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8

    “呃……我看还是算了。”修斯答得有点狼狈:“我母亲她……虽然看来不大像,但她确实是个合格的光明之神的侍奉神官——我看到证书的……那些暗系老鼠……也许还是不行。”

    “对哦,我倒忘了。”我有点失望的说。实在是弥凯恩夫人她太容易让人忘记她身为神官的事实了。

    本来还以为夫人她会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家伙呢,但看来只好作罢了。

    越近皇宫,我越是犹豫:我这么做到底对吗?是不是保持原状会比较好?但是提兹的混乱让我不想再待下去,而德里奇隐约传来的不妙的消息更让我寝食难安,一颗心早已急切的飞回到克得勒斯塔郡。是的,我要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然而现在的提兹把守严密,再加上学院里的监视也很紧——奥斯卡表面上虽然卧床休息,但也安排了不少眼线在我周围,学院里的魔法公会更是靠近不得,更遑论用那里面的传送魔法阵了。这样我要离开就得找人帮忙,而以撒是唯一的选择。若是我现在再犹豫不决而错过机会,让他一个人逃跑了,那么提兹的守备势必更加严密。但是他真的会打算潜逃吗,若是他只想留在卡顿从中捣乱,那么……看来,我首先得弄清他的意图。

    我一路给自己打气,马车缓缓驶进皇宫。侍卫上前来查问,修斯对他们说了几句,就被放行了。

    马车在以撒所住的楼前停下,通传的人已经告知以撒有人来访,他也迎出来。

    “你找我?”以撒向先跳下马车的修斯问道。

    “不是……”修斯说着,把车厢门打开,扶我下车。以撒定定的盯着我,又看看修斯,道:“我们先进里面去说吧。”

    “不——你们先进去吧。”修斯说着,又转向我:”拉拉,你同他进去。我在外面马车上守侯着。你……要长话短说,此处不宜久留。”

    我点头,于是跟随以撒走进楼去。

    “有事?”一进书房,他便靠在旋转椅上,翘着二郎腿,抬起眼对站在他面前的我发问道。

    “杰斯卡尔反叛的事,听说是你背后策划的,真的吗?”

    “你来这里,不会是要问我这些吧。你什么时候变成小报记者啦?”

    我不理会他,继续说道:”杰斯卡尔这一叛变对奎安娜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对卡顿来说也是一次冲击。让提兹更混乱,让你的处境越发艰难,同时也会对你的’行动’有利,不是吗?所以,那确实是你策划的吧。”

    “是的。是我。”以撒简洁的答道。

    听他这么回答,我反而愣住了。之前的话只是我自己在猜测而已,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简单的就承认。

    “那么你这么做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呢?”我继续追问:”还有杰斯卡尔,我记得他与你的关系不很好吧……”我想到在维伦堡第一次见到他们时,杰斯卡尔对他很不友善,甚至把他当囚犯看待:”是不是你使计陷害他?”

    “我的意图吗?……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有所’行动’吧。”他笑着,毫不在意我的逼视,似乎自信满满:”至于杰斯卡尔……那可不是我主使,也不是我陷害的。恩……应该说是他自己要这么做,我只是’允许’他而已。”以撒的双手撑在两边的扶手上,脚翘得老高:”你以为那家伙有多么效忠于奎安娜吗?”他嗤笑了一声。

    我愣住了:”什、什么意思?”

    “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你的修斯应该早已告戒过你,别来淌这浑水了吧!”以撒冷下脸来说道。

    “我需要知道!”我不理会他几近无理的态度,激动的大声说道:”我要知道,你有意鼓励的态度搞出这些事的企图。你是不是想打击奎安娜,并趁乱逃出卡顿去?”

    以撒阴着脸看我半晌,突然好笑的挑挑眉,凉凉的问道:”怎么,你演戏演上瘾,舍不得放我走啦?”

    我也阴沉的笑笑,说:”不,我是舍不得离开你,准备收拾行囊跟你浪迹天涯呢!不知道你的出逃路线是否会经过’泰国’呢?”

    “够了!这一点都不好笑!”他沉下脸,低声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你应该知道,我可以现在就把你灭口。”

    我当然知道,他这已是第二次威胁我了。

    “我也要’回’德里奇。我也算是半个公国的人,那里曾是我的故乡。”我努力稳住情绪,才能镇定的说出”故乡”这两个字。

    以撒不语,瞬也不瞬的看着我。我忙接着说:”就算没有你,我也是要回去的。只是提兹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在学院已经待不下去了吧——但我需要帮手。”

    他看着我,突然笑了:”你说你的故乡在德里奇?”

    “呃……”我愣住了,本来以为告诉他我是德里奇的人,他就会信任我,却没想到会怀疑这一点。

    “奎安娜查过你的底。你是从南边的戈壁那里的小山村出来的吧,而且你的口音也不象。”

    “我的口音哪里不象了?倒是你自己,一点点大就来了卡顿,哪里知道我的’德里奇克得勒斯塔郡的口音’有多标准?我告诉你,我都可以去电台当播音员了!”

    “别想唬我,你当我真的听不出来吗?”以撒冷着脸。

    好吧,我承认自己在奇卡布那几年的耳濡目染,标准的普通话有点走调得变成了卡顿的南部乡音,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对公国的一片赤诚与真心……

    “真的!我……呃……三岁前是住在那儿的,不过年代久远,所以……”

    “就算你是公国的人,那又怎样?我为什么要答应带着你?”

    “这么说,你就是真的打算要走了?”我欣喜的叫道:”你怎么说也算是公国的的皇族,怎能不顾子民的生死安危,自己逍遥呢?”

    “哼,你只要别死在我面前就可以了,死到哪去我都不管。”以撒冷酷的轻哼着:”反正修斯会帮你收尸的。”

    啊~~这个人太恶毒了!但,他确实可以把我甩掉不管……

    “你别忘了,我已经知道你的目的,若是我公布出去,你就会被关起来,走不了了!”我得意的说。

    “那么,你也是。我最多被收监,但你的秘密若被公布,就小命不保了。”以撒讪讪的应道。

    “你——”我急了,他要是真的狗急爬墙就糟了。为了让他相信,我只能……

    “其实,帮我的忙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的。”我紧盯着他,说:”你该知道’罗丝的密宝’吧,就是被奎安娜带来卡顿的那个上古宝物。我其实就是为了它而来的。”

    以撒闻言,嘲讽的瞥着我,道:”想要密宝的人我见多了,又是个为了它而来的蠢货。”

    “我才不是那种企图夺宝的歹人,我是’罗丝一族’的人!”

    “‘罗丝一族’?”这次换以撒发愣了。有许多人知道”罗丝的密宝”,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罗丝的一族”还存活着,大家都认为”罗丝”只是代表创世五贤之一的蒂达罗丝而已。我们”罗丝”的存在,在公国是被不少人所知,但公国之外的人,是不准被提及的。

    “你是指……迪法斯家的母族?”以撒试探杏的问道。我没想到,他虽久居国外,却对公国的事了若指掌,幸好我确实是。

    “没错。你大概知道迪法斯的姻亲’道森’吧,我的母亲就是道森家族的人。”这话不假,我的祖母、母亲都是道森家的人。

    而另有一个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的道森,那就是——安娜贝迪道森,那个曾让我痛恨不已的人。她在我十多岁那年来投奔我父亲,自称是祖母家族的旁系远亲。我的祖母原姓道森,嫁给祖父后没有产下女孩,于是就在其娘家亲族里挑选出同年出生的女孩以继承”罗丝”,那女孩后来又嫁给了我的父亲,生下我来继承”罗丝”一名。

    鉴于对母亲的怀念,父亲好心收留了安娜贝迪,而她却让单纯天真的我学会了仇恨。在人前,她端庄有礼、温柔可人,在人后却对我恶言相向,甚至还不知廉耻的勾引我的未婚夫维尔肯恩。我从没有见过这样表里不一的人,但任凭我怎么说,父亲都不相信我对于安娜贝迪道森的种种控诉,只当是小孩子闹脾气。我那时是那么的恨她,而现在却要多谢她,因为她才让我想起’道森’这个亲族来。

    “你是那个……安娜贝迪道森的亲族?”以撒问。

    “……是的。你也知道她?”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没想到还会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她的名字。

    “那当然,十多年前在公国,她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呢!皇都的亲卫团肯恩在自己的未婚妻刚死不久,就要娶进这个女人,被迪法斯公爵大骂不已,两家的关系也就从此破裂。而那众矢之的的女人却突然销声匿迹了,那个肯恩还不死心特意寻去道森远在公国东边的本家去,却没打听到有这么一个人。道森家的人可能是怕被牵扯上关系,便谎称安娜贝迪道森在五年前还只有六岁的孩子时就夭折了。一时间闹的皇都里人尽皆知……”

    我愣愣的盯着前方,以撒后来所说的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只是震惊着我死后的这段是非。没想到”他”对我竟这样薄情……

    “喂!你怎么啦!”以撒摇晃着我的手臂,我猛的清醒过来。

    “怎、呃……不,没什么……”我虚弱的说:”对了,你怎么这么清楚这些的?”

    “我虽然久居卡顿,但对公国的消息却从来没有断过,定期都会有公国的人来这里……好啦,我相信你的身份啦。如果你真是’罗丝’一族的人,就应该能从这里把’密宝’带走。”

    “唉?”我不解他的意思。

    “‘密宝’是藏在这皇宫里的宝库里的,但我却一直找不到它的确切位置……真是奇怪,那个宝库又不大,但密宝却好象是被隐藏起来了。”

    “如果能让我进到宝库里的话就能感觉得到它在哪儿。”我答道:”但是,我连宝库在哪儿都找不到,这里建造得像迷宫似的,连搜索术也不管用。”

    “那是自然,那宝库是被特别的结界所包围的……现在先别说这些了,我已经得到通知,并决定就在这次的’诞生日’行动。那时宫里会举行大型的祭奠,奥斯卡也应该会来,你就乘他离开后,来这里跟我会合吧。其他的事,我都安排好了。”

    真巧,12月24日是我出生在奇卡布的日子……

    “什么通知?那一天宫里会有很多人吧,万一……”

    “我接到杰斯卡尔的通知,杰索姆达在那一天会对我动手。”

    “什么!”我惊叫:”但……那个杰斯卡尔他……为什么会……他不会骗你吗?”

    “他不敢的,他的小命还捏在我手里。”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本是德里奇派来的间谍。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混进卡顿皇宫里了,奎安娜嫁过来后,就做她的内应。但是他能这么快的就从小佣兵爬到圣骑士团长的位置,可是靠出卖公国的秘密换来的。”

    我听呆了,这个震惊的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没错,他是个双面间谍,在公国和卡顿之间摇晃,借着出卖两国的机密来获得公国的信任和卡顿的荣誉。但这事被我发现后,他也表示不想再处在这么个危险的境地了。我于是答应他,留他在卡顿不再要他为公国做事,也不会揭穿他的身份。我给他下了药,他在12月24日助我离开,就让他消去以前对公国的所有记忆,否则,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天……那……那个是什么药啊?这么拽?能不能借我研究一下?”

    “从奎安娜那里偷来的啦!现在没有了……”以撒瞪我一眼:”回公国后再找来给你。”

    “好,就这么办。”达成目的,我赶忙走出书房,搭上马车离开。

    插入书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