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5

    “老、老、老……老鼠啊~~~~~”我惊惧的大叫。

    并不是我怕老鼠,而是——为什么这些家伙又出现了?它们不是被奥斯卡送回魔界了吗?难道,它们又从这通往魔界的门里钻出来了?

    我茫然的坐在老鼠堆里,还有几只老鼠爬在我的头发上……呜~~~~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先对这些英勇就义的作我肉垫的行为表示感激,正在这时,却听奥斯卡叫道:“不好,结界塌了,门快要被冲破了!”说着,他咬牙切齿的瞪向我。

    这……不会又要怪我吧!当初是他要我来这森林找石板,结果弄出个次元之门,闹得提兹一团乱,所以他要怪我。现在又是他强迫我当封印用的肉盾,结果门没封上反而越捅越大……这也是因为我吗?我……只是不想死而已嘛!

    奥斯卡瞪向我的同时,那群老鼠也都转头盯向他,虎视耽耽的。我这才觉得这群小家伙对我并无敌意,不仅如此,它们还很“有情有义”的保护我!难道是因为刚才,我面对死亡的恐惧的强烈意志,把它们从魔界召唤出来了?我突然忆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奥斯卡时,他曾说我与这些魔鼠有精神上的互动杏……难道,它们真的是我召出来的?

    “拉拉,赶快离开那儿!”修斯朝我大喊。我这才回过神来,赶忙爬起身,向他们那里跑过去。哪知那群老鼠也跟着我过来,像白色的潮水一般把我们四人包围住。虽然觉得它们对我没有敌意,但我还是感到心里毛毛的。

    不过现在的紧急情况容不得我多想,也容不得奥斯卡对我发火。我们的四周,从满地的枯枝败叶和杂草中爬出来许多面目狰狞的魔物来。光看外表就知道它们比外面的那些低级小魔怪来的强,且数量也不少。

    “怎……怎么回事?”我紧张的问。

    “还不是因为你召来的这些暗魔鼠!它们的魔力还不能通过次元门,却被强行召唤出来,把次元之门挤垮,早我们一步把门给打开了。现在魔界里更高等的魔物会陆续出现。”

    没时间让我们再想办法,那些丑陋的魔物向我们靠过来。我们正紧张的拿出武器准备防御,那些魔物却又不能再靠近我们一步了。它们碰到地上趴着的小老鼠们,便立即惨叫着退后。

    我惊异的看着这现象。魔鼠们一动不动的瞪着那些魔物,使得它们越退越远,直向森林外跑走了。

    “唉?这些小家伙……这么厉害啊?!”我愣愣的感叹。突然觉得它们也不那么可怕了,反而还挺可爱的……我一向喜欢毛茸茸、软乎乎的毛公仔……它们的毛发,摸起来手感还不错!

    “那是自然!”奥斯卡道:“那些魔物只不过是魔界中游离的低级种族,而这些暗魔鼠可是与魔族皇室宗族一样拥有纯暗系体质的高级魔物,是血缘高贵的一支!倒是森林外的那些人要倒霉了……”奥斯卡的语气有点古怪,眼神也古怪的盯着我。

    我连忙打哈哈:“呃……那、那个门要怎么办啊?还有办法堵起来吗?”

    一听我的话,修斯与乔伊也都紧张的看向奥斯卡。奥斯卡沉下脸,皱眉思索片刻,才道:“那人选在这里作为打开通道的场所,是由于此座森林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再加上这里古老、丰厚的能源……这样看来,要关上这道门,也只有毁了它所倚赖的这处地基——彻底毁了这座森林了!”

    “什么!”我们惊叫着。虽然卡顿的树很多,提兹的森林覆盖率更在百分之八十以上,但这些森林对提兹有着重大意义,若是就这么毁了,那么布达克索这一块将成为提兹城防御上的痛口。

    “事到如今,也只有走这条路了。”奥斯卡沉吟道。

    “也许……”修斯猜测着:“说不定,那人在这里布下这道门的意图就是想要我们自毁森林!”

    “那也没办法,总比放魔族大军进提兹要好。”奥斯卡道:“而且,以那人的能力,要毁此林易如反掌,也用不着借我之手。除非……”

    他皱眉不语。我们都猜到,他可能是说有人为陷他与不义,而故意布下这局,知道他为了卡顿安危,必然义无返顾的作此选择。

    奥斯卡继续道:“即使这里没有被打开门,这片林子早已经死了,不再被神圣的力量所庇佑,而成了魔物的巢穴,早晚会是提兹的隐患。”

    “但……”修斯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奥斯卡制止了:“不用说了。你们先离开这里。赶快走,跑得越快越好!我就要施法埋葬这整片森林!”

    看着奥斯卡那决绝的脸,我们也无法再劝说些什么。

    刚要转身离开,却发现脚下还有这么一大片老鼠围住我们。修斯和乔伊都看向我,我只能尴尬的傻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把它们送回去。也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听得懂国语,而我的英文又一团糟……算了,还是把它们装进次元袋吧!

    本来念到这些家伙这么勇猛,把那群魔物吓得到处跑,那么把它们留在外面给我们开路也是不错的。但几个人跟在老鼠后面跑的画面……实在不成样子。而且林子里草木繁杂、不易行走,若是不小心踩死了一两只,就不好了。

    我轻轻的拍着鼓鼓囊囊的次元袋,对修斯与乔伊说:“好了,我们走吧。”

    他俩眼神怪异的看看我的袋子,遂拔出剑,带着我向外面跑去。

    两个人把我夹于中间,一前一后的一路挥砍,毫不恋战的朝林外狂奔。我回头看向奥斯卡,他正背对我们,面向那个门。门附近的元素已经失去平衡的混乱了。砂石飞舞着,掠动他的衣摆扬起,那身影,竟也变得如此高大了。

    越近树林边缘,魔物便越多,且越凶猛。一个个像被打了激素似的,狂躁不已。修斯和乔伊艰难的撕杀拼搏着,染满血的刀剑都钝了。我也在一边帮忙,不时放个火球什么的。不远处的森林外,也隐隐传来兵器相敲击的响声,与人们的尖叫声。我似还听到有人在惨叫:“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厉害的魔族?!我们快不行了!”

    我紧张的跟在修斯身旁,我们前进的速度因魔物的增加而减缓。那些被砍成两段的怪物尖叫着,重重的摔到地上,似乎震得大地都在颤动。地面摇晃得越来越厉害,四周的树木也发出颤抖的悲鸣,咿咿呀呀的,很是吓人。

    修斯忽然止住动作,惊恐的向奥斯卡所在的方向望去,口中喃喃念道:“怎么回事?难道、难道大人他……用的是……”

    我还未及问他那是什么,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并转向乔伊叫道:“快!快离开这儿!”

    说完就拉着我,飞也似的向林外跑去。一路左避右闪,隔开魔物的攻击。我看见他的身上、脸上都被划出了细细的血痕。

    终于逃出了树林,可外面的魔物亦不少,而且地面动荡得也厉害。修斯远远望见那些仍在战场上与魔物撕杀的士兵们,便朝他们大叫道:“别管这些东西了,赶快离开这儿!”

    他一边拉着我向阵前跑,一边大喊道:“魔法师们立刻掩护大家撤离,奥斯卡大人会解决这一切的!现在,赶快离开这里!”

    此刻人们也不知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满身脏污、一脸狼狈的人。不过发觉大地的震动,以及魔物突然表现出的异常狂燥举动,自知敌不过,冲上前去也是送死。士兵们都丢下手里的东西,向后逃去。

    阵前那个大胡子将领认出了修斯,又听到奥斯卡的名号,遂急急下令,向后方撤退。

    我们逃到相对较安全的地方,脚下的地面也平缓多了。远眺那片树林,黑压压的一片树顶上惊起一群飞禽,紧跟着升起一团迷蒙的沙雾,渐渐笼罩住整片森林。朦胧的沙雾中好象立起一个高大的身影,像是从森林里慢慢站起来似的。一团土黄色的风暴团住他的身体,他慢慢站起来,参天古林的高度也只到他的腰部而已。

    人群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大家都摒息凝视这难得一见的奇景。

    天上阴云密集、光线灰暗,加上那里一片飞沙迷雾,让人们都看不清那个身影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感觉到修斯的手加大了力道,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臂。我看向他,他的侧脸紧张而严肃,正急切的注视着那一团沙雾。察觉到他的担忧,我只得轻声安慰道:“放心吧,有奥斯卡那老头在,会没事的!”

    修斯的眼神不变,仍动也不动的望向那片树海。声音低沉的说道:“那是奥斯卡大人的绝学——‘泰坦之怒’。我只在以前听说过,没想到会在此亲眼目睹……据说次类法术对施术者的伤害极大。”

    听他这么一说,我又把视线转向那片森林。风云变换着,头顶上的乌云与下面的一片黑色的树似是融成了一体。高空的强风吹着,吹动黑色的云像粉碎的破布到处飘散。低空的风势仍旧不减其强劲,吹得树冠上的枝叶都飞上了天。

    那隐在沙雾里的巨人朝天怒吼,顿时地动山摇。声波由远及近,把我们的耳朵也震得嗡嗡作响。天空裂开一条闪亮的口子,闪电像蛟龙在空中窜动,缠绕着那巨人的身体发出撕裂一般的响声。那条龙突然应声碎裂,变成几千道电光射向森林,发出轰隆巨响,林中顿时一片火光。

    那巨人又吼叫起来,似是摆动着双臂,躁怒不安。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大地的剧烈摇动,那林子被一片砂石盖住,渐渐消失在滚滚黄沙之中了。

    我听到近旁有咯啦一声清脆的响声,低头一看。前方的地面上已布满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的深刻裂痕。一条细缝已延伸到我的脚下。我惊叫一声跳开,而那裂缝也已在我面前停下了。

    一时之间,所有声音都没有了,天地间安静得有点诡异。人们的耳朵还被之前的震动蒙蔽着,暂时失去了效能。可我还能听见,风,似乎还在吹,猎猎作响。

    风吹散了头顶的乌云,阳光渐渐射下来了。风又吹散了前方的烟沙,“森林”的面貌渐渐清晰了。其实,那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森林”。那儿,在一分钟之前还是一片葱郁茂密的地方,此刻已成为一片焦土。若不是我曾确实的在那布达克索森林里一游,我怎么也不会相信那里曾经生长过树木!

    人们都惊住了,不能做出任何动作,发出一点声音,连恐惧的叫声也不能表露。我也呆愣在那儿,望着那一片面目全非的景象——那就是奥斯卡吗?塞龙梅伦说:帝里尼大人实为大陆之第一法师!奥斯卡帝里尼,是西奥格塔大陆的第一!

    我忍不住颤抖,恐惧的感觉袭遍全身。

    “拉拉,你还好吧!”察觉到我的异样,修斯不解的问道。

    我苍白着脸,艰难的说:“我、我没事……”

    停了很久,我才能稍微控制自己的舌头不再打结,才又缓缓道:“奥、奥斯卡……呢?他怎么样了?”

    听我这么一说,修斯才回过神来,立刻向那一片废墟跑去。

    远处迷蒙的烟雾中隐约出现一个身穿长袍的身影,摇摇欲坠的缓慢向前走了几步,便不支倒地。

    “奥斯卡大人!”修斯大叫着,向那倒在地上的人奔去。我和乔伊、及为首的那个将领也都急忙跟过去。

    奥斯卡老头脸色泛青的躺在地上,身上毫发无损却一动不动、气息微弱。修斯赶忙用治愈术为他治疗,他才能稍稍缓过气来。

    周围的混乱已经平息,虽然空间里的元素还未达成平衡,但黑暗之气已被消除,遍地的魔物也已消失了。这一战应该算是胜利了吧。

    大军返回提兹城,大皇子杰出的表现赢得很高的评价,虽然那表现是我们的,而评价是授予他的……奥斯卡因为极度消耗法力,需要长期卧床修养,我也算是恢复自由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