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6

    深秋的午后,阳光还算温暖的照射在曼佗雅之上。我与蜜儿、沙拉一齐去看望奥斯卡。

    他和衣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脸色显白,皱纹深刻。平稳的呼吸使得嘴唇上的胡须一起一伏。下颚花白的长胡子铺在雪白的被子上,两手露在被子外面,枯瘦而有力的手指捻着被沿。床边的矮柜上放着他的老花眼镜,和几本书。那样一副祥和的画面,平静,却显老态。

    以往的奥斯卡老头,虽年岁已高,但却精力充沛。而此刻的他,只是一个虚弱的百岁老人而已。回想起那天在布达克索森林的情景,让我动容不已。

    察觉我们的到来,他缓缓张开眼看向我们。蜜儿乖巧的走到他身边,轻声叫道:“爷爷,她们来看你啦。”

    沙拉也礼貌的向他问好。而我却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直直的看着他。他会意的向我点点头。

    闲聊片刻,他说到那天使用的“泰坦之怒”,不禁感叹道:“终归是老了啊,人也不中用了。当年我二十多岁第一次使出这招之后,还能活蹦乱跳的跟爱丽丝去PuB里跳舞哩!”

    “爱丽丝……是谁啊?”蜜儿不解的问:“奶奶不是叫汀娜吗?而且,爷爷你在22岁的时候就已经和奶奶订婚了吧!”

    “哎?”奥斯卡愣住,尴尬的低喃:“不、不是爱丽丝吗?汀娜?不是叫菲妮……还是琼……的?”

    “爷爷!”蜜儿受不了的叫着。奥斯卡连忙笑道:“是爷爷年纪大了,记不住了……是叫汀娜。对、对,就是叫汀娜……呵呵~~”

    “蜜儿,他的身体还没好呢,你别刺激他。”我斜着眼瞥了奥斯卡一眼,淡淡道:“免得他一下子受不住,嗝屁了,见到他那个天堂的老伴,再去算那笔风流帐就难了!”

    “你别胡乱咒我啊!”奥斯卡激动的怪叫——能叫得出声,就表示他暂时死不了。

    看着这午后平静而温馨的画面,却只是一时的欢快而已。虽然大家都不说,但奥斯卡大概也已知道,皇城中对于他毁掉布达克索森林一事已争论得沸沸扬扬。

    奎安娜不乐见大皇子杰索姆达凯旋而归的昂扬与鲜华,便宣称奥斯卡与大皇子此举是“极度不负责任,弃提兹的长久利益于不顾”。甚至有人还散布谣言说:布达克索出现魔族就是奥斯卡等人预先设计的,为的是让大皇子立功,或是图谋不轨、对卡顿不利。纵使我是个出生在卡顿却对卡顿没什么感情的人,都不禁要为奥斯卡鸣不平。

    奥斯卡虽然没有说话,但大皇子那票人也不是好欺负的。经由近年来一系列的变故,杰索姆达也渐渐展露锋芒,那些拥护他的朝臣们也不再隐于暗处。尤其以雷奥为代表。他第一个出来反对奎安娜,撇清种种对大皇子不利的言论。但此事又不好全都推到奥斯卡头上,毕竟是由他协助才平息了魔物的,所以雷奥一方便把矛头转向正日无所事事、却花边新闻不断的太子科里。科里啊,是怎么怎么的放荡,如何如何的不堪;相较于“我们高洁的大皇子殿下,就如同白云与烂泥、狮子与苍蝇、大波斯菊与狗尾巴草、黑森林蛋糕与马头牌冰棒……”

    一时之间,提兹报纸新闻的评论如潮:杰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科里在抢小妹妹的棒棒糖;杰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而科里吃喝嫖赌样样都精;杰看过的书像科里换过的女朋友一样多;杰小学美术的考试成绩比科里的国文分数还高50分……间或有些提倡“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全民动员植草栽树,弥补布达克索之缺失”的公益广告。

    此类例子多不甚举。当然,以上类似于名人隐私的许多其他的小道消息都是雷达提供给我的,其真实杏……各位自己看吧!总之,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舆论界是一致的偏向了大皇子一方,也暂缓了对奥斯卡的攻击。

    奥斯卡在曼佗雅静养,偶尔有些熟人来拜访,其他访客都被老亚当拒之门外。我看着蜜儿和他亲密聊天的情景,也不过是一对祖孙之间的亲昵而已,再平凡不过……如果他不是奥斯卡帝里尼的话。

    敲门声响起,修斯从外面走进来,这是我布达克索之后第一次见到他。他身上受的一点轻微的擦伤早已愈合了。见我们也在奥斯卡的房里,他向我们打了个招呼,便向奥斯卡探问起来。

    修斯才在奥斯卡的床边坐定,又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安妮边从门外转进来了。

    “修斯殿下,我从您家听说您上这儿来了。”安妮一跑进来就对修斯细声细气的说着,突然想到什么,便又转向奥斯卡:“奥斯卡大人,我正想与修斯殿下一同顺路来看望您呢,怎知道就让修斯殿下抢先了。”

    我一点也不觉得她是要来探望病人,倒像是来寻情郎的。我看看她,又看看修斯——真是不懂节制,人家奥斯卡还虚着呢,瞧安妮那咋咋呼呼的大嗓门儿!

    奥斯卡仍旧笑容满面,向安妮问道:“你伯父波西亚大人的事也已经解决了吧。”

    “恩?哦……呃,是的。”安妮愣了一下,又继续道:“这还多亏了您和雷奥大人多多帮忙才使伯父免除了刑罪,虽然还没有立即恢复原职,但已经没事了。还有,神官大人也帮了不少忙……”说着,她眷恋的眼神又飘向修斯。而修斯去丝毫不顾美人恩,眼神木然的望向别处。

    她所说的神官大人,应该就是修斯的外祖父吧。近来奎安娜无暇顾及波西亚那个小小的左进大臣,再加上雷奥的保举,他也已洗脱罪名,释放回府去了。

    修斯默然片刻,忽而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对我说:“拉拉,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对你说。”接着又转向安妮:“你既然要来探望奥斯卡大人,就留在这里多陪大人聊聊吧。”

    安妮瞪大眼睛望着修斯,又狠狠盯着我。我无奈,只得在奥斯卡的“伪善”的笑意与安妮毒辣的注视下离开了奥斯卡的卧房。

    “呃……有什么事吗?”与修斯走在奥斯卡别墅前的小道上,我问着。

    修斯面容略显严肃,道:“还记得上次我对你说的事吗?”

    “上次……你是说你家养的赤锦鲵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到那一池该死的鱼。

    “……”修斯虚着眼盯着我:“是关于以撒的事!”

    “啊?哦、哦,我记得!记得!”我像乖学生似的点着头认真答道。

    修斯似乎对我如此散漫又不重视的态度很是不满,不悦的看着我,又说道:“那晚你与乔伊在郊外林中遇敌的事,以撒也已告诉我了。”

    我突然想到那件事,便奇怪的问道:“对了,以撒说你与他有什么协议,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记得他要我离以撒远点,跟他撇清关系。而他自己,怎么又和以撒谈起条件来了?

    “是的。那天皇后陛下召见我父亲进宫,我就觉得事有不妥,便尾随其后,进了宫去找到以撒。”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父亲他……一直与外祖父家不和,在政事上的立场也各自不同,我是不便说什么。可那段时间在我家附近经常有黑衣人出没,加上父亲进宫见皇后陛下,我便觉察她也许早有准备了。我即使要帮你,但却不能经常出入皇城,而那时皇后陛下权侵朝野,若是她突然有个什么举动,以我一人之力也应付不及。想来想去,也只有找个皇城里的人来内应,以撒是最适合的人选。一来,他也是其中的利害人,二来,我也看出他并非有心加害你。所以我答应,若是有一天他在卡顿与德里奇之间作出选择,我一定会毫不阻挠,且帮他完成。所以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的协议吧。”

    我没想到修斯会特意为我做了这么多事,心中感动不已的望着他说:“呜~~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下次你来我这里买药水,我一定给你八五折!”

    他古怪的瞪我一眼,继续道:“但是现在情势又有所不同了。皇后陛下恐怕已没有精力去顾及你们,这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但……”他顿了顿,又说:“但现下皇后陛下和大皇子斗得凶,以撒夹于里面的身份也越发敏感。我怕若是哪一方针对以撒的事件,尤其是宰相大人若是再因你而对皇后陛下发难,那就不好了。”

    “呃……对了,上次去皇城见皇后时,她与以撒的关系好象也闹僵了……那会不会也对以撒不利呢?”

    “你用不着去管那个家伙。”修斯干脆的说道:“那家伙三岁就来卡顿,不仅能在这复杂的地方存活下来,还有一身高强的武艺,绝对不是只靠运气那么简单。我有时甚至觉得他是蟑螂在世,打都打不死!”

    “唉?以撒……跟蟑螂……?”我低语着,修斯突然压低嗓音对我说:“最近听说皇后陛下的亲信——第一圣骑士团长杰斯卡尔背叛了她,投奔大皇子……虽然不知是否属实,但已有人声称这事确是以撒主谋。”

    杰斯卡尔?那个长的像熊一样的高大男子吗?就是那个一直跟在奎安娜身边,每次来接我去皇城的人?他……叛变了……我还一直觉得他与以撒的关系很不好呢,怎么会……

    “总之,我还是那句话。离那是非远一些。”修斯远远望向小路的尽头,枯黄的树叶缓缓飘落。他接着道:“现在的提兹乱成一团,今后的事也不知向何处发展……我虽能帮你留意一些,但你自己也要小心为妙。”

    他说得语重心长,也让我对这复杂的卡顿更生厌恶。为什么我总是陷入混乱的怪圈中?我现在竟非常怀念在奇卡布村的那几年无聊却平淡的生活。

    修斯所说的话虽然只是一些传闻,但此事在之后的一个星期就被证实了。杰斯卡尔毕索背叛奎安娜,投奔杰索姆达,并带出了许多关于奎安娜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与书证。

    奎安娜被称,自嫁至卡顿后仍一直与德里奇联合公国联系甚密,还暗中联系德里奇操控卡顿政局。杰斯卡尔还拿出许多奎安娜与公国互通的书信,以证实其言论。后来又有人指出,多月前北部某小港有人进行暗系召唤魔法,却因失败而引起海啸,摧毁港口;以及布达克索森林的次元之门事件,都是奎安娜与公国勾结而一手策划的。所有不利因素都指向奎安娜,皇帝斯里兰也难得的大怒。雷奥及元老会的人趁机鼓动斯里兰罢黜太子,重新立储。

    就在这时候,德里奇公国又突然传来内乱的消息。德里奇东南两省,派费迪南格鲁那夫宗亲侯领兵平乱。公国现在无暇顾及奎安娜,这边厢皇后与科里已经失势了,而大皇子的势力却扶摇直上。

    我对这些不甚在意,反正卡顿已经动荡很久了,我是担忧德里奇。父亲所在的克得勒斯塔郡就靠在叛乱的那两省边上,不知现在怎么样了,我的心急切的要飞回去看看。

    1508年冬,提法高原上的天气干冷。虽然温度不是很低,但风却很强劲。空气质量也挺糟,尤多小型的沙尘暴,给提兹的街道蒙上一层灰蒙蒙的面纱,更多一味颓废唯美的情调。

    我裹紧大衣,在行人稀少的广阔大路上行走。冷风刮得脸颊生痛。我低下头,快步前行,向弥凯恩府走去。

    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经常到雷达那里去打探消息,想获得更多一些关于德里奇方面的情况。但那家伙一张嘴尽是些大皇子今天早上几点钟就起床来辛苦劳作啦;大皇子刷牙时用的牙膏换成中华草本精华;大皇子换在浴室里的四角裤是黑白相间的条纹形;大皇子吃汉堡时喜欢用丘比沙拉酱而不是大家宝花生酱;大皇子洗完脸后叫了一句:“大宝明天见——大宝啊,天天见”;大皇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