中的人自然是没命再活,侥幸躲过他的剑的人,却又被残留在空中的雷电击毙渔我想那剑上的电压应该超过220伏。看似数量众多的两队士兵,没几下就被他砍光了,真是够狠!

    他正要向主楼前进,又回过头来招呼我,叫我快跟上他。我看着他的双眼,没有被血染红,依旧是平静的冰蓝色,只有些须不耐烦与厌恶……我愣愣的由他拉扯着,向主楼奔去。

    毕竟是在人家的底盘上,刚消灭一拨人马,立刻又有大军追击而来。本来在主楼里参加晚宴的贵族们,因为听闻皇宫里发生重大事情,都已经转移到别处去了。女士们被紧急送回家去,男士们则慷慨激昂的准备大干一场。

    我们冲进会厅,那里已被士兵重重围住,参加宴会人员中的几位德高望重的圣骑士与奥斯卡、雷奥也都在那里。看以撒这么勇猛,那些个圣骑士就交给他对付了。至于奥斯卡老头,虽然厉害,但此刻重伤未愈,站在那儿都有些吃力,只是沉默的看着我。所以我所要戒备的就只有雷奥了。

    我先下手为强,上前一步,念出咒语,使用”皓日初绽”,只听整幢楼轰然巨响,大厅里的人、物皆被烧着,一片颓然。但也有人毫发无伤枣雷奥及时张开一个防御壁障,勉强护住自己和身后的奥斯卡。

    “笨蛋,别用这么激烈的法术,把这建筑震塌了怎么办!”以撒上前来对我叫道。

    我也是一时兴奋嘛……刚才在那个宝库里半天使不出个魔法火球,让我郁闷个半死,好象憋了一个星期没上厕所,需要relieve一下,所以不小心用力过猛了。但是,谁知道这个建筑这么脆弱啊……

    那一边,雷奥也露出个诡异的笑,说:”呵呵,没想到你这个小魔女还挺有两下子。我们这些老人家挺不住了,你爱怎么就怎么吧。”说着,他扶着奥斯卡慢慢走了出去。我总觉得他笑得有深意,以他的力量不可能轻易就放弃的。但看着他和奥斯卡慢慢离去的身影,我不禁有些惆怅——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见奥斯卡了。

    外面不怕死的士兵还是一个劲的往里冲,燃烧的大厅显得摇摇欲坠。火苗一个劲的往上层窜去,以撒对我大声叫道:“别管那些人了,我们赶紧去顶楼!”

    我和他一路躲开冒火的墙壁,从楼梯向上一层跑去。身后间或传来梁住倒塌的声音,和大火烨烨的响声。

    当我们冲到第三层的大厅时却停住了,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那里,像是等着我们。

    大厅里已是一片火海,跳动的橙色火焰映照在修斯的身上。他银色的长发依旧飘扬。我立刻把他的形象与刚才的老鼠精联系在一起,却有天地之别。

    修斯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一般的完美。完美的家世,完美的容貌,完美的举止,完美的机智头脑,样样出众,几乎无所不缺。此刻的他,面庞依旧清朗俊逸,可那颀长的身影却显孤单、落魄。

    “你要走了吗?拉拉……”他的声音也有一种支离破碎的无力感,猛烈的震得我的心一阵刺痛。过去一年多的记忆片段涌上心头,他总在我身边。我觉得有些不舍,但我必须得回去德里奇,我有放不下的迫切牵挂……矛盾的心情更让我难过。

    我俩无言对视着。被烧断的梁住掉落下来,发出砰然巨响。

    “该走了,拉拉。”以撒冷淡的声调扬起,提醒我们,这大厅里还有第三个人。

    “修斯……你是来阻止我们的吗?”我问。

    “你们?”修斯嗤笑着,有点嘲讽的意味。他看一眼四处窜动的火苗,久久才幽幽开口说道:”你们快走吧,这里要塌了。”

    我的视线无法离开修斯,他的表情令我无法开怀。

    “修斯……”

    “下次再见面,就不是这么平静的场面了。”修斯打断我的话,直直看向以撒:”我不会留情的!”

    “恩。”以撒轻哼了一声,又道:”保重。”接着,拉住我绕过修斯想他身后的楼梯走去。

    后面的追兵没有于跟上来,大概是修斯帮我们挡下了——他曾与以撒约定,会帮他离开卡顿,现在是履行承诺的时候了。以撒却一路无语。

    顶楼的平台已经塌了,碎裂的石板掉落在四楼的地板上,那石板上还隐约画有残缺的魔法阵图。

    “怎么办?”传送魔法阵已经毁了,难道我们要从这里飞回德里奇吗?

    “飞”?对了!我突然想到我的小扫把……不对,扫把已经”死”了,所以我只得从次元袋里拿出那个拖把……

    “呃……以撒,你……要不要上来试试?”我示意他要不要骑上拖把来,他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唉……那个……本来是有扫把可骑的,但我的扫把被人砍成两半了,现在只有拖把,应该也可以载人的……”

    “你……骑拖把?”他迟疑的看着我。

    “呵……呵呵……那个……是、是啊。”

    “你……也骑扫把?”他又问,问得很呆。

    “唉,以前是骑扫把的,不过现在是拖把。”

    “骑扫把的……那不就是……”

    “是啦,我是个女巫啦!你怎么没查出来吗?”

    他依旧无言。不过形势已由不得他选择了。”拖把”载着我和以撒,穿过四楼走道尽头碎裂的玻璃,飞向灰黑色的天际。

    我忍不住回头,那熊熊的火光所照亮的大厅里,那条雪白的身影伫立不动,似乎也在向我们这里眺望枣再见了,修斯。“注意前面,不要东张西望!”以撒在我耳边大叫。

    我立刻应声回头,就见正前方两米左右的地方一可高大的树向我们撞过来枣不对,应该是我们正向一棵高大的树撞过去。我急忙控制住拖把,险险从树尖上掠过,却又一个不稳,拖把在空中画起圈来——我第一次载人,也是第一次骑拖把!“不行了,我要吐了!”以撒惨叫。拖把也不堪重负的以倾斜47度26分的角度、时速200公里向地面冲去。我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想当年为了练习骑扫把,我可没少摔过,我的功力绝对可以去开战斗机!

    我还头昏脑涨的躺在草地上,一道凉凉的声音响起:“真是不标准的前滚翻,我想你在学院里的体育课考试一定没及格吧。”

    “科里?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看看四面,这里应该是常青树海附近,这三更半夜的,他跑来这里做什么?

    “等你们啊。”科里笑嘻嘻的扶起一头栽进草堆里的以撒,一边说道。

    “有事吗?”以撒拨弄着头上的杂草,一面冷冷的问道,一点也不感到自己很狼狈。

    天啊,有人在逃亡的途中还对追兵说这种话的吗?我真是为以撒捏把冷汗!

    “啧,小俩口私奔啊,这么赶?”

    以撒不悦的眯起眼睛,直直的射向科里那张玩笑不恭的脸。

    “别这样嘛,我等你们两个多小时了!”科里依旧心情愉悦的拍着身边的马,继续说道:”真是的,这么冷的天还要本少爷在这里亲自恭迎大驾,你们却不急不忙的,真不知道到底是你们要跑路,还是我要跑路……我是看咱们兄弟一场,好心来送你一程的,你还这么拽,看得我心痒痒的,手也痒痒的……”

    “有屁快放!”以撒已是很不耐烦了。

    “哦,我真的是来送你的啦,你看枣”他把马牵到一边,露出后面地上的传送魔法阵:”我还为你们准备了礼物哦!”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落在这里的?”我不解的问。

    他笑着指指方才挡住我们去路的高树,那突兀的树尖已经不见了,像是提兹从没张出那种高度的树,我也在奇怪,以我飞行的高度怎么还会撞到东西枣难道是他在做怪?

    “不相信我吗?”我还没问什么,他已笑着看向以撒。

    “传去哪里的?”以撒问。

    “不知道,是随机的,看作者的飞标射中地图的哪个角落,就在那里了。总之是在提兹外面吧。”

    “知道了。”以撒说完,拉着我就走向阵里。

    “喂,等等,万一他要害我们怎么办!?”看以撒一脸”你太多虑了”的无所谓,我就知道自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拉屎的不急擦**的急”!

    “在你回德里奇之前可不能死哦。”科里靠在一边凉凉的说:”没有你的德里奇实在没啥好玩的,因为’我’的卡顿可不好对付,德里奇的莲·安法洛还嫌嫩了点。”他眼露精光,流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杀气。这种气势,与我所认识的那个败家子科里截然不同!

    以撒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他:”‘你’的卡顿?”他挑着眉,轻笑着:”现在已经不是了。”

    “哦,你说那个杰啊。”科里不以为意的拨拨额前的刘海,道:”还好啦,反正这卡顿早晚还会是我的。”

    以撒了然的笑笑。我却听不下去了,忍不住讽刺到:”就凭你吗?你有什么地方能胜过杰·索姆达的?”

    科里闻言,向我咧嘴一笑,道:”我么,就凭我比他年轻!”

    呕~~~这句话真是差点把我呕死。以撒把我拉过去,平静的转过脸同科里说道:”走了。”

    我们站进魔法阵里,星阵的周围渐渐升起白色的光芒。

    “再见了,以撒。要保重啊。”科里笑的邪气的脸渐渐被白光遮住,他的声音也渐渐飘远,只在隐约见听见他说道:”你也是,黑色小妹,要多加保重啊!”

    白色是周围的一切,像是飞机闯进了云层一般。我们进入了这个”无”一般的空间,离开了提兹。

    (第二部完)[本章结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