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2

    “没错。可是那时你的能量尚嫌不足。”奥斯卡老头眼露精光,神情就像他要我为他实验魔法时那样严厉。我不禁一颤,他说“那时”,是在隐寓什么吗?我未及想清,他已再次开口:“关于布达克索森林……也许那森林的现状可以解释你体内暗系元素急剧变化的问题。”他的声音低沉而浑厚,让人有一种不知形的压力。我无法再说些什么,只能直直注视着他。

    “那森林现在已变成魔物们的巢穴,包围着黑暗的瘴气,靠近不得。”奥斯卡也仔细的审视着我的表情,一边说着:“就像寻回的石板一样,那森林也被抽空了能量。但是我想,你一个人是办不到的吧?”

    “我……不知道……我那时昏过去了……”我有些抵抗不住他的森严的气势,突然想起大祭司雷奥所说的话,便反问道:“关于我的体质,我另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认识莫拉葛罗雷,是吧。”这不是个问句,我故作很冷静的说道。

    奥斯卡略感诧异的表情一闪而过,接着又一脸严峻的盯着我。我径自说道:“我在皇城里碰见了大祭司雷奥,他说葛罗雷这个姓虽少见,却也让他如雷贯耳呢!”

    “没错,我是知道这么一个人。”他冷静的答:“所以我一直就知道你与她有关,只是不确定她又有什么意图,才带你来曼佗雅,按兵不动。但我却不能理解,若真是她命你潜进提兹来,却为何没有嘱咐你隐瞒姓名。而你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就曝露了葛罗雷的姓氏,因为在提兹就有三个人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我一直猜测你们也许是有什么阴谋,”

    不难猜出那第三个人就是宫廷第一法师——塞龙梅伦,但是:“你们都猜错了。我并不是被莫拉派出来做什么事的。事实上我会成为她的学徒也是身不由己,而现在,她已经死了,我是逃出来的。”我简略的把破坏实验的情告诉他。

    “死了?”奥斯卡低笑着:“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话?”

    为什么他和雷奥都对我的话嗤之以鼻?我有点恼羞成怒:“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她就是死了,我与她再也无关了!”

    “可我们却不这样认为。”奥斯卡泼我冷水:“那个老巫婆是不会随意收个小娃儿做学徒的,她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家伙。”

    “那她究竟是什么人?如果她真的这么‘伟大’,为何只有三个人知道的存在?”

    “莫拉葛罗雷,你也许没听过,不过莫拉恩格就不陌生了吧。她是创世五贤者之一——沙法雷恩格的后代。曾经也是个闻名世界的女魔法师,可后来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她突然放弃所学,改从咒术和暗系召唤的研究,渐渐堕入歪路。”

    “她……为什么……”我第一次听到有关与莫拉的事,有点无法接受她的这样的身份背景,便愣愣的问道。

    “据说是为了一件上古宝物。”奥斯卡答得有点含糊隐晦,我觉得他一定是知道的,只是故意隐瞒。

    “我并不知道这些,也无意参与什么秘密阴谋。那么,你打算怎样处置我呢?”

    奥斯卡看着我,思考了片刻,道:“这段时间观察下来,我也大约看出你并无企图。你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养伤,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但,你必须配合我的有关研究,并且远离雷奥,不得介入皇后等人的争权纠纷。”

    “这没问题。”我很爽快的答应。

    “你住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外出,不能见客。还有,今天的谈话也不能说出去。”

    “要求真多,那我不是被软禁了吗?”我不满。奥斯卡不语,只是盯着我,我只能无奈的妥协,先保住小命再说吧。

    1508年9月底,秋季的提兹更显动荡不安。因为在东边的常青树海的一段近日来事故不断,三天两头听说有伐木的樵夫或是猎人在林中遇难。加之布达克索森林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异样表现,人们越来越相信魔族渐渐开始有动静了。

    我在奥斯卡老头的别墅里住了一段时日了,伤势早已痊愈,只剩伤深至骨的左臂恢复的慢些。我在学院里的课也早停了,整日只是在客房里转悠,或是到地下实验室里去研究奥斯卡的藏书。一切倒也过得挺惬意的。

    有一次我与他谈起我体内源源不绝的能量的事。

    “最近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只是上皇城那一次,感觉很不舒服,我还吐了一地呢,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奥斯卡,你有没有给我买人生保险啊?”

    奥斯卡从满桌的卷宗里抬起头来,看我一眼道:“你吗?你现在比圣诞老人还健康、红光满面呢。至于为什么会吐了一地……”他又埋首回桌上的工作里,不甚在意的说:“如果不是吃坏了肚子,就是怀孕了吧。”

    我盯着他:“你白痴吗?不要随便污蔑我的清白名声好不好!看你都一把年岁的人了,还这么为老不尊,说个话都不经过大脑的——你当我是草履虫,无杏繁殖的吗?”

    他不理我的骚扰,继续自己的研究。我不满的忿忿说道:“人家大祭司雷奥就比你博学渊识多了!不过他说那是……什么……灵液的。恩……我也不太懂……”我正在兀自困惑着,奥斯卡突然反应过度的冲到我面前,细细看着我片刻,才缓缓道:“他说你吐出来的是灵液?”他皱着眉头,沉沉的问:“他看到你吐的那些东西了吗?”

    “哎?”我不解于他如此的激动,只呐声答着:“没、没有啊……他好象是说……看到杰斯卡尔的那把什么‘老爷’剑在叫,就问了他后得知我在去皇城路上发生的事,然后这么推测的……”

    我小心的看看奥斯卡严肃的表情,继续说:“好象是杰斯卡尔的剑能感到魔法能量,所以……”

    “那柄剑是‘玛尔斯的冥蛭’,能感应到的黑暗的魔法能量。”我还未说完,他已开口接着说:“看来我是低估你体内的暗系元素所占的分量了。原来只是以为你的体质是罕见的偏暗杏的,却没想到暗系已占到极端,打破了元素间的平衡状态……我想那次的吐出的灵液或许就是你体内的元素剧烈振荡的反应,以至黑暗气息急速扩张,你的身体一时承受不住过多的能量,才外泄出来……”

    我呆呆的看着他——虽然我刚刚说他没有雷奥那么才识渊博,但他也不用马上就说这么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来反击我的论点吧……不过,听了半天,我只是听出一点——事情有点不大受控制了。

    “会……会死吗?”我怯怯的问?

    他不语,只是盯着我。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呵呵。”半晌,他才笑出声,道:“我越来越能理解、也好奇莫拉收留你的原因了。你……看来的确不简单。”

    他留下这句话,就又走回桌前办起公来,我怎么吵他、闹他,他都不理不睬。

    我住在这里真是无聊至极!只有蜜儿偶尔会来陪陪我,沙拉一句话不说的杵在一边。其他几个与我较熟的人,像是雷达、梅家姐弟和乔伊也知晓我住在这里,却被禁止会见,理由是我得了x典。听蜜儿说,修斯也回来学院了,看来他现在也挺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至于安妮和以撒,他们的⒏翘坏搅恕

    我正无聊的想着要怎么偷溜出去,却被告知了一件大事:魔族惊现提兹以东的布达克索森林!

    提兹雄居于提法高原之上,仗着得天独厚的地势,连护城的围墙都没有,却也照样易守难攻。加上环绕在城市周围的茂密的常青树海,更是阻挡敌人进攻的有利条件。

    树海都是百年以上的古老原林,是大陆的一处圣地、精灵栖息的场所。处处散发着圣洁之气,也是防止魔物骚扰的重要武器。多年前曾有敌国妄图联合邪法师和巫师工会从空中进攻卡顿之都,却在经过树海时就被歼灭。而这次魔族竟能突破树海的环绕,进到提兹近郊的布达克索,让我惊讶不已。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奥斯卡老头说:“你想想布达克索森林的现状吧,我甚至怀疑那里早就成为魔族囤积兵力的秘密场所,会从那里突破是预料之中的事。”

    我知道他的话外之音是在指责我破坏了那里森林的能量平衡,使那里沦为魔怪的巢穴……可那也不能怪我吧!我记得当初是他硬要我去的!这老头还真会推卸责任!我阴阴的瞪着他。

    “奥斯卡大人!”修斯突然从客厅外闯进来,神色慌张。看见我也站在一边,立即向我道:“拉拉!你也在这里……”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立刻又被慌忙所取代。

    没来得及对我说什么,奥斯卡已开口打断道:“出了什么事?”

    “呃,是这样的。”他转过头去正视奥斯卡,说道:“皇帝陛下已发令召集城中3万兵马,并众多魔法师,由大皇子领兵准备前往布达克索。学院里三、四年级的学生也一齐随行,我也要跟去了。所以,父亲要我来看看您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知道了。”奥斯卡沉声道:“这就准备动身。”

    两人皆沉默下来,客厅中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知道局势的严重杏,我也不敢冒然出声,只得静静的站在一边。

    想想看,造成这样的局面也我的原因,虽然我都是被动的……但若不是我取走了森林的能量,就不会……

    “拉拉,自己闯的祸,要承担后果。”沉默中,奥斯卡道。

    “哎?我?”我没想到事情又要扯到我身上,我都没说话了……不过看看奥斯卡严肃的脸,我也了然,遂道:“我……知道了。”

    修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拉拉也要去?”他询问的眼光看看奥斯卡,又看看我。

    “不行!”修斯坚决的反对:“这对她太危险了!学院里的学生只有三、四年级的必须要随行,虽然一年级中有我和乔伊,但这也是被特批的!您若是这样随意的带拉拉去那里,不会有多少帮助,只能增加无谓的伤亡……”

    我能理解他是担心我才这样贬低我的能力,但奥斯卡可不理会他的那套话:“你不要把她看得太柔弱了,修斯。”奥斯卡说着,带有深意的看我一眼:“她的能力,此刻说不定已在你之上了。”

    “呃……我……”我尴尬的低下头,无法面对修斯困惑、询问的目光。

    “反正到时,我会把她带在身边,看紧她,不会让她死的。你就放心吧。”奥斯卡对修斯说着。

    我也相信奥斯卡一定会把我看得死死的,为的是不让我有机会逃跑。

    修斯也只的同意,虽然他的同意与否对于奥斯卡的决议一点影响都没有。

    奥斯卡吩咐我去做些准备,可我也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如果是要上战场送死,只要准备一口棺材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随着奥斯卡出发去布达克索。修斯和乔伊并没有和我们编在一起,所以没有看到。不过听说,他们是随军队昨晚就出发了。

    抵达布达克索时,那里已驻下密密麻麻的人头。到处是帐篷、火堆。

    上次路经这里时的一幢幢豪华的庄园别墅都已颓废不少。起先没有什么不同,但越近东边的森林地带,越显破败。有好几栋房屋已被推毁,一片狼籍,像是荒废多年似的。

    我愣愣的走过这有些荒凉的景象,奥斯卡平静的吩咐道:“你跟着我,可别走丢了。”

    我乖乖的紧随在他身后,走进一个较大的帐篷。几个穿着骑士铠甲的人正在里面商议着事项,面色凝重。

    “如何?”奥斯卡一进去,劈头就问道。

    “我们一到这里,里面的魔物们就缩回森林里去了。可我们又不能就这样冒然进军。”一个续着大胡子的男子道。

    “所以只好暂时在这里扎营。”另一人接着说。

    “奥斯卡大人到得还真实及时,我们正苦于要怎么办呢!”一个较清瘦的男子,站在角落里,悠悠开口。我认出他是曾在皇城里见到的、与奎安娜她们在一起聊天的卡尔卡斯。他曾是在宰相手下的,后投奔雷奥,此次雷奥没来,只派了他与军随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