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4

    “那人先利用你的身体为容器,把这森林里的能量转移走,在以此森林为容器,把石盘里的能量转移了过来。”奥斯卡分析道。

    我不解的看着奥斯卡。乔伊则是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众人。那些繁复的能量啊、魔法什么的东西,对他来说就好象风致玄汐碰到了微积分一样,完全没辙。

    “你们还记得当时找到石盘的情况吧!”奥斯卡说:“先是森林的能量被转移,第二天你们才又来到这里,发现石盘,它已经‘空了’。于是,你们在回程就碰上了一群旃陀罗。”

    修斯点头,道:“时间上完全符合。也就是说,在我们寻得石盘时,这个黑暗能源之门就已经打开了,才会招来那些魔物。”

    “不错!”奥斯卡赞赏的向修斯点点头:“而这里的魔物越来越多,黑暗之气也越来越浓重了。这就可证明那石盘里的能量确实被转移了。”

    “那么这里……”我指着那幽黑的坑洞,向奥斯卡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呢?”

    “应该是通往魔界的异次元之门吧!”奥斯卡短短的一句话,把我们几个都震住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我们都瞪大了眼睛,惊惧的望着他。我的心里更是激动万分。

    森林的能量,石盘的能量……暗系召唤用的十八星阵……以及这遍地的魔物,甚至连通往魔界的门都被打开了……这一切,都是那个人——费茨罗伊,所计划的吗?他究竟意欲为何?

    “我听说过……”修斯皱眉,缓缓道来:“在大陆的某处,存在着连通魔界的次元之门。但没想到它真的存在,而且就在卡顿,还近在这布达克索!可是之前一直没有发生过这类事情,难道是因为这次元之门被森林的力量所封印的关系吗?”

    “不,就我所知,根本就没有什么‘隐藏的次元之门’!”奥斯卡说:“就算有,也是某些心怀不轨的危险分子,为引导魔族进入人间界,而扭曲时空、强行打开的‘门’。用类似于召唤的手法,创造出穿梭于两个空间的‘回廊’,让魔族能从中通行……”说着,他凌厉的眼神从修斯转向我的脸上:“所以,那个十八星阵根本就不是什么召唤魔法,而是劈开时空的次元魔法!”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实在是有点惊吓过度。本来就有些麻烦的事情,现在七拐八弯,绕得更复杂了。而且……奥斯卡那是什么眼神啊!?又不是我弄的,我还没那么厉害呢!他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可……可那石板坏掉了不是吗?而且是因为魔法失败而崩裂的,这一点你自己也确认过了。”

    “拉拉说的没错。”修斯也补充道:“而且,若真的是那次元魔法在这里实施成功,‘门’被打开,也不会只有这么些低级的小魔物跑出来,而魔族的正规军却没有出现……”

    “那是因为这扇‘门’还没有完全敞开!若是成功的完成了那个次元魔法,魔族的大军早就扫平提法高原了!”奥斯卡打断他的话:“那个人在这里并不是用了石盘上的次元魔法才打开‘门’的,而是用了其他的办法——看来此人实在是个厉害的角色!我想他这次是用了他自身的力量,加上盛放着黑暗能量的石盘……”

    “但是……”修斯不解的插声道:“您不是说过那石盘只是实施魔法用的工具而已吗?而那上面所绘的魔法星阵……不是对应着那个次元魔法吗?……怎么会变成转移黑暗能量器具了?”

    奥斯卡沿着坑洞走了一圈,一边仔细的观察着:“此人先用了拉拉,把这森林里的能量进行转换,洗去神圣之气。因为石盘破碎,所以不能再使用,但那里面仍残留着的黑暗的能量波动却是能与魔界相呼应的。所以他再用自己的力量,借由石盘所标志的魔界的能量波动与这里相连接,强行劈开时空的界隔,造出了这条通道。”

    真、真是伟大的工程啊~~~有点能和三峡大坝媲美了……我被闹得一头雾水。

    “那么,现在这扇门还未完全打开吗?”修斯问:“但魔物已遍地都是了。”

    “恩,那人虽已打通了通往异界的通道,但现在这个通道还不够大,暗黑之气还不够纯,不能承受魔力更强大的高级魔物通过,但那些低级的生物却已经有能力找到洞口侵入这里。同时这通道正在逐渐打开,相信过不了多久,魔族的大军就能够看见了。”

    “那个魔界究竟在什么地方啊,听你们说得这么夸张,不会都是在瞎猜的吧!”我觉得很悬乎,于是忍不住问道。

    不过这句话好象引得奥斯卡更不高兴了:“你觉得这事开得玩笑么?说到这里,那个偷走石盘、打开这道门的人,你应该见到了吧!他究竟还对你说了什么?”奥斯卡阴狠着脸。步步逼向我。

    我忙摇着手,紧张的说道:“没……没有什么啊……我都忘记了……”

    开玩笑,怎么能让他知道我其实“曾是”德里奇联合公国的人?奥斯卡这老家伙,虽然在政事上既不与奎安娜、宰相大人及弥凯恩一族同流支持太子科里,又没有站在大祭司雷奥、元老会那一方支持大皇子杰?索姆达,但他却是与神官世家一样,是保皇一派。绝对排斥有害于卡顿的敌对势力,尤其是德里奇,也是因此,他才会与奎安娜不和。

    根据我这段时间以来与他长期相处的经验,我有理由相信,一旦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一定会不由分说的把我拖到鲜花广场,跟布鲁诺一起烧死!

    “真……真的不知道啊!”我拼命的摇手。还好此刻乔伊开口了。

    “那些已不重要了,现在要做的是怎么堵住这个门!”果然是惜言如金的人,刚刚一直不开口,一开口就是钻石!

    奥斯卡想想也是,于是调开视线看向哪个大坑,想着要怎么堵住它。接着又看向我:“此事因你而起,也该由你善后。”

    “我?”我吓了一跳,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叫:“怎么……我可不行!……这么大的坑,要我开挖土机也要一个下午才能填得好……况且我又不会开挖土机……”

    “谁叫你开那玩意儿?!”奥斯卡瞥我一眼道:“要怎么封住这个门,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不过,你先试试用那个十八星阵的逆反魔法……我们几人从旁协助。我调动自然界的四系元素魔法,修斯,你用光明之神的神圣祈祷术。以元素魔法辅助,光系魔法就可以把这里的黑暗之气克制住……应该可行。”

    “哎?我?”修斯也愣住了,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祈祷术么?我已经好就没用了……最近一直都使用元素魔法。”呵呵,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是个老老实实的神官继承人。

    奥斯卡无奈的看他一眼,然后很“用力”的说:“你也算是个准神官吧!光明之神的祈祷术倒也不至于完全使不出来!趁现在这门里的黑暗能量还不很强大,以你世代的神官的尊贵之血为契,完全是可以把它压制住的。”

    “我知道了,我会尽一切力量的。”修斯应到。

    奥斯卡又转向乔伊,道:“你从旁守护。此门一旦被封住,四周的力量也会渐弱,那时若外面的魔物闯进来扰乱,就全靠你了!”

    “请放心,我必全力以付!”乔伊神色严谨的向奥斯卡行个礼,表情有点……视死如归的味道……不至于吧!

    最后,奥斯卡看向我,道:“现在,你就走下这坑的中心去。把所有能量释放给这森林。”

    我无言的滑至坑底,小心翼翼的走到中心去,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陷到地底去了。

    坑底的泥土虽湿滑,却还不至于站不住脚。我在其中心站定,便缓缓闭上眼,张开双臂,让全身放松下来。一股能量从小腹升起扩散至全身,又像是从毛孔散发出去一般,把我的整个身体都包裹住。周围的能量波动也异常清晰的感觉到了。那是与我本身的气完全想融合的一股能量,像清风似的在空旷而低洼的坑地里轻柔的吹拂。

    我听到一丝细微的声响,像是风之精灵在我耳畔低语。那声音先是低柔温润的,而后音量渐渐加大,词句也变得急促、刺耳,像有几百个和尚于我耳边叽里呱啦的念经。声波充斥我的脑袋,让我头痛不已。

    我猛的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四团光球牵引着浮在半空中。那恼人的和尚颂经声,其实正是奥斯卡不停吟唱的四系元素魔法的咒文。

    四系元素魔法终于完成,各自形成巨大的光球,分别发着黄、绿、红、蓝四种颜色,漂浮在我的上空,像蜘蛛网似的伸出触手,扯住我的四肢。全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般,我虚软的挂在半空。

    “修斯,就趁现在!”奥斯卡对修斯叫道。修斯闻声,持手咬破食指,在他自己的身前画起奇怪的图形。

    他的身前像是有一面看不见的玻璃,他在空气里画出血红的图形就那么映在那看不见的“玻璃”上。

    画好图文咒,他有些犹豫的看看我,奥斯卡却在一边叫道:“快!”

    修斯干脆闭上眼不去看我,高声唱出祈祷词。他的胸前发出刺目的白光,光芒的照耀下,他如现世的光明之神一般神圣。白袍飘舞,映着他身后飘散的银发。清亮的嗓音颂唱着的祈祷文像清泉流水般淌泻,却使我感到身体刺痛不已,好象孙悟空听到了紧箍咒。

    随着咒文的咏唱,他身前的血红的图形也像旋涡般扭转起来,贴附在那一团闪耀的白光之上,向我冲来,利剑刺穿了我的身体。我痛苦的尖叫出声。

    可是奥斯卡不允许他停下来,我歇斯底里的吼叫,却没人理会。

    四系元素魔法与修斯的神圣光系祈祷术同时作用在我身上,并以我的身体为中转点,汇聚成一股五彩的能量,向我身下的次元之门撞击而去。风也像不受控制了,围绕着我的身体旋转嘶叫着。

    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痛苦。喉咙早已干哑,发不出声音了。刺痛的身体不自觉的想要扭曲成一团,却被四系元素牵制住,像被钉在木板上的蝴蝶标本,动弹不得。

    支离破碎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身体像要被扯成几千几万片了。耳边隐约传来奥斯卡的声音,他大叫着:“坚持住,就快要完成了!”

    可我已辨识不清那字面的意思,我的意识已经混乱了。迷惘中,我的眼前浮现出许多画面,前世今生的凌乱的片段。有人说,人在即将要死的时候会看到自己这一生所发生的事……我要死了吗?我又想到费茨罗伊说过:人在身处绝境,或者说是面临死亡时,总能做出些难以想象的事来。

    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好象下一秒就会魂飞魄散。我不想这样,心底最原始的求生欲望在呐喊,我大叫出来。同时,身体中也有一股格外强大的能量,爆炸开来。

    随着一声巨响,我的耳朵便失聪的嗡嗡鸣叫。眼前的强光闪耀,致使我的眼睛也一时看不见东西,只觉得四面一片白茫茫。

    身体还有知觉,感到自己的四肢脱离了牵制,恢复了自由。紧接着,便意识到自己正在急速下降。在我来得及担心会掉到什么地方之前,身体已跌进一团软乎乎的棉花堆里去了。

    我觉得自己像是跌进了天鹅绒做的软垫上,四周都软绵绵、毛茸茸的,还有微微的温度,触感不错。

    我慢慢睁开眼向周围看去,并没有看到什么天鹅绒。周围仍是一片白茫茫。再仔细看去,那好象不是“一片”白,而是一小团、一小团的白,还不停蠕动着……好眼熟啊……

    那“一团”白转过头来看我了,露出两点红色的小眼。

    “啊~~~~~~~老鼠啊~~~~~~”{尾音一至五分钟不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