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2

    “芝麻开门!”我站在大门内侧,学以撒的样大叫一声,两扇门向我扫过来,吓得我赶紧向一边跳开,差一点被台风尾扫到。

    门外徐徐的夜风吹过来,星空依旧闪烁。我回头看向费茨罗伊所站的地方,才发现自己身后已是一片黑暗,不见远近的黑色,就像我刚进来时一样。适才费茨罗伊的出现,好象只是一场梦,我的心里莫名的惆怅。

    “以撒,那个密宝已经被……”我跑向以撒,一边要告诉他关于密宝的事。却见以撒一动不动的站在前方,背对向我,岿然不语,明晃晃的长剑在手。

    周围一片静默,静默得异样。身后大门缓缓关闭,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我察觉气氛不对,立即快步靠向以撒身边去。我一靠近他,身后即有五、六个身穿乌亮的黑色战甲的人出现,将我的后路截去。我向另一边看去,又出现十来个同样打扮的人,把我和以撒团团围住。

    我正要开口向以撒询问,才发现自己所说的话却传不到自己的耳朵里,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看看以撒的眼神,又望向四周将我们包围的黑骑士——他们做出动作,但身上的甲胄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我这才知道,我们所在的这一块区域被下了”沉默”的咒语。

    难怪我刚才出来时就觉得这外面的风,吹得不太一样……这种属风系的法术,在被施法的空间内完全禁止声波的传播,为的是防止魔法师施法念咒。但这招对以撒有什么用?他只要挥得动剑就行啦。难道,他们是为了防我?呵呵,太看得起我啦~~~或者……是为了让以撒在被乱剑砍死的时候,不会发出叫声?现在的暗杀真是……专业啊!

    十一个人把我俩围住,另有三个人抽出长剑向我们砍来。以撒一把将我推到一边,勉强挡下三人攻击。但毕竟双拳难敌”六”手,更何况他还要顾着我这个使不出魔法的拖后腿。

    刀剑在无声的碰撞,击出火花,却仍旧没有半点声响,看上去有点失真。以撒一边挡开攻击,一边想助我突破重围。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外围一定有个施术的魔法师,先除掉他就可以使用咒语了。

    但围住我们的那十多个人也不是钉在地上的木桩子,刚才还一动不动的杵在那儿,一旦我们靠近便立刻做出攻击。我不解他们为何只是守在那儿不动弹,只是阻止我们闯出去,如果他们就是杰?索姆达派来的暗杀者,应该会一起冲上来速战速决才对……难道,他们所站的阵形还有另一番用意?

    我立即意识到这里所处的位置靠近宝库,即使这儿的元素比在那宝库里面的要多且活跃,但要用元素魔法来布下这么大的结界,还是有些吃力,因此必须借助其他的力量,比如布下魔法星阵来加强魔法效力!再看看眼前的这十一个人,必定就是其中的关键所在了。我认为这其中的五个人很可能就是用以组成五芒星阵的关键人物。

    但知道这些也没用,那三个攻击我们的黑骑士看来是他们中的高手,一来一往,我和以撒也已略显狼狈的边打边跑。现在最重要的是冲破这魔法阵,但要怎么做呢?在静默的空间里,我与以撒无法交换意见,也无法使用咒语……而,又有什么魔法是可以不用出声的呢?

    挥动的手碰到了腰间的次元袋,让我灵机一动:对了,我的小老鼠还在这里呢!幸好没把它们送给修斯的妈妈。

    我急忙解开扎在袋口的绳子,略嫌狭小的袋口,被一阵急速旋转升起的白雾冲开,那白色的暴风直向夜空窜去。

    仔细一看,那像是团棉絮似的白花花的东西,并不是可爱的暗魔鼠,而更像是……人的头发……

    那团头发转过来,让我看见一张”死人”脸。”它”的皮肤苍白,像白纸似的,没有一丝别的颜色,嵌在深邃的眼眶里的一对血红的眼珠,显得格外突兀。虽然那张脸上有五官,但仍然慎人,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什么东西”。”它”的脑后是一袭张扬的白色长发,在黑色的夜空中随风飘荡,发质显得纤细柔软……恩,应该是每天都很好的保养的吧。两条手臂以下的身体是像龙卷风一样急转的白色气流,构成的非实体,高高的漂浮在我们的上空。

    一时之间,众人都呆住了,看着这个怪物像从阿拉丁神灯里钻出来的灯神一般。我看看躺在地上的干瘪的次元袋,再看看浮在空中的”灯神”的血红的双眼棗”它”该不会是”它们”吧!

    “它”张开双臂,一阵风暴从我和以撒的脚底吹起,向四周扩散开去,并逐渐增强力道。狂风卷起沙石,吹得我脸颊生痛。我正闭上眼忍耐这阵强风过去,以撒把我拉到身后,挡去暴风的攻击。接着,我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惨叫,并应声响起”扑通”的闷响。睁开眼一看,原来是那十几个黑骑士被飓风卷到高空又被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沉默”的魔法效果解除了,我愣愣的与那个飘在我上方的白色身影对望。风势减弱了,和缓的吹拂着,还带着些微暖意。”它”的白色长发在黑色的天幕轻轻飘扬,像银丝一般闪耀着邪佞的华光。我呆呆的看着这副景象,”它”却突然甩甩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道:”飘柔,就是这样自信!”

    啊~~”它”说话了,居然会说话!那就不是”它”,而是”他”了?他果真是经常在保养头发,但……用飘柔吗……?

    “你……你是……老鼠?”这句话好象听来有点毛病,但我实在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是个千年老鼠精。

    “我是你召唤出来的魔界皇族之伊恩?得鲁克里斯,奉契约之命,守护召唤人。”

    “可是……我的老鼠呢?你……把它们弄到哪里去了?”

    他不理我,继续说:”因为之前召唤是时所处的空间内的暗系元素不够纯也不够充分,所以我无法具显形态。但人间少量的黑暗元素却能支撑体积较小的魔物的形态,而且能同时存在众多体形小的黑暗元素的聚合实体,所以我就把自己的元素分解,变成了那样。”

    “你真的是……现在……你怎么又……?”我还是比较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这里的黑暗气息还是少了一点,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他深吸一口起,表情有点……变态的满足感:”比起那个小口袋里舒服多了。”他厌恶的瞪一眼地上的次元袋。

    我还是有点转不过来。虽然可以理解他说的,这里靠进那充斥着黑暗元素的宝库,所以他得以具化形态,但……

    “干嘛眼睛张那么大?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暗系召唤出具显形态的魔族,那个恩里斯?得鲁克里斯不也是吗。”他扫我一眼,不以为然的说:”你该不会以为魔界里都是些张的恐怖的怪物,而不会有我这么帅的男人吧。”

    “哎?……那个恩里斯吗?他也是被召唤出来的?你怎么知道?”不去管他自恋又变态的话,但听他一提,我才想起,面前的这个白花花的家伙和那个黑糊糊的家伙挺像的。倒不是长相相似,而是说话的方式,语气扭曲的感觉以及略显癫狂张扬的表情,还有同样变态的杏情。而且他们的姓氏也一样,难道他们是亲戚?

    “我感觉到他留在拖把上的气息,他刚刚确实出现在这里吧!”他眯起长眼,略显阴狠向我问道。

    原来是拖把啊,我把它与那群老鼠一起放在次元袋里,难怪他知道。

    “但那个恩里斯也曾在野外显过形啊,他一直就那个样子嘛!”

    “我跟他又不同!”他不屑的轻哼一声:”不要拿我和他做比较。”你们当然不同,一黑一白,整个一黑白无常嘛!

    “那你跟他是什么关系?”我小心的问。

    “不用你三八!”他狠狠的回我。瞧瞧他这是个召唤魔物的样子吗?一点都没有做别人召唤”宠物”的气质,我还是想念那些老鼠……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选择当……那个……老鼠啊?”

    “因为我高兴!”他很拽的瞄我一眼,又转过身说:”以后这种小事,别来找我!”紧接着,他便消失了。我还没来得急问他为什么会听从我的召唤,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恩里斯消失时那样的不声不响。

    以撒首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对我说:”我曾听说你以一人之力,消灭了那帮让政府头痛不已的’飞沙团’,看来确实是真的。”

    他还真是对我另眼相看了。他又向四面张望了一下,问道:”你刚才却找密宝,怎样了?”

    “已经不在里面了,也许祭奠后就被大皇子拿走了。”

    “这样吗?”以撒皱眉轻喃。忽而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以撒忙道:”不好,被发现了!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

    我俩向另一面退去,绕过宝库向皇宫的主楼跑去。

    “刚才那些黑骑士便是杰?索姆达暗里招募的侍团,他果真安排详密,连密宝都移走了!”以撒边跑边说着。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还要走吗?”身后的火把越来越近了。那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举着火把向我们追来。想必是刚才那些黑骑士的惨叫声把他们引来的。

    “去主楼吧,那儿已经布好了传送魔法阵。密宝的事,这一时也急不了,继续留在这儿反而更危险。”以撒答道。

    “主楼?是正在举行晚宴的那一栋吗?你怎么会想到要把魔法阵布在那里啊?!”

    “是杰斯卡尔布的。因为那里海拔最高,本来打算让我参加晚会时,趁人不注意从侧面楼梯偷溜上去的。哪知横生枝节……”

    那个”枝节”不会是在指我吧!

    正说着,前面高楼后拐出另一队人马,把我和以撒两人包夹于两幢建筑间的通道里。

    “大皇子有令,以撒?安法洛勾结奎安娜?安法洛偷盗重要宝物和机密情报,意欲逃窜,见者杀无赦!”为首的那个小队长扬着大刀喝倒,两旁的士兵都握紧手中的武器,冲上前来。

    “该死的家伙!”以撒低声咒骂着,唰的抽出轻薄的长剑横在自己面前。左手的中指从剑身缓缓滑过,在反射着月光的银色长剑上留下一条鲜明的血痕。

    我听到他口中喃喃轻念着什么,那红色的血水渐渐融进长剑的银光中去,发出淡蓝色的气。

    “结!”他大叫一声,那柄剑也同时放射出细丝一般的雷电的触手。蓝色的电光”滋滋”作响,将四周也照得蓝荫荫的。下一瞬间,以撒已挥舞着那柄附着上雷电魔法的长剑冲向士兵去了。

    我呆望着以撒利落的砍下敌人脑袋的景象,震惊不已。我从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我知道武器中尤以附着着个类魔法效果的兵器为最优,但这魔法兵器有两种:一类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魔法兵器,就像杰斯卡尔的”冥蛭”;另一种是像以撒这样以自己的法力附着在一般的兵刃上,使其具有魔法效果。但此类魔法兵器需消耗持有者的能量,依据持有人的力量而发挥效力,若是被施法的兵器是特殊打制的专门用于此类用途,类似于魔法盛放的容器,则能具有更好的魔法效果。而且常期使用,兵器自身也会有所成长,相较于那些上古留下的、不知被存放在哪个洞窟里快生锈了的破铜烂铁,各有优劣。

    他快速的挥剑,空气在他的抽动下形成真空,让敌人的身体扭断。被他砍中的人自然是没命再活,侥幸躲过他的剑的人,却又被残留在空中的雷电击毙棗我想那剑上的电压应该超过220伏。看似数量众多的两队士兵,没几下就被他砍光了,真是够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